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闲笔:浊海清流陈行甲

2021-04-06 11:12:58


司马3忌们就像鲁夫子笔下的虫豸,紧叮与汪芳女士有任何联系的人。


闲笔:浊海清流陈行甲


闲笔:浊海清流陈行甲

感谢头条君匡我不逮。

入乡随俗虽有无奈,檐下低头却是能活着的重要保证。所以我再次恳谢头条君以否决我文章的方式,来帮助我进步。我接受批评且愿意改正。因为我想在今日头条这一平台继续活着。

活着才能发声!

就算像我这样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亦有对世界的看法,对社会的期待、以及对未来的憧憬与担忧。没有野百合的春天不叫春天!

为了能顺利通过头条君的审核,我将《追踪二》《追踪三》《追踪完结篇》统统删除。作以下闲笔,希望头条君高抬贵手,放我通过。

闲笔:浊海清流陈行甲

网络上对陈行甲先生的指责,发端于陈先生的公益组织接受了汪芳女士所捐《武汉日记》稿费,共计120万元。而《武汉日记》在网络上掀起的滔天巨浪,至今仍未平息。陈先生接受该笔捐款的公益行为,被一些人视为站队行为。从而引发激烈地讨论与争鸣,甚至人身攻击。

我与陈行甲先生素不相识,对他人格的认知,完全来源于媒体与网络的正向宣传。我也知道,在这个超信息网络时代,对一个公众人物进行人格判断,确实很难。说句难听的话:披着人皮的狼,真的无处不在。

我更知道,如果我抗拒信息时代,不参与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一切,将会变成行尸走肉。所以我愿意接受一切正向信息,且毫不迟疑选择站在陈行甲先生一边。

人必须选择相信正义!人必须选择相信善良!

闲笔:浊海清流陈行甲

但我发现,似乎有一部分人不这么认为。比如有一位 @司马3忌 先生,曾对著名歌星韩红女士的善举横加责难。最后的结果是,韩红女士清白无辜倍受伤害。而发难的始作俑者,却轻飘飘如阴魂溜走,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未留下。

闲笔:浊海清流陈行甲

如今,在诘难陈行甲的队伍中,这位司马仁兄又出现了。说实话,如果现在有一道二选一题目:陈行甲与司马3忌谁是君子?任何情况下,我都勾选陈行甲。

周敦颐的《爱莲说》,在我看来,就是写给陈行甲的。他在巴东县所做的一切,足以证明他与魑魅魍魉不为同道;他挂印之后从事公益,更让人由衷佩服。

而司马这些伥鬼,为何紧咬陈先生不放?

前面提到过,因为汪芳女士。

司马3忌们就像鲁夫子笔下的虫豸,紧叮与汪芳女士有任何联系的人。不问青红皂白,不论是非对错。叮住放毒后,不把目标搞臭,绝不会轻易松口。既使叮错了,他们也不会有半点歉意。韩红女士的遭遇就是明证。

闲笔:浊海清流陈行甲

这群虫豸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外围造势以奚落谩骂为主。核心老虫则以监督为名,抓住一二瑕疵,进行无休止的夸大与谣攻。对原本简单明了的捐助事宜,大有不挖出一场通敌判国大案,绝不善罢甘休之势。

毛主席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在这浮躁浮夸的社会里,陈行甲先生无异浊海中的一股清流。所谓高尚者自清,卑鄙者常污。时间,终将证明一切!

20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