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熬了12个小时后,孩子终于挨打了

2021-04-05 22:54:24


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之前尿裤子我说过他,这次声音小小的,我感受到了他的害怕,但也不想一直让我去给他处理这些事,就偷了个懒,让他自己找内裤换。


上周六,儿子放假,我值班,只好按计划带去办公室。

早上7点,儿子醒了,对还在睡梦中的我说:“爸爸,我好像尿裤子了。”

“哦!尿得多不多,裤子湿了就自己去换掉。”

儿子五岁多,在我单位附近的一个幼儿园上学,他跟我一起住在单位的宿舍里,两张床,他一张,我一张。

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之前尿裤子我说过他,这次声音小小的,我感受到了他的害怕,但也不想一直让我去给他处理这些事,就偷了个懒,让他自己找内裤换。

只见他打开灯,跳下床,跑到衣柜,熟练地找到了内裤,对着我举起来说:“爸爸,那我就穿这条咯!”

“行!换了上床再睡会儿。”我点了点头,继续躺下。我的上班时间是早上九点,还能睡一会儿。

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熬了12个小时后,孩子终于挨打了

八点十分,我俩起了床,穿衣服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卫衣、外套竟然都是湿的。

“咋搞的?是不是昨晚上洗脸的时候,又玩水了?”

儿子又怕怕的点了点头。

“我去!”我心里一股怒气涌上来,但很快又压了下去,赶紧另找了一身干净的帮他换上,然后直奔食堂。

临近上班,食堂人不多,打了两碗小米粥、4个鸡蛋、两块发糕和两样小菜。

“爸爸,今天有豆浆和油条,我要吃!”

“桌上的能吃完不?别浪费了!”油炸的东西我不太愿意给他吃,所以没有取。

“能吃完!”

我起身去盛了一小碗豆浆,拿了一根油条,放在他面前说:“先吃鸡蛋喝粥,豆浆油条吃不完就算了。”

“哐~”在吃完鸡蛋拿油条的时候,这小子的胳膊一下子打翻了盛豆浆的不锈钢碗,豆浆顿时撒了一桌。

“快靠后,站起来!”我赶紧护着碗,用餐巾纸收集桌面的豆浆,不少豆浆已经滴在了地面,还有一部分在他没来得及的时候已经流到衣服裤子上了。

刚穿的干净衣服,就这样弄湿一大片。还好我动作快,用纸擦了擦,只湿了表面。

“算球,不换了!”我总感觉今天不顺,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熬了12个小时后,孩子终于挨打了

催促着吃完早餐,我把他领上了办公室。这里他比较熟悉,他径直找了个位置开始翻箱倒柜。

“能不能别翻东西?那些地方你都翻了无数遍了,有意思吗?”我恼火得很:“到你吉叔叔办公桌那里去,我给你找动画片!”

终于安顿好,可以安心干会儿自己的事了。

这期间,他虽然在看电脑,但手脚也没停过,办公桌上电话、计算器、订书机、剪刀、鼠标、笔筒、便签等物件,一一拿出来玩,弄得乱七八糟、叮叮咚咚。

我大声训斥了几次,每一次最多管几分钟,弄得我自己都疲了。

“得给他找点事做!”中午,我在电脑上下载了一份小学一年级上册的字帖,也不管他会不会写,打印了一份,扔给他。

“下午不能像上午那样了,把这些字写完,不会的就当画画,把它画完!”我对他下命令。

他很不情愿,但看到我一脸怒气,知道拒绝后果很严重,也只好同意。

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熬了12个小时后,孩子终于挨打了

本以为写字的时候应该很安静,哪知道他那如坐针毡的屁股,一个劲的在旋转椅上折腾,声响并不比上午闹的动静小。只好给他换把椅子,再三叮嘱别再出幺蛾子了。

顺顺当当写完字,儿子跑过来交给我检查,我仔细看了看,很丑,但还是挑了一些写得好的或画得好的夸了他。

他很高兴,接着对我说:“爸爸 ,这纸没用了,我可不可以把它丢进碎纸机?”

“可以,一张张的放,注意安全!”

他高兴地拿着字帖纸走到角落的碎纸机旁,开始处理他才完工的“杰作”。办公室里响起一阵阵碎纸机的呜呜声。

“这是啥?”下班关灯,我在垃圾桶发现一个被碎纸机撕咬了近一半的塑料食品包装袋。

“这是不是你丢碎纸机了?难怪机器响了那么久,你还丢啥东西了?”我的火气又上来了。

“就这袋子,打不烂,我又拿出来了。”儿子低着头,不敢看我。

“这是碎纸机!放塑料袋打得烂才怪,机器弄坏了没?”我感觉血压有点高。

“没有。”

我赶紧跑过去,试了试机器,还好没坏。

“要是坏了,你怎么赔?”我吼着问他。

“等我长大挣钱了赔。”

“谁等你长大?要你马上赔!”我继续凶他,声音很大,吓得他不敢出声。

“走,回宿舍!回去再手脚不停,看我收不收拾你!”

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熬了12个小时后,孩子终于挨打了

回到宿舍,我让他把早上换的衣服和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放进大盆子里,准备晚饭后洗掉。

“爸爸,我早上的换下来的内裤不见了!”

“啥?你好好找找。”

“我都找过了,没有。”

我不信,宿舍就那么点大,我也前前后后翻了几遍,确实找不到。

“算了,该出来的时候自然就出来了。”

晚饭后,我跟他分了工,我去洗衣服,让他帮我收拾书桌上的东西。

刚洗完一件衣服,我突然闻到一股糊臭味,跑出去一看,只见他正在慌乱地拍打地上一团冒烟的纸巾。

啪的一声,我扬起手就给他拿打火机的手重重地打了一巴掌。

打火机掉落地上,我顺脚踩灭了纸团,一股浓浓的烟味充满鼻腔,一股怒火冲进脑门。

“我让你玩火!”我左手拉过他,一把按在床上,右手扒开裤子,狠狠的几巴掌呼了下去。

幸亏这个宿舍修得比较早,没有安装烟火报警器,不然整个屋都要水漫金山,而且管理人员马上就会赶过来,到时候免不了挨个通报处分。

儿子被打得哇哇大哭,嘴里喊着不敢了、别打了。我打了几下怒气也下来了,就瞄眼看了看他的红屁股。

“唉!活该!不打真不长记性!”打完又于心不忍。我给他捋了捋裤子,准备帮他提上。

“啪!”小屁股又挨一巴掌。

这时候我才发现,这小子早上尿湿的内裤竟然一直穿在身上。

真是不打不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