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多位专家谈佩洛西计划访台:民意不可违,玩火者必自焚

2022-08-04 02:39:09


张冠华(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敏感、最核心的问题,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佩洛西若访台必然严重恶化中美关系,不仅将影响中美在一些涉及双方共同利益议题上的合作基础,还将进一步升级已经复杂紧张的台海局势,对亚太地区的


来源:环球时报

佩洛西是麻烦制造者、和平破坏者

杨明杰(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所长): 佩洛西实际上就是麻烦的制造者。

一是,佩洛西如果真的不顾美国行政部门,包括军方的劝阻, 挑起台海事端,制造地区紧张,那么,对世界和平稳定而言,她就是麻烦的制造者。

二是,如果台海局势出现紧张,不仅将影响东海、南海区域,还会波及到印度洋地区。如果中方被迫采取一定措施,亚太地区经济发展的安全性、稳定性都要受到影响,亚太地区的所谓繁荣可能遭到重创。

三是,佩洛西以一己私利挑战了美国国内所谓平衡稳定的政治秩序,对美国自身的损害也是极大的。国际社会究竟该相信谁的发声,总统、议长、两党还是最高法院?如果把美国的国内极化体现在国际关系中,世界看到的美国将是一个超级乱政国家,它在国际社会将没有信誉可言。

巫永平(清华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 佩洛西不仅是麻烦的制造者,也是和平的破坏者。和平与稳定是台海区域最大的公共产品,而中国是这一公共产品的最大提供者和维护者。

首先,我们要说,实现国家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民族意志,是中国的国家意志。台湾问题是中国现代国家建设过程中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我们会想尽各种办法,尽最大努力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

只要台湾方面承认我们是同属一个国家,我们是可以通过和平协商的方式来解决统一问题的。但是,如今我们和平统一的目标和使命受到了来自岛内“台独”势力和“台独”分裂活动的威胁与挑战。一些域外国家支持、怂恿、鼓励“台独”分子和他们的分裂行为,他们才是威胁台海区域和平与稳定的最大危险因素。

台湾民众将是最大受害者

朱卫东(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 一旦佩洛西真的访问台湾,这将是美国政坛第三号人物单方面挑起的恶意挑衅中国主权,破坏中美关系与亚太和平稳定的严重事件,是美台勾连的最新升级版。它释放出一个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性质是恶劣的,危害也是深远的。一场冲击中美关系,冲击台海乃至亚太地区稳定,冲击台湾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风暴即将到来。

张冠华(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敏感、最核心的问题,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佩洛西若访台必然严重恶化中美关系,不仅将影响中美在一些涉及双方共同利益议题上的合作基础,还将进一步升级已经复杂紧张的台海局势,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严重冲击。从经济的角度看,台海紧张局势升级将严重冲击台湾经济,进而影响海峡两岸和亚太地区产业链和供应链稳定,鉴于海峡两岸信息电子产业等产业链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地位,对面临经济下行和滞胀风险的世界经济是一个新的重要不利因素。

冷波(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 佩洛西如果真的访问台湾,受害者将会有很多,谁将是最大的受害者?我觉得是台湾民众。这几天,岛内社会高度关注佩洛西访台这个话题,原因之一就是岛内民众非常担忧相关行为可能会危及台海地区的安全。

对于台湾老百姓来说,他们只想安安心心、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不希望出现动荡。但是,一些美国政客、台湾政客为了自己的政治私利搅动地区局势,带给台湾老百姓的只有害没有利。所以很多台湾人说,这是在玩火,是非常不理性的举动。岛内有良知的政治人物,应该担起政治责任,站出来更加鲜明地反对佩洛西访台。

杨明杰: 佩洛西如果真的访台,也会挑战、破坏、解体整个国际秩序。它是一种非法行为,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中美双边危机冲突。而且,台湾的地位是二战后雅尔塔体系所确定的,一中框架是国际社会共识,佩洛西等人试图挑战的是国际共识。

国际社会应该跟中国站在一起反对这种行为。因此,我们的反制措施未必是中国单方面的反制措施。

是可忍,孰不可忍

冷波: 很多人都关心中方的反制措施会不会包含军事手段。佩洛西如果真的访台,将严重损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她挑战的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外交部用的词是“严阵以待”,国防部用的词是“中国军队绝不会坐视不管”,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而且,朝鲜战争的时候,1996年“台海危机”的时候,我们还不是那么强大,都敢于毫不犹豫地采取军事手段,那么现在以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和经济实力,我想答案也是非常清楚的。

巫永平: 这次和1996年“台海危机”的时空背景不一样。1996年前后,“台独”刚刚冒头,大家不觉得它是一个多现实的威胁。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在台湾岛内成为执政党,而且采取了那么多措施“去中国化”,与大陆进行对抗。所以,大陆老百姓对于“台独”的认识也完全不一样了,觉得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大家有这种紧迫感。这就是民意。正如习主席在28日与拜登通话时提到的,民意不可违,玩火必自焚。

而且,与1996年时相比,中美关系发生变化了,中美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了,台湾自身也发生变化了。所以我们这次的应对方式肯定和26年前那次是不一样的,它可能带来的后果和影响也将更广。国际社会对台湾问题的关注和那个时候也不一样,这些都是影响我们采取什么方式来应对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的反制措施,将会是一个综合性的应对方式,一定有外交的、经济的、舆论的等各个方面,当然也包括军事的。要阻止佩洛西访台,军事手段应当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也是对方最能听得懂的方式。

杨明杰: 关于佩洛西的可能访台,网友们提出了各种对策,我觉得我们的选择是开放的,包括伴飞、拦截、设立禁飞区等,从军事上讲,它们都是选项。

从塑造台海安全态势的角度看,我们也会从保卫国家主权、反对分裂势力角度采取更大的动作。美方所说的“建围栏”,他们自己先把围栏烧毁了,就不要指望我们一起来建。

我们官方的态度是“严阵以待”,我觉得美方对此是了解的,“严阵以待”的意思就是我们将做好一切实战的准备,应对危机,应对挑战。这既是精神层面的,也是实际准备层面的。美方既然制造了危机,我们的反应肯定会是有理有力的。

开启一扇机会之窗

巫永平: 如果佩洛西执意访问台湾,我们不妨利用这个机会做好关于台湾问题的宣示。台湾问题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统一台湾?我们以什么方式统一台湾?统一台湾不仅对两岸人民有好处,对周边国家、对世界都有好处,它的意义是什么?谁才是台海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威胁者和破坏者?这些道理,我们都要讲清楚。

朱卫东 :当然,并不是说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太太有这么大作用,美国政客访台这类事情以后还可能会发生。就算佩洛西真的访台,对两岸关系,对中国统一也不会产生什么重要影响,这反倒会给大陆一个难得的塑造台海局势的机会之窗。

巫永平: 最根本一点,我们要有自信,要相信我们的实力。1996年是那样的情况,如今我们的实力和当时比完全不一样。佩洛西访台成行与否,不会对美国的对台政策产生实际影响。现在不是美国可以轻易改变台海现状的时候了,改变台海现状的后果它也承受不了。

如果佩洛西真的去了,我们采取相应的方法反制,肯定会改变一些台海现状,真正把统一的进程往前推进哪怕一小步,让美国和“台独”势力接受这个现实,国际社会也将慢慢适应这一新的现状。在这个意义上,这对我们的统一事业或许是一个推进。

杨明杰: 拜登说美国军方对佩洛西访台进行了评估,里面估计还包含有对亚太地区塑造的问题。一旦态势被重新塑造,将对美国军方提出的一体化威慑、有效遏阻等产生影响,这将是更为全局性的博弈。对此,我们还要观察。归根结底,我们对自己的发展有信心,对我们的政策有信心。(本文是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7月29日学术论坛部分专家发言节选,由范凌志、刘欣、高颖、王雯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