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正常人的道德与疯子的道德

2022-07-01 22:20:35


        于是,正常人的日常生活是分裂的:他们在白天大唱道德高调,逢人便宣扬道德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在一切盛大场合都不忘讴歌道德给人们带来稳定与和谐的美好生活,并对那些违背道德行为的人和事物怒目而视;到了晚上,他们就会绞尽脑汁,把那些道



1.道德

关于道德的起源,正常人当中的哲学家们莫衷一是。起初,他们说道德是上帝创造的,从天地初生,就一直在那里,不可更改,也不可随意解释;后来,他们发现,后面这句“不可随意解释”是做不到的,就把这句话给去掉,说,道德是不可以改的,因为是神创造的。但是神的精神不能一成不变地理解;再后来,他们发现,神的造物已经成了关押生活的囚笼,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脱离,于是他们开始说,神允许我们按照时代精神去修改道德;再后来,就连神本身的存在都受到了质疑,于是哲学家们只得另寻他路,重新解释道德。

现在,他们会说,道德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我们自己为了不伤害他人,也不让他人受到伤害;让所有人都吃苦耐劳,不要好吃懒做,不浪费社会资源,所以我们需要道德。当然,创造道德的人不能随便挑选,他必须具有充分的理性,必须心地善良,举止温和,能得到许多人的信服。总而言之,必须是一个正常人,而且是正常人当中最杰出的那种。然后,他制定了道德,所有人都心悦诚服地遵从,社会就充满了和平安乐的气氛。

2.正常人的道德

然而,正常人并不会心甘情愿地被道德所支配,因为他首先要考虑他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社会利益。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道德来保护自己,免得被比他强大的正常人欺负。所以他对道德充满了矛盾的心态:一方面承认道德的必要性,另一方面又无时无刻不想着去打破它。

于是,正常人的日常生活是分裂的:他们在白天大唱道德高调,逢人便宣扬道德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在一切盛大场合都不忘讴歌道德给人们带来稳定与和谐的美好生活,并对那些违背道德行为的人和事物怒目而视;到了晚上,他们就会绞尽脑汁,把那些道德规章一条条列在纸上,看有什么空子可钻。他不会对别人说起这些,但是他知道所有的正常人都在这么做,他也知道所有的正常人都知道彼此在这么做。但是他们都心怀默契,不会说出来。万一有哪个正常人不幸暴露了,其他的正常人会做出或怒不可遏或痛心疾首的表情,斥责那个“堕落者”根本就不配称为正常人。但这并不妨碍他这个没有被揭露的正常人会继续做那样的事,最多就是让他做得更隐秘而已。

但是,尽管如此,正常人在内心深处并不会觉得自己分裂:他们在白天怒斥“堕落者”的时候是心安理得、问心无愧的,一如在他们晚上钻漏洞的时候,尽管身体小心翼翼,内心却也是坦坦荡荡的,最多是有一丝丝害怕,怕自己被人发现。除此之外,他们并不会为此感到羞愧难当。对正常人来说,无论是阳奉还是阴违,都是为他们的眼前利益服务的,只要在这条利己大道上一以贯之,就不会觉得尴尬。

3.疯子的道德

道德是正常人创造的,从名义上来说,也只对正常人产生效果。因为据说只有正常人拥有足够的理性,能够明白道德的涵义,所以只有正常人能够获得道德的约束与保护。而疯子要么缺乏理性,无法懂得道德的涵义,要么缺乏能力,无法履行道德的义务,所以他们不配享有道德的约束与保护。

理论上讲,道德对疯子的唯一要求,就是呆在疯人院里,不要出来惹是生非。但是因为正常人往往都只顾自己的眼前利益,不愿给疯人院捐款,导致疯人院经营不善,被迫让大量疯子流落街头。而正常人其实并不反对这些疯子,因为这些疯子可以增加自己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他可以拿这些疯子当替罪羊,来掩盖正常人的阳奉阴违。有势力的正常人甚至可以把疯子养起来,让那些疯子在自己面前表演取乐,或者到外面去做一些正常人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

但是,正常人从内心深处是厌恶疯子的。对“失去控制”的疯子,他们更是充满了恐惧。所以,一旦哪个疯子做的事超过了正常人容忍的限度,他们就会大发雷霆,把所有疯子都关进疯人院。而也是在这时,他们才会发现疯人院年久失修,根本容纳不下这么多疯子。但是正常人不会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更不会反思自己平日里的短视,他们只会互相指责,责怪疯人院管理不善,责怪政府无所作为,责怪邻居鼠目寸光,责怪新闻媒体整天报道明星八卦而不关心社会......不过,他们不久后就会丧失对疯人院的兴趣,重新投入到争取眼前利益的斗争。而疯人院则会再一次年久失修,疯子们又再次流落街头,成为正常人的玩物......

所以,我们可以说,疯子是没有道德的。他们既不受到道德的保护,也不受到道德的惩罚。他们的经历,就只有突然被关进精神病院,然后趁着管理不善溜出去,然后又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循环。他们的生活只是永恒的荒诞。

4.疯子与没有道德的世界

在正常的情况下,疯子是几乎不可能有机会翻身的。然而,情况不会永远正常。当时局变动到正常人无法再通过双重生活攫取更多利益的时候,他们便会撕破脸皮,互相攻讦,把他们在夜里的勾当悉数暴露出来。这时,正常人就不得不直面一个问题:自己的道德可能充满了虚伪。当他们被这个问题困扰的时候,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就会濒于虚无。

这时就是疯子趁虚而入的时候。原本作为打手的疯子可以趁机控制自己的正常人雇主,而原本作为思想家的疯子则可以推销自己的道德观念,将正常人变为自己的追随者。一来二去,正常人与疯子的界限就模糊了,天下也实现了大同。如果运气好的话,个别疯子甚至可以反客为主,将自己变成正常人,而把另一些正常人变成疯子。

然后,这些新的正常人又会制定出新的道德,而他们同样也会采用新的方式对这新的道德阳奉阴违。而对于那些从来没有成为正常人的疯子来说,一切又回到了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