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28年前,河北一农妇在农田看到一头“死猪”后,牵出24具女性尸体

2022-08-04 00:01:29


图6但是,警方在搜寻现场时,发现了这位女性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中,有婴儿的衣服和物品。


1993年4月16日,保定清苑县阮家庒农户赵文艳,早早起床来到自己的农田,想趁着天明多干点农活。

远远的,她看到在地里似乎躺着什么东西。

起初她以为是头死猪,心里有些纳闷,谁家的猪怎么会死在自家的地里。

赵文艳嘴里边嘟囔着,边朝近走去。

越靠近,越闻到一股恶臭,心中火气腾的冒了出来。

一定是谁家猪死了,懒得处理,才扔到别人家的地里。

这样想着,由不得加快了脚步。

然而,等她走近细看,顿时吓傻了眼。

那地上横躺着的哪里是头猪,分明是个女人的尸体。

而谁也不会料到,这具尸体只是一个开头。

图1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河北保定这个地方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

直至警方将凶手缉拿归案,总共有24名女性惨遭毒手。

人们不禁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如此凶残的事情?

他为何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降魔爪伸向24名女性?

而警方的抓捕为何会如此艰难?

要想弄清楚这件连环杀人案的始末,还得从头说起。

第一起凶案

农户赵文艳在发现尸体之后,足足愣了三分钟。

然后才发疯般地往回跑,她边跑,嘴里边喊:

“死人了,死人了,有人杀人了。”

赵文艳的喊声迅速传遍了整个村庄。

小地方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事情,由于好奇,人们纷纷跑到赵文艳家的地里去看。

图2

甚至有几个大胆的人,还走到了尸体旁边去看。

人们看够了热闹,才有人想起来,这死人的事情要赶紧报警啊。

所以当警察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赵文艳家的菜地,被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而现场已经被人们踩踏的,根本提取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经过尸检,确定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年龄大概在25岁左右。

除了身上有多处外伤外,真正的死因是器械窒息而死,说白了就是被勒死的。

死者衣着不整,身上有明显遭遇侵犯的痕迹。

经过化验,女尸除了体内有残余的男性液体外,还有明显的两处撕伤。

图3

而凶手杀人后,将女子身上的财物以及身份证都一并掳走。

这样一来,就很难确认死者的身份。

警方对尸体再三检查,除了在她的一处衣角上绣着一个叫“李夏群”的名字外,再无其他发现。

这不禁让警方犯了难。

除了被害人的一个名字,现场几乎提取不到任何关于凶手的有用信息。

看来,案件只能从“李夏群”这个名字着手调查了。

警方迅速向本省各个区县发出协查通报1000多份。

希望能够从被害人身上,寻找破案的线索。

然而,结果却令人失望。

各区县上报上来的数据显示失踪人口17人,与受害人同名19人。

如果范围扩大到邻省,同名人会更多。

图4

这样找人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几个月的时间,眨眼便过去了。

虽然警方不断地走访调查,但是始终没有什么进展。

不要说凶手的信息,就连受害人的身份都无法准确核实。

案情进展到这里,警方只能根据有限的线索做一些简单的猜测。

根据现场勘察,案发地点在距离公路500米的农田深处。

这样隐蔽的地方,只有熟悉地形的人才能准确找到。

而被害女性身上的衣着款式十分老旧,看得出经济条件一般。

这样应该可以排除劫财的可能性。

综合以上两点,警方推测,这应该是本地人实施的奸杀。

然而,正当警方加大力度摸排本地人口时,又一名女尸被发现了。

图5

第二起凶杀案

这次报案人是一位过路司机。

8月30日晚,他开车经过宝衡公路,中途尿急,便将车子停在路边,他自己则向一片芦苇深处走去。

起初他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越往前走,恶臭越明显。

直至差不多距离公路400米左右的地方,他发现了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女尸。

惊魂未定的司机迅速向警方报告了这个消息。

警方随即赶到现场。

然而,可惜的是,因为几天接连大雨,现场被雨水冲刷后,根本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和第一起案件相同,依旧是一位年轻女性被奸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身份证明。

图6

但是,警方在搜寻现场时,发现了这位女性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中,有婴儿的衣服和物品。

这个发现另所有警员心中都为之一紧。

有孩子的衣物,说明这位女性很有可能当时带着一个孩子。

而现场并没有发现孩子的尸体。

那么孩子去哪里了?现在究竟怎么样?

所有人都不敢细想这个问题。

虽然不能确定受害女子的身份,但是她携带了一名孩子。

相对于第一起案件,这样的信息更加具象。

于是警方通过各种媒介发布,寻找一对失踪母女的信息。

果然,几天后,一位男子神色匆匆的赶到警局,声称他的妻儿已经失踪近半个月了。

警方立即将这名男子带去认尸。

图7

虽然尸体已经极度腐烂,可毕竟是多年的夫妻。

男子一眼就认出,受害女性正是自己的妻子。

就这样,受害人的身份很快就得到了确认。

根据受害人丈夫所说,妻子带着孩子从老家河南过来,打算在河北跟他一起住一段时间。

然而半个月前,他去火车站接人,却并没有等到妻子,

从那时起,他就再找不到母女二人,也联系不上她们。

只得到有限的线索,警方还是无法快速锁定嫌疑人。

但是,引起警方注意的是,根据受害人丈夫所言,妻子在本地根本没有熟悉的人。

那么她是如何出现在作案现场的呢?

警方立即前往火车站进行调查。

图8

然而,车站的工作人员都反应,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件。

从这一点上,警方推测,凶手很有可能是采取诱哄的方式,将被害人带到作案地点的。

另外,第二起凶案也印证了警方之前的猜测。

凶手应该是本地人,因为外地人不可能每次,都能找到如此隐蔽的地方作案。

面对两起手段如此残忍的凶案,河北警方感到压力空前巨大。

而那个始终未找到的小孩,更是让所有人都忧心忡忡。

凶手浮出水面

然而,凶手仿佛在一次又一次的作案中寻到了乐趣。

一个月后,人们又发现了第三具女尸。

这次是河北某集团军直升机大队,在训练跳伞时发现的。

图9 玉米地

和前两起被发现的凶案一样,受害人依然是年轻女性,先被侵犯后杀害。

所不同的是,这次作案地点因为离军事管辖区很近。

所以现场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警方火速对现场进行勘探,提取到了凶手的足印,以及一行自行车轮胎的印记。

通过对足印的分析,可以推测凶手身高在1米7到1米75之间。

而根据鞋子周边,以及自行车轮胎磨损的情况来看,凶手的经济状况一般。

很有可能是附近干活的人。

与此同时,又传来一个特大的好消息。

原来在凶手作案时,有一名女性成功地逃脱了。

并且前来警局向警方报案。

这位女性,见过凶手的容貌。

图10 90年代保定汽车站

她给出的外形描述中,有一点十分重要,凶手是罗圈腿。

有了这条特征,警方很容易就做出了凶手的画像。

开始在全市范围内排查,具有罗圈腿特征的农民工人。

然而,尽管有了众多的线索,排查工作依然十分困难。

茫茫人海,你无法预测凶手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会再次犯案。

他的作案地点似乎都很随机。

而作案对象也都是临时起意,除了杀人手法外,再找不到其他相似的规律。

而穷凶极恶的凶手,似乎也根本不惧怕警方所布下的天罗地网。

一边是警方加大排除力度,日夜不停地搜索凶手,而另一边,凶手还在不停的顶风犯案。

图11

10月13日,新城县闫家务发现无名女尸

10月27日,清苑县北大冉坟地发现无名女尸

10月28日,清苑县谢庄坟地发现无名女尸。

半年的时间,就发生了六起恶性侵犯后杀害年轻妇女的案件。

这不禁让当地老百姓谈之色变,家家户户人人自危。

尤其是有年轻妇女的家庭,天还未黑就将大门紧紧的锁起来。

面对如此丧心病狂的凶手,公安部门不眠不休的寻找线索,加大排查力度,一个接一个的开案情讨论会。

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在这六起案件中,除了第二起被害人身份是经由其丈夫确认的以外。

图12

其他五名被害人的身份一直都没有核查到。

这就充分说明,所有被害人不是本省的。

因为如果是本省的,即便一个两个核查不到身份,也不太可能五人都核查不到。

所以只能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外省人在本省没有登记信息。

所以核查不到他们的身份。

如果是这样,之前通过核查受害人身份,来寻找凶手的思路确实存在问题。

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根本就不认识。

所以,即便是查到了受害人的身份,也可能跟凶手没什么联系。

那么,什么地方能找到这么多的外省人呢?

办案人员猛然想到了第二起凶案,那个去火车站接妻女的丈夫。

图13

他在火车站时,就找不到人了。

所以,凶手一定是从火车站或者汽车站这样的地方,寻找目标。

然后再诱拐到他事先找好的地方,行凶。

想通了这点,警方迅速重新布置警力。

将在全市排查农民工的警员抽调回来,将他们安排到火车站、汽车站等交通枢纽。

在这些地方,寻找一名身高在1.7-1.75之间,罗圈腿,经济状况一般的从事体力活的人员。

恶魔落网

破案思路调整后,火车站和汽车站里多了很多便衣。

大家睁大了眼睛,盯着每天来来往往的人群,生怕将凶手漏过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3年11月3日,这一天,风和日丽。

而在火车站里,是警方布置的天罗地网。

联防队员范连庆看似在火车站漫无目的地闲逛,眼睛却像雷达一样扫视着每一个角落。

突然,在他的前方,出现一名男性,并且是罗圈腿。

这个显著的特征让范连庆立即产生了警惕。

他连忙上前去,拦住那个人,要求对方出具身份证件。

对方非常着急,一边说没带,一边想要离开。

而范连庆却拉住他,盯着那男人看了半天。

最后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穿了一条女式的裤子。

范连庆越看越可疑,于是便问他是做什么的。

那男子说自己是收购皮子的。

而当范连庆打开他的包时,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皮子,而是几根电线。

图14

罗圈腿,女式裤子,电线,还有神色匆匆的想要逃跑的样子,让范连庆认为这是个十分可疑的人。

于是将他押送到警局。

到了警局之后,立即组织抽血化验。

当面对抽血的针管时,这个男人彻底崩溃了。

他一边哭,一边跪着说:

“我交代,我杀人了,我还养着一个小孩,能给我宽大处理吗?”

一听到小孩,警方立即想到第二起案件中失踪的那个孩子,赶忙拉起跪在地上的男人,赶往他的家中。

原来,此人正是凶手,吴建臣。

当警方赶到他的家中时,在他家的后院里,搜到了许多女式衣物,皮包等物品。

包括他身上穿的那条女式裤子,也是从死者身上扒下来的。

图15

而在他家的猪圈旁边,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

正是那个失踪的孩子。

当警方发现她时,年幼无知的孩子,却张口冲着杀害自己母亲的吴建臣叫“爸爸”。

望着眼前这一幕,纵然是见多识广的警官也不禁泪目,一把将小女孩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恶魔之路终有头

经过警方调查,吴建臣出生于1958年9月,小学文化水平。

根据其自述,在少年时代,他的心理就有问题,经常偷窥女性洗澡、上厕所。

被发现后,父亲就会打他一顿。

可是他却“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后,继续干同样的事情。

就这样屡教不改,家里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图16

1978年,因为多次在女厕所窥视,吴建臣以“流氓罪”被判入狱2年。

出来后仍然不知悔改,1983年又因为猥亵罪再次被判入狱。

这次刑满释放后,吴建臣终于得到了教训,学乖了。

家人都以为,他是真正知道悔改了。

殊不知,他只是做样子给别人看,骨子里仍然还是原来的那个偷窥狂。

1990年,吴建臣出门收购皮子,遇到了当地的一名妇女。

他故态萌发将那名妇女强暴。

因为害怕其告发,就将她活活掐死后,抛尸荒野。

这是吴建臣杀害的第一个人。

因为他之前跟这个女人没有什么交集,只是临时起意找到的猎物。

所以警方调查时,没有将注意力关注在吴建臣身上。

图17 被绑架的女婴

这事,对他而言就这么过去了。

这一次成功,让吴建臣心中十分欣喜。

因为有过两次牢狱之灾的他,终于看到还有其他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满足自己的欲望。

又不必为此付出代价。

于是,他便以收购皮子为理由,出门寻找猎物。

每次他都会寻找外地来的女人下手。

因为他知道,离自己越远,警察越不容易查到关系。

这一点上,他的确是很聪明。

因为他这个有意识的选择,在案件初期,的确消耗了警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判断受害人和凶手之间的关联。

也许是受到第一次案件的影响。

每次实施侵犯后,他一定会勒死对方,不留活口。

图18 老式火车票

也不留能够证明一切身份的东西。

每次搜得的东西带回去,都跟家人说是捡来的,包括那个孩子。

把那个孩子带回家后,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养育。

而是想找个地方把孩子卖了,可以多得些钱。

在警方抓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找好了下家。

如果再晚几天解救,那个失去母亲孩子,就不知道被这个禽兽卖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不到几年时间里,吴建臣就这样夺走了24名妇女的性命。

1994年,这个恶魔才走向刑场,被执行了死刑。

人们不禁疑惑,吴建臣是如何诱骗这些女性的。

为何这么多女性,都轻易地入了他的圈套。

这一点令警方也感到颇为奇怪。

图19

据吴建臣自己交代,他在选择对象的时候,通常会选择那些穿着看上去不怎么样的女性。

因为这样的女性通常很好骗。

一般他会以介绍工作为由头接近。

而这个工作往往是干得活少,但是给的钱很多的那种。

再有就是给对方介绍便宜又实惠的旅馆或者饭店。

第二起案件中的那对母女,就是这样被他诱拐走的。

当时的年轻女性往往缺乏社会经验,再加上自身经济条件不怎么样。

所以,这样一来,吴建臣诱拐的理由几乎都能得逞。

而吴建臣自己在一次又一次行骗的过程中,也积累了很多经验。

让他在行骗的过程中表现得十分自然。

图20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能骗走24名女性的原因。

时过境迁,逝者已矣,人们再谈起当年的案件时,依然唏嘘不已。

在痛恨杀人狂魔吴建臣的同时,更加让我们警醒的是:

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不要贪图小便宜。

尤其是年轻的女性,对于靠近自己的陌生人,一定要有十二万分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