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2021-04-06 12:57:30


而新光的创始人——周晓光的经历更是令人唏嘘不已,作为一位女性创业者,凭着一己之力从20元本金起家,成为了手握800亿资产的浙江女首富,号称是中国的“饰品女王”,此外她还成为了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的女主角,一时风头无两。


把一家企业做成巨头极为艰难,但要把一家巨头彻底败光也是不易。


上市公司新光圆成的从巅峰300亿元市值跌到17.18亿元市值,蒸发超90%!


且连续多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使其面临“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将被终止上市”的退市风险!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而新光的创始人——周晓光的经历更是令人唏嘘不已,作为一位女性创业者,凭着一己之力从20元本金起家,成为了手握800亿资产的浙江女首富,号称是中国的“饰品女王”,此外她还成为了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的女主角,一时风头无两。


然而,这个“最励志女首富”不仅沦为了老赖,还被处以10年禁入的处罚。从”女王“到”老赖“,只用了3年时间而已!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01

二十元本金、一根绣花针起家


周晓光一度被奉做“草根逆袭”的典型范本,贫苦出身、白手起家,硬生生靠自己的双手,把一根小小的绣花针做成了百亿商业帝国。


1962年11月,周晓光出生在浙江省的一个小山村。


她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下面还有5个妹妹和1个弟弟。


回忆起小时候的日子,她印象中最为深刻的便是贫穷与饥饿:没有一顿饭可以吃饱,一家老小都靠着母亲的绣花手艺活儿,艰难度日。


6岁时,当别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时,周晓光就已经开始跟母亲学习绣花手艺,稍大一些也就去了街上卖绣花鞋,但赚来的钱只够勉强维系生活。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周晓光揣着母亲省吃俭用攒下来的20块钱,前往东北闯荡。


第一次出远门,她走了6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义乌火车站,挤进北上的火车,只买得起站票,白天站在车厢接头处,晚上蜷缩在别人的椅子底下睡觉,被列车员当做“盲流”驱赶。


在大兴安岭零下40度的冬天,一天只吃一顿饭,穿着单薄的衣裳,挑着100多斤的铺盖去做生意。


在不到40天的时间里,周晓光赚得了380元,这是她挣得的第一桶金,真真是“拿命在换钱”。


回到家时,母亲几乎认不出眼前又黑又瘦的小丫头,母女抱头痛哭。


苍天不负苦心人。


走南闯北的历程中,锻炼了周晓光与人交际、八面玲珑的能力。


除了卖绣花图样之外,她发现了一个新的生意——绣花培训。


在东北,她发现一些东北大妈不仅自己喜欢买,还愿意学艺,周晓光脑子一转,通过收徒弟拿份子钱的方式,把绣花生意搞成培训生意,6年下来,终于赚到2万元份子钱,在那个年代,这可是一大笔钱。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02

摆地摊摆出女首富


“万元户”周晓光,得以“衣锦还乡”,先是给家里买了台彩色电视机,又给村民发红包,讲述这些年的赚钱故事。全村人都在夸她“有本事”,还要跟着她一起去外面发财。


不过“小富即安”远不是周晓光的目标,她觉得收徒挣钱来的太慢了。


一次去义乌办事,让她发现饰品的赚钱机会。


随着改革开放之风兴起,中国女性的爱美意识开始觉醒,但物质条件毕竟还不充裕,因此塑料、玻璃制成的仿真头花、胸针、耳环、戒指流行开来。


就这样,周晓光从“行商”变成了“坐商”,在义乌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一个摊位,经营饰品生意。丈夫到广东进货,她在义乌练摊凭借着能说会道的本事,几块钱的饰品能被描述成价值百元、甚至千元的高档品。


后来她还成为了一家台湾珠宝商的独家代理,一天就能赚到几万元。


几年下来,他们在义乌最好的小区买了房子,在市中心买下了门店,过起了人人艳羡的富人生活。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但周晓光的未来是星辰大海,她并不满足于眼前这种来回套利赚差价的模式,她想要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自己开工厂、自己来销售。


90年代中期,周晓光成立了新光,在义乌盖起了一座专门生产饰品的工厂。


为了大量制作饰品,周晓光从广州招来400多个工人,从台湾招来40多个技师,还找到一位职业经理人管理企业,她亲自挂帅,带领销售团队征战四方。


周晓光成功的秘诀有二,一是“模仿牌”,她特意搞了一个由30人组成的“产品研发部”,就是去国际知名饰品巨头打探消息,看看风靡全球的饰品是什么样的设计、材质、工艺,什么好就卖什么。


据说为了拿到一个她非常喜欢的饰品设计方案,周晓光专门去了趟美国纽约第五大道,花2.4万美元巨资买下一枚胸针。


二是“时间差”,毕竟由于经济发展情况不同,饰品流行也有地域差和时间差,采取自南而北循序渐进的阶梯式产品销售法,最大限度提高市场占有率。


仅1年时间,新光就一举成为国内饰品行业龙头。真正让她在业内出名的是一次在香港举办的世界流行饰品展,“精美饰品+伶俐口才”,用了4个翻译,用坏3根笔,一口气拿到70多个国际客户,现场光订单交易额就价值5000多万元!


随着设计水平的提升,新光集团的饰品多次荣获国际大奖,还与席琳迪翁、施华洛世奇等国际大牌合作,一举奠定了新光品牌的行业龙头地位。


周晓光还尽可能多地让新光出现在国际知名会场上,着力打造新光的“高端形象”,还在2001年让美国总统也别上了新光出品的领带夹。


短短几年时间里,周晓光名下的工厂800万的投资实现每年成倍翻的产值,迅速崛起为中国最大的饰品生产基地,同时在全国建立了庞大的销售网络,成为国内饰品行业的龙头老大。


尤其是对当地来说,她更是一张抢眼的名片,全国2000多家饰品企业,仅义乌就有1000多家。以至于义乌很多年来都流传一句话:“浙江有义乌,义乌有新光”。


2016年周晓光夫妇在胡润百富榜以300亿财富排名第53位。


2017年,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的身家排名胡润百富榜第65位。


2018年3月周晓光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排第26名,成为浙江女首富。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03

有钱的感觉有多好?


这位长相、身材并不出众的农村女企业家,却成了“饰品女王”,代表着国内潮流时尚界的风向标!


她再也不是那个终日吃不饱饭、被城管呼来喝去的农村小姑娘,而是诸多光环加身、人人称赞的知名女首富!


“过去你对我爱答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这句话,也同样适用在周晓光的身上。


在周晓光发迹之前,她想去施华洛世奇参观学习时,到处寻找资源和线索均无果。


但在几年后,她接到了施华洛世奇水晶奥地利总部的邀请,享受最高的礼遇:乘坐着施华洛世奇公司派出的专机,亚太区经理全程陪同,施华洛世奇的掌门人亲自接见。


而这个转折的原因,恰如施华洛世奇掌门人所言:


“尊敬的周女士,您是我们全球最大的客户,采购量比欧洲任何一个国家所有企业加起来都大。”


大概在这趟考察过程中,周晓光满脑袋想的都是——“有钱真好”。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发迹后的周晓光频繁出现在闪光灯下,享受着源源不断的荣誉与追捧,一时间风头无二。而她的儿子那场盛大的婚礼,更让其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周晓光大儿子叫虞江波,生于1985年、毕业于伦敦商学院,2017年12月,他与森宇集团董事长俞巧仙的千金俞恬伊,在集团旗下义乌世贸中心举办了一场豪华婚礼——


杨澜主持,施华洛世奇水晶的接班人致辞,董文华献唱,请来全国最顶级的民营企业家来捧场,马云、张近东、王健林等大佬成为座上宾。婚礼选在新光圆成旗下地产公司开发的地标建筑,义乌世贸中心,这是整个浙中的最高建筑。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04

杀入房地产、征战资本市场


站在巅峰上的周晓光想要更进一步,想要撬动起更大的财富,适逢中国房地产之风兴起,据说超过10万人、1000亿体量的温州炒房团正杀奔全国,全国房价被按上了加速键。


野心勃勃的周晓光决定投身于这一浪潮,于是确立了公司由单一饰品经营转向多元化经营的思路。


她还干脆把主营饰品业务甩给了儿子,亲自主掌新光集团的投资板块,直接打出一个豪情万丈的宣传语——新光梦很美好,千亿梦很宏伟!


2004年,周晓光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购浙江万厦,正式跨界房地产。后来,并以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完成对方圆支承的借壳,实现了旗下地产业务曲线上市。


除了地产之外,周晓光不断跑马圈地、横跨多个不同的领域,制造、金融、互联网、农业,新光旗下有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还有40多家参股公司,资产高达800亿,周晓光不仅想要做浙江的女首富,还想成为中国的女首富!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但房地产是何等烧钱的一个行业,资本市场上的并购更是需要大量资金作支撑。公司的高速运转像正在飞速旋转的陀螺,想慢也慢不下来。


周晓光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凭借新光集团光鲜的外表和日隆的声誉,发行债券借旧还新,新光无需挪动太多自有资金,就可以通过杠杆撬动起庞大的资本帝国。


但周晓光本以为这是通向更大财富的大门,其实却是暗地里埋下的陷阱。


不断高杠杆扩张的新光集团,盘子越来越大、花钱越来越多,始终在拆东墙补西墙,净现金流却面临干涸,债务不断滚雪球。


随着房地产调控趋严,资金监管一再升级,新光的危机也日益凸显。


但周晓光仍然在不顾风险地蒙眼狂奔,2018年7月,新光圆成明明已经陷入债务泥潭,却还是发布了重大资产购买预案,准备付出83亿元~136亿元杠杆收购高科技公司中国高速传动,从而转型高端制造。


但这项赌博式的收购还没完成,危机就爆发了。


2018年9月22日,新光集团发生两笔共30亿的债务暴雷,坐实了外界关于其流动性危机的传言。半年之后,新光集团对外披露未清偿债务高达225亿,所持新光圆成的股票也抵押殆尽。


随着债券的兑付违约,新光圆成控股股东新光集团财务告急,周晓光财务危机显露冰山一角,资产受限、股权质押、冻结等问题接连曝出,迅速侵蚀着新光的商誉。


周晓光使出浑身解数,出售资产、收缩战线、四处招揽战略投资,可是469亿元负债如压顶之灾,新光越陷越深。


2019年3月,新光集团及其下属3家公司向金华中院申请破产重整。


股份被轮候冻结、多处房产被查封,子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周晓光本人也被法院列为“老赖”。


2021年初,监管挥出重拳,对新光公司实控人周晓光夫妇处以罚金以及10年市场禁入。


新光的股价更是接连暴跌,从巅峰300亿元市值跌到17.18亿元市值,蒸发超90%!且连续多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如果该公司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生死线”,将会面临的退市命运!


浙江女首富的陨落:300亿财富化为乌有,从“女王”到“老赖”


从摆地摊、挑糖担开始,四十年摸爬滚打,才构筑起来的300亿商业帝国,如今才用了3年时间,就将化为乌有!


时间是最好的证人!


它记录了太多的奇迹、梦想成真,也验证了许多泡沫、失败和谎言,更是忠实地存储着一个白手起家传奇女富豪从巅峰跌落而下的痛苦过程。

05

结语


欲望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灭一个人。


周晓光曾在公开场合反复提及,以前母亲黄仙兰告诉她的经营之道让她受用终身:“有计划不盲目,看准机会勇敢上。”


周晓光无疑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当贫困的生活驱使着白手起家、辛苦打拼,成就了一个饰品王国;但当她终于成功跃升,便迷失在了财富带来的快感里,想要在短时间内追逐更多财富的渴望,让她走上了一条蒙眼狂奔的道路——


贸然投资房地产、杠杆式并购、忽视主业一味追求公司产业外延式扩张........当初是“鸡毛飞上天”,现在真真是一地鸡毛!


对于女儿如今的悲剧,受访中,周晓光母亲黄仙兰说:“我女儿走路走得太快了,她很想做大的,我早就叫她不要去搞那些东西了,实际上做点小生意混口饭吃就很好了。”


想必周晓光如今最感慨的,当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周晓光的悲剧在中国商业市场上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昔日无比辉煌的商业大佬,在短短几年时间却从巅峰坠入深渊,不是败给对手、而是输给了自己。


希望广大创业者都能从周晓光的经历中有所领悟,千万不要再踏进同一条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