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村庄》④|坐镇干部来到韩家村

2022-08-04 00:05:50


每次坐镇干部郭福泽跟他岳父提起这事,总是被岳父说别整那些歪门邪道,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要有真本事,上级会发现你这个人才的,要是没有真本事,就算给我个官当,又有什么用呢?


2018年7月6日   星期五    天气  晴

各位书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正式开始读《村庄》这本书的第十至第十五章,对应书中第201-384页。在读书的过程中,大家可以思考以下问题:

现在的生活好了,我们的内心好像还是觉得缺少些什么?

你珍惜现在的生活吗?

你会心怀感恩吗?

韩家村的坐镇干部来自黄河边上的农村,那里没有好地,就种不出好庄稼,往往一年到头,除了扣掉地主的租,能剩下的粮食也不多。不得已全村一半以上的人家没到冬天就开始出发,沿着黄河一路往西去乞讨。

他的两个姐姐在乞讨的路上就被连冻带饿死掉了。父亲把干粮都给了自己,以至让两个姐姐给饿死了。他是舍不得姐姐的,两位姐姐模样长得好,对他也好。

后来招兵的来了,他听说当兵能吃饱饭,没有犹豫就报名了。

坐镇干部早年锻炼出来的起早贪黑、吃苦耐劳的毅力,在部队上表现相当不错,入堂、提干顺风顺水。

正当他准备为部队献身一辈子的时候,领导说他该到转来的年龄了,得离开这个大家庭。当时他就哭了。

他服务领导的安排,要求是不回家乡去,要到更艰苦的陌生地方,继续为国家做贡献。

后来找了个将军的女儿做媳妇,在他媳妇的帮助下,调进了倒委大院。他媳妇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当年岳父带着军队,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后来革命胜利了,本来应该有个好前程,打仗那些年,光顾着打仗了,也没抽空认识几个字,所以这下就胆怯了。

别人倒是不说什么,自己有自知之明,央求领导放他回家种地。虽说让他回老家,但也没真让他去种地,而是在县交通局安排了个不轻不重的副局长的闲职。

带兵打仗的人自是有一股劲,对于工作上该做的事,他一点也不马虎,整得领导猛地说,若是他多认识几个字,没准局长的位置都是他的。

而且打过仗的男人,做事总是干脆利落。

坐镇干部想让他岳父帮忙走动关系,给他安排个合适的工作。带过兵的人很有性格,说一不二,则性强,虽然坐镇干部是他女婿,他也没有走后门,托关系给他找更好的工作。

每次坐镇干部郭福泽跟他岳父提起这事,总是被岳父说别整那些歪门邪道,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要有真本事,上级会发现你这个人才的,要是没有真本事,就算给我个官当,又有什么用呢?

多次尝试没有结果,郭福泽也不再提这事,而是经常看报,听广播,没事出去溜达。媳妇眼看着跟自己一般的姐妹们都混出些眉目,而自己的爹,明摆着的后台,却不能用上,心里着急,结果大病了一场。

郭福泽这下报纸也不看了,替媳妇抓药,熬药,一通折腾,终于把媳妇从阎王那里抢了回来。

郭福泽发誓,一定要混出点名堂来,让媳妇宽心。

郭福泽用心思打听,发现最近提拔的人都是在村里头当过一年半载的坐镇干部,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郭福泽别的不敢说,到村子里去受点苦和累,还难不倒他的。

当然要去就要去最艰苦的村子。他回家跟媳妇商量,媳妇不反对,反而很赞成这事。岳父知道了也对他刮目相看,这事岳父倒是上心了,在他的帮忙下,坐镇干部就被安排到离县城最远的韩家村。

不管怎么样,也要迎接挑战。

郭福泽找到韩家村前任坐镇干部,向他打听韩家村的情况。前任坐镇干部只告诉他,想去韩家村,必须得会吃枣。说着转身端出来一个盛满枣子的竹篮,伸手捏一颗枣子,一扬手,就扔进了嘴里。

他递给郭福泽,让他试试。

郭福泽试了几次,都没有吞下去,说回去接着练。

坐镇干部走马上任韩家村,首先要开个会,向韩家村的人们介绍他自己。

他把韩家村想得太简单了,到了才知道,仅是开个会,就闹成一锅粥,场面不可控制。

郭福泽接连组织村里的人们开了好几天的会,“桂爷”还是不懂坐镇干部要干什么,这几天就宣传些革命的重要性。

每次会议都是热闹非凡,大家七嘴八舌,吵吵嚷嚷。坐镇干部也一度被气得够呛。

坐镇干部一个人来到韩家村是不开火做饭的,他工作忙,村里的人也不可能让他自己生火做饭。平常在村里,都是吃派饭,村委会会挑一些家里日子过得好的,排队派饭,轮到谁家,谁家就准备好饭菜。

“桂爷”一早叮嘱儿媳妇准备好饭菜,坐镇干部要来家吃饭。平常日子鸡蛋都不敢让孩子吃,就怕来客了拿不出上台面的菜,今个轮到自家派饭,“丁卯儿”媳妇赶忙清点自家的鸡蛋,可不能丢了面子。

前阵子“相爷”回村的时候,做了不少好菜,就跟提前过了个年似的。还好“外甥”给添置了两样硬菜,要不然恐怕还对付不好。

这回是坐镇干部来家吃饭,总不能拿晒的萝卜缨子来招待,“丁卯儿”媳妇想了想,最后恨下心,从墙柜里舀出黄豆,让儿子占东去豆腐坊换点豆腐回来。

在60年代,能吃上鸡蛋、豆腐都算是好菜了,而今我们的生活不愁吃不愁喝,更应该好好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原本“桂爷”是村子里记工分的快计,打坐镇干部来之后,“桂爷”就被撤了,现在换成了“吱喽吧嗒”代替他计工分。

坐镇干部与“桂爷”坐在一起喝酒,也算是他的幸运,他这个干部在县里算不上什么人物,自然酒席也不多,就算有酒席,也未必有他的位置。虽说在村子里有派饭,那也不可能有酒喝。他也不是特别喜欢喝酒,酒量也不大,不像“桂爷”那么喜欢喝酒。

他把酒杯端到鼻子底下,就已经开始龇牙咧嘴,等到“吱溜”一声地把一小口就嘬进嘴里,他肯定得大声地吧嗒两下嘴巴,一边嘟囔着:

“哈,真辣!”

一边赶紧用筷子大口往嘴里头夹菜。“桂爷”知道坐镇干部爱吃,所以特意叮嘱“丁卯儿”媳妇准备两个硬菜,不然酒没喝完,菜都被坐镇干部给收拾干净了。

“桂爷”劝坐镇干部,再来一杯酒,坐镇干部拒绝,边摆手说喝不了了,手里还不停地一劲吃菜。

席间两人就聊开了,“桂爷”曾经当过八路军,可回来上层领导却说查不到他的记录,这让“桂爷”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好像仗都白打了。没有安排可以接受,但不承认他的八路身份,他接受不来,火气噌就上来了。

村里有当过兵死去的人家找“桂爷”帮出证明,如今都能领到抚恤金,他能给死人证明,却不能给自己证明,自己证明的还不算,还得找证人,当年打仗,死的死,伤的伤,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哪还能找得到。

“桂爷”向坐镇干部倒苦水。

坐镇干部决定帮“桂爷”争取到他应得安排,也落实去做。

60年代其实就是我们父辈那一代,他们当时的生活困难,吃不饱,穿不暖,物质缺乏,我们这一代算是幸运的,好好珍惜当下的生活。


原创第529篇

简宝玉写作群日更打卡第51天。

我是香油女王玲子,正在参加无戒第三期90天训练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