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雅舍小品】掰掰“手腕”,多好哪

2022-08-04 01:51:41


好多次大课间巡视初中生做室内操(操场雨雾不宜室外活动),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


势均者,手紧握手,筋骨凸露,紧咬牙关,或呲牙咧嘴,四目相对,或面目狰狞,身倾将倒偏不倒,咿呀乱语来伴奏。此时脚小踢对手一下,或咯吱他的腋窝让他哏哏笑出声来,或文雅点冲他吹鼻子瞪眼,惹他笑,或“咦,那是谁”声东击西乱他定力,然后乘机蛮力猛施,胜局便定矣。耍点小伎俩吧也悦纳,笑骂两句吧彼此都嘻哈,输了吧也开心,观战者呢也痛快,竞争呢倒其次之其次,它全融化在美好里了。沒有机关,沒有凶煞,沒有凄神寒骨,手腕一扳,全入情入境入了道。

我前些年任教高中时,动辄便和学生夹桌相对,撸起袖子,扎马步,战它几回合。围者甚众,助威声高,俨然成为一种课后室内体育文化。开始战绩颇佳,后来败仗吃得越来越多了,而胜者“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更有甚者脸上洋溢着鄙夷不屑的笑意。有的学生胳膊滚圆滚圆的,吓人,比我这大号的胳膊竟还大一号呢。输给自己的一个个壮实得像牛犊似的小伙子,我心里挺乐呵。这是自然规律嘛。后来调任九年一贯制学校,掰手腕的功夫也没落下,有事没事就往教室里扎堆,动辄就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掰一掰,其实也是舒活舒活筋骨和神经,掂一掂学生的气力,顺带送个话——多吃饭,多练练。

现在我更乐意去和小学生玩掰手腕了,尤其是小学一年级的妙人儿。一只小嫩手使劲攥住你的那蒲扇一般的大手,夸张地扭着身子,或蹦哒几下,发出稚嫩的“呀呀”声。我也夸张地配合着,装着好吃力的模样,往旁边踉踉跄跄几步,惊呼道,你好厉害啊。小对手便露出既得意又羞羞的神情来,跳着跑去了一一一年级的小朋友恐怕只会跳蹦跑,而不大会能规规矩矩走的。一手去了,好几只手手还簇拥着,都擦拳磨掌,跃跃欲试,争着与你大战一番,赢得那至高的荣耀。好玩着呢。

掰手腕,我是乐此不疲,也常发动学生相互掰一掰,斗一斗呢。

好多次大课间巡视初中生做室内操(操场雨雾不宜室外活动),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你看,个个像木棒一样杵着,手柔弱无骨,只轻轻地略略摆一摆,膝节锈迹斑斑,只微微地稍稍弯一弯,柳腰熊腰一概纤弱无力,只是那么扭一扭,脚呢也只是那么幽幽地挪一挪,踮一踮,把小写意演绎得淋漓尽致。几个还倒好,如果个个都这么忸忸怩怩缠缠绵绵,我就看着头皮发麻。情何以堪哪。班主任怒不可遏训斥,学生雷打不动,无效;班主任拿手机拍照,扬言说要发给家长看,纷纷躲逃,还是无效。于是,我入室高声叫停这瘆人的艺术表演,转而要他们两两掰腕手腕子。

言未终了,室内便沸腾起来。呲牙,咧嘴,瞪眼珠,“呜呜”“咿咿”此起彼伏。服不服?不服,撒马再战。若两人僵持不下时,我最爱捣乱。在将胜而未胜者的眼眉前手舞,做鬼脸,或吹他眼睛,或在其手背上点个一指禅,惹他笑,招他气,以乱他精神。谁不满怀同情,偏心于那要输还未输的呢。你方战罢我登场,好一场鏖战。胜者眼中熠熠生辉,难抑激动,或得意忘形,叫嚣不已,凛然问天下武林谁与争锋的架势,而被虐者呢,脸露或憾色或愧色或敬意,也有扯着对方胳膊一局定输赢的。开始还是男男单打,女女单打,可没一会儿功夫,就升级为男女混打,还有巾帼英雄还引用“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向功夫男主动挑战的呢。被挑战的男生,被我事先郑重警告,要是败了,就要挨揍。群雄大笑。结果是“木兰”吃了败仗,可人家却扬言说,我连***(某男生姓名)都掰不过,真是!闻言,一室皆笑。

这掰手腕,别看简朴,但教育魔力大着哪。手与手,一贴,一握,一较劲,锻炼身体,娱乐心灵,更重要的是,彼此的心一下就牵连起来,畅通并融洽了。我看,今天的教育,特别需要多掰掰这种“手腕”。

此中当有真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