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风波(小小说)

2022-07-01 22:09:12


“傻婆娘,我老汉省吃俭用给你送鸡蛋,送大米,来看孙子,你嫌弃他,骂他,打你不孝”"人家动了手术,吃点稀饭,米还是他种的,你还是人不,嫌弃他”小风被老婆的无礼,无孝,无知彻底激怒了,第一次打了女人,打出了男人尊严,可心却在颤抖。


风波(小小说)

夏日的夜晚农村异常安宁,在一处农舍里亮着昏暗的灯,屋外稻田里青蛙在吵个不停,蟋蟀在窃窃私语。

"爸,你到是说个话嘛”

"她们家反悔了,什么给我15万彩礼呀!一分不给,反倒要我们家凑足5万去提亲,领结婚证”

小风看着父亲坐在白色墙角板凳上一言不发,吧啦吧啦抽着自己种的叶子烟。深深陷入了沉思。

风波(小小说)

小风娘死得早,靠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小风姐弟仨,娘是残迹人生下他不久就离开了人世。从此他担负着又当爹又当妈的责任。这些年过得异常的艰苦,几乎在风雨中走过,之前一家住着破漏的房屋,夏天下大雨,外面下多大,屋内就多大;冬天冷风贯进来,冷得直打哆嗦。岁月风霜染白了头发,生活的重担压弯了他的腰,本来就矮小的个子,如今看去显得更矮小。

看到孩子们逐渐长大成人,日子也一天天过好,有了积蓄也随风潮为小风在镇上买了一套商品房。可命运会捉弄人,偏偏让他得了病,并且是食道癌,还好子女孝顺凑足医疗费去县医院动了手术,暂时从阎王爷出抢回来多活几年。

“吼哪样?别说几万,就是花上十几万也要娶回来,反正是要钱嘛,还能咱样。"老叔慢条斯里说道。他清楚前几年因家境不好,相处好几个都谈吹了,不是嫌对方残疾不要别个,就是别人女方嫌家穷在县城没房,没车,没存款。

眼看孩子老大不小了,不能犹豫了,青春一逝永难回,决不让他打光棍,断了香火。尽管对方耳朵视力有障碍,但外人根本看不出,也无妨。

“那好,明天就去她家,给彩礼,顺便和她去民政局把证办了"小风看着父亲说道。

说实话打心里他不喜欢这门亲事。觉得对方不佩成为自已老婆。首先身高,她才1.5米,而自己有1米7,长相,她太一般,而且耳朵有点障碍;自己相貌堂堂,家庭条件好一点也不至于选她。

风波(小小说)

都怪自己贪财,上了老丈母的当,说好了给我十五万娶她女儿,这下好因为没把持住自己,把人家闺女肚皮搞大了,钱没弄到反而自已倒出几万。小风有些愤怒也有些无奈,晃悠悠向卧室走去。

“站到,把这存折拿去"阿叔用长满皱纹的手颤抖的摸出红红的存折,递给心爱的儿子。

一切都顺利的办完。婚礼在简单中匆匆结束,生活在甜蜜而又单纯中碾过岁月的平淡。虽然简平如水映照着两颗爱心,哪怕是水也品味出它的甘甜。

“闺女,小风对你如何?"

“还好,怎么呢,妈?”

"妈不放心你,你是妈的女儿,怕你受欺负"

“他敢欺负我,我不打死他"

"就要这样,男人必须管住,最好把钱管紧"

那一夜母女在床上对话半夜,母亲传授专业知识,锤炼成合格的“母老虎”。

婚姻是磨砺男人脾气的最好磨刀石,小风任性叼蛮的性格居然被不起眼的老婆驯服了。偶尔会被这个矮个女人踮起脚打一耳光,居然没还手。

风波(小小说)

他顺从她,因为她为他生了个儿子;他顺从她因为让他重拾对女性的敬重,让他体会到母爱的伟大,因为娘离开时才三岁。

阿叔也因孙子的出现,重拾生活信心,要在有限的生命中体会天伦之乐,因此完全忽视媳妇的缺点。鸡生的蛋自已舍不得吃给她送去,哪怕自已吃差点也要让他们吃好。

这颗伟大的心是平凡生活中纯朴的表现,没有掩饰犹如那颗李子树,在花开的季节全部盛开,直到凋谢,留下自己在青涩中度过余生。

“爸,你来了,坐”小风接过父亲省吃鸡蛋,招呼父亲在沙发上坐下。

“孙子可好了?”阿叔用眼四处寻找宝贝孙子。

"去他外婆家了,昨天送去的"小风一边回答,一边去为父亲熬粥。因为父亲食道癌动过手术,只有吃稀饭。

风波(小小说)

饭间,三人围桌前,各自用餐。空气中充斥着尴尬,静得掉一颗针也听见。

"咳,咳,咳!"父亲因为喉咙不好,终于忍不住咳痰了。一大砣痰从压抑的喉咙吐出。

"烦死了,吐什么痰”媳妇脸刷变成黑青大声喝斥。还骂出难听的语言。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女人脸上。

“傻婆娘,我老汉省吃俭用给你送鸡蛋,送大米,来看孙子,你嫌弃他,骂他,打你不孝”

"人家动了手术,吃点稀饭,米还是他种的,你还是人不,嫌弃他”

小风被老婆的无礼,无孝,无知彻底激怒了,第一次打了女人,打出了男人尊严,可心却在颤抖。

“等到,你居然打我,我去我妈处告,咱们离婚!”

风波(小小说)

她哭着摔门而出。

阿叔,眼含泪水,哽咽着说:“怪我,不该来哟”说完颤抖着走出这个曾经让他骄傲,欣慰的家。

小风呆傻的看着发白的天花板,头脑一片空白,不记得两个心爱的人何时离开。命运捉弄人,仿佛一切都在嘲笑自己,啃噬着自已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