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生命中最初的感动

2021-04-06 01:25:12


她像所有小女生一样,偷偷地把想对他说的话写在纸上,折成幸运星放在大玻璃瓶子里,每天看着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玻璃瓶还有五颜六色的星星,她就已经觉得很幸福、很满足。


书中收录了30个感动人心的故事。爱情、亲情、友情,生命中最初的感动,是父亲的背影,母亲的拥抱,是抽屉里被人偷偷放进去的大白兔奶糖,是樱花树下一同回家的足迹,是狼狈时陌生人递上的纸巾,是贫寒时不曾放弃的幽默。这本书用简单又充满诚意的故事,搭配色彩活泼的插图,以质朴的话语道出成长的励志瞬间,陪你一起回顾生命中最初的感动。

第1章 最好的年纪遇见你

我爱你,哪怕与你无关

终于,我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

我失去了你,却没失去那个爱你的我。

她十六岁那年,喜欢上一个男生,他不算高,白白净净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喜欢打篮球,会弹吉他,会唱歌,成绩优异,是个众星捧月的宠儿。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爱玩,爱笑,性格开朗。

其实那时候早恋已经很正常,女追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也不是那种内向的女孩子,但是单单在恋慕他这件事情上,她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把这份感情深深地藏在心底,谁都不曾告知。她觉得,有时候远远地看着,就已经很幸福。

平常放了学,她会以慢跑锻炼身体为由,在操场上多转几圈,只为了能够看他打篮球。她像所有小女生一样,偷偷地把想对他说的话写在纸上,折成幸运星放在大玻璃瓶子里,每天看着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玻璃瓶还有五颜六色的星星,她就已经觉得很幸福、很满足。

她觉得,能和他并肩走在一起的应该是长发披肩、温柔体贴、眼神如水、时不时抿唇一笑就能融化所有人的姑娘。可偏偏她不是,她只有齐耳短发,笑起来大大咧咧,眼睛立马眯得只剩下一条缝。

她十九岁那年,考上了一所普通大学,他考上了另一所城市的重点大学。她坐火车去新的城市,离自幼长大的小镇越来越远,脑海里浮现出和他一起的点点滴滴。大学的生活并不辛苦,当然,除了军训那段时间,其他时候她和室友们嬉笑打闹,充满乐趣。

晚上的时候,有人和男朋友煲电话粥,她多次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最后却没有拨出去,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回味记忆。那时候,她明白了什么叫作思念,什么叫作牵挂,什么叫作放不下。

莫名地,眼泪就簌簌地落下来。因为他们之间,只与她有关,和他无关。

大学的生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开朗活泼的她不乏追求者,但她都委婉地拒绝了。她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出现在他面前。

有人八卦,问她为什么拒绝所有人,她只能含糊地答:“读书嘛,当然是学业比较重要!”确实,大学的四年里除了必要的活动,她几乎都泡在图书馆。她早就给自己定好了目标,一是成为自己想要的模样,长发及腰,温柔婉约;二是考上他所在大学的研究生,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等回到老家,去参加了同学聚会,她头发乌黑亮丽,肤白貌美,谈吐温柔,众人都眼前一亮,从前那个嘻嘻哈哈的假小子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很快,他也出现在众人面前,手里牵着一位温柔妩媚的女子,有人开玩笑地起哄:“哟,这是谁啊?”

他笑着说:“不是说可以带家属吗?”

她垂下眼帘,小心地掩饰自己眸子里的失落。

原来,她迟了一步,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她只能像普通同学一样走过去和他打招呼,云淡风轻地说:“好久不见啊!”

她二十二岁那年,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他所在那所大学的研究生,然而,他没有继续读研,进了一家全国五百强的大企业,能力超群,受人赏识,短短一年月薪就过万。

而她呢,继续当一个学生妹,开始了单调的研究生生活。当然,她依旧单着。

那年寒假回家,七大姑八大姨坐在一起吃年夜饭,都很八卦地问她:“囡囡,你有没有男朋友啊?什么时候带回家来看看?”

她只能低下头喝汤,笑着说:“研究生学业繁重,我光看书都来不及,哪有时间交男朋友啊!”

当天晚上,她母亲就拉着她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你喜欢读书,妈为你感到骄傲,也不阻止你,但是光读书也不好,到底还是要结婚生子的啊!平时别那么心高气傲,有好的小伙子也要试着处处……”

原来,母亲以为她眼光高。

其实,她只是心里装着别人,不到最后那一刻,死也不想把他从心里摘除。

她伏在书桌上,望着放在桌面上的七个玻璃瓶子,里面满满的都是她藏在心底的恋慕之意,透过灯光,不停地闪烁。

她二十五岁那年,凭着重点大学的硕士文凭和丰富的实习经历,成功进了一家跨国公司,谋得一个不错的职位。

那时,他已经自立门户,当上了老板,生意红火,短短三年间就成了本市的有为青年,并和副市长的千金订了婚。

她受邀参加他的婚礼,听着耳旁对两人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的夸赞,一边笑,她一边鼓掌。她拍得很用力,连掌心都在疼。

台上的两人时不时对视一笑,所有的浓情蜜意都跃然眉梢,看着他幸福,她也为他感到高兴,觉得自己也拥抱了幸福。同时,她心中也有一份苦楚,好似从小到大坚持的那份渺茫的念想就此要熄灭了。

也是时候将他从心里摘除了。

她二十六岁那年,嫁给了公司的同事,两人从谈恋爱到结婚不到半年时间,因为家里催得紧,在她看来,如果那个人不是他,换作任何人都一样,所以她也没有多做反抗,顺理成章地就将自己交付给了一个父母满意的人。

他们的婚礼办得简单,只邀请了至亲好友。当天晚上她喝了很多很多酒,但是脑子一片清醒,在洗手间吐得稀里哗啦,恨不得把胃都呕出来。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妆花了,泪眼婆娑,从小到大,她第一次觉得暗恋他是一件很苦的事情,苦不堪言。

随后,她擦干了泪水,补好妆,挺直腰板,扬起笑容走出去,每走一步,她觉得自己的双脚像是美人鱼在陆地上行走一般,有锥心刺骨的痛。

那天早晨,她流着泪折了一颗幸运星,上面写:“终于,我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我失去了你,却没失去那个爱你的我。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依旧爱着你啊。”

她三十六岁那年,遇到一个老同学,闲聊时知道他公司破产、妻离子散的消息,那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将她平静而安稳的生活打烂。同学说他时常流连酒吧,靠酒精麻醉自己。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他,望着镭射灯下烂醉如泥的人,她没有多问,只是从包里掏出存折,上面是她所有的家当。她平静地递过去,一动不动地望着他:“我不懂生意,只有这点儿钱。你用得上,还有机会。”

他醉眼朦胧,接过存折,望见上面那一排数字,顿时目瞪口呆。这段时间,他看尽了人情冷暖。毕竟,这世上锦上添花的人太多,而雪中送炭的人太少。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她,说不出一句话。

她只是淡然一笑:“朋友嘛,能帮就帮。”

当她丈夫知道她把家里的一百多万就那么平白无故地送给了陌生人后,劈头盖脸地就一顿骂,扬起巴掌狠狠地抽到她脸上,大吼:“你他妈是不是给我戴绿帽子?是不是?”

但是她承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没有否认,用沉默应对了丈夫滔天的怒火。

他是她爱了一辈子的人啊,虽然从来没有向谁承认过,但当别人质问时,她绝对不会否认,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丈夫。

她四十岁那年,他的公司重新发展起来,成为全市十强企业。一天夜里,他开着豪车来到她家楼下,带着律师和合同进了她家,将一份股份转让合同推到她面前,说:“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你应该得的。”

她的丈夫笑眯眯地将合同挪到自己面前,拿起钢笔签字,说:“都说为朋友两肋插刀,那时候你有难,我们伸出援助之手也是应该的嘛!”

等到寒暄过后,他起身准备离开,她才说:“留下来吃晚饭吧!”

他望着她,顿了顿,随后点点头。

等到她将饭菜从厨房里端出来时,一道一道都是他最喜欢吃的,他诧异地望向她,只见她垂着眼帘,神色自然地将蔬菜夹到孩子碗里。

这么些年来,她先成为别人的妻子,再成为孩子的母亲,此时此刻在他面前,她已经能够很好地隐藏内心的汹涌,面上表现得云淡风轻。

他心中释然,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等到用好晚餐准备离开时,他才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请帖递过去,说:“到时候,希望你们能一起来。”她只当他有什么普通的宴会,并没有在意,随手放在沙发上。

等到送他离开后,她在家中收拾碗筷时,她的丈夫在客厅调笑地道:“这男人啊,只要一有钱绝对离不开‘风流’二字,你这老同学现在生意风生水起,佳人在怀啊,你看,这不,婚宴的请帖又送来了。”

忽然,她手一颤,指尖传来一阵疼痛,清洗菜刀时不小心被划了一下。血不住地从指尖流出来,她连忙放到水龙头下清洗,血水溢满了洗手池,殷红色充斥她的双眸。

她忽然想起十五年前挽着他手一脸幸福的女子,她中式的喜袍就是这种颜色,红红的,满是喜庆。

她五十五岁那年,做家务的时候忽然昏迷倒地,她丈夫连忙把她送到医院,检查过后,医生面色凝重,背着她将她丈夫叫到一旁。

她毕竟是个聪明人,一眼就明白了,连忙叫住医生,平静地问:“我得了什么病,还能活多久?”

“肝癌晚期,三四个月吧。”医生望了望她,一脸遗憾地道。小说里都这么写,她倒是没有料到这样的桥段会落到自己身上,真的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她不想把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光阴都葬送在四壁冰冷的医院里,家里人拗不过她,只好接她回了家。她回去后就开始为自己一手操办后事,告诉丈夫她想要温馨的葬礼,不用太过悲痛。很多亲友都闻讯赶来,见她最后一面。

最后一个来见她的人,是他。她满心欢喜,能在生命的尽头被他送别,知足了。

大概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么没出息,只要一点点事情就能感到满意。

他一来,早已开始神志不清的她顿时就清醒过来,好像回光返照似的。她见他手里拿了一颗幸运星,诧异地指着,问:“这是送我的吗?”

他愣了愣,连忙点头,说:“是,是的,你喜欢吗?” 这其实是刚刚在医院门口有人募捐,他给了点儿钱别人送的,谁知却误打误撞,合了她的心意。

她接过他手里的幸运星,死死地捂在胸口,只觉得胸腔有一股暖流,涌出来遍布四肢百骸。

他坐在一旁陪她说话,望见桌上还有一堆幸运星,笑着问:“你喜欢星星?”

“是啊 ……”她浅浅地笑。其实,她更喜欢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她顿了顿才对他讲:“我老家的房间里放了三十九瓶幸运星,等我死后,你能不能让它们和我一起火化?”

他连连点头,刚刚张嘴还没来得及开腔,她就已经闭上了眼睛,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火化那天,他依照她的临终所托,将那三十九瓶幸运星洒在她身上,一起推进了火化机。有两颗幸运星不小心落在地上,他准备离开时瞧见了,将它们拾起来放进了兜里,就当留作纪念吧。

等到他七十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了神志不那么清醒的老翁,整日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晃悠。不知道为什么,他时不时地会想起她,每当如此,他的心中都会涌出一种别样的情绪。或许在他看来,他和她并没有那么深的交情,可是在所有人都弃他而去时,是她站出来成为他的救命稻草;或许是因为她记得他喜欢的菜式;或许是因为她望他的眼神……

总之,她在他心中也成了一个特别的存在。

有一天傍晚,四岁的小孙子到院子里来玩,突然拿着小字条跑到他面前:“爷爷,爷爷,这上面有字,写了什么呀?”

他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跃入眼帘的是一段话:

“楠,好久没有见你了,你还是那么帅气,挽着你手的姑娘很漂亮哟,我还是比不上你身边的人呢。”

他皱着眉头问孙子:“这是哪儿来的?”

“你桌上的幸运星呀,我把它拆了,看到上面有字耶!爷爷,写了什么呀?”小孙子一脸天真地问。

“还有一颗呢?”他双唇哆嗦着,颤抖着问。

“这儿。” 小孙子递过一颗泛白的星星,隐约还能瞧出来从前是蓝色的。

他颤颤巍巍地拆开,上面写着:

“楠,我知道,我爱你与你无关。但是,有一个让自己义无反顾去爱的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所以,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楠,我知道,我爱你与你无关。但是,有一个让自己义无反顾去爱的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重复了很多次,泪水模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