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丈夫很忙女人觉得寂寞,约男网友回家,两人缠绵不断无法自拔

2022-08-04 01:38:51


可能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有点感觉像连体人,分开时会有那么一种痛袭击心房。


上海这个城市,是一个容易让人梦想成真的城市。可是,对我来说这个城市却让我感到惶恐。它太乱、太大,大得让我找不到合适自己的位置。

生命里的爱情,一次次地如昙花般来去自如,以至于我对这种奢侈的东西有了免疫力。不谈爱情,当寂寞难耐时找个伴相偎依,不需太久,寂寞过后可以潇洒转身。

凡,是我的一个普通客户,平时联系不多,只是会偶尔遇见。第一次让我注意到凡,是因为她的MSN签名。她写着:“我只是偶尔寂寞,偶尔需要人陪,偶尔的抚慰,所以我可能会偶尔的遇见你”!自从注意到这个签名后,脑海里时常会出现她那张带着微笑的脸,和那寂寞的眼。我不得不承认,我是被她的“偶尔的寂寞”所诱惑了。于是,开始在MSN上和她聊天。

凡,是一个标准的良家女子。她常常会跟我说起她的婚姻,她的丈夫,她时时会跟我传递她的幸福。她会一直陪着我聊天,甚至从晚上一直聊到凌晨二、三点。但那都是在她丈夫不在,或者是偶尔寂寞的时候。我喜欢这样的良家妇女。那一夜的凌晨三点,她在MSN上告诉我:今天是她结婚二周年的纪念日,但他不在她身边。因为他工作很忙碌,顺带忙碌到把这个日子也给忘记了。我可以想象得到,她在敲打这段话时那落寞的表情。于是,我便又想到了她的那“偶尔的寂寞”。临下线前,我告诉她:如果偶尔感到寂寞,那么请让我来陪你。

第二天晚上,我买了一束她最喜欢的百合,敲开了她家的门。站在门里的她一脸的惊诧。当她去倒水的时候,我在背后将双臂环了上去。也许,今天正是她的“偶尔的寂寞”日。她的身体在片刻的僵持之后便软化了。事后,她告诉我,她其实并没有想过会和我有这样的故事。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好像跟她的寂寞有约似的,总会在她寂寞的时候准时出现在她的面前。也许,她真的很需要。当我手指娴熟的游走在她身上,她那婉转妖娆的叫声似乎已经压抑了很久、很久……我们是如此的和谐,一整夜的缠绵,水乳交融,却不知疲惫为何物。

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说: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再出现,不要再用柔情诱惑我,我会当真的。良久,我答:你们的婚姻这么和谐,再说他又可以给你那么好的生活条件,这样的生活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她愣在那,几次张口都没有说出话来。可能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有点感觉像连体人,分开时会有那么一种痛袭击心房。最初那个只是在寂寞时作伴,然后离开的想法,已被我抛到千里之外。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在她“偶尔的寂寞”里出现。

自从那次开手后,我们有半个月都没有再联系。我以为她真的只是“偶尔的寂寞”,而我也只不过是她的“偶尔的遇见”。我以为她不会认真。对男人而言,性可以只是性。只有当他们觉得有必要时,才会将性与爱统一起来。所以,当一个男人进入一个女人身体时,可以仅仅只是身体。

这个季节的雨总是来得那么仓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峰,我想你,你知道吗?那一晚我们又缠绵在一起。极尽缠绵过后,她问我是不是爱她。我抱着她,轻轻抚弄她的头发,笑了笑。她告诉我:她爱我。

那天离开后,我有点开始担忧,我意识到她可能会给我带来烦恼。于是,在后来的通话,抑或是MSN上的聊天,我的语气里便有了明显的敷衍。我不想因为她而打乱我的生活,更不会因为她而给自己增添烦恼。她也感觉到了,好几次都惶惶地问我,怎么啦?也许,我是为了摆脱她后面会给我带来的烦恼,我告诉她:我只是她“偶尔的寂寞里那个偶尔的遇见,其他什么都不是”。

从那次通话后,我再也没有了凡的消息,MSN上的头像也再没有亮起。我很庆幸――她的归位。也许,她又在开始另一段“偶尔的寂寞”。我也开始回到我以前的生活,只是偶尔会在梦中偷袭我,但那都已成为一段回忆。

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一年后,在一次客户宴请会议上,我再一次得到了凡的消息。凡的公司也派来了代表,但不是凡,是另一个人接替她的位置而来。我试探性地问着她们公司的情况。当我问到凡时,那人一脸的惊讶:你不知道啊?她半年前就去世了。老公也跟她离婚了。据说是因为怀了别人的孩子,她老公无法忍受她的出轨。她是在一个酒吧回来后出的事,听说喝了很多酒。

他还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但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我被杯里的红酒呛了一口,然后还呛出了很多眼泪……我知道,凡的死与我有着密切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