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倪瓒山水画的意境美

2022-08-04 02:34:37


这幅图的构图简单清素,分近、中、远三景,近处是一小小的土坡,上面有杂生的小树几颗,中景为一片湖水,空阔平淡,不着一笔,远景是几片萧瑟的山丘。


翩然

倪瓒 容膝斋图

无论任何一件艺术作品的表现方法和整体风格都与时代所处的政治背景、文化气氛息息相关,当然也收到作者的性格特点、品格追求的重要影响。元代受少数民族掌权,民族歧视盛行,导致许多文人逸士得不到发展的机会,他们对现实社会充满愤慨和抱怨,纷纷隐居山林,寄情山水,以各种艺术形式抒发着情怀与愤慨,追求清逸脱俗。在这样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元代的山水画整体偏向“重韵致、求天趣、尚逸品”的表达方式,倪瓒的山水画便是其中的重要代表,后人评之“潇洒简远,妙在笔墨之外”。


倪瓒在诗歌方面推崇陶渊明的闲适自然,在绘画方面赞同米芾的观点。倪瓒不绘人物,笔下的山水大多为太湖和松江附近的江南景色,崇尚自然之美,简远平淡,有平远小景和竹木林石,清静悠淡、超尘绝俗,他的《渔庄秋霁图》就体现出了他简笔淡墨的绘画风格。


倪瓒  《渔庄秋霁图轴》

《渔庄秋霁图》是倪瓒50岁时寄居在朋友王云浦的渔庄上所画的,同时也是最能代表其手法简洁平淡的风格。这幅图的构图简单清素,分近、中、远三景,近处是一小小的土坡,上面有杂生的小树几颗,中景为一片湖水,空阔平淡,不着一笔,远景是几片萧瑟的山丘。画中的树木并非佳木,林石也并非奇石,远处的山坡也平常普通,然而在这些非常普通的景物中,用淡墨竟轻松描绘出缥缈的仙气,后人效仿倪瓒的淡墨,均难得其中的仙气,看似漫不经心的构图与笔墨却暗示虚空疏朗的情怀。



倪瓒在十八年后重见此画时感叹:“江城风雨歇,笔研晚生凉。囊楮未埋没,悲歌何慷慨。秋山翠冉冉,湖水玉汪汪。珍重张高土,闲披对石床。”提出这样一首小楷与全图呼应,使得诗、书、画相结合,画中的空旷之势含有孤傲之意,萧瑟远逸的意境与高贵脱俗之气,这样一种不设不施的自然美,对明以后的文人画家都产生很大的思考与启示。


倪瓒 秋亭嘉树图


倪瓒的山水画用笔简约精炼,用墨古朴淡雅,惜墨如金,但却并没有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反而让人感到逸秀平和。画中多留空白,不作一物,视为空旷宽广的境地,增加了画面的空间感,给人留有遐想的空间,这种空白并不是一无所有,而从构图上来讲,这种空白本质上是对近景远景的承上转合,将观赏者的视线与思绪都慢慢过渡到远景,使有限的画面呈现出无限的旷阔,从而宣泄自己的情感,具有朦胧美感,这样的空白承载者倪瓒个人的情怀,由对现实的悲愤转为豁达超逸,这种空白也正是表达了倪瓒闲适静逸的清高心态。


倪瓒 紫芝山房图 台北故宫藏


倪瓒生活在战乱时代,加上身世艰难,又放弃丰腴财产的念想,只想逃避现实的灾难,向往大自然,把游历山水当成自己的愿望,后来兄长去世,相继母亲和老师也过世,促使倪瓒隐逸之心已决,欲临江听雨,仙鹤为伴。




《渔庄秋霁图》中“萧疏远逸,荒寒幽深”的意蕴涵义,其实就是超越。这里超越的是一种世俗的心态,从而回归艺术的真谛,即大自然。这里有以虚谓实的境况,是对现状困沌,困于自我的解释,从艺术的层面讲,是现象世界超越理想世界。我们从中感受到的是对渺茫的忧虑,对逸的细腻品味,是情与景的真切融合,这里秋树零落,枝叶磋跎的景象也寄托了倪瓒内心惆怅,静寂凄清的表达,而远处虚山隐晦远逸,也带有思乡之愁,寂寥之情。因为倪瓒是将自己的性情注入山水的血液中,托情于物,是同时代人所不能取代的一种独有的个性化情感,将之表现出“萧疏远逸,荒寒幽深”超越性,便使这份意境具备了独有的美学价值。

倪瓒 六君子图

注: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与欣赏,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相关 内容回顾,请点击:

倪瓒画谱

倪瓒作品欣赏

若喜欢,请 点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