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传统企业主的出路,不是转型不是升级而是在接近梦想的地方丨2018/11/30

2022-08-04 02:23:24


世上还有一对叫张昕宇和梁红的夫妻,他们的“十年侣行”收获了无尽的征服和敬畏一一张昕宇是谁梁红又是谁张昕宇是一位地道的北京纯爷们儿,他和妻子梁红从2008年开始“侣行计划”,花光积蓄走遍全球近200个国家,完成了很多人一辈子都难以实现的梦想。


每天写一篇日记,雷打不到

2018年11月30日星期五,天气晴朗

[目录] 何雷EMBA分析随笔目录


因为在58同城的招聘网发布了自已的简历,最近没少收到各种企业发来的offer。

这些向我伸出橄榄枝的企业清一色都有一个共同点,基本上都是公司经营遭遇瓶颈不知如何是好,寄希望于外界能引入高端人才,扶大厦于将倾解燃眉于倒悬。最早对于这些公司offer我都是采用直接上门考查的方式,与公司负责人当面交流,但是拜访了几家企业之后,就不再采用这种劳心费力的方式来处理了,直接在网上就可以给他们开药方了。我的药方显然开得有点猛,以致于这批老一辈企业主们几乎难以接受,却又说不出话来,脸上满是愤懑、不平和不甘。

企业主们的迷茫

比如有一家做扣肉的工厂,生产了一款具有地方风味的香芋/霉菜扣肉,但是投放市场销量很差,觉得自已在市场营销上很欠缺,连续招聘了好几个营销总监来策划都不济事。我去跟他们聊了下。CEO到也老实,一五一十地把公司的创业历程各种措施困境都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一遍,我是越听心里越寒冷,这些人基本上是在用农民犁地种田式的作业模式经营企业。企业主早期是开煤矿的,关掉煤矿后开大米加工厂,大米不好卖就改做扣肉,转行转得很快。我问发起人你喜欢扣肉吗?

他想了半天回答说不喜欢,但是喜欢吃扣肉里的香芋粉粉的很好吃。

我问他那你为什么要生产呢?

他回答,因为我有朋友在做这个赚了钱,我们当地正好也有这样的条件就生产了。

我问他你认为产品卖不好的根源是什么呢?

他想都不想一句话就回答了,根源是我们没办法快速地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品牌购买我们的产品。

我告诉他们还是把工厂停掉吧,不保证你能赚多少钱,至少可以肯定你能赔得少一点。CEO怔怔地看着我,久久地不言语。

这是一个典型的资源/能源型思维创业者案例。前三十年这种思维也确实让不少人在短缺经济时代尝到了甜头,但是这种甜头是带有慢性毒素的,毒就毒在它会禁锢人的思想边界,流于表相,忽略本质。有一个做文体用品批发的经销商更是奇葩,他把自已的业绩下滑理解为未走政商渠道,没有好的电商策划。我问他你喜欢文具吗?他说说不上喜欢,这些年全是靠做这个吃饭的。我又问他那你喜欢什么呢?他笑着告诉我,我喜欢赚钱。

我叹息一声,告诉他你入错行了,你不应该卖文具,你应该从事与金钱直接挂钩的职业,比如金融、理财,或者开印钞厂。

态度决定命运,使命主宰成败。其实这十几二十年来我接触过的或合作过的大多数企业主商人(包括我自已在内),虽说都在商场上滚打有年,但是都不知道自已应该做什么,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妄想着桌上有随处可见的裂缝鸡蛋让自己附上去猛吸汁液。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已应该沉下心来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养鸡人,用绿色天然的饲养方法喂养母鸡,让母鸡一点点长大成熟,然后下蛋。

做企业的唯一目的是解决社会问题,为社会提供的价值越独特,获得的社会酬赏就越大。一个人身上的最大自我价值不是别的,而是你对梦想的实现程度。

人生逻辑大于商业逻辑,商业逻辑是人生逻辑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

企业做不好,业绩下滑了,公司开不下去了,不是你的经营技巧套路不到位,恰恰是你与自已的梦想远离了,或者干脆是你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企业主们的多元出路

“一个人的人格破产,”这是媒体对最近被推上危机风囗浪尖上的金立手机CEO刘立荣的一个新的人偶设定。山寨手机起家的刘立荣在企业困境突围中突出了方向,向媒体狂砸广告60多亿,在塞班岛豪赌输掉100亿,公司资金链断裂,面临破产。

宝塔炼化的孙衍阳玩金融崩盘,175亿的承兑票据逾期。湘鄂情餐饮的孟凯多元扩展,连出臭棋,被A股股市“ST湘鄂”等等。

也许企业主们的突围之路并不一定非得是在商业行为上呢。因为接近自已梦想的地方还有很多,只是我们没有看见而已。世上还有一对叫张昕宇和梁红的夫妻,他们的“十年侣行”收获了无尽的征服和敬畏一一

张昕宇是谁梁红又是谁

张昕宇是一位地道的北京纯爷们儿,他和妻子梁红从2008年开始“侣行计划”,花光积蓄走遍全球近200个国家,完成了很多人一辈子都难以实现的梦想。

张昕宇、梁红作为中国著名的环球旅行冒险家,有人说他们是中国“最疯”的夫妻,也有人对他们动辄上亿的旅行费怀有疑问,不会是富二代吧?

张梁的爱情,始于“青梅竹马”。那时6岁的昕宇认识了4岁的梁红,在北京月坛南街,她扎着麻花辫蹦蹦跳跳的,当时的昕宇就觉得这辈子要和她纠缠不清了。还在上学的年纪,两人就开始“谈恋爱”,整天拉着手一起玩耍、写作业。

1996年,张昕宇参了军,98年抗洪抢险中他立了功,谁料回家那天,竟发生了交通意外,面临腿部截肢。“如果我腿锯了,你还要我么?”梁红哭得泪人似的说“要。”

车祸后,昕宇在床上修养了一年,梁红把总共300块的伙食费,200多都用在了昕宇身上,出院后,昕宇体重涨到了270斤,便得了个外号:270。

康复后,他和梁红开始创业,挖到的第一桶金还要归功于张昕宇逆天的机械技能,有一回,他和梁红去逛菜市场,看到一条卖豆腐的队伍排得老长,原来这里进口了北京第一台即食豆腐机,一台的造价要十七八万。

张昕宇借买豆腐之机仔细研究了豆腐机的构造,回来后画了一张图纸,一个月后,他也炮制了一台,只花了4万块钱。

他用这台豆腐机去卖豆腐,谁料豆腐卖得不咋滴,倒来了一波买豆腐机的人,张昕宇干脆卖起了豆腐机,一年下来就赚了100万。

后来他又转行做商贸,从珠宝首饰到工程机械,从国内到外贸,生意越做越大,很快就成了千万富豪。

那时候的张昕宇,“生活里只有赚钱”。

大多数千万富豪的目标是变成亿万富豪,可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让他重新反思生命的意义。

换个活法去侣行

2008年汶川地震,张昕宇带着物资与朋友前往灾区汉旺。

从废墟中挖出的受难者遗体、幸存者痛苦的表情,强烈冲击着张昕宇和梁红的内心。

在见过太多生死离别之后,张昕宇更深切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以及时间的珍贵,于是跟梁红提出“要不我们换个活法?”

四川回来后,张昕宇的感悟是:“觉得要想开点,老想着挣钱有什么用?要不咱换个活法,去环游世界?”梁红说了声“好”。

张昕宇说的环游世界,可不是走马观花地游览一圈就回来,而是真正的去探险。于是他们开始筹备这个长达十年的环球侣行计划。他们定下计划后五年,他们做了预算考下直升机、帆船、潜水等技能证书,做好了充足的知识储备。

2012年,这对情侣从北京出发了。

侣行十年一起“疯”

他们曾开着帆船去到南极,也曾开着改装车穿越中东,还曾开着飞机绕了地球一周。

他们在世界最北的城市朗伊尔城,邂逅极光,在苏里南的上空,感受莽苍大地的磅礴,在亚马逊雨林,肩并肩看日出,在乌拉圭的傍晚,手牵手看夕阳西下,在南美洲,见过无数稀奇的生物。他们还遇见了印尼的粉红色海滩。在探访古老的马赛部落时,他们在那里度过浪漫的七夕节。

他们在遥远的肯尼亚,邂逅了这样一对母女,妈妈叫纳吉(Najin),女儿叫法图(Fatu),它们是目前地球上,仅存的两只北方白犀牛。他们还在南非完成了中国人第一次氦气球飞行,上演了一幕真实版的“飞屋环游记”……当你还在羡慕有人洒脱的写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时候,他们已经走遍了半个世界。然而,这样幸福的时刻是短暂的,张昕宇夫妇的“侣行计划”不同寻常,他们从不去人头攒动的名胜景点,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多是“动荡之地”。他们去了恐怖之地索马里探险,去探访了伊拉克的武器市场,还与秘鲁的缉毒部队一起深入丛林,炸毁毒贩老巢,还去了哥伦比亚,采访当地的黑帮老大。他们签下生死状,冒着5年不能生育的风险,在被核辐射覆盖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合影。

十年侣行,他们冒着枪林弹雨,穿越全球80%的战争国家,在战火笼罩的土地上,见过无数被炸毁的民宅,也见过无数饱受战乱之苦的人。他们在巴基斯坦一座学校的墙上看到一行涂鸦:“用笔代替武器,永远不要失去希望。”不久之前,这座小学的141名师生被屠杀。

他们在伊拉克巴格达废墟之上,看到一位安详的老者,城里发生爆炸,他拉起大提琴为亡灵超度。

他们看到一位叙利亚大婶自己在修两座坟,一座是儿子的,另一座是儿媳妇的,他们刚结婚才一个月。

一个女孩曾受恐怖组织性虐长达8年,梁红面对她泣不成声,女孩却微笑着说:“没关系,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一个男孩的家人在一场爆炸中全部丧生,他的腿也因为爆炸而皮开肉绽。但他依然抬着头,傻呵呵的乐。张昕宇问他为什么还能乐得出来,家人没了,腿也没了,小伙子说:“至少我还活着。”

何其幸运,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只是很幸运地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生活有时候对我们一点都不友善,但是,英勇的人们却依然选择接受它,并无畏前行。正如炮火之下这群可爱的人,当我们在和平中抱怨时,他们却在硝烟弥漫中微笑。

“年轻的时候,我就寻思着怎么赚钱,怎么买房子、车子,有了之后,还要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子。当决定换种活法,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不光影响着我们的婚姻,让我们两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刚出发的时候,说要挑战这个,挑战那个,想要挑战全世界,可当他们行走在路上发现,人类啊其实什么都挑战不了,唯一能挑战的,只有自己。

终于收获爱情的果实

2012年1月,到达世界寒极奥伊米亚康,张梁夫妇成为首批在冬季到达奥伊米亚康,并成功露营的中国人。

2012年11月,探险地狱之眼马鲁姆活火山,通过绳降成功进入温度高达1190℃的火山口内,在滚沸的岩浆池边举起“中国”的旗帜,张梁夫妇成为中国火山探险第一人!

那是他们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如果你活不了,我也会跳下去的。”梁红眼里含着泪花对张昕宇喊着。

经历过生死,才更加懂得珍惜。

2014年2月,在历经200多天的航行,经受住大风大浪、通讯设备受损、帆船被风撕破等等艰难的考验,他们最终到达南极长城站。在企鹅的见证之下,两人交换戒指,完成了他们“浪漫到极点”的婚礼。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发来婚礼祝福:“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旅行。”最好的相处模式,不是谁陪着谁,而是彼此在一起,两人一起疯,一起走,一起越过千山万水,一起出生入死,余生看尽世间百态。

然而,南极不是终点,2015年4月他们沿着古丝绸之路再次出发。全世界80%的战乱国家都在这条路上,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拉克……

看过世间万千风景,经历过枪弹与炮火的洗礼,他们更想为这个世界去做点什么。于是,他们重返中东地区。到了阿富汗,看到了2001年被摧毁的巴米扬大佛。这座大佛是世界文化遗产,塔利班却不顾国际舆论,用炸药炸毁了这尊佛像。很多人说,想再看一眼大佛的样子。但14年来,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试图复原佛像,均未能如愿。

昕宇萌发出运用现代光影技术,还原巴米扬大佛的想法。

就这样,经过大半年的调试,那天,当昕宇触动开关,黑暗了15年的废墟,突然一束金光,就像神迹。

1000多名在现场的当地民众同时鼓掌欢呼,有些老者甚至泪流满面,激动地说,感谢中国的礼物,大佛没有死……

只是,张昕宇夫妇因帮阿富汗人重现巴米扬大佛,而被恐怖分子悬赏追杀,每颗人头5万美金,他们被迫隐匿行踪近9个月。

2018年6月,他们来到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用3000盏太阳能灯亮起“一只山地大猩猩”,呼吁全世界来保护山地大猩猩。

山地大猩猩是电影《金刚》里的原型,全世界的山地大猩猩现仅存1000余只。

随后,他们来到南太平洋小岛上,这里因海平面上升,无数村民被迫离家,为了呼吁保护海洋环境,纪念人们失去的家园,他们征集来1吨金属,在南太平洋的海底建了一座海底之家

金属不会污染环境,若干年后,它会变成一座美丽的人造珊瑚礁,被海洋和时光凝固,也会成为鱼儿的新家。

对于当地人来说,他们的出现可能什么都改变不了,但仍然希望能给他们的生活带去一点点光。

在南非白人贫民窟,他们给孩子们做了一道中国菜,西红柿炖牛腩;在帕米尔高原上,他们曾把中国风筝送给当地的孩子;他们在非洲捐赠衣服,张开双臂拥抱每一个笑容灿烂的孩子……

实际上,侣行数年,昕宇和梁红常自嘲:“别人都说我们是土豪,这几年走下来,或许只剩‘土’,没有‘豪’ 了。”

只有经历了索马里的枪声和炮火,才真正懂得这句话的涵义:我们何其幸运,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只是幸运地出生在一个伟大的国家。只有一起经历过生死,才明白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牵挂。

世界上有无数条路,他们选择了一条最接近梦想的路,花自己的钱,跟喜欢的人一起,做着有意思的事。

张昕宇与肯尼亚民兵同车
张梁夫妻在中东
企鹅见证下的张梁爱情

文末结论: 将青春里的挫折铸成铠甲,继续无敌行走,向着梦想的方向前进。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