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聚焦十四五|刘以雷:“双循环”大背景下更要聚焦区域协调发展

2022-08-04 00:05:53


未来“十四五”发展中的重点问题应当做到五个聚焦,首先要聚焦于探索“以创新为驱动的区域发展模式”,中国经济能否高质量发展不仅影响现阶段我国人口就业、财政收入、未来增长失速等问题,更直接关系到我国两个一百年目标实现的大问题;其次要聚焦于“重点区


8月24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指出,中长期规划指导经济社会发展,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种重要方式,通过中国57年来的实践证明,中长期发展规划既能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又能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们要着眼长远、把握大势,开门问策、集思广益,研究新情况,坚定不移地做好未来发展规划。

目前中国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相比于“十三五”规划初期,我们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既带来一系列新机遇,也带来一系列新挑战。同时随着这几年深化改革开放,经济动能转换升级,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也展现出了新的特征,在“双循环”战略大背景下,我国十四五时期如何结合国家战略与区域规划,实现区域高质量、协调发展。近日,中宏观察家、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首席顾问、中国投资咨询公司原首席经济学家刘以雷就相关话题接受了中宏网的专访。

一、“十四五”时期,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区域发展面临哪些新的特征以及挑战与机遇?需要重点关注哪些问题?

刘以雷:当前中国区域发展已经展现出非常鲜明的特征, 从空间分布的特征来看 首先是中国经济直观的特点仍然是东强西弱、南强北弱、东南强西北弱。 在2020年GDP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只有北京属北方城市,其余9个城市都来自南方各省;在GDP前20个城市中,只有西安、成都和重庆3个城市是来自西部,其余17个基本都是属于东部城市,来自西北的城市从广泛意义上只有西安一座城市进入榜单。 其次是中国正在形成多增长极、多支点的空间发展态势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逐步进入新常态高质量发展阶段,区域经济已经出现了从东部沿海聚集到向内陆城市扩散的特点,目前已有的区域规划对我国东西均衡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支撑,如东部的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京津冀地区与环渤海地区;中部主要的中原经济区、长江中游经济区;西部主要的成渝经济区;再加上未来有极大发展空间的天山北坡经济带、北部湾经济区等,都是我国经济未来均衡发展提供重要支点。

从产业发展特征来看 一是沿海成熟制造业产业逐步向内陆转移 ,从十二五以来,制造业在东部高度聚集的态势逐步演变为由东向西、向东北辐射扩散的态势。表现出这种特征一方面是由于我国内陆资源富集、生产要素成本较于沿海更为低廉,对制造业具有良好的承托性;另一方面是国家相关政策因势利导。 二是中国经济体量上升推动产业结构和部门复杂化 ,1952-2018年间,我国国民生产总值增长175倍,年均增长8.1%,工业增加值从120亿元增加到305160亿元,增长970.6倍(按不变价格计算),年均增长11.0%,并且我国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当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在世界约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当中,中国220多种工业产品的产量占居全球第一。 三是产业部门复杂化带动区域间经济紧密关联 ,中国产业复杂化对全国产业布局提出新要求,层次化发展成为中国进一步升级产业的可行路径。自十三五以来,沿海地区产业高级化发展把自己一些成熟产业转向内陆,通过产业链关联的方式让东、中、西部在人口、资金和技术上流动更为紧密频繁。

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现阶段面临诸多挑战,总的来说,可以将其概括为四部分:一是外需受到不确定性冲击。 今年疫情冲击叠加,近年全球经济增速持续放缓、逆全球化和大国博弈等因素导致的中国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受到极大损害。 二是传统经济增长动能难以为继 ,传统经济靠要素和外需驱动的增长模式难以为继,投资、出口、外部消费三驾马车逐现疲态,实际增长率和潜在增长率均呈下行态势。 三是经济结构失衡与不可持续。 经济结构失衡包括收入分配、区域产业结构、城乡关系以及产业部门间关系失衡失调,这也严重约束中国区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四是以市场化导向的体制机制亟待改革。 改革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十四五”时期我国各级政府要从上到下着力改革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不相适应的环节,根本上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升增长速度和提高增长质量。但是正所谓危中有机,看到挑战的同时我们还应看到机遇,在当前诸多挑战中我国仍有“破局”之器,即“双循环”新格局的建设。“双循环”体系构建是根据国内庞大的生产力瞄准国内的“大市场”,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依托国内各区域形成多增长极、多经济支点的经济网络,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畅通国内东西部大循环,有利于国内市场需求持续升级和供给能力不断提升。

未来“十四五”发展中的重点问题应当做到五个聚焦,首先要聚焦于探索“以创新为驱动的区域发展模式” ,中国经济能否高质量发展不仅影响现阶段我国人口就业、财政收入、未来增长失速等问题,更直接关系到我国两个一百年目标实现的大问题; 其次要聚焦于“重点区域规划与建设” ,在经济转型、高速推进城镇化和区域间关系调整的共同背景下,原有空间规模不能适应新发展要求,需进一步推进顶层设计、重点区域建设发展,在促进各区域协调发展的同时还要拓展城市空间培育大规模城市群; 然后要聚焦于“优化区域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积累的产业专业化程度和国际化程度都显著提升,但是在要素投入、环境污染等方面受硬约束且在全球产业链上处于附加值较低的位置,除此之外还有各区域政府之间没有做到产业资源协调利用等问题亟待解决; 第四要聚焦于“新型城镇化与城乡融合发展”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共同富裕要求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矛盾; 最后是要聚焦于“东西全面开放格局建设” 面对当下构建“双循环”格局,我国对外开放道路迫切需要实现海、陆双向,东西互济的全面开放新格局。

二、未来五年,全面推进区域高质量发展,构建适应高质量发展需要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您认为应从哪些方面着力?应采取哪些区域政策促进形成“双循环”发展新格局?

刘以雷:我国区域经济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东强西弱、南强北弱,这种特点实质上是区域发展失衡的空间表现,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会进一步造成区域现代化体系落后、资源配置效率低下、技术人才断层等情况,严重阻碍我国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因此未来五年我国区域发展必须要打破瓶颈合理运用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实现区域协调发展。

“十四五”时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可以从以下几个方向着手 第一个是要深化国内机制体制改革 ,包括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土地管理制度、生态补偿制度,进一步优化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均等化机制,建立起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区域协调治理体系。 二是巩固沿海对外开放的同时加强西部各地区对外开放 ,我国应在保持东部开放的同时积极拓展西部内陆的开放新空间,把握好“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等建设契机,借助西部内陆交通基础设施打通西部向西开放的内陆通道,以国内各地区产业协作、生产要素流动以及市场一体化为支撑促进国内产业链重塑,充分挖掘西部的国际市场潜力,进而形成东西部共同开放的新格局。 三是要加快实现区域一体化与市场一体化 ,打通国内经济的“任督二脉”即打破各地区间资源要素流动壁垒,完善户籍制度,建立国内统一开放的市场,积极构筑国内国际双循环新格局。 四是优化国土开发与利用 ,完善落实主体功能区建设,东西人口的平衡是经济平衡的一个重要参考方向,“十四五”时期区域协调发展要统筹人口、产业、资源分布,建设以城市群为依托的主体功能区,保证人口产业在空间上的适度均衡。 五是依托国家“四大板块”与“五大战略”构建我国均衡发展新格局 ,从以往一刀切的经济政策到现在的各区域差异化区域政策意味着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战略逐步走向整体性和个性化的有机发展,未来还要继续深入东、中、西与东北四大板块和一带一路、京津冀、长三角、长江经济带以及粤港澳大湾区五大国家重大战略的对接和交流合作,促进东西加强合作与南北加强互动。

在促进“双循环”新格局进程中区域政策制定上应当把握三个主要方向 ,一个是围绕着加快完善有助于各个区域要素自由流动的政策体系,尽可能的发挥市场的力量促进生产力合理布局。即促进要素自主有序流动,不断提高要素配置效率,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创造力和市场活力。二是围绕加快推进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的政策体系,着眼国内国际双循环,加快破除城乡区域壁垒,构建有竞争、有秩序的市场基础。三是围绕完善“放管服”政策体系,因势利导推进各区域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业分工与布局,进一步界定好市场和政府职责,通过完善负面清单、权力清单、责任清单等方式推进“放管服”改革,各个区域间生产力合理布局和产业分工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三、规划建设现代化都市圈,是“十四五”时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任务,就进一步提高都市圈的支撑力和带动力,强化都市圈的增长极作用,您有什么建议?

刘以雷: 对于强化都市圈增长极作用,一是要立足于“两个一百年”发展目标与未来愿景,对东、中、西部的发达地区、不发达或欠发达地区重点地区进行统筹安排 ,立足全球视野、本地区域特色,对不同区域的省市采用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的规划落实模式,制定差异化的规划目标与实施路径设计。

二是与全面深化改革和加快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相结合 ,结合区域特点分别在城乡二元经济体制改革以及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等方面进行探索,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首先要树立正确的市场观念,要确立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观念体系;其次是要深化“放管服”改革,放宽准入限制、提高政务效率、优化企业服务,强化企业主体地位;然后是要深入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深化市场化体系建设;最后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建立健全现代化机制体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并主动寻求开放路径,积极参与全球竞争。

三是根据各区域条件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地培育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要继续落实和推进“四大板块”“五大区域发展战略”,以机制体系创新、精准化政策体系与路径优化为切入点,抓准自己的竞争优势,攻坚克难加快推进重点产业、核心产业的培育,确保各地区在产业战略上核心竞争力的实现,平衡各区域经济增长动力,有效拉动中国经济发展。

四是打通城市群的跨行政区域发展模式,加快区域一体化建设 ,消除各区域资源、要素自由流动的壁垒。具体任务包括跨区域治理体系、产业和公共服务协同等方面,积极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承载和资源优化配置能力,激发经济增长新动能。

五是保障中心城市或重点地区对周边区域的辐射带动能力 ,消除要素流动障碍,加速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打破行政性垄断并防止市场垄断,加强与中心城市与周边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立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机制,形成从中心到外围的梯度发展和优势互补的产业分工体系,带动更大地理范围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