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第一次探家

2021-04-06 14:46:18


在家一个多月,母亲除了忙农田的活外还总是想方设法给我做好吃的,蒸发糕、煎糯米粑粑、包粽子等等,现在都记得那年的夏天我们家都有腊鱼、腊肉吃,那是80年代初期,这种情况还是很少的,可想妈妈为我探家回来有好吃的,可能提前一年吧就开始准备了。


第一次探家

凡当过兵的人,都应该对第一次探家印象非常深刻。我的第一次探家是4年后在军校上学时放暑假,一个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人一出来就是4年,那种想家的滋味,无以言述。我们学员一般是晚上站岗,我那时喜欢站岗,特别是喜欢站零点以后的岗,因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面朝家的方向,静静地凝望星空,听火车的汽笛声,回味在家的点点滴滴,那是一种享受、一种快乐,也能释放一些相思之苦,不知不觉中2个小时一晃就过了。我记得在探家的前几个月就开始准备要带点什么东西回家,尽管那时只有不到20块钱一个月的津贴,除去将准备来回路费以外,总想着要买点当地特产孝顺父母亲,那时候河南的杜康酒比较有名,在曹操的在短歌行中都用“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样的诗句来赞美杜康酒,所以就早早买了一对,放在床头柜中,只要一打开,那种酒的香味,立刻充斥整个寝室。

在军校时我们有3个从一个营考进来的一个乡的高中同学,探家时结伴而行,在长沙中转,最记得在长沙下车时是早上5点多钟,应该是第一趟公交车,人比较多,我们上车都是站着的,在途中可能是有个老乡遇到了爬手,然后我们在车上大声提醒其他旅客,同时3个人站一个三角形进行相互保护,由于第一次探家的激动和亢奋,回到家整整2个晚上没睡都也不知道到累。那个年代部队官兵平时外出或探家都没有穿便服的习惯,而且也没有多余的钱来买便服,所以回家都是穿军装,我们也不例外,父母亲见到4年未见的儿子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是穿着四个兜的干部服,别提有多高兴,围着我嘘寒问暖,只问想吃什么,我脱而出说想吃甜酒(这是湖南的特产,用糯米发酵做的又甜又有一点酒的度数的糯米酒),我母亲立即煮糯米开始做,因为要发酵,还需要一段时间,没想到第三天就可以吃了。因为家是农村的,暑假正是农村最忙的时候,回家休息2天后就去探望家中长辈,回来就帮着父母收稻谷、插秧,到现在我母亲都还在说我们村原来的老书记经常把我做榜样教育他的儿子,说:“人家还是个干部,回来就帮家里干活,没有一点架子”。老书记也有个儿子考上了高校(注:那时学校包分配,也就是只要考上高校就有工作安排,就成了吃国家粮的城里人),怕他变“修”(我们那的土话,就是“好吃懒坏”),当时我们队上有个比我晚3、4年当兵的小伙子也考上了军校,而且还是青岛海军潜艇学院,因他家条件较好,一到放暑假,在家就是到处游玩,后来到大三的时候,因为恋爱被军校退回原部队作退伍处理,大好的前程被毁,他父亲气得把家里的灵位牌都扔到水沟里。

在家一个多月,母亲除了忙农田的活外还总是想方设法给我做好吃的,蒸发糕、煎糯米粑粑、包粽子等等,现在都记得那年的夏天我们家都有腊鱼、腊肉吃,那是80年代初期,这种情况还是很少的,可想妈妈为我探家回来有好吃的,可能提前一年吧就开始准备了。假期很快过完了,到了返校的日子,妈妈又为我准备家乡的土特产,从来不会做咸鸭蛋的妈妈,居然为我腌制了几十个咸鸭蛋。返校我们要从长沙中转,我们乡还没有到长沙的班车,只有隔壁镇才有,而且还只有早上5点左右一趟班车,从家到镇上还有5、6公里要骑单车过去,路又不好走,所以4点左右就要出发,妈妈凌晨2点不到就起来为我准备行装,我妹妹和我对象骑车送我,

第一次探家

我们家前面是一条渠道,要从渠道一端绕过去再从我家隔渠道的前面过,渠道宽大概20多米,妈妈在渠道对面边哭边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要经常写信回来等,现在想起这个情景就泪涌眼眶。

第一次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