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2021-04-06 08:15:30


再加上她的不言语,就让程铮更加怀疑,怀疑一切都是自己的独角戏,怀疑她根本不爱他,怀疑她和他在一起的意义。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1

在青春文学领域里,总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那便是辛夷坞。

辛夷坞所有小说里的主人公都是有联系的,一部书的配角,可能是另一部书的主角。

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这也是我特别佩服她的一个原因。

《原来你还在这里》作为作者的处女作,也许它映射出的是她最初执笔时心底那些激越而痛楚的情感吧。

很多时候会感慨,时间流走了,年华不在了。

很多时候会叹息,爱情没有了,故事结束了。

可是,请相信,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

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总有这样一个人。

就像春天总是等在那里,在每一年三月翩然来到,永不褪色,永不会老。

初看这本书,想起张爱玲的《爱》,也想起奶茶的那首《原来你也在这里》。

喜欢作者的手法,清淡的一点点地描述着爱的过程。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情,纯纯的,抑或,蠢蠢的。

它的美好与皎洁,是后来的人生所无法相较的。

还记得记忆里那个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影子吗,那么勇敢,那么无畏,那么执着。

而如今,我们为了不伤到自己,就不断给爱增加负累,去获取内心的安全感。

爱要简单,要快乐。

这句话,早已离我们,太遥远。

很多东西,我们早已失去或者放弃。

那个曾经到过我们内心最柔软部分的人,至今,只剩下模糊的影子了。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尽管与她后来的许多作品相比,《原来》缺乏很多商业化的吸引眼球的东西。

它没有一个阻挠男女主角在一起的反派,没有往女主脸上甩支票的恶婆婆,没有说“你配不上他”的坏女配。

没有悬念,没有死亡,没有严肃的宿命与救赎的探讨,也没有诡谲多变的商场风云或利益之争。

它只是一个安静而纯粹的爱情故事。

简单到只有爱情,在彼此的青春岁月中反反复复地滋生又幻灭。

所有的一切都一目了然,却又让人怦然心动。

当这个故事从最初的甜蜜悸动转向反反复复的争吵与伤害时,它已经不再是王子与灰姑娘的美好童话了。

它是固执任性的青春岁月里难以抹平的一道伤痕,是程铮和苏韵锦在百转千回后对爱情的幡然醒悟。

正因为现实中不可能存在这种纯粹的、不掺杂任何利益衡量的感情,大家才会在小说里寻找“真爱”。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2

辛夷坞的文字有一种犀利与温暖并存的东西。

无论是爱情萌发时的怦然心动,还是朝夕相处时的残酷现实,都有着深入骨髓的力量。

即便如今再读,依然会眼眶湿润。

那个单纯的少年,连一双袜子都不会洗的男孩,用四年的时间学会如何去爱。

他学下她喜欢的围棋,学做她爱吃的菜肴,将她海蓝色的耳环暖在胸前,对她的一切,念念不忘。

不管世事如何无常,身边的人如何去了又来,来了又去,他,永远都站在原地,等待着她的回眸。

回望人生,在成长的道路上,我们都曾有过太多想要努力守护的东西,而现实却让我们在无奈与权衡中错过与遗失。

曾经那样刻骨铭心的爱情,也会走到备感无力、形同陌路的一天。

当感情遭遇危机时,你所采取的处理方式,决定着自己未来每一个瞬间的幸福。

所以花心的陈寻失去了方茴,现实的陈孝正放弃了郑微,专情的程铮则用痴情的等待找回了苏韵锦。

对待感情,他们用不同的态度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这其中,只有程铮,能够在充满诱惑的现实世界中不改初心,维持孩童般单纯的个性。

时间,除了能让你们从陌生人变得亲密,还可以让你们最亲密的人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我想,你一定也这样爱过一个人。

渴望再次遇见时不是一句“我想你”,而是“原来你还在这里”。

只因这一句话——原来你还在这里。

仿若看到多年后街头狭路相逢,彼此不再惦念不再埋怨,若是一句“原来你还在这里”,那必定是美好的情谊。

和暧昧无缘,和怀念有关,那是一份再也无法寻觅找回的时光。

最后唯有感叹。

是啊,遇到一个对的人已属不易。

当一个转身而去,另一个人一直在原地等待,一直等到对的时间再与她重遇,那更是人间难寻。

于是,程铮的深情和专注令他成为世间难得一见的情痴。

程铮也一直是读者票选辛夷坞笔下最受欢迎的男主角。

并不是因为他最帅、最有钱、最有风度,而是因为他的感情最单纯、最热烈、最真挚。

看看那些一路小心翼翼地计算着得失,权衡着利弊的情侣、夫妻,你会不会想起那个为爱不顾一切,心甘情愿付出所有,一直站在原地等待着苏韵锦的程铮?

难怪无数“花痴女”幽怨感叹:

满街都是陈孝正,世间何处觅程铮?

如果有一天重逢,我愿意放弃无用的骄傲与自尊,回到你给我的幸福城堡。

只是我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你是否还会在原地等我,安静地对我微笑。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3

《原来》,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灰姑娘的故事,但又有那么一些不一样。

大致与所有青春小说里的一样,平凡中带着独特,独特里有着孤独,中庸里带着苦楚。

应了一句,只有简单才能深入人心,才能引起共鸣。

这是和青春有关的故事,和现实相溶的故事,是所有人纯真年华的写照。

男女主角不能在一起的原因表面上看起来就是女主太“作”。

有钱有貌的男主角一路倒贴,不管是多么真心实意的感情,女主统统拒绝。

但如果你真的读懂了作者的心思,你就会明白女主的所有“作”只是“表面上看起来”。

这个故事开始出奇得甜蜜,爱情像夏日里一场狂怒无比的暴雨,毫无征兆地伴随着几声闷雷开始。

十七岁的程铮第一眼看见苏韵锦就再也无法忘怀。

学校走道里意外的冲撞,清亮而灼热的回眸,从此她便成了他生命中逃不过的劫数。

他一度以为自己讨厌她,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沉迷于和她之间的游戏。

他总想引起她的关注,却总不得法。

看到她时总忍不住找茬儿欺负她,在她的漠然中怅然所失,在她的愤怒里自得其乐,近乎变态地享受着那隐秘而陌生的快乐。

那些刻意为之的刁难,尖酸刻薄的嘲讽,故作凶狠的关心,掩饰不住的热切......

他心里从蠢蠢欲动到愈演愈烈的陌生情愫就这样悄然地滋长,如洪水般迅速地淹没了他那颗未经世事的少年之心。

在无数个不能成眠的夜晚,那个瘦弱背却挺得很直的身影,在他脑海久久萦绕挥之不去,那双眼睛里灼热闪亮的光华,令他无法忘记却也无法拥有。

直至一次惹得她伤心流泪后情不自禁地吻了她的唇。

只是一瞬间,青涩的男孩长大了,心中所有的纷乱散尽至一片澄明,哦,原来是爱上她了。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那时的他,一心一意地喜欢着她,但他却不懂爱的方式。

看节俭的韵锦用两个馒头打发一顿晚餐,编着弊脚的理由买面包给她,偷偷地把钱放在她的桌子脚下,把饭票塞在她抽屉里......

总是这样地,拙劣而毫无技巧地讨好,单纯到令人落泪的心事。

只不过是因为喜欢,便抛开一个男孩所有的自尊与骄傲,霸道地想要占有,可怜地向她乞求。

于是,他将最初的青涩与甜蜜熬成最后的卑微和痛楚,将点点滴滴的暗恋与美好变成身不由己的相互折磨。

程铮,他就像一团炽热的火焰,带着年少时不容抗拒的热度和令人贪恋的温暖来到苏韵锦身边,捧上自己那颗为爱虔诚的心。

王子般优越的身世造就他与生俱来的骄傲,迅速沦陷的感情却不小心泄漏了心底的秘密。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在面对她时会变得那么别扭,连自己都觉得陌生。

看着她的时候,明明心里甜得像蜜一样,只想分分秒秒地守着她,呵护她在手心。

可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却没有一次能自在妥帖地表达自己因爱而卑微的那颗心。

他那样无谓付出,不计回报地爱惜韵锦,让深埋在阴霾里的她看到了阳光。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4

而苏韵锦,是什么样的女孩呢?

她从小县城来到大城市的重点高中,完全陌生的环境、聪颖骄傲的同学、笨拙土气的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催生了韵锦心中的怯懦、倔强、自卑、敏感。

她是困在青春围城里、困在高考的独木桥上的少女,带着一份那个年纪独有的晦涩暗淡的惶然。

韵锦有着灰姑娘身上的很多性格:别扭、冷漠、倔强、自尊心极强。

这样的她,要打开心防接纳嘴巴太坏、心肠却极好,脾气太臭、才貌却俱佳的程铮,注定要经过几番撕心裂肺的折腾。

她说,她不要做灰姑娘,因为没有人发现被王子爱着的灰姑娘其实是多么卑微。

可是她遇上了程铮。

程铮一直在追,而韵锦,一直在躲。

一个攻一个守,一个进一个退。

一个热情如火,一个冷漠如冰。

这样的套路,太纠结,也曾一度觉得过于矫情。

可是,这样的倔强,或许就是那个年纪最真实的成长的写照吧。

备受宠爱的男主,和卑微敏感的女主,这样的爱恋类型,有点像《流星花园》里的道明寺和杉菜,有点像《宫》里的八阿哥和晴川,有点像《泡沫之夏》里霸道的欧辰和夏沫。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韵锦很清楚自己和程铮的性格和差异,他们只会互相伤害。

可是当程铮捧着一颗炙热的真心一度将姿态低到尘埃里来爱着她的时候,韵锦还是感动地回应了他的爱。

我们早就看到韵锦一直心里爱的就是程铮,酒醉的时候说得总是最真实的。

所以她想给两人一个机会,而非典的特殊时期又刚好成全了程铮的一片火热痴心。

然而这份被催化出的爱情却难以经受住两人在个性及处事上存在的巨大差异所带来的考验。

程铮虽有追逐爱情的冲劲,却不懂得照顾、尊重和包容。

偏偏韵锦惯于沉默,却又敏感而要强,她所处的黑暗,程铮从未去探究过,也没有参与过。

韵锦在他面前阴霾住自己的自卑,还是勇敢地接受了他,却要避免两人地位上差距带来的尴尬和痛楚。

他们之间的小磕小碰从量变累积到质变后终于一触即发。

本来可以是一个童话的,可是韵锦和程铮都不是童话中的人物。

童话里只说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没有人深究过,那幸福是多么地卑微。

没有人问过灰姑娘愿不愿意,好像只要她的脚合适地穿上了水晶鞋,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王子回宫,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恐。

正如韵锦所说:

我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卑微,但是不可以在我爱的人面前低下头,不可以。

是谁规定了灰姑娘必须被王子拯救?

被窘境放大了的自尊掩盖了懵懂的喜欢,她不要王子的怜悯,只想成为渔夫心里的公主。

她渴望被人爱,但不可以是居高临下的施舍,而应该是完全对等的心意。

苏韵锦,世人都看她是灰姑娘,尤其是站在程铮的身边,也许她是沉默而卑微的,但是她却是自己心里的公主。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韵锦一直在爱情和自尊里挣扎。

她的坚持和拒绝,在他眼里渐渐成了不懂体谅。

他不明白,施恩的人站在可以选择的高点,受的人只能被动承受。

他的施恩,便是逼着她拿仅剩的那点自尊来交换。

哪怕他要强塞给她的是自己的真心,她也觉得那真心是附加了金钱的味道。

本来恋爱中男孩子为女孩做点什么也是很正常的,可敏感的韵锦却总是会把那些来自程铮的恩惠看成是阻碍他们平等关系的蒺藜。

比起欠还不清的人情,她更愿意欠银行还得清的利息。

在爱情里她想守着她的自尊和独立,永远都绝不可以被别人豢养,哪怕那个男人也是她所爱。

而在程铮看来,钱都是外物,都是附加于爱的。

所以他无法理解。

两个人的成长环境造就了完全不同的心境与想法。

一个不管不顾想尽所能给予,而一个却如临大敌拼了命地抗拒。

谁都没顾及到对方的内心,也没想过去真正地设身处地站在对方角度去考虑。

步调严重不一致就像他们两人完全脱节了的对爱的领悟。

这种根本性的差异造成了彼此不可调和的矛盾。

自尊过强的苏韵锦宁愿做渔夫的公主,也不愿做王子的灰姑娘。

韵锦对程铮的爱,是想“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而不愿“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所以,当爱情终于战胜自尊的时候,她的心却不快乐。

对于韵锦来说,面对程铮这样太过耀眼的人,有时候其实是没有欣赏的心情的。

因为那种光芒只会刺痛自己的眼睛,然后痛得流出了眼泪。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5

当我终于懂得,有些事情,仅仅有爱是远远不够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已不再年轻。

是的,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所以,很多年之后,我才开始真正理解程铮和苏韵锦之间的战争与和平。

程铮和韵锦都是爱对方的,毫无疑问。

但为什么,两个互相爱着的人,最后分开,不是因为家境的差距,不是因为外界的排挤,而是因为他们自己本身?

他们俩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并非平等。

韵锦因为成长环境,自卑、敏感、小心翼翼。

在她纯白的少女世界,她不敢去奢望什么,包括程铮爱着她的事实。

她没有莫郁华的勇气,所以必须保护好自己。哪怕缩在壳里面,也好过赤裸裸地被伤害。她也没有莫耶华的清醒,没有能力强迫自己抽离。她一旦放开自己向他走去,就会沉溺,所以只有让自己不要靠近。

她一直在躲避,直到真正面对以后,她的内心也并非完全打开。

她自卑而怯懦,习惯于把自己藏起来,什么都放在心里,什么都不说。

虽然不说,但她却是也是一个外柔内刚的性子,绵里藏针,心里认定的事情很少退让。

即使有时无奈但也选择忍受,但是事情堆积在心里久了,不满就容易以更极端的形式爆发。

所以这样的结果是,韵锦对程铮的爱都在无形之中,更多地被程铮忽视。

再加上她的不言语,就让程铮更加怀疑,怀疑一切都是自己的独角戏,怀疑她根本不爱他,怀疑她和他在一起的意义。

这种怀疑,让他无力、无奈、颓然。

他说:

你至少告诉我,我是哪里不够好。你教我,怎样才可以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在一段爱情里,彼此误会,彼此相爱,却不愿承认,不愿服输,搞得两人又疲惫又辛苦。你没有错,你只是不爱我。

而她说:

大多数的时候,我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程铮是家中独宠,更多的时候,他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孩子。

在他爱的韵锦面前,他的任性和孩子气就越表露无遗。

他不会洗袜子,不会洗碗,更别提日常的做饭打扫了。

韵锦对他的忍让,让他越发依赖韵锦。

他对她爱得越深依赖感越深,渐渐地,成为了一份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这份重,让苏韵锦,无法承受,倍感压力。

这样两种性格的人在一起,两个同样倔强同样要强的人。

三年的同居生涯让两个对彼此了解更深,可并没有使他们在爱情里成长多少。

程铮依然是中学时代那个明明深爱却不懂如何去爱而总是惹恼苏韵锦的大男孩。

而苏韵锦呢,她依然守着她所谓的自尊城墙,一点门缝都不愿对程铮开启。

他们都爱彼此,但却不懂得怎么去爱对方。

程铮怕失去,所以反复伤害她。

韵锦怕受伤,所以反复远离他。

韵锦困在自己的世界里,而程铮,却困在韵锦的世界里。

两个人就像在玩捉迷藏的游戏,于是,总是那样带着剧痛擦身。

最后,因为他的幼稚冲动,她的自尊倔强,两人终于分手。

相爱的人到后来为什么只剩下互相伤害呢?

越是相爱,越想要为对方好,可是做出来的事却让双方都痛苦。

年少轻狂幼稚冲动,不顾后果地说出:

我们分手吧。

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多么令人心痛的一句话,怎么可以就那样轻易地说出呢?

或许会马上后悔,可是话已出口,人人都有骄傲自尊,从此陌路。

程铮和苏韵锦,在爱与伤害中,彼此弄丢了对方。

四年的时间,两人毫无瓜葛,就这样子各自生活。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6

家境优渥、外形俊朗的程铮,在与韵锦分手之后,身边主动追求他的莺莺燕燕从来都没有少过。

为什么,他独独只钟情苏韵锦,念念不忘,甚至,再没有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

高二时的惊鸿一瞥,让程铮一眼即是万年。

第一次kiss,第一次made love 的时候,他的世界烟花瞬放,让华灯璀璨的大街,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仿佛都成为布景。

他爱玩,但为了她,可以取消一切娱乐活动,早早回家。

他在外应酬时竟会期待她打电话催自己回家,才能表现她很在乎他。

他为她可以立即乘飞机从北京赶到广州,只因她哭了。

他为她可以义无反顾地放弃北京,搬到广州工作生活,只因她在这里。

他要和她在一起,就算是伤痕累累也无所谓。

但即便如此,还是弄丢了韵锦。

在少年程铮的世界里,苏韵锦留给他的是凄惶,是心中缺了一块的空缺感,是有些东西越是想要就越抓不牢的遗憾。

他爱她的理由,最初就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

可能他的经历一直都太顺利了,没有试过得不到什么,所以才会那么在乎。

正如陈奕迅在《红玫瑰和白玫瑰》里唱的那样: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然而多年之后,程铮早已不是年少冲动,他对韵锦依然有着飞蛾扑火的勇敢与执着。

失去苏韵锦的程铮痛苦至极,甚至于他的身体却发生了一个血淋淋的现实,除了苏韵锦,什么女人在他面前他都不想要。

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的心甚至他的身都只为她一人守候。

当再遇到韵锦的那一刻,他毫不犹豫,他更加坚定自己的心,他说: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分开,然而,不管走得多远,我总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你找回来。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韵锦呢,在离开程铮之后,他的影子无所不在。

她总是在每个街口,每次转身都恍惚看到熟悉的身影,每个夜晚,美梦和噩梦里都有他的存在。

原来,跟失去他相比,所有的坚持都是可笑的错误。

有那么一个人,有他在身边,会觉得缠绕了无数理不清的难题,可是一旦他不在了,就连呼吸和心跳都变得不再整齐。

对于程铮和韵锦来说,爱从来没有放下过。

他们只是不小心迷失,弄丢了彼此,就像一次赌气又任性的出走。

他们都曾用尽全力去争取,而分别时的绝望亦是刻骨铭心。

分开不是不爱了,也不是放弃了,只是明明爱得很深却找不到维持两人关系的平衡点,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7

这之后,失去亲人,失去孩子,失去恋人,一个人在举目无亲的城市里苦苦支撑,各种缘由使苏韵锦渐渐丢弃了那个固执的自己。

性格放开了许多,在职场混得游刃有余。

而经过那些痛过、恨过、怨过、伤过的过程,爱未走而逐渐明朗。

感谢那四年,磨练了爱情,也磨练了苏韵锦,让她开始自信,让她有了再一次站在程铮面前的勇气,坦然地接受程铮仍然炽热的爱情。

还好王子愿意以断腿的代价换回爱情,还好灰姑娘不再想要做渔夫的公主。

还好兜兜转转,你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你,我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我,但“原来你还在这里。”

还好,我们都没有弄丢对方。

所有的纠缠,都来自心底还没有绝望的爱。

所有的伤害都来自不安和逃避。

如果一段感情在经历了四年的分离之后还有那么多的伤痛和不甘,有什么理由不去面对,不去接纳呢?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张爱玲说:

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

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

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百转千回,回到原点,竟发现故人依旧,然后一句:

原来你还在这里。

永远有多远?

有时候,它可以短得根本看不见。

还好,总有人愿意在原地等待,只为了那份对爱的信仰:分别,是为了更美的重逢。

就像那个童话故事——

鱼儿对海说:

你看不到我的眼泪,因为我就在海里。

海对鱼儿说:

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里。

故事里的程铮和韵锦,就像这鱼儿和海。

鱼儿离开了海,生命无法延续。

海失去了鱼儿,灵魂不再完整。

这样的爱,就算被炸得粉身碎骨,落得个灰飞烟灭的结果也是值得的吧。

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到“同桌的你”,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到“匆匆那年”,所有关于青春的故事都以遗憾收尾。

好在,洗尽铅华之后,有一个故事能在最后的最后告诉我们:

原来你还在这里。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08

小说终究是小说,它可以让主人公无比幸运,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然后分开。

漫长的七年之后,终于在对的时间,重又相遇,而对方,恰巧,还是当初的那个人。

不是每个人都有程铮和苏韵锦那样的幸运。

离开几年彼此都还在原地,时间没有摧残他们,只是将他们打磨至懂得体谅对方,重拾起这一份差点丢失的爱。

而现实的生活里,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转身就错过一生,深爱变成陌路之后的苍凉的故事。

纵使曾经爱得再痴缠,转身,已是天涯。

我们每个人,无论为了什么,都不太可能停留在原地,都要一直往前走不能回头。

最多不过是某年某日偶遇,相视一笑泯恩仇,最后沦为是路人甲乙,这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爱是一个宏观的命题。

支撑这个宏观的命题的是,恰恰是那些被我们忽视的细枝末节。

爱是一个风花雪月的事,但婚姻不是。

其实,爱本身也不是。

它需要沟通,需要宽容,需要理解,需要种种......

彼此观念严重脱节的爱必然走向崩塌。

世间多少男女都是因为意见相左而错失,多少婚姻因为“性格不合”而劳燕分飞。

哪有那么多的完美结局,你独自一人舔舐伤口,你独自一人流落街头,你独自一人孤独寂寞,那都是你自己的事儿。

没有人会披着彩霞金光闪闪地从云之彼端做你的金甲战神。

纵然许多经过让人读来心痛不已,这依旧是个温暖的故事。

洒下一束柔柔的光,照亮了在这个硬邦邦的世界某一角落踽踽独行的一个人。

《原来你还在这里》是辛夷坞所有作品中最纯粹的一篇。

它一如年轻时最初的爱情,拥有着人们对幸福的最终希冀。

如果有一天重逢,我希望你不幸福。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记得我。

记得我们过去共有的爱与痛,甜与伤,记得那些相互依赖又相互折磨的成长与争吵。

记得,我还在这里,一直都在这里,安静而绝望地等待着你......

程铮&韵锦:若有一天重逢,我愿你不幸福,唯有此,你才会记得我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温暖和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