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此情可待(9)

2022-08-03 23:40:00


靖师范毕业后考上了河大,之后考上研究生,现在是一名大学老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情可待》目录

1991年8月31日爸妈用自行车驮着我的被子和衣服到了G城师范学校。

报名登记、找到所在班级、寝室之后,爸妈带着我去了寝室。

一个寝室有四张上下铺铁床,可以住八个人。寝室中间放有一张淡黄色的书桌,放置我们的搪瓷缸。搪瓷缸大小、颜色、款型一致,缸把一律朝一个方向摆放。牙刷、牙膏放搪瓷缸里。靠门两边的墙壁上各有四个壁柜。一人一个壁柜装衣服或床上用品。

星、梅、清、晶、岚、荣、靖是我的室友,看起来友好热情。星高大时尚,获得过短跑、跳高冠军,现在是一名小学的老师。梅憨厚可亲,参加工作几年后和男友双双考上名校的研究生,毕业后留在郑州,现在是郑大体育学院的中层领导。清是我的下铺,娇俏可人,聪明伶俐,字写得好,歌声优美动听,被选拔到校舞蹈队,参加过Y市茶叶节文艺演出,现在是一名小学老师。

晶和岚是地地道道的城关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晶好像也是一名小学老师,现在她在Y市定居,离我最近,却从不联系。岚工作几年后考上浙大的研究生,我忘记她的具体工作地点和职业了。靖师范毕业后考上了河大,之后考上研究生,现在是一名大学老师。

荣师范毕业半年后突发脑膜炎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忘记第一次见到老师、同学的情景了。关于师范的学习生活,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和事并不多。班长周毕业20年后势利冷酷得像是一块带着棱角的石头。在毕业20周年聚会结束后的那天下午他和几个从外地荣归故里的同学去云家贺喜。云的一个儿子被清华大学录取,另外一个儿子被武汉大学录取。我想坐顺风车,和他们一起去,把贺礼一并送过去。周坚决拒绝,还把我往车外推。我非常气愤,给他发了几百字控诉他对我的伤害。他一笑而过,说不知道我也在外地工作,让我不要生气。

李去了一所乡中工作几年后下海经商,现在身价上亿元,在郑州的房产达到了千万元。他的孩子非常优秀,是郑州外国语中学的佼佼者,有可能直接被推荐到清华大学就读。

凤师范毕业后去了乡中,结婚生子后考研,被安师大录取。她是我的榜样。听说她一边抱着孩子,一边看书,能考研,我也想像她一样。我和她极有缘分,曾经是邻居,又是师范和大学的校友。她变化最大,以前性格内向青涩,现在泼辣干练,现在是G城一中实验班班主任,教学成绩名列前茅。

敏是师范三年最美丽的女孩子,齐耳短发,面如满月,眉清目秀,经常穿一件粉红色的大衣、白色的高跟布鞋。她和李是班里唯一一对公开的情侣,经常坐在一起讨论问题。她的母亲不同意她和李在一起,以死相逼。她毕业后嫁给一个富二代,现在是G城一所高中的老师。霞曾经在周六经常和我一起步行回家,她的体重增加得最厉害,现在是一名小学老师。

海霞长年留着短发,话不多,很实诚,也很理智。她经常穿白衬衫、深蓝色裤子,像个军ren,走路铿锵有力。她现在是G城一所中学的老师。

我,师范毕业后几经辗转,在中学打拼了十年左右考研,被一所大学录取。我应该是考研最迟的人,错过了研究生增值的黄金时代。2008年高校扩招,各个大学降低读研门槛,低进多出。就业岗位却没有增加,粥多僧少,研究生还不如一个刚毕业的本科生抢手。因为本科生年纪小,所学专业更实用。对于我来说,读研确实改变了我的命运,我从G城到了芜湖、Q城,有了在异地打拼的底气和资本。但是,有得必有失。我失去了和爸妈在一起生活的机会。

在Q城的这8年,我如履薄冰,经常担心自己会失业,拼命工作。尤其是2012年到2018年这六年,我连续五年在高三、复习班任教,还要照顾孩子,每天早晚接送孩子上学、送饭,整天奔波劳累,身心俱疲。2017年冬天下了近十年最大的几场雪,地面长时间结冰。有天晚上十点钟我接孩子下晚自习,一不小心摔倒了。躺在冰面的那一刻,我感到特别绝望,我以为我再也爬不起来了。周围一片漆黑,身边没有一个人。我孤立无援。可是一想到孩子还在学校门口等我,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忍着剧痛走到孩子身边。

读研对于我来说,我的知识、经验、能力、生活质量貌似提高了,我的命运也被改变了,可是加剧了我的悲剧色彩。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改变自己的命运,到最后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抛出正常生活的轨道。

我成了一匹流浪在北方的狼,孤独而又悲壮。

我在这里写的每一个字是我对命运发出的呐喊。余生,我要怎么过,才能不负此生?继续做一个平庸的自己吗?我不想孤独终老,也不想虚度年华。只有不停地写下去才是我唯一的出路,也是唯一可以抵达梦想港湾的途径。

除此之外,我找不到任何和命运抗争的方式。

写作貌似比考研容易,其实很难,真正写出名堂并且成功的人极少。在写作园地里,我只能: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一丝杂念。

慢慢写,不急。余生有多长,我就写多久。即使无人欣赏,我也要写下去。因为,我曾来过。这是属于我的独家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