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压榨骑手的,从来都不是系统!

2022-08-04 02:28:16


美团的方案更复杂些,包括: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升级骑手申诉功能、开发带蓝牙的头盔减少骑手看手机的次数保障交通安全、增加取餐柜等等。


最近, 外卖平台 又一 次处在了风口浪尖。
图片

8 日,《人物》杂志刊发报道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文章表示,在外卖平台的算法下,外卖骑手的配送时间被大大缩短。同时,平台严苛的配送和评价体系,制造并加剧了骑手与用户之间的矛盾。
文章击中了每个人最柔软的同理心,也迅速刷屏成为爆款。文章刷屏的同时,几乎所有网友都认为“ 算法无情人有情 ”,理解骑手们的不容易:

图片

图片


该文评论区中点赞量前四的评论,均大致上表达了同一层意思: 自己愿意给骑手多一点时间上的宽容,希望平台也可以这么做

图片

图片


外卖平台随后也作出回应。 饿了么 称将推出 多等 5 分钟 /10 分钟 按钮让消费者选择。

然而,对于新推出的“我愿意多等 5 分钟 /10 分钟”功能, 有网友质疑这是将责任转嫁给消费者,这是将公司和骑手之间的矛盾转移到用户和骑手之间。 建议企业加强对骑手的薪资和福利保障。

美团 的方案更复杂些,包括: 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 8 分钟弹性时间、升级骑手申诉功能、开发带蓝牙的头盔减少骑手看手机的次数保障交通安全、增加取餐柜 等等。

其实两家回应的核心思路都是一样的:系统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饿了么说“系统是死的,人是活的。”美团外卖说“系统的问题,终究需要系统背后的人来解决。”只是给出的方案截然不同。

明眼人都知道,“ 骑手系统困局 ”本质上是一个囚徒困境的问题, 骑手、用户、商家与平台,四方利益博弈或者平衡。 行业热议的很多问题比如佣金问题、比如极端恶劣天气是否要点外卖的问题,最后都是一个问题,这次的“骑手系统困局”就是一个典型。


话语权不对等导致外卖骑手被压榨


行业早期资本的过度介入,引发的过度竞争,形成一种非常畸形的局面,畸形的和谐,但是在后续去补贴的过程中,每一方都在还债,这个债还的最多的就是外卖骑手。

外卖骑手们之所以在极限状态下奔跑送餐,不能迟到,不能有差评,这套体系表面上似乎是为了提升消费者体验,但实际目的是为了 提升外卖平台的盈利空间 。而 如何利用好骑手,是外卖平台能盈利的核心关键所在


面对利益博弈,平台要做的是抉择,遇到利益冲突时把谁放在第一位,是关键问题。 美团外卖的答案是用户,用户时效性继续保障,不给用户道德压力,骑手的困难,美团外卖在平台管理与系统技术层面努力去优化。


因为消费者的话语权大,消费者转移成本非常低,但是对于饭馆,对于外卖骑手,就没有这么简单。


对消费者来说,外卖只占生活支出的10%,对于那些骑手来说,他们每天送外卖,就是他们生活收入的100%,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轻易地对平台说不,那么在这种议价权,话语权不对等的情况下,只能更多地压榨外卖骑手,让他们去接更多的单,给他们更少的钱。



平台经济兴起对劳动关系认定造成困难


《人物》文章提到,在美团和饿了么, 骑手 分为两类 ——“ 专送 众包 :前者是隶属于配送站的全职骑手,而后者是兼职骑手。听上去,专送 骑手 似乎比兼职 骑手 会多一重职业保障,但事实并非如此。


——无论专送还是众包, 没有任何一位骑手与外送平台存在劳动雇佣关系

事实上,在共享经济时代,尤其在快递和外卖配送行业, 零工 骑手成为越来越普遍的存在。
对于 零工 骑手而言,随时可能发生的安全事故是最让他们头疼的问题。

现实数据有力地佐证了这一判断——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除了商家压缩用人成本和骑手不具备社保意识, 当前骑手各项保障缺位也和现有政策范围有关
骑手与平台的关系不属于传统的雇佣关系,而是一种业务合作关系。在目前社保政策范围内,他们的社保权益还得不到彻底解决。

图片


疫情期间,全国数以百万计的骑手成为 城市摆渡人 ,他们冒着疫情风险,把各种生活必需品送给千家万户。那么谁为外卖骑手的未来埋单, 希望能提供更多普惠全行业骑手的保障措施,让每一个努力工作的骑手们都 工作有尊严、收入有保障、生活有归属


外卖骑手困局,什么是正解?


在我看来只有政府去介入,由国家强制力或者由法规政策来介入。
比如说 劳动部门 ,他们能够做什么呢?

劳动部门可以规定一个按公里数的最低工资,比如说外送员配送一公里的餐,最低应该要拿到多少钱,还可以规定一个最低的时间要求,比如说一公里平台最多只能规定在30分钟之内送达,不能规定在20分钟之内送达,类似出台这样一些阶梯制的规定。


那么像 交通执法部门 也可以做出一些调整。


交通执法部门现在是抓到外卖骑手违章,就罚这个骑手,但这只是看到了表层原因,深层次的平台进行不合理的时间要求,交通执法部门是不管的,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当抓到某一家外卖平台明显由于不合理的时间要求导致这个平台下面的骑手多次违章的时候,也应该对这个平台施以行政、经济方面的处罚,让平台去被迫修改自己的规则。


如果外卖平台的规则不做出改变,消费者让出来的时间,只会被利用起来送更多的订单,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 消费者等餐的时间越来越长,外卖平台送出的订单越来越多,而外卖小哥的工作压力反而越来越大

图片

后会有期


觉得不错,请关注“ 叨侠 ”!



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精彩

“叨俠”

图片




好文!必须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