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二里头文化的溯源价值与当代意义

2021-04-06 06:04:44


四期晚段第二阶段新建的6号夯土建筑,为主殿外无围墙的布局,与1号基址群、2号基址群的主殿位于围墙内的四合院式布局和单体长条形台基的布局均不相同,却与偃师商城宫殿区的多数夯土建筑、洹北商城宫殿区的夯土建筑在主殿外无围墙的布局相同;10号夯土建筑破坏了“‘井’字形九宫格”式都城格局,暗示6号、10号夯土建筑的修建、使用者或为二里岗—洹北商城文化系统、二里岗政权的统治者。


二里头文化的溯源价值与当代意义

二里头玉刀

二里头文化的溯源价值与当代意义

大型绿松石龙形器

镶嵌绿松石兽面纹铜牌饰

乳钉纹青铜爵

牙璋

本版插图/王伟宾制图/张焱莉(本版绘图依据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资料)

□赵海涛

无可替代的学术价值

二里头遗址,现存面积约300万平方米,是距今3800~3500年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最大的聚落,拥有迄今所知我国最早的城市道路系统、宫室建筑群和宫城、最早的青铜礼器群、以青铜冶铸作坊和绿松石器制造作坊为代表的最早的官营作坊区等诸多重要遗存,为研究中国城市和聚落布局、城市规划与建筑史、礼器及礼仪制度发展史、手工业和科技发展史、社会生活史、政治结构、文化生活等重要问题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目前,学术界一般认为它是夏王朝中晚期都城。

二里头时代正处于中国早期王朝国家形成和早期发展阶段,但缺乏明确、可靠的当世文献,后世文献对这一时代的描述多语焉不详,且矛盾之处甚多,因而依靠文献研究这一时代的历史困难重重。二里头遗址的重要发现为研究这一时代的社会历史提供了一个最重要的基点,是探索中国早期文明和国家起源及文明形态的关键遗址和最重要对象,在夏商历史与考古学研究方面,具有无可替代的重大学术价值。

剖析二里头都城聚落的构成要素、整体布局及其发展过程可探索二里头国家王权的发展过程及其特征,可以研究当时的社会结构、等级划分,以及规划思想、礼仪制度、统治模式等,这些重大问题对于夏朝历史研究至关重要。

王朝礼制已经形成

根据现有发现,在二里头文化分布范围内,仅二里头遗址的面积在200万平方米以上,其他遗址面积最大的仅100多万平方米;仅在二里头遗址发现有主干道路网络、宫殿区、宫城城墙、大型夯土建筑群、围垣作坊区、铸铜作坊、绿松石器制造作坊、贵族居住区、贵族墓葬区、Ⅰ级墓、坛及墠类祭祀遗存、青铜礼器群、玉质礼器群、绿松石礼器群等高规格遗存。上述高规格遗存构成了二里头都城的主体要素。其中又以主干道路网络最为重要,它分割出不同的功能区,形成“九宫格”式宏大格局,确定了都城规划布局的基础框架,并一直沿用到都城存在之末期。祭祀区、宫殿区和官营作坊区这三个最重要的区域恰好在“九宫格”的中路,宫殿区位居中心。祭祀区、贵族居住和墓葬区、制造贵族奢侈品的官营手工业作坊区都拱卫在宫殿区的周围。都城内部形成“宫殿核心区—祭祀区、官营作坊区、贵族居住、墓葬区等中心区—一般居住活动区”的“向心式”规划布局结构,层次清晰,等级有序,完全符合“择天下之中而立国,择国之中而立宫,择宫之中而立庙”的都城规划特点。加上二里头都城所处的天下之中的中心位置,充分体现出二里头早期国家等级分明的社会结构和秩序井然的统治格局,足以显示二里头王者在都城建设中“辨方正位,体国经野”的政治抱负。二里头遗址在二里头文化或国家中规模最大,等级和规格最高,是其唯一的都城,是王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精神统治的中心,独具中国古代政治文明特质的王朝礼制已经形成。

根据对历年考古资料的研究,可大致复原二里头都城布局的大致演变过程。

布局演变可能反映着不同背景

二里头都城在二里头文化第二期时进入全面兴盛阶段,在中心区规划形成主干道路网络和“九宫格”式布局。二期时都城的总体布局是开放性的。整体布局上,除了二期最晚时段在作坊区东北部及以西区域修筑了质量不好的墙垣之外,中心区其他大部分区域只有道路网络象征性地分区、隔离,多未修建墙垣严格区分,特别是宫殿区外围也无墙垣围护。宫殿区内以3号、5号基址为代表的夯土建筑的总体布局,也为多进院落、外无围墙的开放式布局,甚至在夯土建筑使用时期在院内埋葬多座贵族墓葬,这一方面显示了夯土建筑的特殊功能,也显示了其开放性的特点。

二里头文化三期时,二里头都城的布局发生较大变化,整体上由开放转向封闭。二期、三期之交,宫殿区外围全面建成夯土墙垣,将宫殿区封闭围护,与其他区域明确分隔,突显宫殿区的核心地位。二期的多进院落、开放式夯土建筑(3号、5号基址)废置不用,改为修建墙垣围护四周、主殿居于其中、中轴对称的封闭四合院式夯土建筑群,甚至在第二期的3号夯土基址上面重新修建了2号夯土建筑。同时,也不在夯土建筑院内埋设贵族墓葬及一般墓葬。三期形成的都城布局一直沿用至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第一阶段。

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第二阶段,二里头都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包括主干道路网络、宫城城墙、1号和2号夯土建筑群等都城主体要素大多遭到破坏,其中包括多处来自下七垣文化和岳石文化的因素突然成组出现于二里头都城,且破坏了1号夯土建筑等政治、礼仪性设施,郑州荥阳大师姑、东赵,新郑望京楼等二里头文化城邑均遭到破坏而废弃,偃师商城兴起于二里头都城东北6公里,郑州商城持续兴盛,表明二里头聚落失去了都城地位。同时,新建了6号、10号夯土建筑,3号夯土墙,二里头聚落的铸铜作坊和绿松石器加工作坊仍在使用,表明此时二里头聚落在二里岗政权体系中处于较高的级别,仍属于高规格聚落。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四期晚段第四阶段。

二里头都城各期布局的演变过程,可能反映了不同的背景

三期与二期相比,虽有变化,但也有很多重要的方面未变。二期时主干道路网络所规划的“九宫格”式都城整体布局,大型夯土建筑的朝向和绝大多数墓葬的方向,则与二期保持一致,并沿用至四期晚段第一阶段,表明都城的上层人群未发生变化;三期至四期晚段第一阶段的出土陶器也与二期的陶系构成、形态特征一脉相承、延续发展,也表明都城的主体人群也并未发生变化。宫殿区和宫室建筑布局和内涵的较大变化,应是统治阶层的规划理念、礼制观念和统治思想发生了变化,或是统治阶层的控制力和权威加强的体现。

四期晚段第二阶段新建的6号夯土建筑,为主殿外无围墙的布局,与1号基址群、2号基址群的主殿位于围墙内的四合院式布局和单体长条形台基的布局均不相同,却与偃师商城宫殿区的多数夯土建筑、洹北商城宫殿区的夯土建筑在主殿外无围墙的布局相同;10号夯土建筑破坏了“‘井’字形九宫格”式都城格局,暗示6号、10号夯土建筑的修建、使用者或为二里岗—洹北商城文化系统、二里岗政权的统治者。二里头聚落的铸铜作坊和绿松石器加工作坊仍在使用,与偃师商城和郑州商城的铸铜作坊尚未建成有关。这些重大变化很可能是下七垣文化、岳石文化所代表的政权毁灭并取代了二里头文化所代表的政权,最有可能是文献所载的夏商王朝政权更替的反映。直到四期晚段第四阶段,郑州商城南关外铸铜作坊、偃师商城东北隅铸铜作坊建成之后,二里头聚落6号、10号夯土建筑、3号墙、铸铜作坊、绿松石器加工作坊均受到破坏而废弃,二里头聚落也被彻底废弃。

抓住二里头都城布局的主体要素,探索其布局的演变过程和背景,大致复原了二里头国家王权的发展过程,填补了历史文献记载的不足,一定程度上复原了这段历史原貌,丰富了历史内涵、活化了历史场景,显示了考古学在研究夏商历史方面的巨大作用。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二里头工作队领队)

作者:赵海涛

来源: 河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