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开源驱动协同创新,推动操作系统产业生态建设

2021-04-06 05:24:10


第二、国产操作系统基础研发投入不足,技术创新力不足,需要统一的开源根社区形成创新合力,从分散进攻变成凝聚力量攻关。


文 | 倪光南 中国工程院院士

处理器+操作系统,是计算机系统的核心,也是产业生态的核心,更是这个时代安全的基石,涉及每一个单位、每一个个体,甚至上升到国家层面。多样性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正在驱动下一代操作系统创新发展,新基建、数字经济进一步加大基础技术自主创新的研发投入,中国的操作系统产业迎来发展新机遇。

70年来,操作系统的的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在不断演进,先后经历了大小型机时代的硬件附属阶段、PC时代的独立软件产品阶段、“互联网+”时代的“软件即服务”阶段,以及数字经济时代的“软件定义”阶段,泛在计算的普及导致操作系统无处不在,到处都在用。操作系统在很多地方都会有泛在存在,这是传统操作系统的泛化也是延伸,而本质就是软件定义。上层应用软件的共性功能不断沉淀融入到操作系统之中。操作系统的功能越来越丰富,逐步从“单个产品”的操作系统发展成为支撑“信息系统体系基石”的创新软件平台,呈现出明显的平台化演进特征,操作系统迎来巨大的创新机会。

开源驱动协同创新,推动操作系统产业生态建设

早在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计算机操作系统等信息化核心技术和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和设备上受制于人的问题必须及早解决”。近些年来,国产操作系统经过持续发展演进,实现了从“能用够用”向“适用好用”的发展,依托国家信息技术创新的发展机遇,建立了初步、稳定的用户群体,正在稳步实现市场良性循环。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我国操作系统产业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存在较大差距,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国产化操作系统缺乏统一技术标准,聚合效应尚未形成。我们可以参考Android 的例子,虽然许多手机厂商都对自己的安卓系统进行了深度定制,但由于Android 的技术标准与接口是谷歌公司统一制定的,因此不会造成安卓生态的分裂,方便了开发者,也方便了用户,同时各家手机厂商也能做出足够的差异化来展开有序竞争。这里我们肯定Android在统一技术标准、接口和生态方面的成绩,但同时也反对通过制定统一标准进行市场垄断,形成一家独大,进行形成对市场的控制。市场需要良性生长,反对垄断的目的也在于更好的激活市场竞争,让生态可持续的发展。避免进行形成对市场的控制。

下面我们继续讨论操作系统的统一标准问题。国产操作系统厂家应当联合制定国产操作系统标准,统一的技术路线、技术架构标准与接口定义,确保接口的一致性与兼容性。各个操作系统厂家可以针对不同行业和场景构筑差异化竞争力。软件生态是国产操作系统推广应用的最大障碍。统一标准后,应用厂家只需要做一套应用软件,保证整个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

第二、国产操作系统基础研发投入不足,技术创新力不足,需要统一的开源根社区形成创新合力,从分散进攻变成凝聚力量攻关。我们知道,计算机操作系统开发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程。例如微软Windows系统的研发投入5万工程师200亿美元。核心技术掌握和创新需要长期的、战略性投入。独行快,众行远,开放开源是软件技术创新的重要途径,充分利用开源、参与开源、支持开源发展操作系统,联合做大做强是当前最为可行之路。当前国产操作系统都是基于国外上游开源社区做二次开发,例如CentOS、Debian等。我们需要构建中国的开源社区,并形成统一的根社区,避免根社区的分化及碎片化。同时,统一根社区需要开放治理。我们需要加大投入搭建可持续的开源合作平台,不断完善开源项目开放治理能力,不断提升面向开源贡献者的社区服务能力,广泛汇聚芯片厂家、整机硬件厂家、操作系统厂家、应用和服务商共同加入,形成百花齐放、协同创新的良好局面。

第三、软件价值得不到合理彰显,特别是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由于软件产品易于复制,虽然我国政府力推软件正版化,但一般市场上仍受盗版的影响,再加上外国跨国公司为了维护其市场垄断地位,往往怂恿盗版以扼杀中国国产软件。此外,中国过去长期在科技上落后于发达国家,导致人们还普遍存在着“重硬轻软”观念。凡此种种都使中国市场上软件价值不能得到合理的体现。据统计,我国信息产业营收中软、硬件比例为29:71,而全球平均水平为55:45。软件价值与市场价格的不匹配,无法长期可持续发展。需要建立健全软件造价评估机制,完善软件成本度量和软件成本测算方法等,可考虑首先在政府可控市场开展软件成本度量试点,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进一步打击网络盗版等行为,切实在全社会营造重视软件、发展软件的良好舆论和文化环境。

最后一点是人才瓶颈问题突出。传统产业转型和新兴产业发展对软件人才的需求激增,国内人才缺口持续拉大,高端复合型人才仍然严重不足。要大力培育操作系统软件人才。创新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强化信息技术新工科建设,推动国产操作系统软件教育纳入高等教育课程。坚持开放合作发展,以顶尖人才和团队为重点,加快海外高层次人才包括外籍高层次人才的引进。

操作系统产业经过十几年探索,我们深知建立自主软件生态体系是一项长期性、战略性的任务,特别需要统一行动。为了推动中国操作系统产业高质量发展,需要全产业链共同应对,增强开放、创新的能力,真正打通“政产学研用”,以开源为重要途径,共建产业生态。

开源软件已成为软件业的主流,促进软件业开放创新,特别是在基础软件行业中,开源驱动了绝大多数的技术创新。从智能手机上搭载的应用,到浏览的每一个网站、平台,再到物联网时代万物之间的协同交互,可以说世界上 90% 以上的代码,背后都有开源的身影。开源促进创新发展、开源也是建立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软件生态的基础。openEuler开源社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2019年12月开源社区上线以来,社区发展非常活跃。麒麟、统信、普华、麒麟信安等多家国内的主流操作系统厂家都完成了基于openEuler的商业发行版本,国内60多家领先IT企业,例如移动、联通、银联、飞腾等,都加入了openEuler社区,积极贡献创新项目,全产业链打通,“共建、共享、共治”的局面已经初步形成。

从日前的操作系统产业峰会上了解到,华为、飞腾、麒麟软件、麒麟信安、普华软件、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统信软件与拓林思软件共同成立了openEuler社区理事会。理事会成员将制定社区发展战略,促进社区成员之间的沟通和深入协作,共同推动社区的生态和发展。这种共建、共治、共享的开放的商业模式,非常适合于中国,企业可以通过主动开源进行商业布局,积极跟进相关领域顶级开源项目,深度参与开源贡献,影响开源技术路线;通过开源与上下游企业形成共享代码、协同开发、成本分摊的战略联盟,能够充分发挥各个企业的竞争优势与核心能力,增强企业之间的资源互补,有效地扩大企业的业务范围,提高企业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从而增强企业竞争力,帮助企业更快地进入到市场的良性循环中,共建具有竞争力的产业生态。

以原始创新作为发展动力,以开源协作为发展途径,以产业价值作为发展目标,我们有信心抓住下一代信息技术发展的机遇,引领操作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