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清明雨上,魂断远方

2021-04-06 00:44:40


绿萝长出了颓废的叶子,没有心情去修剪。


清明雨上,魂断远方

这两日,天气沁凉,空中呈现雾白。梧桐树的叶子,碧绿轻俏,煞是可爱。绿意一天比一天浓,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许是清明节濒临,淡淡愁绪无时无刻不在。

早晨望着纹丝不动的天气,吟诵一句“清明雨无声”。现在窗外雨声却淅淅沥沥,不绝于耳。玻璃上撒着许多雨珠。此刻的雨量,不止是濡湿衣衫。室外的人们要撑伞前行了。

雨点坠落的声响,一声比一声清脆。雨水在窗户上滑落,似眼泪般扑簌簌地落下。不一会儿,密密麻麻地铺满了整扇玻璃。清明的气氛,由此拉开帷幕,无限清寂。

清明雨上,魂断远方

这个时候,铺开毛毡,正欲书法一卷心经。雨敲窗户,雨丝织起,顿感茫然,于是作罢。翻开临摹的书墨,新购置的宣纸过于薄软,支撑不起笔墨,笔迹不甚优美。卷起来再也不愿多看一眼,不知佛祖会不会在意。

那个砚盒,盒盖上描着兰草,使用起来却不顺手。放置一旁,积了许多尘土。绿萝长出了颓废的叶子,没有心情去修剪。就这样,正如星座运势所言,近期水逆了。

清明雨上,魂断远方

公园很少去。单瓣樱花渐次萎靡,重瓣花朵颜色过于浓烈。盛开的牡丹,在草丛中密布排列,显得艳俗不堪。郁金香移栽在泥土里,缺少一种自然生长的雅趣。

唯一值得留念的,是那缠绕在凉亭上的紫藤萝‬了。浅紫色的小花,结成一穗,顺势垂落,很是美观。将旁边的叶子,衬托得格外别致。藤花开在一个紧闭铜锁的小院里。

院门刻着一副对联,很有意境:

苑深器重琴瑟新声,鸿儒高士汉唐古韵。

读罢,令人心情清爽。

清明雨上,魂断远方

这些记忆,停留在上周末,晴空碧云天,骄阳热情似火。这周的气氛,正如雨滴将落未落,天地间布满凝重的气氛,不知道是云还是雾。真是令人不知所措。

不远处,那棵无名树,跟着我从秋历冬,年年月月。如今正伫立在风雨中轻轻摇摆着枝叶。窗前的飞鸟,不知踪影。幻想过“云中谁寄锦书来”,却不曾想到“花自飘零水自流”了。

清明雨上,魂断远方

水逆期间,心情似过山车般。起起落落,沉湎在思绪之中。生活会在不经意间抛出一个梗,令人措手不及,又无可奈何。即便按部就班地日常工作,也会偶尔失眠难捱。心苦更添悲。感慨世间万物果然是以“物哀”为底色的。

听‬说,极度抑郁和理性的人都是神。我却认为,那些以某神戏称或自居的人们,反而是对神灵的一种亵渎。对自然万物,应该始终保持敬畏的态度,不可亵玩焉。

神话是一种仰望和憧憬,而不是人人皆可抵达。神话中的人物完美无缺,人类得以参照和学习。这是一个漫长的接近过程,需要人们谦虚谨慎对待。也许灵魂至终才会得到回响,继而转世轮回,实现生生不息。

写到这里,雨悄悄地停止了。玻璃上的水珠消失不见,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