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你被财务自由的门槛刺激到了吗?

2021-04-06 01:14:38


《2021胡润财富自由门槛》说,中国一线城市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是人民币1900万元,中级要6500万,高级要1.9亿。


你在低头走路的时候,非有人让你抬头看看天。《2021胡润财富自由门槛》说, 中国一线城市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是人民币1900万元,中级要6500万,高级要1.9亿。 1900万是什么概念呢?如果单靠工资,夫妻二人加在一起每个月能挣5万,也要工作380个月、30多年,即使从20多岁开始算,也得干到退休。如果每个月一半的收入要拿去生活,那么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的。这哪是门槛?分明是屋顶,是青天。

你被财务自由的门槛刺激到了吗?

《我是余欢水》剧照

三线城市入门级的财富自由是拥有600万元的资产。据说我国拥有600万元的资产富裕家庭刚刚突破了500万户。

胡润希望这份报告能“激励更多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那就是起码要先挣个600万,去三线城市实现入门级财富自由。

报告中,财富自由的条件依次包括市区常住房的面积(120平以上)、2辆还是4辆车、家庭税后年收入(60万元)和金融投资(800万元)。如果不打算买车、买房,也不怎么影响生活质量,还省了不少,就能离财务自由更近点。

《福布斯》杂志一篇文章说,财务自由有8级:第一级,不会每个月的工资只够花销的,第二级,有足够的钱随时辞职,第五级是可以退休,最后一级是钱怎么也花不完。这种人要么是中了彩票,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公司的创始人。这种财务自由的划分才是真正可以激励人的。

普通人在花钱上跟完全实现财务自由的人简直没法比。 《商业内幕》网站说,亿万富翁每年可以花费8000万美元,而大部分美国人每年的收入不到6万美元。贝佐斯花8万多美元,只不过相当于普通人花一块钱。

你被财务自由的门槛刺激到了吗?

《华尔街之狼》剧照

有钱人一般都会若干购买豪宅。贝佐斯在华盛顿、加州、德州、纽约都有房子。盖茨除了拥有西雅图1亿多美元的住所之外,还在佛罗里达买了2700万美元的地产。他们还买艺术品,1998年,盖茨花3600万美元买下了美国画家温斯洛·霍默(Winslow Homer)的超现实主义画作《迷失在大浅滩》。或者投资媒体,2013年,贝佐斯花2.5亿美元买下了《华盛顿邮报》。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父子在《金钱与好的生活》一书中说, 美好生活有7个基本元素:健康、安全、尊重、个性、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友谊、闲暇。这七个有几个是钱能买到的?

我们到底需要多少钱?钱比较多之后,能怎样呢?有人说,年收入超过七万五千美元之后,钱再增加也不会提升生活质量了。

经济学家蒂姆·哈弗德说, 钱本身不能让人快乐,但可以消除让人不快乐的事物。 这跟法国作家布吕内克在《金钱的智慧》中的观点一致:“钱创造不了幸福,从严格意义上说,什么都创造不了幸福,没有任何窍门和技术,但钱可以缓解不幸,让我们得以避而远之。它是抵抗命运打击的一面盾牌。金钱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得到照顾,接受优质的教育,住上体面的房子,等等。金钱带我们躲开逆境带来的不幸。”

你被财务自由的门槛刺激到了吗?

《欢乐颂》剧照

电影《摘星奇缘》的开头,1986年,一家新加坡富豪订了伦敦顶级酒店卡索普大饭店的房间,抵达后却受到饭店经理的刁难无法入住,男主人就把酒店买了下来。这家酒店自乔治四世摄政期间便为卡索普家所拥有,采取私人俱乐部的经营模式。其继承人高高兴兴地卖掉了祖业,因为之后他就可以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去伊柳塞拉岛钓北梭鱼上了,酒店经理也当即被解雇了。

斯基德尔斯基说,金圣叹所著《三十三不亦快哉》体现了道家生活艺术的精髓 :“饭后无事,翻倒敝箧,则见新旧逋欠文契,不下数十百通,其人或存或亡,总之无有还理。背人取火,拉杂烧净,仰看高天,萧然无云,不亦快哉!” 他记录的生活中一些并不连贯的幸福时刻,有些是慷慨的,有些是异想天开的,有些则完全是幸灾乐祸之举。

直到两个世纪以后,浪漫主义才教会西方人,让他们的思想自由自在和漫无目的地游走。 金圣叹所描写的这些体验花费很少,甚至无须花钱,是作为人会经历的基本且普遍的事情,“于书斋前,拔去垂丝海棠紫荆等树,多种芭蕉一二十本。不亦快哉!”

你被财务自由的门槛刺激到了吗?

《当幸福来敲门》剧照

单纯看积累财富的多少的话,人们永远都不会感到满足。 《金钱与好的生活》一书中说:“货币作为一种纯粹的通用工具,它的用途就像人类的欲望一样五花八门,而且没有止境。如果财富有充分的理由从1000英镑增加到1万英镑,就有同样充分的理由从1万英镑增加到10万英镑。”

希腊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的戏剧《财富》中说,人拥有的其他东西都有过剩的时候,比如爱、面包、文化、干果、荣誉、蛋糕、勇气、无花果、抱负、大麦面包、权力、汤等。但是,对钱却没有人有嫌多的时候。如果一个人拥有8万德拉克马,他就会想要拥有10万德拉克马;一旦他得到了10万德拉克马,他又会说,除非拥有25万德拉克马,否则就白活了。

胡润说:“ 从财富这个角度,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候是认为自己早晚有机会实现财富自由,而尚未实现的时候。 那些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的人,不一定是最幸福的,因为他们也承担着更多的责任和压力。”已经实现财富自由的人相互之间也有攀比,所以他们无法停下继续赚钱的脚步,一心赚钱可以让他们忘记或者忽略生活中的其他欠缺,“时常伴随巨富的孤立感可以在物质享受得到满足很久之后,提供一种继续赚钱的情感冲动。”

来源:三联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