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2021-04-06 15:40:04


火红的火焰旁一束洁白的菊花被晶莹的露水打湿在墓前清明祭@ 涂惠 流水枯竭乌龙山的龙,隐身于树 一场清明的风雨都挤在这条上山的道上麦苗挂满天空的念珠孤寂的碑石下睡着永远的宁静长眠的亲人,远离尘世的烟火我所有的伤痛与这个春天弥合在了一起妈妈爸爸都说香火能连接起两个世界我不管风向和纸灰不管疼痛的骨头只管剥去心中的愧疚点火,跪拜低头默念珍惜这会晤的时间纸灰白蝶,飞过满眼荒丘死生离别,几人独行举目,眼前的旧


作家联盟 当代文艺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母亲的遗容


@林莽

妈妈为什么要穿那么宽大的袍子

褐色的大氅遮住了她亲手缝制的

碎花的蓝缎子衣裙

那是妈妈最喜欢的颜色

那年  她把珍藏了多年的嫁衣

送给了唯一的孙女

那么瘦小 紧紧地束着我女儿少女的腰身

那衣裙也是同样的蓝色调

高高的领口托住粉红的面颊和黛色的云鬓

妈妈也曾是那样的窈窕

春天的洋槐花般地开放

她曾是家里最小的女儿

清香荡漾在乡村那所有打谷场的院内

娇小地享有着长辈的呵护

还有三位爱她的哥哥

那是妈妈多么幸福的青春

她是那样的年轻  美丽

眉宇间的英气至今没有消退

如今她安详地闭上了那双聪慧的眼睛

面色平静地像睡熟了一样

那个宽大的袍子遮住了妈妈的遗体

而她美好的灵魂在我们心中永存

初秋的温热里  我们含泪低泣

遗像中妈妈的笑容

让我看到了蒙娜丽莎的眼神

我真不喜欢那件褐色的宽大的袍子

是它裹走了我熟睡中的母亲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晒父亲晒过的太阳


@柳 沄

父亲多次坐过的

那块石头上,同时

和众多的遗物一起

不声不响地晒着

父亲曾经晒过的太阳

这是秋末的某天上午

天空跟往日一样

蓝得什么都没有

我坐着,一副

仍想坐下去的样子

像父亲留下的

另一件遗物

除了父亲的音容笑貌

此刻我什么都不想

不想照在我身上的阳光

与照在父亲身上的阳光

是否一样;更不去想

父亲坐在这几与我坐在这儿

有哪些不一样

同所有的遗物一起

我继续晒着父亲晒过的太阳

直到灿烂的阳光更加灿烂

直到故去多日的父亲

在我身上暖和过来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祭


@刘年


每一天,都是清明,

每一天,都在祭奠,

每一天,都有悲伤的风,

穿过铁栅栏

每一处,都是供桌,

每个人,都是祭品,

哦,这纸糊的电视,

纸糊的房子,纸糊的天。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菩提树


@李元胜


它照顾着一座空山的寂静

一边接纳我,一边安抚被我打扰的一切

其实我来了,山也仍然空着

万物终会重归寂静

两种寂静的差异

让它结出了新的菩提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卵石记


@胡弦


在水底,为阴影般的存在

创造出轮廓。恍如

自我的副本,对于

已逝,它是剩下的部分。无用的现状,

隐身谎言般寂静的内核,边缘

给探究的手以触摸感,

但拒绝被确定,偶尔

水落石出,它滚烫、干燥,像从一个

古老的部族中脱落出来。复又

沉入水底。在激流边

等待它出现像等待

时间失效。

看不见的深处,遗弃的废墟将它

置诸怀抱,却一直

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

——它就在那里,带着出生

之前的模样。静悄悄如同

因耽于幻想而不存在的事物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所有的玫瑰


@谷禾


所有的玫瑰:所有不同颜色的玫瑰。

在早晨, 都带着尖刺和潮湿的香气。

你们把最深的秘密,藏在自己的花蕊里。

所有的玫瑰:我在不同的季节

相遇你们,在不同的地方,

想到少年时光的爱情,内心动荡不已,

在返身现实的 一瞬间,眼里有泪光和花瓣一起落下来。

我停下脚步,靠近摇曳的枝头:

不是 嗅闻,而是试图啜饮

花蕊的光——你们蓬勃而盛大的寂静和忧伤。

——我总是这样,一次次地

把所有的玫瑰, 都指认为一朵玫瑰

——我深深爱着的最后一朵玫瑰。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原谅我


@ 小米


原谅我喝酒也在维护公平。

请原谅我,我已不在任何场合维护公平了。


原谅我。喝酒都不能公平的话,

这世界就毫无公平可言了。我是这么想的。


原谅我,朋友们,

如果不逼你们喝了各自的酒,

这世界还能有谁

让我可以,苦苦相逼?


请原谅我。像原谅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原谅我想跟你们,似醉非醉,享此一生。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在路上


@ 司玉兴


初春的清晨,我和往常一样

怀揣夜色过滤的旧梦

匆匆走出家门


想起一片树叶悄然落在脚下

落在每天我往返走过的老路上

轻轻绕过它——

绕过一颗树暮年的疼痛


转身回望陨落的瞬间

奶奶、姥姥,还有小姨的身影

摇曳在树梢之上

我无法辨清她们的容颜

究竟是谁模糊了这个早晨


这个春天,我在人间的路上

想起一个季节的凋零

而后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 明


@徐兆宝


一夜的记忆里。春风

陶醉在郊外的土地上

来回舞蹈。就如同弹奏棉花的声音

把墓碑

定调在荒凉之外

三月的草。还在大地的血管里吮吸

黑色的乳汁。宛如一个个刚出世的婴儿

恐惧地大睁着可爱的眸子

注视着闪电划过旷野的影子

埋藏在人们的脑海里 一言无语

也许。一阵绵绵细雨

清洗了人们的头颅

在一袋烟的功夫。一桌丰盛的饭菜

就盛满春天

祭祀在凹凸不平地坟地上

戈壁上。忽明忽暗的光

从四面八方燃烧在亲人的思念中

火焰。火红的火焰旁

一束洁白的菊花

被晶莹的露水打湿在墓前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祭


@ 涂惠

流水枯竭

乌龙山的龙,隐身于树

一场清明的风雨

都挤在这条上山的道上


麦苗挂满天空的念珠

孤寂的碑石下睡着永远的宁静

长眠的亲人,远离尘世的烟火

我所有的伤痛

与这个春天弥合在了一起


妈妈爸爸

都说香火能连接起两个世界

我不管风向和纸灰

不管疼痛的骨头

只管剥去心中的愧疚

点火,跪拜

低头默念

珍惜这会晤的时间


纸灰白蝶,飞过满眼荒丘

死生离别,几人独行

举目,眼前的旧坟新土,处处伤情

我且住惆怅,拭干泪痕

静听风中的呢喃轻语


远处,一大片盛开的油菜花

亲切得像极了父母的眼神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的漂流瓶


@ 谷雷


清明的漂流瓶

装着思念,抛向空中

让白云托着它,飞入天堂

陪着那里的亲人旅行

把天堂的美景,仔细欣赏

缤纷落下的细雨

在耳边回响

好好学习 尊敬师长


清明的漂流瓶

思念汇成了海洋

升到空中

遮挡了阳光

雨,到处在流淌

菊花,遍地在绽放

不知有多少漂流瓶

飞到天上,进入了天堂


清明的漂流瓶

真的很繁忙

有的,装满思念

有的,装满悲伤

有的思爹,有的想娘

漂流瓶,请你慢走

把我也带上

带给有亲人的远方


——2017.3.28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前探寻岘子山

@ 胡泰山

不是佛陀的弟子,

却怀着无比的虔诚,

没有呼唤,

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

踏着三月的雪,

深情地踏上童年的土地。

丽日当空,

满是羊肠小道的山坡,

披着银鳞的雪衣,

一条条干涸的河道,

通向遥远的沙漠。

一百年前,

一个风水师说过,

村头的土丘如果没了,

村子也不能住人。

可是,谁会相信?

这儿绿树成荫,

泉水带动着水磨昼夜不停,,

两岸有良田和果园。

泉脑的龙王庙香火鼎盛!

然而,沧海桑田,

持续的干旱,

渴死了树木,

干枯了泉眼,

硬生生逼走了最后一户村民,

回头望,村口的土丘业已无存!

破旧的窑洞,

封存了久远的记忆,

洞壁上的灯台,

成了鸽子的巢穴。

曾经书声琅琅的校园,

只剩一节砖柱在风中兀立,

石桥依旧,

山形依旧,

山梁上再不见,

长发及腰的少女。

空旷的山麓

又填了几座坟茔,

那是早已搬到沙漠新区的老人,

他们想用魂灵守望故土!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多年以后

----致外祖母


@ 陈志仙


多年以后

故乡早已把我当做外乡人

而我,也找不到曾经的

柴门小院 麦田

和暮色里喊我回家的人


我们彼此的遗忘

隔着贫瘠和泥土

隔着光阴的距离

隔着内心的悲凉


多年以后

你来到我梦里

还像那时眉目慈爱

还像那时把我喊做你的娇儿

从偏襟布褂里

掏给我一把炒豆

几颗青果


我该去看看你了

看看居住过你一生的村庄

它们在城市的逼近里即将消逝

再看看我早已不见踪影的童年


风声低回。你栖身的

土地略显寂静

一棵树在你身畔

树冠硕大 枝干纷披

你们一直彼此守候

如今也已白发的母亲

坐在树下与你喃喃而语

让我想到春天即临的枝繁叶茂

和落叶归根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祭


@ 静枫


又是一年清明节

千年的雨啊

在我的记憶里

从来没有休息过

总是在这个时候

浇洒在赤子的心坎上


匆匆的脚步

在七绝古寺平仄里

随着愁怅的心

迈过那断魂的泥泞

思念融在香蜡纸中


把祭祖的路

在清明节中缩了又缩

缅怀祖先的欲望

在牧童约短笛中

惦了又惦

满天呜咽的氤氲

在杏花酒的醉意中

品读着

先祖坟茔前的萧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把您藏在记忆里


@ 刘彦玲


记忆随风,

飘向了我那远方的故乡,

而您或许正孤单的在那里等待,

您临终前一直在等待,等待您重孙子的降生。

当您看到手机照片中的小孩,

超乎平静的闭上了双眼,

那是您最牵挂惦念的大孙子的孩子。


您---我的奶奶一直是个苦命的人,

生下了爸爸,二叔,三叔,小姑,

爷爷离世又早,是您即当爹又当娘,

在贫苦中挣扎拉扯大了四个孩子,

没吃,没喝,没穿,都是您用勤劳去换,

其中的心酸,苦泪爸爸都看在眼里,

现在爸爸讲给我听时,都双眼含泪。


他没有让您失望,用他的能力孝敬您,

而您却得了难以治愈的病,

正应验了子欲养而亲不在那句话,

爸爸的心疼无法用言语表达,

只能一根一根的接着抽烟。

您用生命疼爱的孙子们也长大了,

想用满满的爱去孝敬您,

而您却长眠在了那里,

没能享一天我们的福。

孙儿在您的坟前为您种下长青树,

让它陪伴您,您不再孤单,

虽然您走了,您却永远在我们的记忆里,

不会远走。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最深的思念


@ 花开云舒


推开门,院子里杂草丛生。

糊窗的纸裂开了口子,散了一地。

透过窗,我看见了你,

的确是你

一个孤单的身影还有眼神里无尽的期盼

我冲进屋里泪流满面

眼前的影子越来越模糊

我拭干了泪水

只看见空荡荡的炕



你唤过的乳名

满屋飘香的饭菜

无数次的千叮咛万嘱咐

在你离开的那一刻,慢慢枯萎了

我的感情随着你漂了很远,很远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独自拿出来

在最深的黑暗里与你对话

一遍又一遍

2012.1.26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祭


@葛晓伟


到墓园时

思念和草芽一样疯长

经年的枯草掩不住黄土的厚

望不透你沉睡的安详

和飘摇了几十年的容颜

乳名枯萎

没有那阳光般的呼唤

就没有馨香的牵挂

我也像您坟头的草

荣枯寂寂的岁月


燃一柱心香 烧一把纸钱

黑色的蝴蝶攫取私语

泪不会再流出眼眶

怕您看见了会揪碎慈悲的心

它流进我心底的黑暗里

夜夜和您独白


清明的风很大

吹的眼睛生痛生痛的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的哀思


@夏新有


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

来到母亲坟前

胸口是那样的疼

千呼万唤

唤不醒沉睡的母亲

唤不回妈妈的只言片语

献上飨酒和离殇

化上纸钱和思念

望着一堆黄土

这就是对母亲的祭祀

我默默无言

低声啜泣

无数的话想对妈妈说

却只有微风吹过坟堆的回旋

只当是妈妈的应答

我知道这只是一种寄托

但我还是希望妈妈能听见

能听见儿女和孙辈的呼唤

能亲尝一口为你准备的饭菜

我知道这是奢望

只能借助焚香的缕缕清烟

把我的哀思诉说

那也只是一种心愿

安息吧,妈妈

劳累了一生

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腰

对儿女们付出了全部

生活富足了

却因健康,可口的饭菜

又与你无缘

好好歇歇吧,妈妈。

此刻儿倒想唤醒你,打搅你的睡眠

但我知道阴阳两界

语言不通,找不到翻译

仰首问苍天

人为什么要有这种分离

天各一方

永不相见

肝肠寸断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祭


@胡嫒娟


肃立 独语

心灵和天堂

打开抑或穿越

情怀 长满野蒿

清明菜花开的那缕缕沧凉

萦绕 飘飞


最古朴的民间祭祀

最揪心的黯然神伤

林间 河上

炊烟与暮霭溶成薄雾

散发阵阵凉意

此刻 一场“夏雨”

瓢泼而下


冥想 一个别样的轮回

证明来生飘缈

却并不虚无

烟雨过处

思念如云

一种血脉相通的记忆

情牵 生生世世


春草疯长

声声呼唤还是那样真切

菊花丛中

亲切的面容还是那样安详

往事琉璃

抒一腔临水的念想

唱一曲悲歌 旧梦氤氲


岁月疼痛的陌路上

风再大

记忆也无法风干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父亲,一个人独自去远行


@ 铸剑


十年前的今天

父亲永远离开了我

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个家

父亲,一人独自去远行了


清明,丝雨,鲜花,泪滴

思念弥漫了整个相思的天空

此时此刻,父亲的身影

仿佛在天际尽头时隐时现

父亲,一个人独自去远行


一个人的旅程,一个人的风景

一颗宁静的心,一个不变的思念

一个人的旅行并不寂寞

父亲,我们会永远不变的想念你

陪伴着你,不管天涯海角

还是世界尽头。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的思念


@ 刘秀梅


清明

夹着思念

细细的落下,落下



雨中

泪水,在隐痛中迷离

任点点的哀思

在空中弥漫

您可倾听我泣零的话语

曾经的点点滴滴

童年的欢乐

家的温暖

离别的痛

定格成永恒……


仰天空

鞭声、香烛、纸钱

汇集成云,飘向天边

清明扫墓

千年不变的习俗

乡愁,是永恒的定律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节


@ 哥歌


清明时节,上坟祭祖

一杯薄酒,一盅清茶

一摞纸钱,一杆纸幡

物品简单,却是对

逝去亲人追思的全部


香烛点燃,纸钱吐焰

阴阳之亲人,在灰舞中相见,

两界之热目,在火光中交融

子孙绵绵之追思,如灰飞之信鸽

先辈殷殷之顾盼,如火炙之热暖


透过火光,似乎看到你

密密之皱纹,黝黝之脸膛

苍苍之斑发,熠熠之泪光

鳞鳞之糙手,滴滴之汗淌

宽宽之肩膀,弯弯之脊梁


透过火光,似乎看见你

在栏边喂羊,笼边捡蛋

在渠边洗衣,井边磨镰

在盆过择菜,锅边做饭

在田边赶鸟,场边打碾


透过火光,似乎嗅到你身上

淡淡的泥香,如花芬芳

悠悠的草香,浸满心房

浓浓的汗香,记忆悠长

辣辣的烟香,熟悉难忘


透过火光,似乎听见你

熟悉的脚步声,走过场院

悠长的吆畜声,回荡林涧

粗旷的放歌声,飞扬九天

轻微的叹息声,萦回耳边


透过火光,我试图探寻你曾

有一棵老树,是你所栽

有一堵老墙,是你所垒

有一块陡田,是你所开

有一条小路,是你所踩


透过火光,你也是否有过

惊心动魄,战火纷飞的岁月

饥寒交迫,彻夜难眠的时候

举步维艰,忧心忡忡的当儿

意气风发,惆俦满志的瞬间


透过火光,我们可能

踩同样的足迹,涉过同一段河江

步同样的身影,踏过同一道峁梁

在同样的傍晚,注目血红的残阳

在同样的清明节,祭奠更早的先长


火尽焰息,叩头作揖

茶酒奠地,鞭炮响起

千言万语,心中默祈

永记,祖辈兢兢一世之别离

永记,这一血脉相承之俗习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给母亲


@山柳

母亲。你是不是去了天堂

我烧的纸钱能不能真到你的手上

我的眼前并排躺着两座坟茔

一座里是你,另一座里是我的父亲


桃花开了,杏花绽了

走了半年的燕子又回来了

孵鸡娃的时节到了

就算你去了天堂,也一定该回来了

你说过,为一窝鸡娃不想上天的故事

还清晰如初。再说

这里还跪着你最疼最爱的儿子

像我童年时,你每次去舅家一样

你时刻会记着我,老早地回来


儿时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孤独,母亲

每次散学回来,我喊的第一声都是“妈”

而你,多半会靠着门前的杏树等我

是怕我忘了回家还是担心我到处找你

今天,你怎能不在这里

怎么能轻易忘了这么重要的日子


母亲。看见香烟在坟头盘旋

我想你一定从天堂里来了

你一定躲在坟头的蒿草里看着我

你一定是怕吓着我了

才没有出声的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祭(组诗)


@ 东永学(土族)



之一


高原上一个叫绿草湾的阳坡里

坡地里几十个黄土堆长满野草

野草间几十个石碑上落满风尘

暖阳下那是我的祖先们的家园

他们从山上天天看着我们忙碌

等我们一年两三次的吝啬问候


清明节到了,买上一些东西回家

冥币、烧纸、鞭炮、定制的馒头

还有一份及浓且淡的无序的忧伤

爷爷奶奶的面容早有些模糊不清

仿佛昨天刚离开的只有父亲母亲

他们的影子还经常走进我的梦里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里古道热肠

缅怀与凭吊。诗歌铺成一条长路

缅怀之后去踏青,欣赏草木葱茏

蒲公英在野外,迎春花在农家院

春风花香共同装扮清明这个节日

点燃旋飞的纸钱是思春的黑蝴蝶


之二


杏花村距离青藏高原很远

唐朝也走进杜撰的传说里

祭祖很伤感,踏青很时尚

清明前后青海人忙于春耕

祖先们站在一根根绿草上

分享麦面做成的馒头芬芳


酒一定要祭奠的,分三次

土地神站在祭祖的人群中

犁铧铲伤的一只蚯蚓哭泣

挖断根系的一棵小草落泪

青稞酒能否安慰所有酸苦

或只慰劳站在草尖的祖宗


今年是鸡年,祭祖的时候

要不要杀一只鸡作为供品

这样静想的时候,我听见

一万只鸡开始念起咀咒经

它们锋利的鸡毛箭刺向我

周围充满焚烧罪恶的焦味


之三


清明到了,天一定要下一场雨

听说这样阴阳间就接上了地气

祖先的血肉就可以长成绿青稞

他们的骨头就会幻化成一棵树

家族里就有一个新生命会降临

所以我们的祭祖仪式无比隆重


仪式在向阳的祖坟前拉开序幕

最后在酒后的胡言乱语中结束

祖德的阴护下抱着春梦睡一觉

之后就开犁,把种子埋进地里

把希望就着汗水打包存进老屋

春耕结束,男人女人出门打工


清明这天,探春在风雨里粉红

麻雀们的叫声也变得清丽明亮

炊烟摇摆成直上云霄的白经幡

仪式在仪式之外笑看人的虔诚

礼节在礼节之内打理人的良善

最后,清明在自己的肩上哭泣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清明.就这样静静的陪着你


@赵彩琴


岁岁清明 今又清明

静寂中的坟冢荒草凄凄又绿意菌菌

亲爱的,我来看你


你己沉睡很久 我们阔别太长

此刻春和景明 阳光暖照

你起来吧 让我陪你晒太阳

你走的那天阴雨绵绵

怕是受了凉

你起来吧 让我陪你说话

想起那个夜晚你忽然长睡不醒

未曾留下一言半语

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讲

你是否也常把我

思想


杯中祭酒清明透亮

恍若你深情凝望的双眼

轻轻点燃一柱香 思念

如烟


我的双手绞着衣襟

细看每一处摇动

希望那沙沙的声响中

有你

如此坐着 深深的想你

热泪长流

哭望天涯不见你 你己永远的失迷

真是

桃花流水杳然去

明月清风何处游


白云轻移 阳光安谧

就这样静静的

守着你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我把您写进诗里


@王娜


天底下有种亲情叫“隔代亲”,

您的子女们畏惧您,不敢亲近您,

您的孙儿们欺负您,冒犯您,

您却享受这天伦之乐。


世界上有种坚强叫白发人送黑发人,

您以天命之年重新担起了一个家的未来,

这次担子似乎重了些,

三个已懂事的孩子将何去何从?

但您把腰杆挺得老直。


您送老大读技校,

走时带上粮油;

您供老二读大学,

负担学费;

老三还小,

您宠着她,惯着她。


因为有您,

三个孩子从未缺失父爱和母爱。

因为有您,

孩子们懂得生命需要坚强。


如今,

三个孩子已立足于天地间。

而您,

却静静地躺在这一方尘埃里。


我唯有给您写诗,

诉说心中的愧疚和不孝。

亲爱的爷爷,

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写给天堂里的弟弟


@ 尤效清


把你写进日记里

2004那一场凶恶的雷雨

又在纸页上泛滥

每一滴 都是伤身致命的子弹


把你写在春天里

落花在痛 流水在痛

那飘飘悠悠的花瓣

可是我发往天堂的短信


把你写进老宅子

冰冷的巢里 蒲公英亮着眼睛

那是侄儿侄女的守望吗

泪眼在痛 铜钱大的孤单在痛


把你写在田野上

玉米在痛 锄头在痛

一片荒芜的田亩里

布谷鸟仍在声声啼血


把你写进黄昏里

落日在痛 炊烟在痛

一支笔找不到袪病疗伤的良方

美丽的字词在春风里流浪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爷爷和他的那头老黄牛


@赵国强


那年冬天

雪花飘落的日子

我装点行襄

踏上回家的路途



心中憧憬着再次和爷爷

在村口的十字路口相逢

想在看看他期盼的眼神

和硬朗的身躯

聆听他身边时常跟随的老朋友

长长的哞叫声


村口的十字路

在几里之外

就已

暴露了密秘


不祥的预感

朦胧在心底

爷爷 老黄牛

忙于舔舐自己的伤口

忘了

几年来我们默默的约定



门口静卧的老黄牛

面带忧郁

慢腾腾的咀嚼时光

一声哞叫

喊醒了院台被被褥上

沉睡的爷爷



爷爷疲劳的眼神向我问候

当我把手放在他手上的时候

冰凉

袭击了我的全身

泪水在眼眶回旋了两圈之后

回到了心中

我知道

这时爷爷需要坚强的微笑

坚定的哞叫

他才能走完春节

情亲合家欢乐的里程


无论我们付出

多么巨大的悲伤

流掉小河汇成的眼泪

也留不住他执意要走的心


今天

当我来到你士块垒起的家园

青草

又一次露出头颅

窥探

我心中久久难以抹去的想念


拘一捧黄土

烧几张纸钱

把这春暖花开的美好时光

永远定格在十几年前的村口十字路边

见到你欢喜的容颜

听到失去的哞声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题记:在清明时节,写给我泉下有知的母亲——24年的离别中,我时刻想念、惦记……



如果我还在


@ 一心向阳


如果我还在

生命还在

我岂会忘记

忘记您对

我的真爱……


您的爱

如和风的细雨

湿了我

湿了我脚下的泥土


于是我渴望,

渴望您的出现

——能否带来您喜爱的

君子兰


鲜红加黄

滴上我灵魂的水

使它自然绽放

艳丽、高贵

坚强、刚毅……



清明节诗歌展: 想起天堂里行走的亲人



我永远都思念


@刘亚春


我永远永远都想您

爷爷奶奶

想童年那间小小的茅房

那间茅房还在

可爷爷奶奶走了

在那间小小的土屋里

奶奶给我烙下了童年的第一个微笑


我永远永远都想您

爷爷奶奶

爷爷放的那群绵羊没了

而爷爷修的那个羊圈还在

在那个残璧断墙的羊圈里

爷爷教我学会了童年的第一首歌谣


我永远永远都想您

爷爷奶奶

想童年跟着羊群的那只黄狗

那只黄狗早己没了

但我的记忆还在

在那只小小的黄狗身上

它第一次把放羊迷路的我领回了家


我永远永远都想您

爷爷奶奶

想童年您们给了我无微不止的关心

爷爷奶奶早己走了

但我的思念还在

在那个风暴肆虐的日子里

您们给了我生命中最最需要的东西

生活的阳光

和生命的信念

我永远永远想您

爷爷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