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2021-04-06 04:35:34


前几天,我们几个老同事吃饭,干脆整了一个互联网文学创新大赛,要求大家必须满篇都是黑话,比谁更不讲人话,各路大厂的妖怪们纷纷显神功,进行了激烈的battle,不仅秀出极高的人文修养和深厚的语文基础,其模糊是非,麻痹人心,瞎扯业务的能力简直登峰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这是仙人JUMP的第362篇原创


1


张一鸣在字节跳动9周年年会上念了一段公司员工的文档里摘抄的报告,通篇堆砌狗屁概念,浅薄又浮躁,毫不留情的讽刺了互联网黑话之风的蔓延对企业效率产生的负面影响。

当然,他自己满嘴的格局,ego和延迟满足感,坦率的说,也在这个范畴里。


我就喜欢大家口嫌体直的样子。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进行到底。


前几天,我们几个老同事吃饭,干脆整了一个互联网文学创新大赛,要求大家必须满篇都是黑话,比谁更不讲人话,各路大厂的妖怪们纷纷显神功,进行了激烈的battle,不仅秀出极高的人文修养和深厚的语文基础,其模糊是非,麻痹人心,瞎扯业务的能力简直登峰造极, 就没一个好东西。


其实,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黑话体系一直在不断的走偏。


最早大家还只是互相叫叫对方的洋气花名和大厂别称,像个天线宝宝,友好而无害。


现在则是动不动就耦合性,引爆点,颗粒感,显性化......十分的赛格朋克,明明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就看不明白是啥意思了,甚至还想请一个中文翻译。


画风陡变黑色幽默,黑话黑得有点发亮了。


还比如,有程序员问,坐地铁找不到抓手怎么办?得到的回复是,把手举高高,上面有闭环。


真的,这些话不是全日制本科恐怕根本想不出来。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我好歹也算是待过好几家互联网公司的人,而且做的还是风控产品,这些黑话的用途基本上都是拿来开会装X,写周报战报以及糊弄外行的。


毕竟只有不懂的人,听到这些词,才会觉得厉害,尤其是各种峰会上的大佬吹牛X用,特别好用。


日常交流沟通,大家都不太用这东西,毕竟你和程序员讲赋能以及生态链路,程序员会用看傻X的眼神看你,并且直接问你到底想抄哪个产品,直接给他看就行。


你和同事日常沟通满嘴生态链路,同事会笑着点头,然后默认你是个傻X。


毕竟讲人话是对同事的基本尊重。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虽然这些黑话装X中带着傻X,但我们一起稍微严肃点儿的来思考一下,为什么它们会流行?


有人觉得,说黑话会显得自己忒专业,颇有一种互联网人的独特身份感,天然带有识别同类的排他语言特性。


但你再仔细研究下这些黑话里面的关键词,会发现有个最大的问题。


那就是,这些词听起来都好厉害,不过一点卵用都没有。


不但对形成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案措施没有一毛钱的帮助,反而还莫名的暴增了很大的沟通成本和理解障碍。


而且,这些词很妙。


妙就妙在,几乎是万能的。


任何陈词滥调破铜烂铁加上这些词以后,都会有脱胎换骨的效果,用这种词来解释,就是被赋能了。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就像赋能这个词,最早是美国人用来解释种族问题的,哪想到几十年后会被中国人拿到互联网行业里,在各种提报、PPT、会议、路演疯狂的使用,不,滥用。


你要是日常生活中讲话也都时不时夹带点这些词,只有两个下场。不是被还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当成行走的逼格,level瞬间被拉得非常高,就是被路边摊煎饼的当成神经病。


呼兰在吐槽大会上就说过,段子讲出来不好笑,那不叫不好笑,叫延迟满足。门卫大爷掉头发,那叫掉头发吗?那叫去中心化。


这像不像是太监发明了无痛阉割。


你说这不是技术吗?当然是技术。


但他妈为什么要阉割呀?


尤其是,我们为什么要阉割这么多读书人?


这一条条无效概念的创造,就是一堆聪明人,搞出的一堆非常精致的废物。


就是大家用最高大上的方式做出了一套最low的东西,执行了一套最low的体系。


然后一方面骗外行,骗媒体、骗风投、骗消费者,一方面骗老板,最后骗自己。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


这些高层是瞎吗,为什么不关注具体业务,只看得见造词呢?


而且凭什么还让那些只会造词的人晋升,反而让在一线听得见战火的人去当炮灰。


那真相是不是说明高层们的水平也不行,啥都不懂呢?


并不是。


这群踩着炮灰上位的人谁会不知道做事是更有价值的事情,谁会不知道务实是更好的事情?


那他既然懂,为什么还要务虚,为什么不做实事?


这里,现实的毒打就要来了。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不做的原因,第一个是因为 做事难 ,第二个是因为 这是高层们的生存哲学


谁告诉你,做出更好的东西是高层们的生存哲学?怕是只有管理学书上的教条才这么写。


事实中并不是。


做正确的事不是生存,不犯错才是生存。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句话,大家听了多少年对不对?它不是道理,而是规律。


无过,才是最重要的。


当你只务虚,不务实的时候,其实严格意义也没有办法证明你不行,不做就不会错,不错就可以继续生存,然后等着别人出错,你最后就剩者为王了。


你猜我怎么知道这东西的?我可是在银行工作过的,这东西在银行里面属于基础生存哲学。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另外吧,别神化什么大公司的领导,很多人当上领导,不一定是本领强,可能只是运气好。


一个人是如何成为领导的?


很多人会觉得大概率是因为这个人他特别有能力,一路从底层开始搏杀上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最终成长为了领导。


然而,并不。


很多大公司里的高层,不是因为他牛,只是因为他进去的早,随着公司成长和业务拓展,不断有新的管理岗位产生,大家都随着年限在往上升,加上没有犯过重大错误,最后就在剩下没走的那些老人群体里面,就给他升上去了。


又或者有些空降兵,外行领导内行。


说太多专业内容很容易被业内人士看出问题,不仅露怯还失去个人威信力,不利于站稳脚跟,所以净捡些屁用没有的空话套话,还说得一本正经。


而这个过程中,你觉得这些老板不懂吗?


错,没人比他更懂了。


他是最深刻的知道这件事的人,而且他深刻地领悟到自己肚子里那几斤几两没有半点墨水,都是喝酒喝的,肯定兜不住。


所以他非常深刻的知道,自己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能做实事。


他们的核心技能是包装,一务实就露馅了。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该怎么做,所以也不可能给你说清楚你该怎么做。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务实,就等于证明自己菜。


领导不会这么蠢。


务虚,反而是安全的,反正云山雾罩,正确的废话一通讲,好像啥都懂,实际上又啥都没说,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更没法证伪。


另一个角度,领导即使是懂行的,也要有放烟雾弹,甩锅出去的能力。


多做多错,不做就不错,只要等别人犯错下去了,他就熬出来了,苟着挺好。


这些老板很擅长苟的哲学。


只要我天天务虚,只要我不做事,只要我继续把这些东西稀里糊涂拿来混着,就不可能出现致命问题。


而其他那些实实在在做事的人,他做对了不一定有好处,但一旦做错了,那我的机会就来了。


胜者为王,剩者为王,说的就是一直苟到最后的人来当王。


有些领导的终身成就,就是掌握一门事事皆可全身而退的牛逼技能。


不信你看三国演义,你看人家司马懿。


为了装病骗过多疑的曹操,可以整天躺着一动不动,除了老婆没任何人看得出是假的。后来到了七十岁,两条腿都迈进棺材就留个脚指头在外面了,才造反为司马家拿下曹魏江山。


所以你看,只要活得久,再牛逼的竞争对手也能被熬死。


还有人比他苟吗?狗都没他能苟。


所以,这是一个策略。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还有句话叫做,不能把话说得太明白。


因为把话说明白的害处太多了。


越高深内涵操作空间越大,下面人发挥阅读理解能力的空间也越大。


模棱两可才有退路,不然说太具体得对说出来的细节负责吧?


事情都是动态变化的,人也在不停变化,今天是对的,明天就可能是错的,最终结果没有出来之前,都不是定数。


员工依样画葫芦的照着执行,搞好了肯定是领导英明,御下有方,搞砸了就是自己愚蠢,错误领会了意图,反正最终解释权都在领导手上。


而且,主谓宾点的太透还容易被人抓到话柄,实质性的东西说得越多,打击面就越广,得罪的人就越多。


只说漂亮话,能绕就绕,能躲就躲,太极拳你就领悟了精髓。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老子早就教育过大家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所以,故弄玄虚甚至打哑谜,也是一个策略。


也正是因为领导们都对这些策略娴熟于心,最终的结果就是,公司决策做得烂得像屎,随机性极强,科学性全无,员工天天不干正事光去瞎揣摩圣意,干事的执行效果差得连妈都不认。


其实就这么现实的事情,公司发展好不好是其次,只要不出大篓子其它都不重要,保护自己是第一位。


这些老板们久居高位,常年务虚,时间长了总归是有一套东西能够做出来的,就成了盛传的互联网黑话。


你就看,包括各种互联网峰会上大佬们的发言,100句里面99句都是废话,张嘴生态,闭嘴链路,这有什么难的,但一点屁用都没有。


但是确实不能说实话,要是说了大伙能听懂的话,不是坑自己吗?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


比如跑去判断个趋势,如果没说准多尴尬,媒体一定会挖坟出来打你脸,到时候埋的就是自己。


干脆从头到尾就不讲,尽讲这些虚头巴脑的忽悠话术。


商业这东西,真说穿了,就是非常赤裸且难听的话。


总不能说我就是做溢价,割韭菜,先补贴后垄断吧?大家面子都不好看。


所以这些词就有点像是套话写作法则,并形成了这样一种基本精神:绝对没有错,绝对华丽而且看起来深刻,但也绝对没有用。


其实吧,每一个人都很聪明,每一个人都是大明白。


包括发明了这些词的人。


但把这么多大聪明放在一起,整个气氛它就魔幻了起来。


仿佛集聚了一群精致的废物。


互联网黑话,精致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