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腾讯为什么爱招央媒大佬?

2021-04-05 19:34:16


在巩帅2020年下半年入职腾讯后,未来网似乎加强了对于腾讯的报道力度,发表了一些类似《腾讯首位17级杰出科学家诞生》、《腾讯公司将在南昌红谷滩区建立全资子公司岚岫科技》、《内容升级价值开垦,腾讯视频斩百余大奖彰显平台力量》、《腾讯助力企业“安全上云”,底气何来?


互联网大厂多多少少都招聘过媒体人入职,甚至有的大厂就是媒体人转型搞起来的,比如陌陌的唐岩。但招聘媒体大佬经验最丰富的,应该还是腾讯。

这与腾讯的业务形态和体量有关。腾讯是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公司,同时也组建了世界上最大流量的媒体帝国。

这个帝国主要由微信、QQ、QQ浏览器、腾讯视频、QQ空间、腾讯新闻、天天快报及应用宝这八大内容平台,以及投资参与制作的大批文娱媒体项目组成。

除此,作为商业公司,腾讯又通过与区域性党媒合作,控股了十几家“大网系”媒体平台,所向披靡。

这样的腾讯,对媒体精英的渴求可想而知。媒体精英不仅熟稔内容与流量的运营,永固腾讯的流量城池。他们更自带关系网和影响力,在青少年网游和反垄断等议题上,设置有利于腾讯的议程,引导从央媒到地方媒体的各种发声,确保“南山必胜客”同时成为舆论场里的不倒翁。

2019年3月,一条首发于腾讯内网的招聘启事被网友曝光,这条内容已被公证的启事试图招聘一位 “战略竞争策略传播经理”,岗位描述如下:

“1,针对竞品的不正当社会信息,能够快速调动央媒及核心媒体展开舆论,进行有效反制,形成高效的社会影响力,对北京及中央级媒体有深入的关系;

2,能够配合各BG,将公司突出能力以内参和调研报告的形式,输出给甲方高层,形成于公司有利的“高层话语权”,有较强的写作能力和分析能力;

3,围绕中央高层关切及政府活动进行策划传播,将我司战略级别的业务诉求慢慢植入,起到迎合、引导政策的作用。特别是在两会期间,能够引导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议案提案中形成于我司有利舆论环境,同时形成对竞争对手的反制。”

腾讯为什么爱招央媒大佬?

显然,符合这个“战略竞争策略传播经理”要求的,无疑是来自“中央级媒体”的高管和业务骨干,他们不仅“对北京及中央级媒体有深入的关系”,更与很多“甲方高层”有密切的个人关系,极易取得信任,并达成合作。

补充一下,“甲方”在腾讯的政府公关部门里,是对相关政府部门和领导的统一称呼。

有了这则招聘,巩帅放弃体制内优渥的身份,加盟腾讯就顺理成章。

2020年下半年,时任未来网新闻总监、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巩帅,正式入职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企业——腾讯。查询网络便知,巩帅不仅担任未来网的管理职务,更发表过多篇颇具影响力的报道。

而未来网的名头更不可小觑。官方资料显示,未来网2010年由党中央专门批示成立,是国家网信办批准的中央新闻网站,新闻媒体,是全国少工委新媒体工作平台。中国少年先锋队网,致力于打造青少年教育类垂直新闻资讯,维护青少年合法权益、指导青少年安全上网、搭建青少年丰富多彩的活动平台。

对多年来一直因网络游戏陷入非议的腾讯来说,无论巩帅在未来网的人际关系,还是其在青少年安全上网等领域的议程经验,都不可或缺。

事实似乎正在验证这些。搜索未来网,300多条涉及腾讯的新闻全部为“正面报道”。而早在2018年11月乌镇大会时,巩帅作为记者发表了多篇关于马化腾的报道。

在巩帅2020年下半年入职腾讯后,未来网似乎加强了对于腾讯的报道力度,发表了一些类似《腾讯首位17级杰出科学家诞生》、《腾讯公司将在南昌红谷滩区建立全资子公司岚岫科技》、《内容升级价值开垦,腾讯视频斩百余大奖彰显平台力量》、《腾讯助力企业“安全上云”,底气何来?》等不少与网站定位并不相符的报道。

巩帅不是第一个入职腾讯的媒体大佬,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在他之前, 《人民日报》评论部原副主任杨建、《法制日报·法治周末》原社长兼总编肖黎明、《中国之声》负责高层领导报道的马闯、央视《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央视陈虻的得意弟子李伦、在《南方周末》和《南风窗》任职多年的陈菊红、《中国青年报》评论部原主任李方、《南方周末》原资深编辑傅剑锋、新华社及《凤凰周刊》前名记王文治、《凤凰卫视》前主持人陈晓楠等 ,一众媒体大佬先后成为腾讯员工。

这些新闻界的翘楚可谓当年的屠龙少年,一朝迈入互联网的江湖,凝视深渊,也被深渊回视,个人的面目逐次退场,都成为了腾讯“战略竞争策略”的一部分。

2018年5月,在《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一文的风波中,就有入职腾讯不久的一位前新华社员工在个人公众号上发文,怒怼新华网无法代表新华社,引起后者内部的强烈反弹。

除了腾讯的公关和政府公关部门,作为腾讯内脑的腾讯研究院和外脑的腾云智库,也云集了大批媒体精英,种种迹象显示,他们更是早就摒弃了内容生产的老本行,进军话语权战争的星辰大海。

这对国家和民众都好像并非幸事。近年来,在“阿里太子蒋凡撤微博热搜”事件后,高层对“资本控制舆论”的不良趋势越来越重视,从2020年起明确将清查遏制。

但从目前的政策动向来看,监管部门对撤热搜这种“霸王硬上弓”的操纵手法已有心得,但类似腾讯偏“佛系”的路径,还缺少足够的警惕和应对办法。

比如,体制内外人员的流动本属正常,但除了央媒之外,腾讯收揽了最多的央媒人才,这已不能简单以“人员流动”来解释,腾讯必须回答“你想做什么”这个问题。

要知道,资本控制舆论,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控制掌握舆论权的人。从腾讯热衷招聘权威机构媒体高层的习惯可以看出,不差钱的它,找到了某条捷径。毕竟,权威媒体与腾讯薪酬的代差,足以让腾讯得心应手。

行内疑虑重重:在现任腾讯视频总编辑杨健加盟后,腾讯获取了影响中央高层的媒体渠道;肖黎明则向腾讯提供了向中央高层递交内参的途径;而选择让马闯加盟,腾讯的目的更是不言而喻……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人才围猎,如果说腾讯是胜利的一方,那么,谁败了?

更为紧迫的是,如果腾讯的这种“成功经验”被更多公司发扬光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