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2021-04-06 00:11:54


1948年11月12日下午1时30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读了对24名日本战犯的判决,其中绞刑7人,分别是东条英机(64岁)、土肥原贤二(65岁)、广田弘毅(70岁)、板垣征四郎(63岁)、木村兵太郎(69岁)、松井石根(70岁)、武藤章(5


1948年11月12日下午1时30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读了对24名日本战犯的判决,其中绞刑7人,分别是东条英机(64岁)、土肥原贤二(65岁)、广田弘毅(70岁)、板垣征四郎(63岁)、木村兵太郎(69岁)、松井石根(70岁)、武藤章(56岁)。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这7名战犯均与日本侵华有密切关系。为此,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商震发表声明,对法庭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并将于当天下午前往盟军司令部,与麦克阿瑟就11月22日对这25名甲级战犯的复审“提出意见,并共商讨”。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商震

11月15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法官梅汝敖发表了一篇《致日本人民书》,内中写道:“日本人民可自此次审判中,获悉日本军界领袖之罪恶行为,以及虚假宣传,中日过去交恶之主要责任,应由他们担负。”还强调:除非中日间首先获得和平,否则亚洲即无和平可言。

7名日本战犯得知判决后,惶惶不安,谁不怕死呀?但为了“首相”“大将”“大臣”的昔日“身份”,强作镇定,纷纷在法庭的候审室吟诗作赋,然后通过日本籍的辩护律师,打算拿到外面交给报纸去发表,以表达自己此时复杂的心情。这些以日本体裁作的诗是带出来了,但在当时驻日盟军的严格新闻审查之下,没有一家报纸敢发表。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武藤章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木村兵太郎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土肥原贤二

这些诗都以日本的樱花和富士山作为比喻。首犯东条英机赋小诗仅一行:“樱花瓣呀——悄悄而哀愁地落下来了。”是想打悲情牌还是自喻为樱花,不得而知。广田弘毅作诗:“人如春日樱花纷坠地,复借秋日朝露涤净心灵。”罪恶的心灵确实应该洗涤干净,但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板垣征四郎诗云:“不为躯体忧,不为灵魂惧,但念人士无情而独悲。”这简直是顽固不化,只为日本人民不能同情他而悲伤,那就去死吧。松井石根作了一首中国五言绝句:“长空笼烟雾,云山雨茫茫,惟有富士雪,恺恺照远方。”,死字当头,还在做梦呢!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广田弘毅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板垣征四郎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松井石根

此时的日本人民,对这7名战犯的死刑判决,分为两派。从1945年9月开始,盟军命令日本的报纸要广泛报道日军的暴行,绝大多数日本人为此感到羞愧和对战犯的厌恶。当南京大屠杀曝光时,一位日军士兵的母亲向一家全国性的报纸寄去了一封信,信中写道:“如此残暴的士兵即便是我的儿子,我也不可能让他回家,就地射杀就是了。”1949年初,地方月刊《静冈展望》刊载了一首短诗:“自从听到了,七名战犯被判处,死刑的消息,从内心深处涌出,重建日本的力量”。许多原日军退伍士兵也认为:此7人应当为这场让日本人民“家破人亡、生计断绝”的战争承担责任。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也有一部分日本人,主要是佛教团体或神社,比如日本佛教发言人恒乡和尚,请求麦克阿瑟和各盟国代表团团长给这7位死刑战犯减刑,希望效仿当年拿破仑,将他们放逐到圣赫勒拿岛终身监禁。所以现在的靖国神社虽然表面上政教分离了,依然供奉着这些十恶不赦的甲级战犯。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靖国神社

死刑判决后,盟军司令部发布通知,准许被告律师在12日至19日提出上诉,只有8天时间。但这其实只是个形式,主要担心那些欧美籍的辩护律师企图向联合国、美国最高法院或其它机构提起上诉,以拖延战术延缓死刑执行时间。

这8天里,第一个提出要求减刑的是广田弘毅,19日上午,他通过律师将上诉书递交到了盟军司令部。他的理由是:第一,他担任日本首相的时间是1936年至1937年2月,那时还没有爆发日美战争;第二,他一直是一名文官,而不是军人。据说,为他请求减刑而签名的日本人达到了30000人。

东条英机也递交了上诉书。不过他知道他作为战争元凶肯定逃不过一死,因此他在上诉书中不要求“审核处刑之轻重”,他狡辩“他不求宽恕,唯愿表明日本有从事自卫战争之权利,被各国称为侵略者,实系冤屈”,他还说,战胜国审判战败国是常情,他作为战败国的头头,除了一死,也不会有其他期望。盟军官员看了他的上诉书后,觉得天下居然有这么厚颜无耻、罔顾事实胡说八道的人,认为他的目的仅在于无谓的宣传。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东条英机

11月22日上午11时35分,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的委员们和盟国驻日代表团的各国团长来到驻日盟军司令部,与麦克阿瑟一起复核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甲级战犯的判决,相当于二审。半个小时后,盟军司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麦克阿瑟将军今日上午与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及远东委员会的各国代表会商,审核军事法庭之判决。麦克阿瑟将军将充分考虑各位代表所提的意见,连同被告方面的上诉书,一并考虑加以权衡。希望在本周四、五作出最后裁定。”很多盟国观察家认为,判处绞刑的广田弘毅和判处7年徒刑的重光葵有可能减刑。

中国代表团团长商震代表中国提出的意见是:按原判决书,我方认为判决甚属公允,而无修正之必要。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11月25日,盟军驻日司令部正式下发对25名日本甲级战犯的“二审”裁定书:维持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原来判决,即7名绞刑,16名无期徒刑,2名有期徒刑。麦克阿瑟事后声明说:“审判是公正的,我觉得没有理由不维持原判,为此我命令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就是死在朝鲜战争中那位沃克)按照法庭判决执行。”再有“贼”心,麦克阿瑟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中国、苏联其实都认为判决过宽了。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麦克阿瑟在东京盟军司令部大楼

美第8集团军接到命令后,开始在巢鸭监狱搭建绞刑架,并出于人道主义,陆续安排7名死刑犯的亲属会见。由于会见通知很仓促,所以他们都没有准备书面遗嘱交与家属,也就是说没有书面留下一字一句。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巢鸭监狱内部

会见时,他们各自向妻子儿女道别。南京大屠杀的主犯松井石根,诀别时对他的妻子说希望早日在天堂相会,“余即将归去,君请速来。”东条英机告诉他的妻子要勇敢生活下去,并说:“余生为战士,久以准备以战士之身而死。”嘴还挺硬。题外一句,东条英机被处死后,他的妻子因为无法忍受别人的辱骂,带着孩子逃到了她的老家,但仍然收到了许多充满仇恨语言的来信,其中一位写信人扬言要给她和她的每一个孩子寄来棺材。她的女婿自杀了,两个最小的女儿为了在学校免受嘲笑和欺负,把原本的“东条”的姓氏换了。这让我想起了中国一副很有名的对联:“人到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土肥原贤二与他的家人告别时,“诗兴大发”,向他的儿子口述日本名诗一首,诗曰:“宝贵的生命来时如泡沫,去如秋草的露珠。”然后又对妻子说,我给自己取了个別名,我死后,希望全家能牢记。什么别名呢?“游学大陆战士之英灵”,完全一副死不悔改的嘴脸,他所谓的“英灵”只可能是鬼魂,而且遗臭万年。

广田弘毅在会见他的大儿子时,流泪说:“我想我们还有24小时可活。”因为他们得到通知,死刑具体执行时间将提前24小时通知。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守候在巢鸭监狱外的战犯家属

11月25日,感恩节,巢鸭监狱的美军宪兵专门为7名死刑战犯准备了烤火鸡。7人都以为这是给他们的刑前美食,哪知这是美军士兵戏弄他们的。7人中除武藤章56岁稍稍年轻外,其余6人基本上都是65岁以上,哪里啃得动又老又硬的火鸡肉,就算武藤章也只吃了个半饱,东条等人只得抿了抿油珠子,饿了一顿。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烤火鸡

执行绞决的时间越来越临近了。此时,广田弘毅的律师山冈和土肥原贤二的美国律师华伦在30日代表他们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了上诉,要求美国最高法院对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及其依据的宪章的效力加以裁定,企图获得三审。美国最高法院受理了,并决定在12月6日开庭审理此案。随后,华伦将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通知了麦克阿瑟。

麦克阿瑟知道在三权分立的美国,最高法院的权力有时比美国总统还大,他只得下令:在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之前,所有被判死刑的全体战犯均暂缓执行。两人上诉,七人全部暂缓,另外五人真得好好感谢这两人,至少又可活几天。万一改判了呢,“梦”还是可以做的。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美国最高法院

各盟国代表及盟军司令部的法律顾问们纷纷质疑此事,认为美国最高法院无权干涉远东军事法庭对战犯的审判。

但华伦对土肥原贤二的家属解释说,如果美国最高法院认为不需要处决战犯,可以对美国政府作出裁决,要求总统杜鲁门给麦克阿瑟下令取消死刑。这个华伦律师不知道收了多少律师费,肯定觉得土肥原贤二在侵略战争中狠捞了一把,所以不宰白不宰。

此时,天皇裕仁收到了一封来自民间的请愿电报,内容是:在东条英机等7人被执行死刑后,天皇应该逊位,以承担自己的责任。裕仁慌了,连忙托军事法庭的首席检察官、美国人基南带信给美国总统杜鲁门,第一表示愿与美国维持最密切的友好关系,并尽可能使日本按照美国的民主模式发展;第二表示支持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东条等人如果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杜鲁门的回复是:对东京的战犯审判表示满意,每一个人都得到了辩护机会。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裕仁

1948年12月6日,美国最高法院开庭审理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上诉案,以5票对4票决定接受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以及木户幸一、东乡茂德、岛田繁太郎等另外5名日本战犯的上诉,并要求麦克阿瑟将以上7人押往美国审讯。美国的“长臂管辖”估计就是从那时开始的,联合国授权的国际法庭它也要管,要其它盟国干什么?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消息一传出,中英两国首先表示反对。盟国管制日本委员会的英国代表宣称: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是破坏盟国军事法庭威望的不可思议的行为,我们认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权力来自于盟国远东委员会,而不是来自美国总统。中国代表商震也表示:对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感到惊奇和迷惑。苏联代表特拉夫扬科则不作评论。麦克阿瑟也拒绝表态。

最兴奋的是一小撮日本人了,仿佛打了鸡血。有人甚至大胆预料美国也许会取消这7名战犯的死刑,等到国际局势变化后,可以让他们为美国服务。有些右翼分子也趁机跳了出来。12月7日,身为日本千叶地方法院的法官守泽公开发表谈话,说东京国际军事法庭的组织和审判均违反了美国宪法。真让人笑掉大牙,“国际”法庭又不是“美国”法庭,管美国宪法什么事。一名英国检察官就对这位守泽法官说,“我告诉你,也通过你转告美国最高法院,日本不是美国的殖民地。”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日本右翼分子

接着,木村兵太郎、武藤章两名死刑犯和梅津美治郎、重光葵两名徒刑犯,一看有机可乘,也纷纷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上诉。美国法院予以受理,并决定与另外7名上诉战犯并案,定于12月16日开庭审理。

在各国政府压力下,美国政府“恳请”最高法院不要干涉远东国际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判决,否则会引起国际纠纷,影响美国声誉,并对美国主导的联合国活动产生不利影响。

16日,美国司法部派出副总检察长普尔曼出庭辩论,要求最高法院驳回全部日本战犯的上诉。激辩3小时后,普尔曼告诉法官们,麦克阿瑟是远东美军总司令,同时也是远东盟军总司令,他虽然是总统杜鲁门任命的,但完全可以不理会最高法院的任何裁定。代表麦克阿瑟回国参加诉讼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美国首席检察官基南也说,美国最高法院无权超越国际法庭的特权。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12月20日,美国最高法院以6票对1票作出最终裁决:拒绝受理日本各战犯的上诉。东条英机死期不远了。

同日,麦克阿瑟命令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迅速执行死刑判决。

23日凌晨零点,巢鸭监狱警卫森严,不准记者采访。除受邀观刑的盟国管制委员会的中苏美澳等国代表外,只有少数美军宪兵在现场监刑,日本僧人半山为7人做了临终祷告,据半山说,他们临死时态度已变,“心地澄沏”。土肥原贤二和板垣征四郎就刑前,称希望他们之死,能使中日关系因此改善,土肥原甚至还吟诗“亲爱之中国人民”一首,对他过去的行为表示遗憾。但这种“遗憾”不能掩盖他们的罪行,也得不到中国人民的原谅。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执行死刑前夜的巢鸭监狱

绞刑架共4台,第一批同时绞决了东条英机(零时10分30秒毙命)、土肥原贤二(零时7分30秒毙命)、武藤章(零时11分30秒毙命)和松井石根(零时13分毙命)4人,第二批绞决了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和广田弘毅3人。行刑时间很短,差不多30分钟就结束了。

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死刑后,为了保命使出各种手段,上诉再上诉…

死刑执行完毕后,美军将他们的尸体抬上军用卡车,然后在宪兵的押解下运到横滨市立火葬场。上午8时10分开始火化,于9时30分结束。7人的骨灰分别置放于7个黑色的小盒内,由7辆吉普车带出火葬场随风播撒了。7名昔日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日本战犯就这样被“挫骨扬灰”,简直大快人心。

远东盟军司令部在23日发出通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之战犯七名,业已于1948年12月23日凌晨零时至零时35间全部绞决。”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正义永远不会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