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2021-04-06 01:38:44


回到酒店的我,和我那留了联系方式的华人老乡通了电话,我用吐槽的口吻说了自己夜里的见闻和遭遇,没想到老乡听着笑出了声:“你啊,就是在中国待久了,出来这边一下子不适应,这边治安肯定比中国差很多,但你住久了也就习惯了,其实也就那样,没有美国和法国


导语:我说过,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头几天,给我的感觉就是回到了上个世纪,这里的破败、萧条感令我异常难受,我像“城里人下乡”一样地看着所谓的发达与文明。但既来之、则安之,我必须接受这发达国家的真实一面,甚至需要寻找些美好的事物来平衡一下心情。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独家原创,作者马可波郎·刘斯郎。原文标题 《马可波郎游记(6):融入西方的落后生活》

经过头两日初到发达国家的精神重创,我开始逐渐接受 “发达国家不发达,甚至有点落后” 的事实,什么坑洼的道路,什么街边的狗屎,什么破败的车站,什么遍地的小偷······都已经不能激起我太多的波澜了。它烂透了,我的心自然也看透了。

所以那日在意大利这种“文明社会”被偷了钱包后,我就不再一惊一乍了,而是像个寻常的过客一样,望着这里的破败景象,闻着这里的衰亡气息,满眼都是“情怀”: 啊,这美丽的地方,连公交车都停运得这么早,是故意让我感受这里的文明气息的吧!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夜幕下,我孤身一人从自己被盗窃的那个巷子里走出,嘴角偶尔带着冷笑,每次冷笑还要环顾一下四周,顾虑着会不会还有人想抢我的手机或钱包。毕竟,我这两日也算是是体验过这样“抢掠”的文明社会的文化了。

在那暗黑色的天宇下,衬着那街边微弱的灯光,我仿佛徜徉在回溯百年的光景中,那中世纪的雕栏,那上世纪的楼门,以及那恰似十年前的网络信号,都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这里的古朴与芬芳,以及曾经的辉煌。

这座阿尔卑斯山下的小城,城中虽然几乎没有绿植,但空气却异常清新,清新得让我一度脑补街的两侧种满了花和树。我沉浸在这种美好的氛围里,哪怕这种沉浸显得有点自欺欺人。但这并不妨碍我为这美妙的远方吟诗一首: 啊,那街头的狗粪啊,都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哪怕是打劫的匪徒,都焕发着人文的光芒,啊!啊!啊!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直到转过街角,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喊住了我,我才从自己的满腹诗情中醒来,那昏暗的路灯,竟照得她的轮廓异常清晰,那迷人的大红唇,那半挂不挂的低胸装,像极了影视剧里的欧美名媛,着实让我脑子发热。

(1)

她从大街右侧的路口探出半个身子,用一只手将走在街边的我拦住了,见我有些不解和惊诧,她将自己的右腿收了回去,然后走到了我的跟前,用很重的带有德语腔的意大利语和我说:呕,先生,你好啊,XXXXX······

我其实没有听太懂她的意思,只是看着她在那非常努力地比划些什么,右手仿佛又做出抽烟的姿势,眼神中满是着急的期许。紧接着,她的身后又走来了两个高个男人,是那种长着大胡茬子的年轻人, 他们从暗处朝我走来。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想到了网络上看到的“暗网传说”,还想到了前不久看到的中国留学生夜里外出的遇害案,内心飘过无数个惊恐的感叹号: 他们要干嘛,要劫财还是劫色?!我滴个妈呀,这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我该怎么办呀?!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尽量走到灯光亮的地方,把手机往袖子里塞了塞,又把刚刚被偷后找回来的钱包捂了捂,迅速用眼睛扫了一遍四周看看有没有摄像头,结果没找到一个摄像头(有摄像头可以报警取证,但这里的街头基本没有摄像头)。于是,我只能想法子自救了,我开始计算自己的腿能跑多少迈,嗓门能喊多少分贝······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男的似乎看出了我的警惕,他对我说“别慌”,然后对着我解释说他们只是想讨几根烟抽,让我不要害怕。

我怎能不害怕,素不相识的几个人,夜里在四下无人的情况下从昏暗的路口出来把我拦住,居然就为了要两口烟?我才不信呢!这是什么神奇的文化······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机灵,拔腿就跑,呼哧呼哧跑了老远出去,回头一看,那几个人已经不见了,而城市的街景,则死寂得令人惶恐。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我加快了步伐往酒店赶,生怕在这陌生的城市街头又生出些什么事端,在这往回赶的路上,亲眼目睹了 几个喝了酒的男人往别人家的门缝里排泄,而街角的小偷则若无其事地拿着钳子剪断停靠在街头的自行车和机车的绳索,偶尔路过的几个难民也会伸手要钱。

夜幕之下,是寂静的糟乱。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回到酒店的我,和我那留了联系方式的华人老乡通了电话,我用吐槽的口吻说了自己夜里的见闻和遭遇,没想到老乡听着笑出了声:

“你啊,就是在中国待久了, 出来这边一下子不适应,这边治安肯定比中国差很多,但你住久了也就习惯了 ,其实也就那样,没有美国和法国那么恐怖,那几个人问你要烟抽是正常的事,这里的人其实都很穷,烟民又多,很多抽不起烟的人,就会在街边见人就要烟抽,都这样······”

“偷车贼嘛,更正常了,这边路边的自行车、摩托车被偷都是家常便饭,而且100%找不回来,小偷都算是职业了,所以你以后买自行车啊,一定要放屋里······当然,你钱包被偷了,也不是什么倒霉事,吃一堑长一智,这里的家常便饭就是偷偷摸摸······还有啊, 以后晚上尽量不要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

我,额,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嗯,发达国家,文明世界,自由万岁。

就是,其实当时我还是挺震惊的······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和华人老乡挂了电话后,夜里,我一个人匍匐在酒店的窗台上,望着窗外的景象,心中思绪万千: 以前怎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些所谓的发达国家是这副模样啊?!我其实挺伤心的,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偷,居然是在自己心心念念的“发达国家”。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唯一的期许,大概是天明之后这城里能有些人气吧。

(2)

半昏半睡了一宿,天明后,街头的人气果然起来了,有了人气,这城市倒显得像个样了。但这种“人气”不比国内,倒像是国内的远郊工业区一样,偶尔有三俩人来过。总之,有人,但不热闹。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不过,有了人气就是好的,至少这意味着我有地方吃饭、有地方办事了。 至少不像前两天一样,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

于是,深受“手机信号差”影响的我,决定要去当地的电信营业厅办理当地号卡(此前两三日,我用的一直是中国卡的国际漫游,因此我判断可能是电话卡的原因,导致了我的手机信号差)。

于是,兜兜转转的我,找到了位于市中心的该国第一大电信运营商TIM的门店,可令人奇怪的是,我是大概早上九点零五分到的,营业厅的营业时间写的是九点开始,我到的时候居然大门紧闭。我迷惑地在营业厅门口徘徊了许久,甚至怀疑是不是营业厅今天不营业了。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不过,另一个也来营业厅门口等待的白人小伙给了我答案: 有营业,但什么时候开门可能得看他们心情,迟到那是很正常的事,我经常这么等······

我们在那等着,街头时不时有几辆自行车驶过,车上的人西装革履,就是车破了点,偶尔发出几声嘶哑的铃铛声:叮铃铃,叮铃···铃···

在那秋日的温阳下,这倒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我甚至在那脑补起了,如果是远在中国老家的那几个大叔,穿上西装,骑上这种破破的自行车会是怎样的一种画风,似乎有点怪怪的。不过在这里,好像毫无违和感,毕竟这里的很多路又窄又小,似乎很适合自行车的穿梭。

我甚至觉得他们骑马、骑猪、骑驴穿城而过,都会是好看的。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想来大概这就是人家的文化底蕴吧。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因为公共交通不便捷、城市规模较小、城市道路普遍小而窄,导致了这里成为了一个“自行车王国”。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因为自行车很多,所以偷自行车成为了“发达产业”,哪怕只是偷个轮子。

叮铃叮铃,陆陆续续有很多自行车来往。这让我想起了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那画面恰似九十年代的中国城市街头。

除了这街头的自行车吸引我外,我还颇喜欢看看这文明世界的人是怎么过红绿灯的。前两日放假街头没人看不到,今天可是工作日,算是能看个究竟了。

我就在电信营业厅的门口守着,远远地望着路口的红绿灯和路口的行人,结果吓了我一跳: 那红灯闯得可有发达国家的风范了,不仅能成群结队地闯,还能一个一个轮流闯。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我惊讶地慌了神,对着身旁的白人男孩直呼“这路就这么走过去吗”,他像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我,说: 你们中国没有这样的大路口吗?感兴趣的话你去另一边,那里的更大。

我,额,就挺无语的,觉得和看西方媒体长大的他们解释起来太累了。所以我就耸了耸肩,没有往下说。

(3)

大概十多分钟后,我们终于等来了TIIM营业厅的工作人员,他不慌不忙的样子挺气人的。

于是,向来讨厌做事拖拉和浪费他人时间的我,没忍住说了一句:都过了好一会了,我们等了很久了。

这种情况在中国,按理说这个迟到的工作人员是会连声道歉的。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个工作人员却非常理直气壮,他回头瞟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回了一句: 等一下,别着急。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因为待会儿还要去银行办手续,所以我其实是有点着急的。而更让我着急的是,他开门后, 左摸摸,右摸摸,还不紧不慢地喝了杯咖啡,然后才准备做事。

一起来的白人小哥人不错,听说我还要去银行办事,就示意我先处理。于是我走上前去,表示我要办电话卡,结果他来了一句:那个卡啊,因为昨天交接的问题啊,卡还没到,现在办不了啊,要不你去坐坐,过一会就送过来了。

这一等,又是一个小时的光景过去了。在这一个小时的光景里,我看着这工作人员优哉游哉地喝了不下三杯咖啡了,而柜台前,早已排起了长队······

不过好在,我的电话卡终于办下来了。拿到电话卡的我,迅速拆下了自己的中国卡,仿佛要得到解救一样,麻利地将这张意大利电信卡插进了我当时使用的苹果手机。

滴答,咿?!怎么信号飘忽不定咧?我拿着手机在街上走了走,4G始终没有满格,走到巷子里,还总时不时掉线,哎妈呀,好像比中国的漫游卡信号还差······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但我依旧没有死心,我还是认为,可能是苹果手机的信号接受差导致的网络卡顿问题。于是,我掏出了信号接收最好的华为手机,然后举着手机溜达了一圈,居然还是一样的情况: 刷视频卡顿,和朋友通话时不时掉线。

后来我才知道,我在的这个地方其实还算信号可以的了,在这个发达国家,断网、卡网、没信号,都是家常便饭,而且在市区,哪怕是市中心,也可能在屋里没信号,走到外边就有信号,小巷子里没信号,走到大街上就有信号了。

总之, 有没有信号取决于人口密度和信号塔覆盖率,人太少了运营商不投入就信号差,人太多了信号塔太少也信号差······就,挺捉摸不定的。

我去了公知口中的“发达国家”,这里真的挺落后的

▲该国第一大电信运营商,每隔一段时间总能来一个“全国性网络崩溃”,上图为该公司某次网络崩溃热力图。

(4)

好了,手机卡办了,下一步就是去银行办银行卡了。

我走到之前观察的那个“大路口”,站在红绿灯下,准备等灯绿了,然后以文明人的姿态走过去,毕竟 我不想给“中国人”三个字抹黑。

于是,我乖巧地站在那里,感觉自己浑身是光,就像来自高级文明社会的人俯瞰低级文明社会一样,环顾着四周: 瞧瞧这些人,居然闯红灯。

可我的心态却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哎妈呀,我该不会是个傻子吧?还是说不同国家的交通法则不一样?他们一个个在红灯亮的情况下走了过去,就我傻傻站在那里,他们是不是觉得我有毛病啊······

当污浊成了一种常态,那么清澈便是一种错。 我当时大概就是这样的境遇。于是,我稀里糊涂的,就跟着闯红灯的白人过了马路。

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闯红灯闯得这么心安理得······

过了路口,拐过几个弯,我便到了当地最大的圣保罗银行,银行里空旷且大气,而且异常的安静。

可是,我才进去表达了“要办银行卡”,就被回了“拒客令”,他们不给我办理银行卡。我有点恼,在银行大堂里给其他同胞打电话,结果银行大堂里,手机没信号······银行大堂里,手机没信号,电话都打不出去的那种······

究竟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关注 @郎言志,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