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想把俄罗斯制裁出游戏界?别想太多了,毛子们用实力证明了自己

2022-08-04 00:50:12


“我要去找水兵”——妮可米娜·波尔西比奇估计很多玩家看到妮可米娜·波尔西比奇这个读起来拗口的名字时会感觉非常陌生,该名角色出自《逆转裁判》系列的3DS时期作品《大逆转裁判》。



引言:一个盛产诗人,文学家,科学家,音乐家和舞蹈家的国度,为什么会被称作“战斗民族”?

在关于俄乌冲突的新闻中,除了战场与政坛的相互博弈,对俄经济制裁的不断加剧,西方文艺界也掀起了要求俄罗斯艺术家“站队表态”的风潮,那些与自己祖国坚定站在一起的俄罗斯艺术家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艺术没有国界,但是艺术家有”。

而向来利字当头的游戏厂商们面对来自乌克兰方面的舆论施压,如封禁俄罗斯玩家steam账号,抹除《俄罗斯方块》中的俄罗斯元素等,虽然因为卢布贬值,纷纷暂停了自家产品在俄罗斯的销售,但真要想《FIFA足球》那样把游戏里的俄罗斯角色一键删除,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这些不仅角色从创作之初就带有鲜明的俄罗斯文化印记,更是游戏世界观构建和故事推进的关键,是电子游戏的华美乐章里,不可获取的“娜塔莎之舞”。

“我要去找水兵”——妮可米娜·波尔西比奇

估计很多玩家看到妮可米娜·波尔西比奇这个读起来拗口的名字时会感觉非常陌生,该名角色出自《逆转裁判》系列的3DS时期作品《大逆转裁判》。剧情中由波尔西比奇制造的一起命案,不仅引出了著名文学人物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登场,也间接让主角成步堂龙之介踏上了推理探案,出堂打官司的全能律师之路。

金发毛妹,芭蕾舞演员,宠物黑猫,波尔西比奇的设定元素可谓是非常充分了

妮可米娜·波尔西比奇是一名俄罗斯盛产的古典文艺工作者——芭蕾舞演员,她因为要躲避20世纪初俄国革命的纷乱,在水手的掩护下,乔装打扮登上了主角一行人乘坐的轮船。游戏围绕她曲折复杂的身份际遇,配套安排了水手和流亡政治家这样两个在真实俄国革命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职业。“我要去找水兵!”是现实中列宁同志在每每陷入被动时,用来提醒反对者自己握有军事资源的争斗话语,而游戏里波尔西比奇与水手们那层被保护者与保护者的特殊关系,给杀人事件反倒增添了一份乱世柔情的色彩,希望游戏早日推出官方汉化,让更多玩家可以亲自体验一番故事的精彩。

球场上的AK-47——安德烈·基里连科

基里连科的事业轨迹与我们熟悉的姚明有颇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是从小天赋异禀,在体制内接受扎实的基本功训练,打遍国内无敌手后远赴NBA证明自己。作为俄罗斯著名篮球运动员,基里连科曾效力于NBA犹他爵士队,入选全明星阵容,退役后,成为了俄罗斯篮球协会主席。

因为名字缩写和身穿47号球衣的缘故,基里连科得到一个理所当然的绰号——“AK-47”,同时基里连科作为《NBA2K》系列常年T1阵容里的实战利器,在MT模式中,也像AK-47冲锋枪一样具有很高性价比,玩家通常能在拍卖行通常以较低价格入手这位运动能力、投篮手感和身体素质皆在水准之上的俄罗斯名人堂级别球员。相比《FIFA足球》删除俄罗斯队的缺德行为,《NBA2K》还没有对基里连科的出场做出任何限制,我平时线上对战,经常会在对手阵中见到这把AK-47。

去年NBA2KMT模式在万圣节活动时推出的基里连科球员卡

即时战略版本的X教授——尤里

光头尤里是RTS游戏《命令与征服》中极具辨识度的一名经典角色,宽阔的额头,坚毅的眼神,再加上一小撮山羊胡,构成了美国游戏厂商对俄国伟大先知的丑化式呈现。这种丑化背后,其实折射出西方对于苏联在二战后意识形态渗透的深深忌惮。笔者长辈一代人,常常把西方流行文化形容为“糖衣炮弹”,然而当真要“谈谈主义”,苏联曾经的GC主义才是让西方资本家闻风丧胆的投枪与匕首。通过印刷发放小册子,设立英文电台,在英美大学里与gc主义者展开情报活动等方式,苏联一度把对外宣传做大做强。游戏中尤里被设定成能够对敌人进行心灵控制的步兵单位,可以理解为现实中的策反,或者借用另外一种更接地气的说法——“思想工作”。

感受毛妹的“抛瓦”——查莉娅

作为我们这次盘点出现的第二位“毛妹”,查莉娅是《守望先锋》中的一名俄罗斯女性角色,她手持巨炮,造型干练彪悍,是队伍里的坦克担当。查莉娅出生于苦寒之地西伯利亚,听着战争中的连天炮火,见证了家园被毁的惨状。长大后的查莉娅奋发图强,刻苦训练,成长为一名杰出运动员。而当机器人控制中枢沉寂多年后再次启动,查莉娅选择回到了部队担当守护家园的军人职责。

查莉娅的背景设定融合了二战前后苏联的历史,一方面是巾帼不让须眉,挺身而出抗击破坏家园的侵略者,另一方面则是在和平时代,代表祖国踏上赛场赢得荣誉,她充满力量的形象,非常符合奥运会上俄罗斯运动员在铅球、铁饼等项目上的传统优势。如今各大体育赛事纷纷对俄罗斯运动员关上大门,现实中的查莉娅们要想为国争光,恐怕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说到“抛瓦”,有人可不困了——桑吉尔夫

托《超级街霸2》曾经火遍大街小巷的福,桑吉尔夫早在二十多年前的认知度就超出游戏玩家范畴,坐实了自己“苏联大壮”的人设。如果你比较熟悉好莱坞冷战时期拍摄的电影作品,尤其是那些充斥着M16突击步枪或者香车美女的动作片,会发现其中的苏联角色大都作为反派出现。当年美国的电影工作者为了配合更好国家的冷战思维,在作品中有计划丑化苏联人的形象,于是将“俄国大力士”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刻板印象传达给世界,该形象的广泛传播,便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俄国文化诸如芭蕾舞,科学,诗歌,文学等真正的精华部分。这种设定自然也影响到了以抄袭好莱坞起家的中国香港电影,在很多功夫片里,我们都能看到中国功夫打翻俄国大力士的动作桥段。

桑吉尔夫可以说给后来许多格斗游戏的近身摔投系角色树立了模板,会不会打桑吉尔夫,也成为了萌新和老手的分水岭。由于之前有过缺席《街霸3》的经历,且如今《街霸》世界里又涌现出阿比盖尔,雨果等大壮型角色,不知道在今年发售的《街霸6》里面,还能不能见到这位俄国猛男的身影。

这不是撞脸,这就是碰瓷——耶格尔

这是一名绝对意义上靠脸入选我们此次榜单的角色。

《使命召唤 现代战争》多人模式里的可用角色耶格尔因为长相关系,被玩家戏称为“普京”。而除了长相,耶格尔的履历表明,他出身于前苏联时期的乌克兰,是一名活跃在争议地带黑白通吃的雇佣兵。COD战区模式的场地之一丹佛斯科,现实原型就是在耶格尔的故乡——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即当前俄乌冲突的风暴眼。

耶格尔一款名为“俄罗斯母亲”的角色+武器皮肤包,设计灵感直接就取自《现代战争2》的争议关卡“不说俄语”

一款2019年的游戏,把俄罗斯总统的相貌,粘贴到一名乌克兰亲俄地区角色的身上,这种摆明了就是搞事情的做法,为IW赚到了不少收购收入,数字商城里给耶格尔设计的付费皮肤,也无不充满了当代俄罗斯军事元素。玩家和军迷偏爱这名角色并踊跃购买皮肤的证据,就是每场对局里都能看到这位“撞脸”普京的年轻士兵,每个《现代战争》玩家也可以和别人夸口说:“我和普京上过战场。”

教官暗杀拳——德拉贡诺夫

塞尔吉奥·德拉贡诺夫首次登场于南梦宫3D格斗游戏《铁拳5 暗影复苏》,他的身份是一名俄罗斯军人,绰号“白色死神”则符合他苍白的皮肤,冷酷的面容和杀人不见血的暗杀拳法。

因为三岛财团的业务发展触及到了俄罗斯最为敏感的能源领域,所以德拉贡诺夫被组织派去参加铁拳大会,以此调查三岛家族在俄罗斯地区布局的真实目的。德拉贡诺夫和桑吉尔夫可以看做是西方社会对俄罗斯人武德充沛的两种想象,一种是强大肌肉代表的纯粹力量;另一种就是德拉贡诺夫直取要害,招招下死手的暗杀拳。游戏中的德拉贡诺夫的实战环境比起桑吉尔夫要强出不少,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和同为军人的布莱恩都是玩家公认易上手的实战利器。而“德拉共诺夫”这个名字,与俄罗斯著名狙击枪同名,暗示了角色身处阴影,从事“黑手套”工作的本职。

现实中的“德拉贡诺夫”狙击枪

运作一个“T消”,消除所有烦恼——俄罗斯方块

屏幕中徐徐下降,填满后并会自动消除的俄罗斯方块,是每一个玩家或多或少都接触过的经典游戏元素。这个规则简单,但又充满无穷变化的益智游戏,自诞生至今,早已经超越热门游戏的范畴,成为俄罗斯当代文化符号。

《俄罗斯方块》最初由苏联科学家阿列克谢·帕基特诺夫设计和编写,于1984年6月6日首次发布,游戏名称的“Tetris”其实是希腊数字“四”和英文“网球”的混合,我国市场依据游戏发明者的国籍,以及早期版本里莫斯科红场的背景图,直观翻译为《俄罗斯方块》。当年《俄罗斯方块》引入到欧美市场的过程中,由于版权保护不力和游戏形式易于模仿,被别有用心者钻了不少空子。游戏本身其实并没什么俄罗斯印记,就是一个人人都能上手并从中获得乐趣的游戏,对照当下国际环境,如果我们的世界也能像《俄罗斯方块》这样纯粹且有趣就好了。

妖僧跋扈——拉斯普廷

在SNK上世纪名噪一时的2D格斗游戏《世界英雄》中,以各国“英雄”为素材(其实就是变相抄《街霸》),将关公战秦琼的思路,做成了一次全球化的crossover。

游戏里别的国家都是名副其实的英雄人物登场,可轮到俄罗斯时,代表国家参赛的居然是沙俄时期著名的“妖僧”拉斯普廷。此人堪称是沙皇上流社会的“隔壁老王”+“野兽先辈”,不仅利用各种宗教仪式笼络了一批信众,制造出无数宫廷绯闻,俄罗斯民间对其身体特质添油加醋的猎奇描述,至今依然是各路营销号的常备节目。而在游戏里,拉斯普廷也被赋予了浓厚的魔幻属性,成了一个东方不败(指小说原版里面的阉人,非林青霞饰演的版本)式的变态,结合此人的历史原型,如果放在今天,可算得上是对LGBT群体的大不敬了。

娜塔莎之舞——奥赛罗特

如果把整个《合金装备》系列看成是小岛秀夫对于历史暗面的书写,那么“左轮山猫”奥赛罗特就是在游戏黑暗的世界里不借助任何光源,却依然试图破除黑暗的践行者。

和我们熟悉的主人公索利德·斯内克一样,国籍苏联的奥赛罗特也是一名间谍,并且还是一名在东西方两大阵营之间左右横跳的双重间谍。从PS初代到PS2的《食蛇者》,再到系列故事线终章《爱国者之枪》,奥赛罗特始终以反派形象出现在玩家面前,用武器,智谋和血肉之躯阻挡斯内克找寻真相的行动。

随着游戏故事线的推进,各种势力角色无不以自己认为正义的行为,把世界向深渊不断推进,奥赛罗特作为潜伏在故事中的最后一颗炸弹,终于引爆了自己。玩家们终于发现,他此前种种行为逻辑看似服务于不同势力,是一个工具般的人物,但其实他拥有不亚于斯内克的顽强意志和坚定决心,面对“世界会好吗?”这个终极疑,因为做出肯定的回答,付出了自己所能付出的全部。在俄罗斯文化里,忍辱负重式的“受苦”是重要母题之一,奥赛罗特便是背负十字架,与斯内克共同完成了对世界的“救赎”。

结语:愿世界和平,人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