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吕底亚王国的军队之所以战败,是因为无法忍受敌方骆驼骑兵的气味吗?

2021-04-06 00:40:36


” 克洛伊索斯以手自指,曰:“今天下幸福之人,惟朕耳!


文|赵恺

按照希腊史学家的说法,吕底亚王国的军队之所以战败,是因为其所骑乘的战马,无法忍受波斯王国骆驼骑兵所散发的刺鼻气息。但从更为宏观的角度来看,是克洛伊索斯为了节省军费,而习惯性地于冬季遣散雇佣军,才给了波斯人以可乘之机。

居鲁士俘虏了克洛伊索斯之后,曾一度下令要将其烧死。但被架上了柴堆的克洛伊索斯却显示出超凡的“求生欲”,他先是高呼希腊哲学家梭伦的名字,在成功引起了居鲁士的好奇之后,又声容并茂地讲述起了他与梭伦之间有关“谁最幸福”的讨论。

从国人的角度来看,克洛伊索斯与梭伦的这段交谈颇有几分“煮酒论英雄”的意味。克洛伊索斯先问梭伦:“阁下久历四方,必知有福之人。请试指言之。”梭伦客套了几句:“肉眼安知幸福?”“天下幸福之人,实有未知。”才最终在克洛伊索斯“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的追问下,无奈说道:“雅典泰勒斯,有贤子贤孙。战死疆场、举国哀悼,可谓幸福之人?”克洛伊索斯笑曰:“冢中枯骨,何谓幸福”。

吕底亚王国的军队之所以战败,是因为无法忍受敌方骆驼骑兵的气味吗?

《梭伦在克洛伊索斯面前》

梭伦又说道:“阿尔哥斯有兄弟二人,送母拜庙,代牛拉车,双双累毙。至诚至孝,万口交赞,可谓幸福之人。”克洛伊索斯笑曰:“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幸福之人。”梭伦见他是个“杠精”,便摆手道:“舍此之外,实不知也。”

克洛伊索斯这才说道:“夫幸福者,腰缠万贯,美女环绕,大权在握,杀伐由己。”梭伦明知故问道:“谁能当之?” 克洛伊索斯以手自指,曰:“今天下幸福之人,惟朕耳!”梭伦见他这么不要脸,当即说了一堆“钱财乃身外之物”“权势过眼云烟”“人生自古谁无死”“应该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类的大道理。当然他毫无意外地被克洛伊索斯赶出了王宫。

等克洛伊索斯给居鲁士讲完这个故事,对方心中的杀意已经淡薄了几分。克洛伊索斯又乘机指出:“陛下已破小城,则城中金帛女子,皆属陛下。如纵兵劫掠,何异于监守自盗。不若封闭四门,清点府库,论功行赏。则上全陛下仁德,下安士卒之心。” 居鲁士点头称是之余,也便免了克洛伊索斯一死。

苟全了性命的克洛伊索斯,回头便去找希腊人的晦气。他命人拿着居鲁士捆绑自己的枷锁前往德尔斐,质问诸神收了诸多祭品,却缘何不庇佑自己。诸神虽然不会说话,但自有一干能言善辩的祭司来行使最终解释权。他们当即便指出克洛伊索斯家族五代之前不过是吕底亚国王的宿卫,却通奸王后、谋杀主君、阴谋篡权,本就得位不正,而今失国,乃是报应不爽,能够保全首级,已然算是神恩浩荡、给足面子啦!

尽管吕底亚王国至此之后便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但克洛伊索斯至今在欧洲的典故之中仍是富有的代名词,而其所开创的货币制度更是源远流长,为波斯帝国和希腊城邦所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