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见不得人的秘密。

2022-08-04 00:26:20


”我摇着陈婶儿胳膊撒娇道:“不会啦,我就是去城里看看我失散多年的亲娘,你也知道,我是花姐养大的,我怕她乱想,你懂的…
















































Image

看《帝都通灵师》合集,点我!
进群聊天加大碗微信18611684140
验证暗号:大碗
往集回顾
上下滑动下列标题查看

001、 古镜里,藏着我前世的秘密。
002、 不守妇道引发的命案。
003、 花姐的另一个相好

004集


正思忖间,花姐领着小宝回来了。

看见肖坤来了,花姐脸上立刻绽放了一朵妩媚的笑容,对肖坤解释道:“小宝这几晚总睡不踏实,我去隔壁借把剪子放他枕头下。”

肖坤点点头,随后从身上摸出几盒胭脂水粉,递给花姐。

花姐开心的接过去,嘴上却说:“哎呀,怎么又乱花钱,上次买的还没用完呢。”

我附和:“是呀是呀,下回来别带这些了,带点吃的消耗得快。”

花姐瞪了我一眼,娇嗔道:“死丫头,就知道吃。赶紧带小宝出去玩一会,我要跟你肖叔办正事儿……”

1,

花姐跟肖坤这一战,估计没个几个小时结束不了。

我带着小宝出屋,溜溜达达又去了隔壁陈婶儿家,陈婶儿一见我们,忙迎了出来问:“又来了?还需要啥吗?”

“不用了陈婶儿,我有点急事出门,能不能帮忙照顾下小宝,喏,这是这几天的工钱。”我从兜里拿出自己辛苦攒下的私房钱,递到陈婶儿手里。

“这……小宝家出事儿,乡亲们轮流照顾下也是应该的,哪能要你的钱呢?”陈婶儿不好意思的推辞道。

“拿着吧陈婶儿,我就一个请求,这几天不要出门,千万……千万别让花姐看到小宝,我大概两三天就回来了。”

“你这是要去哪呀?花姐问起来了,我怎么给她交代?”

我嘻嘻笑道:“所以您别出门就不用跟她交代了。”

陈婶儿明白过来,为难道:“你这是要瞒着花姐离家出走?你一个小姑娘自己跑出去,出了事儿可怎么办?”

我摇着陈婶儿胳膊撒娇道:“不会啦,我就是去城里看看我失散多年的亲娘,你也知道,我是花姐养大的,我怕她乱想,你懂的……”

“这样啊,好吧。你自己小心点。”陈婶儿把银子收下,牵着小宝回屋了。

我则又偷偷溜回家,准备收拾两件衣服带上。

结果刚走到卧房门口,就听见男女交.欢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过分!花姐竟然私自征用我的地盘!

要不是着急离开,我真想一脚把房门踹开。

摇摇头,我走进花姐的卧房,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打算拿走她最喜欢的两件衣裳。

就在我翻箱倒柜的时候,一本册子从花姐的箱底儿被翻了出来。

我翻了一下,里面有文字,有图画,可惜是这个时代的文字,看着费劲,时间紧急也来不及仔细研究,直接塞进了包袱里。

我本想给花姐留个字条再走,无奈家里没有笔墨。

花姐的口头禅是“识字没卵用”,所以家里从来不会备着笔墨纸砚这些。

从屋里出来,我想了想,又绕到屋后的一棵紫藤树下,挖出一个小泥罐儿,里面有我攒的一些碎银子。

因为能与鬼魂沟通,偶尔帮他们点小忙,他们也不会让我白忙乎,总会指点我在山中寻到一些珍贵的药材,拿去医馆换钱。

当然,这些事都是瞒着花姐的。

抓了一把碎银装进包袱后,我将小泥罐儿埋回原处。

刚要起身,耳旁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这是要去哪?”

2,

“哎哟我去~”我吓得一激灵,拍着胸口站起来,原来是小野。“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我又不是人……”彷佛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小野脑袋歪在肩膀上,在我旁边飘来飘去。“你还没回答我,你要去哪?”

“去菜市口救冯屠夫。”我一边往村口走,一边回答。

“哇,你要进城,能不能带着我?”小野一听,兴奋道。

“你是鬼,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用得着我带?”我翻了个白眼。

“那可不是,你有所不知,鬼的能量,主要来自执念,像我这种失去记忆的鬼,无爱无恨,无欲无求,很弱小的,去不了很远的地方,还容易被生人冲撞到,不过如果能附在物件儿上,就安全多了。”小野解释道。

我想了想说:“我也没带什么物件儿,除了两件花姐的衣裳,就是几块碎银子,你挑吧。”

谁知小野嫌弃道:“这两样东西的气场都太浑浊,你不是有面儿古镜吗?我瞧着那个不错。”

“你事儿还真多。”我看了他一眼,从贴身的衣袋里拿出那面古镜,小野嗖的钻了进去,镜面上出现小野的脸。

“你打算这么走着去吗?”小野在镜子里问我。

“不,村正家不是有匹小毛驴嘛……”

“什么,你打算去偷村正家的小毛驴?你不想活了?”小野最担心的事就是我会死掉。

我敲了敲镜子,纠正道:“不是偷,是借。”

“反正都一样啊,你死定了。”小野脸色惨白,垂头丧气道。

我不管他的鬼叫,径直往村正家走去,边走边交代他:“既然你要搭我的顺风车,就该也出点力,一会儿到了村正家,你就这样……”

小野一脸想死的表情。

3,

村正这会儿正带着村里的劳动力在铺路,家里只有玉儿在。

小野在我的授意下,去引开玉儿。

他先去敲了敲村正家的大门,玉儿打开门,狐疑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外,问了一声:“谁啊?”

半天没人回答,她关上了门。

小野又去敲门,玉儿出来还是没见人影。

如此这般几番,玉儿已经有些害怕了。

小野最后一次敲开门之后,刮起一阵阴风,给玉儿吹得差点摔个狗啃屎,然后在她背后,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妈呀,有鬼……”玉儿惊叫一声,不敢一个人呆着,慌慌张张去找她爹娘。

我大摇大摆的走进村正家,在他家后院的草棚里,解开那头小毛驴,骑了上去。

我听着锣鼓的声音是从村北传来的,于是骑着小毛驴往南边跑了。

没想到小毛驴的脚程还挺快,到城里的时候,比我预计的早了很多。

小野从镜子里跳出来,四处张望,一副愣愣的表情。

我说:“喂,第一次进城吧?看傻了?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样,一会儿被城里的鬼看扁了。”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长安城,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小野满眼迷茫,喃喃道:“莞尔姐,这个地方,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哦?这就奇怪了,莫非你生前是长安人?”

小野摇摇头,说记不起来了。

我看天色已晚,听说长安城内,晚上还会宵禁,顾不得陪小野在这里慢慢回忆,打算尽快找个歇脚的客栈。

刚走了没多远,就看见前面一栋三层的阁楼,挂红披彩。门楣上挂着一块牌扁,上书“栖云楼”三个鋶金大字。

门前站着几个妖娆的女子,正花枝乱颤的招呼客人,里面不时传出阵阵娇声魅语,推杯换盏的声音。

一看就是风月场所!

我赶紧加快脚步,想快点走过这种是非之地。谁知小野竟然一转身走了进去。

看不出来,这家伙莫非是个色.鬼?

我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纠结是进去找他,还是站在外面等他一会儿,亦或是自己走掉。

就那面一晃神儿的功夫,一只咸猪手已经扒上了我的肩头。

4,

“咦?脸生,新来的姑娘吗?让本公子瞧瞧。”一个高鼻大眼,看着有点异域风情的男子,扳过我的肩膀,手不客气的就往我脸上摸过来。

“你特么才是新来的,你全家都是新来的!”我破口大骂,手比嘴还快,没等他反应过来,拳头已经到他脸上了。

他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因为事发突然,我俩对视了两秒,才都反应过来。

我想的是脚底抹油赶紧溜,他则大呼小叫招呼人过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顾不得等小野了,撒开脚丫子就跑。

那男子的手下咋咋呼呼的在后面追,我头也不回,只顾往前跑。

但毕竟年幼体弱,哪跑得过男子,耳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也不识路,不知道跑到哪里了,突然看见一堵围墙,难道是死胡同吗?

情急之下,我翻墙跳了进去。

脚刚落地,便听见外面的人说话声。

“那死丫头跑哪儿去了?刚刚明明还在眼前,难道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不会……是翻墙里去了吧?”

“应该不会吧,她能有那么大胆儿?脑袋还要不要了。”

“也是,真要是进去了,咱也甭找了……”

“咱还是再等等,看她出不出来,这么快回去,没法给楚公子交代。”

……

我听着他们的说话声,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不打算离开,于是便顺着墙走,打算换个地儿再翻出去。

走着走着,竟看见不远处有个四角挂着灯笼的亭子。

亭中两个男女正在拉拉扯扯。

因为不敢探头,又是晚上,光线不是很好,看不清楚两人模样,不过看着男人身量修长健硕,女人身材丰腴,二人都衣着华贵。

虽然长啥样看不清,但二人的声音却清晰的传了过来。

我怕惊扰她俩,不敢再往前走,只能在灌木丛后先藏身起来。

心中暗暗祈祷他俩不要腻歪太久,速战速决。

5,

只听一个清冷的男声道:“平安公主深夜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那女子一挥华服袖袍,委屈道:“那吐蕃来使欺人太甚。父皇尸骨未寒,他们便要公主和亲。我堂堂大唐公主,怎可嫁去蛮邦?”

“殿下深夜前来,就为这事?”男子不动声色,声音微凉。

“这难道不是大事?”

“和亲之事,太后自有定夺,殿下不必多虑。”

“三皇兄,你真忍心我远嫁漠北?”

男子没有回应,只道:“我让含笑送你回去。”

见他如此冷漠,那女子上前抱住他:“我不顾体面深夜前来,只为得你一句话,便有和太后抗争的勇气,你这是什么态度?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听二人对话,竟然是皇子和公主,二人似乎还有私情,额,我好像撞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想到这,我心中暗暗叫苦,生怕一不小心暴露了,被灭了口。

可声音仍不断传过来……

“吐蕃赞普乃吐蕃王朝立国之君,英雄盖世,年轻有为,配他不委屈你。”

“可是,我心里只有你,你难道会不知道吗?”

“殿下,这话不合适。我们是兄妹。”

“什么兄妹,你明知我们不是!顾清岑,这些年来,你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敢说不是在等我?”

男人声音冷冷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殿下想多了。”

“呵……”女人突然冷笑一声:“不承认是吧?今天我就让你承认。”说着,手指突然伸向衣带上,重重一扯,一大片雪肌就这么冷不丁的暴露了出来,玲珑曲线一览无余。

我一女的看着都想流鼻血,可那亭中男人竟然无动于衷。

不但无动于衷,还将扑过来紧紧搂着他的女子重重往外一推:“公主自重!”

“我不管!”平安公主被三皇子的冷漠刺激得快要发疯,她喘着气上前去扯三皇子的腰带,“我偷偷摸摸爱你这么多年,今日便要与你真正在一起。”

被叫做顾清岑的三皇子情绪终于有了松动,不过不是动情,而是动怒:“凌月!你再这样,我喊人过来了!”

平安公主顾凌月也豁出去了:“你喊呀,把大伙儿都叫过来瞧瞧,你就是我的男人!我看谁敢反对!”

说着,她整个人都缠在了顾清岑身上:“清岑,我不想去和亲,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好不好,太后最疼我,她会成全我们的。”

经过这一番撕扯,二人都显得衣衫不整,有点狼狈,特别是公主,几乎已近赤.裸。

而顾清岑也好不到哪去,他本就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这会儿被公主一顿撕扯,露出了小麦色的八块腹肌,看得我咽了一口口水。

再看看公 主泫然若泣的娇 媚模样,我在心中暗自腹诽,这男人怕是有病,这样都能把持得住。

“凝月!”顾清岑不顾公主吃痛的呻.吟,直接一把扯着她的青丝,将她丢了出去,但她仍不管不顾的扑过来,往男人怀里拱:

“清岑,你要我……要我好不好……我不想做什么公主,你也不要做王爷了……如果太后不答应,我们就一起私奔,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公主情绪失控,越说越离谱,顾清岑似乎忍耐到了极限,狠狠拽开她的手,一把将她丢出了亭子外,刚好落在我的面前,跟我仅仅一树之隔,吓得我后退了一步。

结果,咔嚓一声脆响,我踩断了一根枯木枝。

“谁?”公主慌忙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裹在身上,扒开灌木丛,便跟我四眼相对。

完了完了,可能狗头不保,当时,我心中只闪过这一个念头。

“我是……”还没想好编什么话回复她的时候,便看见那个男子大步向我走来,轻轻将我揽入怀中,怜爱的摸了摸我的头,极其温柔的说:“她是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

公主见鬼般看着他,再看看我,“你骗我?你的女人这么寒酸?”

[本集完]

上一篇: 花姐的另一个相好

Image


更多原创故事 关注公众号【大碗讲故事】

咨询改运防失联长摁下图加大碗微信

Image


Image



点击“ 阅读原文 ”直达 大碗结缘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