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关于僧肇法师及《肇论》简介

2022-08-03 23:49:27


在前秦时代,就是周朝末年的时候天下混乱,那个时候思想家很多,他就是因为中国没有最高的思想指导,所以每一个人都可以尽情的奔放,去发展他的思惟,这种情况就有点类似跟印度早期的情况一样。


Image


《肇论》讲记


我们今天开始讲这个《肇论》, 《肇论》 僧肇 大概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写的。他前前后后写,它并不是一个很完整的一本书,他四篇论断断续续的写,写完以后汇集起来 ,他再写一个 《宗本义》 。《宗本义》现在就是放在最前面的地方, 事实上它应该是一个最后的结论 ,就是把这四个部份作总说。


所谓《肇论》 其实是包括四个部分:

就是 《物不迁论》、《不真空论》、《般若无知论》、《涅槃无名论》 四个部份。


Image


僧肇 这个人他小时候很穷,当人家的书僮帮人家挑书,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很认真。他的老板有没有看书不知道,他可是把他老板的书都看过了,看了很多书他有个感觉,就是中国人的这些经书好是很好,不过好像还有什么事情他感受不到。

这个部分我们今天在社会上,也常常发现有这样的情况。假如是中下根器的人,或中上根器,中等根器的人来讲,对于儒家比较深微的部分,或者道家的理念都能领会到。 假如是上等根器的人,他就会发现一个问题 ,那个问题就是, 他要再进一步去追究一个为什么的时候,我们中国人这一方面的经典,他使用的就不够,力量不够 。因此当一个人他懂得 如何去探讨宇宙的至极,或者是人生的最终目标的那个时候,就产生了一点迷惑,那个迷惑就产生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Image


所以中国的思想界,通常在这个地方开始产生分歧。在前秦时代,就是周朝末年的时候天下混乱,那个时候思想家很多,他就是因为中国没有最高的思想指导,所以每一个人都可以尽情的奔放,去发展他的思惟,这种情况就有点类似跟印度早期的情况一样。


印度早期虽然是讲婆罗门为至高,可是在 婆罗门教 里面他并没有终极的目标,所以他们思想很多宗派。每一个人修行,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自创一个宗派,一直到 释迦牟尼佛 的这个时代,大概前前后后也将近有二三百年的时间,印度的思想开始有最高的指导原则出现。


Image


这个部份一直到传到中国来以后,它才震撼了中国这些上等根器的人,那当中像 僧肇 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他在中国既有的这些经书里面,他没有办法完全满足,我们今天社会上也有这样的情况。上等根器的人,往往对于社会所教的这些学问他不能够完全满足,因为社会上这些东西都是可量,就是可思可议,用脑筋的思考可以达到。


各位假如没有用心去思考的话,那你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因为站在一个思想严谨的思想家来讲,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色,也就是说他能够预测。经过他严密的思惟推理能够得到答案的,通常这个思想家不会很喜欢。假如很喜欢得到答案的那种思想家,在我们来讲通常是属于二流的,就是经过严密的推理求证,能够得到答案的,这个在一流的思想家来讲,他是不屑为知的,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经过这么严密的思想推理就能够得到答案,那个答案已经确定了,对不对?


Image


所以一个真正有才华的人,他不会去追求一个可既得的答案的这种前提的。可以获得肯定、一定可以得到答案的,这个一流的人物他不喜欢。因为他只要用心用力下去就可以得到答案,那就没有什么了,那就变成一种命定主题,你去算一算就能够算出来。


有些三流四流的人他喜欢作这种事,人家把这个命定题目规范出来,他像机器一样的去演算,演算以后就得到答案。有些人乐此不疲,像这种人一般来讲,会计师就类似这种情况,他在一个很严密的这种制度,跟推理的这种系统里面,能够得到他应有的答案。


Image


那么在宇宙中、在人生中,有很多东西是你没有办法用这一种严密的逻辑思考推理所能得到答案的。这个就叫作不可思议。一流的人才、一流的思想家,他们所追求的是这个部份。我不知道我们每一个学佛人有没有去感受到这个地方?

为什么佛经里面一再的强调不可思议的境界?

华严经里面讲不思议解脱境界,那个解脱的境界是不可思议的,而不是可思议的。可思议的就没什么稀奇了,所以说 世间法是什么?是可思可议的。 出世间法是不可思议的。 它为什么不可思议呢?它是你用什么再严密的计算方法、再严密的推理,你就得不到答案,它不是你用推理所能得到的。所以我们在禅修的时候,常常这样讲,不能够推理,不能够运用逻辑思考有没有,就是避免这种状况。僧肇他就属于这一种人,他对于那一种经过严密逻辑思考,可以得到答案的他不感兴趣 。


Image


不过我们今天一般的凡夫泛泛之辈,假如能够经得起严密的逻辑思考训练而得到答案的话,那已经是很不可思议了。因为有些人根本就没有那个脑筋,只要三个因素四个因素在一起,稍微发生一点变化,他就摸不着边了,那就是什么,一点 定力 都没有。


在古代没有现在的计算机,或者信息这么发达,或者笔纸这么多,可以让你记载很多东西,所以 他对于任何事情,一定要在甚深的禅定之中去完成的。 在那个甚深的禅定里面,经过沉思严密的思考推理能得到答案的,一流的思想家他都不愿意。他认为那是没有意义的,只要我投入就能得到答案,那有什么意义呢?


Image


生命是无限的,宇宙是无限的,我要追求的是那不可思议的无限,为什么一定要找这个呢?


所以为什么我们说要舒展我们的心,我们的心胸,我们的心量要完全展开,你才有办法去追求那无可限量的、不可思议境界。


僧肇是这样一个典范 ,他这篇这里面的文章有很多 清凉国师 都引用了,我们讲到那边的时候再跟各位谈。


Image


僧肇 这个人大约二十岁就出家了,他二十岁出家当沙弥的时候,他讲经弘法就非常的出色,我们在这里要跟各位介绍一下,他这个人的时代背景,就是思想背景的状况。


因为在那个时代佛经翻译到中国来,多是很多,但是杂乱不能构成系统。 所以呢,在当时虽然也有一些经师,譬如说《成实论》的成实师、《俱舍论》的俱舍师、这个《十地经论》的地论师、《摄大乘论》的摄论师,有这么多的这种思想。但是这些思想学派,只是专精于某一部论、某一部经而已。


Image


你看连《华严经》到这个时候来,翻译出来的还是不全,那是没有办法。所以当时有好多,像《光赞般若》、《放光般若》、《小品般若》、《道行般若》这些般若经典也都到中国了,但是呢,因为它思想不够齐全,所以当时的中国的思想家呢,就开始运用这些佛典的基础,在中国老庄跟儒家的思想上面开始下功夫,就造成了那个时代的所谓 格义之学


这是一个普遍的趋势,在这格义当中比较出色的思想家,他们开始形成他们的思想,那就是所谓 本无宗、心无宗、法无宗 ,什么无什么无的,个人所创的宗派相当的多。 在当时有所谓六宗十宗,有那么多,这都只能表示是当时个人的思想跟意见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要知道,有一个很大的弊病产生了,因为每个人都发表自己的心得,所以呢,他就没有办法以佛的思想为思想,反而是用个人的思想来解释佛的思想,结果佛的思想,就因人而产生变化 。


Image


假如你专的是小乘,就用小乘的心态跟立场来诠释整个佛法,你把捉住一个重心来说那是全部。 假如你专的是大乘,那就以大乘的一个心得来诠释所有的佛法。


像这样的情况容易造成严重的流弊,所以在当时争论相当的多。但是这个争论它有一个好处,让大家产生一种惶恐,到底谁对?因为辩论有输有赢,辩论有辩论技巧,它有逻辑思考,稍微会运用的人他会比较穷尽。不会运用的人在辩论上他就比较笨拙,所以在这个时候往往辩论输的人,他有很多好材料,辩论嬴的人反而只是一种技巧而已,所以在当时就让人家觉得说,有没有办法找到比较完整的经典?


Image


当时的思想相当活泼,所以呢,就有很多人开始 西行求法 。要到印度去找一个比较完整的思想,这种理念就在当时这样产生了。西行求法所得到的经典也不会是全部都来,也是得到一部二部而已,通常是这个样子。


这些像 法显 、像这个 义净 、像这个 玄奘 ,他们后来虽然这几个都获得很多的经典,但是毕竟不多。所以 在当时来讲,不但要经典更要翻译。 不但要翻译,更需要有能力诠释整个思想的这样的人才。


那在当时取经是很重要的一个工作,但是相当的艰难。但是在中国本身他产生了另外一种现象,就是能够察为资助, 自己能够透过既有的这些数据,发明心地、妙契佛心,有这样的人 第一个就是 僧肇 ,第二个就是 彦宗 ,彦宗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才子,他在当时号称能通三十六国语言,甚至把我们中国的《老子》《论语》都翻译成这个西域跟梵文翻译出去。

Image
【草堂寺,鸠摩罗什法师曾住此译经】


在这个地方我们要谈的是 僧肇 ,他听说在辜藏这个地方,有个 鸠摩罗什 ,他二十几岁、二十一二岁的时候他就徒步,当时是徒步,从长安走到现在的敦煌附近去,到那边去亲近这个 鸠摩罗什 。相谈之下, 鸠摩罗什 就非常赞叹这样一个年轻人很了不起。当姚苌从辜藏这边将鸠摩罗什迎接到长安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在这里译经,当有很多人在这边争论不绝的时候,常常都是 僧肇 出来排解,把这个冲突点把它化解开来。


当他写完这个 《般若无知论》 的时候 这个 鸠摩罗什 就非常的惊讶,他说: “我所体会的并不比你高明多少,我们从此应该要平起平坐。”


一个长者对于一个晚辈,有这么高的好评这是很难得!


Image



《般若无知论》后来由 佛陀跋陀罗 带到了庐山给 慧远大师 。慧远大师看了以后他说: “这篇文章前无古人,写得真好!”


但是呢,他跟 刘遗民 这一群人,对《般若无知》还是不能体会,所以他们就再写信去问僧肇,把几个问题提出来讲,可见他这个地方有他自己本身相当独到的见解,在当时没有办法为一般人所接受,这是他个人在这个法义上面的这种练达跟圆通。


Image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情况?这个我们只能够说,这个上上根器者他的成就,不是我们一般人你用那种猜测的方法,有办法去猜度得到的。


但是这里面我们发现一个问题,这种论文本身他完全用中国人的写法,文章太过于精简,我们看起来会相当的累,因为我们古文的素养毕竟不够。所以这个 《肇论》 可以说到现在,憨山大师以前就乱七八糟,大家就一直吵,吵到 憨山大师 的时候作个结论,憨山大师以来大概也没有人再解释了。


Image


今天我们要来讲,是因为他所讲的部份, 跟我们一佛乘的思想是完全吻合 ,所以我们要提出来。


《肇论》是学华严的一个基础,这个理论基础你不具备,你要想对华严里面所讲的,那一种高旷广远又深的这种理论,那你没有办法体会。


所以 《肇论》应该是一部非常好的前行数据 ,但是这一份数据要看起来也没那么容易,因为古文学的基础不够这个很难。将来我们希望有这个机会,能够把它稍微白话一点来整理,那个越南的杰开法师,他写的这个资料里面用的相当好,我们昨天请了十部回来,大家可以作个参考数据。

——《肇论讲记》第一集(到22:00之内容笔录整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