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2021-04-06 15:27:42


8月,陈芬被增补为湘南特委委员,毛泽建则被任命为中共衡阳县执委。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这是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七律·到韶山》一诗中的两句。这就话的意思是,因为我们伟大的志向,牺牲了很多的同志,但我们敢让这日月天地,另换一番颜色。

这是毛泽东在1959年,也就是时隔32年后,再次回到家乡韶山时,作下的一首诗。的确,为了这“新天”,太多的革命烈士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就拿毛主席来说,在近三十年的革命斗争中,就失去了6位至亲之人。

2016年底,毛泽东的唯一嫡孙毛新宇,在其出版的《毛泽东三兄弟》一书中,讲述了毛氏家族的英烈传奇。在其书中,有这样一句话: 我们的亲人中,最早牺牲的是毛泽建。

一句话,让我想起来曾经脑海中那个“智勇双全的奇女子”。她是毛泽东最疼惜的堂妹,也是毛氏家族中,第一个牺牲的革命烈士。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图|毛新宇携家人回乡祭祖

毛泽建,1905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东茅塘。她出生时,正是秋天黄花遍地之时,所以父母为其取了个乳名,叫菊妹子。

菊妹子的父亲名叫毛尉生,是毛泽东的六堂叔。相比较于她们家,毛泽东家里还有些余钱,能供几个孩子读几年私塾,但菊妹子家里实在是太过贫困。

其父毛尉生靠给人家帮工,赚取一些微薄的报酬。为了养家,常年辛劳的他患上了肺病,甚至经常咳血。毛母姓陈,是一个勤劳朴素的普通家庭妇女,但眼睛有疾,只能看见微弱的光线。

父母皆有疾病,可家里还有几个孩子要养,菊妹子一家的生活境况可想而知。所幸,毛泽东的父母也是良善之人,见弟弟家生活困难,便时常帮助一些。

菊妹子虽然是个女孩,但长相讨喜,又机灵可爱,十分受人喜爱。而毛泽东的父母,虽然已经有三个孩子,但都是儿子,对于这个小侄女便十分宠爱。

后来,随着菊妹子逐渐长大,家里的负担也越来越重。于是毛泽东父母便和弟弟弟妹商量,将6岁的菊妹子接回了自己家。

于是,菊妹子便从东茅塘搬到了上屋场,与毛泽东兄弟一起生活。在此之前,她一直没有一个具体的正式名字,只是被“菊妹子”地叫着。来到上屋场后,大哥毛泽东见妹妹没有一个大名,便给她取了“毛泽建”这个名字。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图|毛家六烈士

小时候,毛泽建就是一个倔强坚强的女孩。据说,在她刚来到上屋场后不久,曾遇到过几个强盗来家里抢劫。当时,贼人逼问她,家里的钱财和贵重物品都放在哪儿。倔强的菊妹子硬是一声不吭,强盗们无奈,只能打了她一顿后,悻悻离开了。

从6岁来到上屋场,毛泽建一住就是八九年,也在养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慢慢长大了。1919年,养母文七妹(毛泽东母)因病去世。次年,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也离开了人世。

毛父去世时,毛泽东正在北京。14岁的毛泽建顿时失去了栖身之地,只能回到了东茅塘。然而这时东茅塘的家里,实在已经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父母皆身体有疾,且还有四个弟妹需要照顾。

后来,毛泽建的母亲陈氏,受人唆使,竟然将她送到附近杨林乡的肖家去当童养媳。生活在肖家的毛泽建,过着痛苦的生活,肖家不仅安排她做着繁重的活儿,还经常打骂,不给她饭吃。

有一次,由于饥饿,毛泽建脑袋发昏,不小心撞倒了铁锅,额头磕在了锅边上,破了好大一个口子。然而肖母不仅没有及时给她止血,反而破口大骂,扯着她的头发往灶台边上撞。由此,毛泽建的额头上便有了一个伤口。

1920年8月,毛泽东带着妻子杨开慧回乡祭拜父母。知道妹妹泽建竟然被送给人做了童养媳,十分生气。马上到肖家,将妹妹接了回来。

看到妹妹额头上的伤口,毛泽东十分心疼。对小妹说: “菊妹子,这个劳什子童养媳,咱不做,跟哥到长沙去,去读书。” 毛泽建看着大哥,重重地点头。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图|毛泽建剧照

1921年春,毛泽东将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全部带到了长沙。来到长沙后,毛泽建先后进入建本和崇实两所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并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团。

1922年,毛泽东等人创办了湖南自修大学附设补习学校。随后,毛泽建也开始在这里学习。对于学习,毛泽建十分刻苦。除了白天在补习学校上课之外,晚上还会到夜校去听课。付出总是有回报的,仅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毛泽建就学完了别人五六年的内容。

除了刻苦学习外,毛泽建还经常为书社送报纸、书籍,或者工会印传单、贴标语,也为党组织召开秘密会议时,站岗放哨。

在斗争与学习中,毛泽建的思想进步很快。1923年上半年,毛泽建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同年7月,毛泽东应受到军阀赵恒惕的通缉,必须立刻撤离长沙,前往上海。离开前,毛泽东托好友夏明翰安排,将毛泽建送到了衡阳。

随后,毛泽建改名为毛达湘,考入了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并作为学生中国的党支部书记,从事革命活动。

毛泽建与夏明衡、朱近之等进步女青年,经常在学习之余到一些工厂和城郊进行演讲,向民众宣讲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累累罪行。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1924年,中共湘南区委成立,毛泽建被选为区委委员,负责领导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同时她还担任湘南学联的女生部部长,组织发起“旅衡同学会”等团体,积极宣传革命主张和男女平等的思想。

另外,在湘南学联工作过程中,毛泽建还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就是当时湘南学联的负责人之一——陈芬。

陈芬也是一名党员,比毛泽建大两岁,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是之前衡阳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的学生。因为积极投身学生运动,还经常在一些集会场合发表演讲,成为了当时的一位“明星”学生。

由于工作需要,毛泽建经常和陈芬接触,一起讨论工作问题。陈芬文采斐然、写的一手好字,在学生工作中也十分有经验,令毛泽建十分崇拜。

1924年4月底,毛泽东在赴广州途中,路过衡阳,便专程去探望妹妹。毛泽建见到哥哥十分兴奋,便将兄长领到了自己的住所。然而,毛泽东一进屋子,便看到了墙上的一幅字。

“踏平人间坎坷路,巾帼英豪赛须眉”。

字的下面还有落款,写的是“书赠毛达湘学友——陈芬”。

毛泽东问妹妹,这人是谁,毛泽建有些羞涩地告诉哥哥: “是男三师一位耒阳籍的校友。”

之后几天便是五一劳动节,毛泽东在众人的陪同下,在湘南学联会议厅做了一篇名为《关于马克思生平及艰苦斗争简史》的演讲。演讲结束后,毛泽东找到了陈芬,说要为其保个媒。

于是,作为哥哥的毛泽东,不仅成为了毛泽建革命道路上的领路人,还成了她与丈夫的媒人。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图|陈芬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毛泽建与陈芬、夏明衡等人,组织学生游行,声援上海人民的反帝斗争。

游行过后,毛泽建带人冲进兜售日货的衡阳商会公馆,烧毁公馆内堆积如山的日货。在得知衡阳县长为压制学生运动,扣押了好几个学生代表后,毛泽建率领本几千名中小学生,包围衡阳县政府,逼迫县长释放了被无理扣押的学生代表。

另外,说起毛泽建在第三女子师范学校读书时,发生的最轰动的事件,应该就是她和几个进步女学生一起赶走了学校的恶校长,欧鸣皋。

欧鸣皋是一个封建思想十分严重的顽固校长,作为女校校长,他竟然规定女学生不得与普通大众和劳工一起乘坐大船,必须自备筏子。

对于欧鸣皋的这种封建礼教思想,毛泽建嗤之以鼻,她在学校发动学生,批判封建思想,并堂而皇之地乘坐大船,与劳工交流,宣传马克思主义。

随后,毛泽建发现学校的饭菜越来越差,她怀疑是欧鸣皋在背后捣鬼。经过调查,发现果然是欧鸣皋联合学校财务人员,贪污了学生的伙食费。

毛泽建和学生党员设计找到了欧鸣皋的罪证,揭露其贪污恶行,还发动学生冲到学长办公室,逼迫欧鸣皋承诺改善学生伙食。

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毛泽建在学生中的威望迅速提升,得到了众多同学的拥护。然而,狡猾奸诈的欧鸣皋,不甘心出了这么大个丑。竟然想到找个和尚,来学校宣传什么“四大皆空”。

毛泽建听着台上和尚口若悬河的演讲,站出来,大声质问欧鸣皋: “我们这是女校,还是寺庙?”“我们上学,学知识的,还是要来做尼姑的?”“作为一校之长,你把个和尚请过来,是要干什么?”

毛泽建的话很快得到学生们的响应,大家纷纷出言质问。欧鸣皋哑口无言,只能抱头鼠窜,钻进了办公室。

当天下午,毛泽建和夏明衡等人,带着学生们冲到县政府,要求撤销欧鸣皋的校长职务。衡阳县长见事情已经闹到如此地步,不得不向省府报告,罢免了欧鸣皋的校长职务。

在学校读书的这几年,每次学生运动、游行,毛泽建都是冲锋在前的那个人,于是同学们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女先锋”。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1925年秋,毛泽建从第三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同年底,毛泽建与陈芬结婚。婚后,夫妻二人根据组织安排,回到了陈芬的老家耒阳从事革命活动。

陈芬的老家陈家村是一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好地方。然而在景色如此怡人的地方,却也逃不过恶霸乡绅的欺压。

回到耒阳后不久,夫妻二人就听说当地劣绅鲁庆煊,为催租抢人竟将佃户陈志秋毒打致死。

夫妻二人商量后,便在第二天早上,趁着天还没亮时,将晚上写好的“鲁恶鬼罪责难逃”、“为陈志秋鸣冤”等标语贴满了大街。然后,乘着早市,很多人出现在集市上时,毛泽建站在台子上,声音响亮。语气悲痛地向大家陈诉陈志秋被打死的真相。

知道“鲁恶鬼”竟然还害了人命,百姓群情激奋,簇拥着毛泽建夫妻,浩浩荡荡地向“鲁恶鬼”家涌去。

看到这么多人找上门来,鲁庆煊顿时怂了,竟然躲在了一间杂房的棺材里。毛泽建见棺材口竟然是斜着的,还没把棺盖盖严实。便知道“鲁恶鬼”肯定躲在里面。

她走到棺材跟前,怒拍而下,说: “鲁庆煊,你再不出来,我就叫人把棺盖给钉死了”。

顿时让“鲁恶鬼”害了怕,赶紧求饶。随后,毛泽建让鲁庆煊负责陈志秋的全部安葬费,并赔偿其家人300大洋。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1926年夏,北伐军浩浩荡荡开进了衡阳城。毛泽建等人开始组织学生,上街下厂地到处宣传国民革命和北伐战争,动员群众积极参加国民革命军。

8月,陈芬被增补为湘南特委委员,毛泽建则被任命为中共衡阳县执委。夫妻二人一同来到衡阳县城,开展农民运动。

其间,毛泽建还到附近乡村开办了农民夜校,组织建立农民协会,并成立农民自卫军。

随后,她与第三女子师范学校的同学,也是衡阳县妇女部长的夏明衡,一起开展妇女运动,还创办了妇女运动讲习所。向妇女们宣传反封建思想,鼓励她们剪发放足,争取工作权利,获得经济上的平等地位。为此,她还创办了妇女习艺所和缝纫社。

另外,打击土豪富绅,为农民分得土地的工作,也刻不容缓。轰轰烈烈的农民斗争,让农民翻了身,却让这些地主土豪各个个垂头丧气。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在衡阳县,有一个大土豪,叫“罗老八”,仗着自己有两个兄弟在国民党里边当着官儿,经常阳奉阴违。然而凭着这层关系,竟然还混成了国民党区党部委员。

借着这个身份,罗老八经常明里暗里的阻扰农会的减租工作。但正值国共合作,事情一旦办不好,怕也影响两党在衡阳的合作。

正当毛泽建想着怎么抓他的把柄时,这罗老八竟然要大搞一个五十岁的寿宴。宴会中来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地主乡绅。推杯换盏间,借着酒疯,就有人开始抱怨减租活动了。

罗老八作为主人,见宾客们一幅霜打了茄子的样子,高谈论阔,说什么自古以来,哪有什么泥脚杆子造反能成气候?连李自成攻进北京,这皇位不也就做了四十来天。

正当此时,毛泽建带着农会纠察队闯了进来。这罗老八还抵赖,说自己是拥护国民革命的功臣。

然而当毛泽建拿出了一幅对联时,罗老八顿时傻了眼。原来这是一幅内容十分反动的对联,是罗老八藏起来,准备等什么时候,共产党被赶走了,再拿出来挂的。结果,罗家的一个丫鬟痛恨地主,在毛泽建的动员下,将对联给偷了出来。

毛泽建对着罗老八说: “你反对国民革命,书写反动对联,还拒不减租,理应游街示众!” 顿时,纠察队的同志们立刻将罗老八还有一众劣绅推了出去,游街,围观的群众们都鼓掌叫好。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1927年2月,毛泽建作为衡阳的妇女代表参加在长沙举办的省妇联工作大会。会议期间,毛泽建了解到兄长毛泽东关于开展农民运动的思想。休会期间,她特意向毛泽东与杨开慧请教关于湖南运动的问题。

时隔几年,再次见到小妹,毛泽东知道自己家的这个“菊妹子”已经不是当初从韶山出来的那个天真无畏的女孩,而是已经成长为一个优秀的无产阶级战士,和农民运动领导人。

兄妹再次相见,俩人觉得恍如隔世,却又异常开心。然而令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见面,竟成了兄妹的永别。

会后,毛泽建返回衡阳,根据会议指示,领导发动群众,开展农民运动。她根据会议上分享的广州农民运动经验,在衡阳集兵滩举办了农民运动骨干训练班,宣传农民运动,并发展党组织。

1927年5月,驻守长沙的国民党反动军官许克祥发动马日事变,率叛军捣毁湖南总工会、农民讲习所等共产党领导的组织革命机关、团体。还强行解除了农民自卫军、工人纠察队等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

6月,由于党组织的安排,衡阳县委大多骨干力量被调离或被迫撤离。县执委基本上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8月,陈芬受湘南特委安排,负责衡阳县委的组织工作。

随后,陈芬与毛泽建化名林青、毛达湘,借助衡山县地下党员宾利用的帮助,秘密与其他地下党员取得联系。随后陈芬召开会议,建立了新的新的中共衡山县委,并担任书记。毛泽建同时担任县委秘书兼县委妇女委员。

新的县委成立后,迅速恢复各地党的组织和组织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成了夫妻二人工作的重点。

11月,毛泽建与肖觉先等人组建衡山工农游击队,毛泽建任队长。游击队成立后,毛泽建多次带队夜袭挨户团,严惩反攻倒算的土豪劣绅和团防武装,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

开展游击战争时,毛泽建就犹如是一个百变精灵。时而是珠光宝气的贵妇,时而却又是灰头土脸的农村妇女。凭借伪装,她经常往于城乡之间,侦察敌情、率领队员奇袭敌军,成了一名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女游击队长。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图|湘南起义

1928年初,毛泽建与陈芬在衡阳组建工农革命军第十师,准备在春节前后组织发动暴动,以配合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然而由于叛徒出卖,党组织遭到破坏,暴动计划也就此流产。

考虑到两人的安全,组织命令俩人撤离衡阳,到耒阳配合参加由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事件之后,朱德等人率领队伍开赴井冈山。毛泽建夫妻则继续留守耒阳。

随后,毛泽覃被任命为中共耒阳县委妇运委员,并受命组建耒阳农民游击队,继续进行游击斗争。

不幸的是,在5月底,由于寡不敌众,毛泽建与陈芬夫妇双双被俘。然而此时的毛泽建,已怀有身孕。

被捕后,陈芬很快遇害。随后,毛泽建被井冈山派出的红军部队所救。然而因为怀孕即将临产待产,再加上身上有伤,毛泽建为了不拖累战友,选择留在耒阳某农户中隐藏待产。

月余后,毛泽建生产,然而此时的挨户团正在挨家挨户地搜查。孩子的啼哭声,惊动了敌军,毛泽建再次不幸被捕。

狱中,敌人对毛泽建用尽酷刑、百般折磨,希望能从她的嘴里得到有关党组织以及毛泽东的相关信息。然而毛泽建咬死不开口。在敌人问她叫什么名字时,毛泽建冷笑答: “我叫共产党”。

反动派知道已经没有办法从毛泽建嘴里获得任何有用信息,下令将其杀害。

作为共产党员,毛泽建在监狱时,也不曾放弃斗争。在关押她的牢房内,到处有她欧诺个鲜血写下的 “誓死为党”、“革命一定会胜利” 的宣言。

临刑前,陈芬的妹妹陈淑元想方设法进到监狱探监。毛泽建想要见一见刚出生的儿子,但孩子在出生没多久后,就夭折了。陈淑元不忍将消息告诉她,便从老乡家借来了一个孩子。也因此,毛泽建至死不知道孩子已经不在的消息。

毛泽建:毛主席的菊妹子,临终不知自己的孩子早已夭折

图|毛泽建烈士陵园

关于自己将被处决,毛泽建早有准备,她将自己在狱中写下的遗书交给陈淑芬带了出去。

遗书中写:

“我将毙命,不足为奇。但,人民总归要做主人,共产主义事业终究要胜利。只要革命成功,万死也无恨。到了那天,我们会在九泉之下开欢庆会的。”

1929年8月20日,毛泽建在高呼“中国产党万岁”的口号中,英勇就义于衡山县马庙坪,年仅24岁。

新中国成立后,陈淑元的女儿曾经在北京见到了毛主席,并将遗书转交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曾满怀遗憾地说: “菊妹子的牺牲很可惜,她是个好同志”。

衡山朱凤,菊化霜天。作为第一个为革命牺牲的毛家人,毛泽建用自己年轻的生命,为我们谱写了一曲壮丽的英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