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谁在给“孕婴摄影店搞胎儿性别鉴定”提供方便 | 沸腾

2021-04-06 06:26:08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明知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在我国不允许,但在各大点评平台、孕婴APP以及各大搜索引擎,一些隐蔽的查性别专门店,仍在“偷做”性别鉴定生意。


谁在给“孕婴摄影店搞胎儿性别鉴定”提供方便 | 沸腾

图片来自纪录片截图。

只要花298元,就能在孕婴摄影店查出胎儿性别;孕妇做完B超就告知性别,之后会收到婴儿袜,蓝色代表男孩,粉色代表女孩……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明知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在我国不允许,但在各大点评平台、孕婴APP以及各大搜索引擎,一些隐蔽的查性别专门店,仍在“偷做”性别鉴定生意。

禁止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国家早有明文规定。《关于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在2003年就开始施行。此后,相关法律和政策不断修订和完善,也都一再重申这一原则。

但是,从最初个别医疗机构违规操作,到后来部分“私人”医院隐蔽进行,再发展到一些连医疗资质都不具备的孕婴摄影店违规经营,可以说,尽管法律越来越完善,但仍不能低估违规胎儿性别鉴定发生的概率。

这次媒体的调查,再次提供了现实佐证。它们一般都比较隐蔽,表面看就是孕婴摄影,并藏身于普通住宅小区;且对外显示歇业,需要私底下通过微信号预约;工作人员与咨询者的对话也比较隐晦,同时拿不同颜色的婴儿袜来代替性别……不过,相关机构的信息还是在各大网络平台广泛存在。

必须承认,相对过去,近些年非医学需要的胎儿鉴定行为,其背后出发点未必完全是“重男轻女”,相当一部分可能只是想提前知晓孩子的性别,以方便给孩子买衣服、玩具等。

但是,考虑到“重男轻女”观念的客观存在和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失衡严重的现实,严禁非医学需要的胎儿鉴定行为还是很有必要。

而纵容这些性别鉴定机构的隐蔽经营,反过来也可能继续强化社会的畸形性别观念。

就查处而言,确实存在一定难度。比如,当事人配合度较低、客观证据取证不易、流动性和隐蔽性较强等。但从以往查处的情况看,监管和执法力度的强化显然还有不小的空间可以挖掘。

如提供B超服务的机构需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操作人员需要持有《执业医师证书》、《医师资格证书》等;B超机属于医疗器械,也需要有相应的资质才能购买。

而这些资质多是那些非法鉴定机构所很难具备的,从严格打击“非法行医”的角度,也能够大大压缩它们生存的灰色空间。

事实上,2018年国家五部门就曾发文要求,加强超声诊断仪经营与使用的监管,严厉打击将超声诊断仪销售给不具有相应资质的机构和个人的违法违规行为;对经营使用未经注册或者备案、无合格证明文件以及过期、失效、淘汰的超声诊断仪的违法违规单位和个人,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予以查处。

这就提示应该从规范专业设备的销售与使用角度,强化源头管理。

此外,相关平台也应该压实责任。像一些点评平台和孕婴APP往往有不少各类信息。一般人都能够在上面轻松与鉴定机构“对接”,平台本不该那么难察觉。

而相关文件也曾明确规定,各地网信、电信、市场监管等部门要按照各自职责,加强对网络平台的监管,及时清理处置利用超声诊断仪开展“胎儿摄影”涉嫌“两非”和违法行医行为的互联网信息、网站(APP),依法查处含有“两非”内容的广告。这方面,各平台和相关监管部门显然都可以有更多作为。

总之,监管执法的“掣肘”越多,越需要各方司其职,充分调动积极性。只有协同发力,打击胎儿非法鉴定的监管之网才能真正织密织牢。

□闵箫(媒体人)

编辑:陈静 校对:李立军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