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2021-04-06 06:58:50


”清明节实际是清明节气、上巳日(农历三月三)与寒食三个时节的组合,除踏青放鸢外,《云笈七签》记载:“三月上巳,宜往水边饮酒燕乐,以辟不祥,修禊事也。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清明,三月节,一扫阴雨,天清地明。清明其风,温风如酒,清冽温纯。清明风为巽,巽为曲直,万物齐乎巽,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矣。“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清明节,雨晴天,得意正当年,该是送春迎夏的时节了。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三月的水还是微凉的,晨起漫步,燕地湖的水好像是静的,又不似“潭面无风镜未磨”的湖光溶溶,三月的巽风胶结着湖面,映跃着晚春的曦光,银线交织,涟漪似有似无,无声的、静态的张力隐匿在这春水之下。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三月者,季月也,又称嘉月。暮春嘉月,上巳芳辰。芳者,百花竞放,静谧的杏林园地也由得浓浅粉赭掩映地分外灵动盈满。同一枝上的侧叶梅却也不是尽然盛放,一边吐露芳蕊,一边含苞欲笑;玉兰倒是一树又一树的花开,清明时节的玉兰,已开到颓靡,不复白玉杯般的温婉含蓄,随着东风的吹拂,大大的玉白的瓣好似纷落的蝶翼而下,淡黄的花萼下已生了微芽。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二十四番花信风候,至此也走向尾声,春华将谢,盛夏繁盛浓绿的色泽即将渐次涂抹。据《焦氏笔乘》清明三候对应桐花、麦花、柳花。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桐花,谓其“殿春”之花也。韩愈在《寒食日出游》中曾这样描述花信更递——“李花初发君始病,我往看君花转盛。走马城西惆怅归,不忍千株雪相映。迩来又见桃与梨,交开红白如争竞。……桐华最晚今已繁,君不强起时难更”。桐者丛生,开则花覆满冠,朴野酣畅,风雨而落,春将逝去也。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桐花尚能在这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里惊鸿一睹,而麦花虽无幽昙之美艳奇香,却也开则瞬谢,单朵多则也仅刻许,倏忽即落。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风霏霏而麦花落,落则似如残雪漫铺,便是春夏递嬗的物候了。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柳月将逝,桐花繁欲垂,柳色澹如洗。在几场春雨的催发下,烟朦鹅黄的柳枝此时饱涨,暗藏着无数叫做“青眼”的叶蕾,那些眼随兴一张,便喷出几脉绿叶,爆出绵绵的柳花,不几天,所有谷粒般的青眼都拆开了。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QingMing

清明同有三候

初候,桐始华。

桐木知日月闰年,每一枝生十二叶

闰则十三叶与天地合气者也

胧月上山馆,紫桐垂好阴


二候,田鼠化为鴽

《素问》曰鴽,鹑也,似鸽而小

鲍氏曰,鼠阴类,鴽阳类

阳气盛,故化为鴽。盖阴为阳所化也


三候,虹始见

《注疏》曰是阴阳交会之气

故先儒以为云薄漏日

日照雨滴则虹生焉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清明前后,正是北京各大公园的最佳赏景之时,数甲子前的古人莫不如是。《帝京岁时纪胜》中有言,清明扫墓,倾城男女,纷出四郊,担酌挈盒,轮毂相望。各携纸鸢线轴,祭扫毕,即于坟前施放较胜。又《东京梦华录》记载有清明节社会各个阶层到郊外游春、宴饮聚会直至傍晚才返回的盛况:“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互相劝酬。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缓入都门,斜阳御柳;醉归院落,明月梨花。”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清明节实际是清明节气、上巳日(农历三月三)与寒食三个时节的组合,除踏青放鸢外,《云笈七签》记载:“三月上巳,宜往水边饮酒燕乐,以辟不祥,修禊事也。”提到了上巳节水边祓除的修禊习俗。修禊是修洁净身,古代文人将这个习俗超脱为诗意,便有“曲水流觞”,成为杯随曲水、吟诗饮酒的雅集。遂有“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寒食虽在,可现从者不多,留存在今世的莫过于青团。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写:“捣青草为汁,和粉作粉团,色如碧玉。”而江浙一带,多用艾草。艾草又称冰台、医草、黄草、艾蒿。王安石《字说》载:“艾可乂(治理、安定)疾病,久而弥善,故字从乂。”《本草纲目》有言“艾叶味苦,性微温,灸百病……治一切恶气。”可见艾草青团还有压时气的防病作用。然今日之青团多以糯米为主料,性黏滋腻,脾胃虚弱之人切勿多食。

清明 | 天清地明,春风徐来


QingMing

垄上烧过的葑草枯萎

田里播下的稻秧渐长

一切充满生机和希望

愿小杏仁也如同麦苗

奋始克终,勤积奋累

在来日结出丰硕的穗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