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2021-04-16 07:40:01


图6 埃伊纳岛发行的乌龟银币(525-480BC)(海龟,扇形戳印)埃伊纳岛是希腊本土最早开始发行货币,并实现了广泛的流通,同时埃伊纳当时军事力量强大、经济发达、贸易繁荣,但埃伊纳并未像后来雅典一样实现了科学和文化的繁荣,究其原因可能是其民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古希腊是现代哲学和科学的源头,它几乎塑造了当今哲学和科学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其中所蕴含的纯粹的以“出于科学目的而进行科学研究”的科学精神,直到现在也还在得到全世界科学界广泛的认同和实践。古希腊并不属于四大文明古国,古希腊文明最辉煌的时间也仅仅出现在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最鼎盛期为公元前5世纪),但科学与哲学均诞生于这里,而且具有强大的时间穿透力,深刻地影响着当今的世界,而四大文明古国除中国外都逐步消失在了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多少会让人感觉困惑。一个“有趣”的巧合为这个问题给出了部分答案,西方货币几乎是在同一时期诞生于古希腊,而且西方货币在早期从小亚细亚到希腊本土的演化正好对应了古希腊学术中心从小亚细亚向希腊本土的迁移。西方货币的婴儿时期是在古希腊度过的,哲学与科学也是同一时期在古希腊孕育的,这使我们意识到从货币的视角去观察这一时期哲学与科学的诞生和发展可能是一把解开其中奥秘的钥匙。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一、吕底亚诞生西方最早的货币

和人们的直觉不同,古希腊科学与哲学的中心一开始并不是在希腊本土,而是在小亚细亚及其沿海伊奥尼亚地区,西方最早的货币也是诞生在这里。小亚细亚位于今天的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半岛,这里连接亚欧大陆。小亚细亚曾被赫梯帝国所统治,赫梯人掌握了较高的冶金技术。公元前1595年,赫梯帝国灭了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王国。公元前1100年-公元前900年,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亚述文明崛起并建立亚述城邦,公元前800-前700年亚述成为世界第一个军事帝国。公元前8世纪,赫梯王国最终被亚述帝国所灭,亚述帝国是一个凶狠残暴的军事帝国,亚述帝国同时摧毁并继承了两河文明、古埃及文明,公元前612年亚述帝国灭亡。亚述帝国在继承两河文明后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浮雕艺术,其内容主要反映的是军事和狩猎场面,其中尤以猎狮、猎牛等居多,这些浮雕主要是为了彰显亚述王室的神武、勇敢和权威,其艺术水平达到相当的高度,几乎可以与古希腊的雕塑艺术和文艺复兴时意大利的绘画艺术相譬美。亚述帝国与东面位于小亚细亚的吕底亚(Lydia)交往频繁,公元前626年,吕底亚联合亚述灭掉辛梅里安王国,重新定都萨第斯(Sardis),两河文明和古埃及文明经由亚述帝国对吕底亚产生影响。吕底亚位于小亚细亚中西部(公元前1300年或更早-公元前546年),它的西部沿岸地区就是伊奥尼亚,这里分布着大量希腊的殖民地城邦,著名的如米利都、以弗所、特洛依和萨摩斯等,因此吕底亚处于古希腊文化和东方文化的交汇处。吕底亚在最后一位统治者克洛伊索斯执政时期征服了小亚细亚的古希腊殖民地走向了巅峰。克洛伊索斯本人对古希腊文化非常敬仰的,因此对那些希腊城邦是非常宽容和仁慈的,他保留了这些城邦的相对独立性和文化风俗。同时吕底亚人的风俗与古希腊人也十分相似,如果不考虑地理置,吕底亚可以认为是偏向古希腊的国家。两河文明和古希腊文明在吕底亚交汇,使吕底亚成为了古代东学西渐的中转站,欧洲文明中的亚洲基因就是在这里形成的。吕底亚打制的西方第一枚货币就是在这样的文化交融中诞生的,而且又将进一步影响和推进人类文明的发展。

吕底亚位于亚欧之间的交通要道,经济的交流和不同文明的碰撞,使吕底亚成为了当时一个商贸极其发达的国家。幸运的是吕底亚也是一个富含金银矿的国家,同时他们还具有从赫梯人那里继承过来的冶金技术。在首都萨第斯(Sardis)旁的巴克图鲁斯河里发现一种金银合金“琥珀金”(Electrum)并在阿尔杜斯执政期间开始将其打制为货币使用。多位吕底亚国王(巨吉斯、阿尔亚特斯、克洛伊索斯)都用大量的金银进行过献祭活动,希罗多德的《历史》记载:巨基斯登基后向德尔菲奉献了重达30塔兰特的黄金混酒钵,30塔兰特不管用哪种币制算重量都接近1吨,这是很惊人的重量;阿尔亚特斯向德尔菲奉献了一只纯银的混酒钵;到克洛伊索斯执政时期吕底亚的富有达到了巅峰,希罗多德记载了克洛伊索斯的多次献祭活动情况,他在给德尔菲献祭时铸造了117个金锭,其中四个是由纯金铸成,每锭的重量为2.5塔兰特,其余的为金银合金,每锭的重量为2塔兰特,同时还打造了一个重10塔兰特的狮子像,重8塔兰特的金钵,4个银酒瓮,一个纯金盾牌和长枪。克洛伊索斯还曾向雅典过来的梭伦展示他的丰富宝藏,甚至向德尔菲人每人发放2斯塔特的金币以获得神谕的优先权。希罗多德在这里强调了克洛伊索斯执政时期出现了纯金的金锭和纯金打造的器物,在这期间吕底亚开始打造纯金和纯银的铸币,西方货币进入了金银复本位时代,这种称为斯塔特(Stater)的铸币的图案是一头咆哮着的狮子和一头奄奄一息的公牛的前半身(这一银币图案我们称之为雄狮戏公牛)(如图1),被西方普遍认为这是世上最早的金币和银币。希罗多德也认为:“吕底亚人是最早使用货币的,也是最早进行零售活动的国家。”希罗多德的论断奠定了吕底亚在世界货币史上的重要地位,而商品零售活动的出现是货币流通的确切证据。这种通过独特印记进行标记的方法,实现了对货币价值的权威认定,避免了使用时对货币成色和重量的检测。在商业活动中采用这种标记后的货币可以大大的方便交易双方达成价值的认定。货币的出现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对于促进经济的发展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掌握了货币发行权的国家甚至可以控制整个国际贸易。吕底亚由于有着丰富的金银矿资源,这就相当于掌握了货币发行权,实现了对其它国家的经济剥削。吕底亚在克洛伊索斯发行货币后,国家迅速发展,进入了最强盛的时代,克洛伊索斯本人也成为了财富的代名词,“像克洛伊索斯一样的财富”成为了一句谚语。吕底亚通过货币发行获得了强大的国力,克洛伊索斯甚至主动发起了对波斯帝国的进攻,但由于一些失误最终在前547年吕底亚被波斯征服,小亚细亚整个被纳入波斯帝国的版图。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图1吕底亚雄狮戏公牛银币

二、吕底亚银币上的亚述文明印记

吕底亚的银币上记录下了两河流域文明和埃及文明对古希腊文明的影响,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出现也得益于向其它文明的学习和融合。吕底亚银币上的打制纹饰采用的是雄狮戏公牛的浮雕图,其中的雄狮正张开大嘴向着一旁的公牛咆哮,而公牛则仿佛已奄奄一息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毫无反抗的力量。咆哮的雄狮代表着力量、勇敢和权威,一些吕底亚金币上只出现了咆哮的雄狮,雄狮可能是吕底亚王室的标志。一旁的公牛趴在地上神态平静,并无惊恐的感觉,代表着被征服者。仔细分析雄狮戏公牛银币上的图案我们可以发现狮子虽然在向公牛咆哮但仿佛并没有要吃掉公牛的打算,而公牛趴在地上并没有十分紧张而是平静顺服的神态,公牛表现出了被征服者向征服者顺服的形象,这与雄狮的咆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动一静的对比使这一纹饰具有了特殊的形式感,这里表达的可能是吕底亚统治者对被征服者的怀柔思想,吕底亚帝国在克洛伊索斯时曾征服了小亚细亚的希腊殖民城邦但却保持了这些城邦的相对独立,吕底亚的统治者总体来看是接受和仰慕希腊文化的,同时吕底亚人的生活习惯也与希腊非常相近的。牛的形象出现在最早的货币中其实也并不突然,在货币出现之前牛是人们生活必不可少的牲畜,在古希腊由于牛的价值得到了人们的一致认同,而且还便于移动,所以曾被作为一般等价物使用,承担着部分货币的作用,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就曾采用牛来对奴隶和物品进行标价,因此牛的形象也常出现在古希腊的其它城邦所发行的货币中,它在古希腊文化中可能是财富的象征。

我们知道吕底亚文化受到来自两河流域和埃及文化的影响,特别是在亚述帝国时期的浮雕艺术可能对吕底亚产生的重大的影响,这一点可以从这枚银币的图案中找到端倪,同时这也是东方文化影响古希腊文化的证据。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图2 亚述帝国的猎牛图

图2是约公元前875-860年亚述帝国的猎牛图,出自尼姆鲁德,高90厘米,宽225厘米。这是狩猎情景中的一个片段,国王一手执弓,一手祭酒庆贺胜利。国王的脚下躺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公牛,这只公牛正是国王打猎的战利品,这只公牛的神态与吕底亚银币上公牛非常相似,而且都采用了一只前腿伸一只前腿弯曲的姿势,国王和牛的对比突显了征服者的力量和荣耀。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图3 德国柏林佩拉蒙博物馆收藏的亚述猎牛图

吕底亚银币纹饰受到亚述文化影响的另外的一个证据是德国柏林佩拉蒙博物馆收藏的公元前7世纪初的亚述浮雕上牛的形象,图3中一头牛身中三箭,另一头牛已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其神态、动作几乎与吕底亚银币上的牛完全相同,而且前蹄也保持着一曲一伸的单腿跪姿。

吕底亚紧邻亚述帝国,虽然吕底亚银币打制时亚述帝国已覆灭,但对于吕底亚浮雕艺术的影响却还在延续。对比吕底亚银币上牛的形象,亚述浮雕风格非常明显。吕底亚银币上的雄狮戏公牛纹饰的艺术特色是受到了亚述浮雕艺术的影响。牛在这些亚述帝国的浮雕艺术品代表的都是被征服的对象,雄狮的怒吼和公牛的温顺突出了吕底亚王室的权威,通过对被征服对象的逼真表达,树立王室勇敢强大的形象。在货币上采用浮雕的艺术表达方式从吕底亚开始,成为了古希腊货币艺术的主流,古希腊将自己的雕刻艺术和浮雕艺术相结合形成了古希腊丰富多彩的钱币风格并影响了后来整个西方的货币艺术。从这一角度来看亚述浮雕艺术和古希腊雕刻艺术是西方货币艺术风格的起源,它孕育了西方货币艺术最初的形态,形成了西方货币在打制工艺下千姿百态货币艺术文化。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图 4波斯波利斯宫殿中的雄狮戏公牛图

吕底亚银币中的雄狮戏公牛的图案在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前553-前330)的都城波斯波利斯的宫殿中进一步演化为极具象征意义和仪式感的狮子啃牛臀浮雕,这种浮雕往往出现的台阶的三角位置,刚好符合其构图的几何形状,浮雕的艺术风格很明显不是在写实,而是在表达某种吉祥的寓意。结合狮子和公牛的寓意我们可以作一设想:狮子代表权利和权威,作为货币的印记表达其作为法定货币的权威性;而公牛代表财富,表达货币作为财富标定物的作用。雄狮的怒吼和公牛的臣服代表了权力对财富的绝对控制。因此吕底亚银币上的雄狮戏公牛图从当时民俗的角度看就是一幅象征权力和财富的吉祥图案。这一表达方法的作用与中国的戏狮、戏牛等民俗有相似之处。一些学者对这一艺术表现形式解释为公牛代表冬天最后一天,狮子代表春天,狮子啃牛有辞旧迎新的寓意。当然狮与牛同时出现的纹饰在吕底亚银币中是否具有特殊的文化和仪式性的含义还不得而知,但这一纹饰确实具有一定的形式感,也与后来波斯宫殿中的狮子啃牛臀浮雕有相似的地方。几乎在同一时期,小亚细亚密细亚莱斯沃斯岛(Lesbos)1标准重银币的正面出现了两头顶牛的图案,米提利尼(Mytilene)1/6标准重金币正面也是怒吼的狮子,背面则也是凹印的牛头。狮子与牛这一浮雕主题甚至延申影响到了雅典,在约前560年的雅典卫城的山墙残片上也出现了以狮子猎牛为主题的浮雕作品,在这幅浮雕中一头公牛被狮子扑倒在身下,其纹饰也可能受到近东浮雕文化的影响[ 尼尔:《希腊世界的艺术与考古》,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20]。

三、伊奥尼亚地区米利都学派的形成

米利都(Miletus)是位于吕底亚西边的海岸地区的伊奥尼亚(Ionia)城邦,它是伊奥尼亚十二个城邦中经济最为发达的城邦[ 十二个城邦分别是:米利都、麦奥斯、普里尼、以弗所、克洛芬、列拜杜斯、泰奥斯、埃拉特拉伊、克拉佐美纳伊、弗卡伊亚、凯奥斯、萨摩斯。],希罗多德称之为“伊奥尼亚的花朵”。伊奥尼亚的城邦一般位于小亚河流入口处,因此成为亚洲货物陆地运输的终点,也是爱琴海海上贸易的起点。因此,这里的工商业十分繁荣。伊奥尼亚的古希腊城邦先后被吕底亚和波斯征服,但万幸的是吕底亚和波斯都对这些城邦采用了文化宽容的政策。这使的米利都这样的伊奥尼亚的城邦既保留了自己希腊文化又吸收了来自东方两河流域和埃及的先进文化。伊奥尼亚地区在哲学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以至于前苏格拉底哲学也被统称为伊奥尼亚哲学[ 爱德华.策勒尔:《古希腊哲学史纲》,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第31页]。米利都学派最为兴盛的时期大约也就是在克洛伊索斯执政的期间。

位于吕底亚旁的米利都也很快实现了货币的发行,时间大概是克洛伊索斯在吕底亚发行纯银的雄狮戏公牛银币之后,因此米利都开始银币发行的时间大概是公元前6世纪末和公元前5世纪初,这段时间米利都是在波斯的统治下。由于米利都的提前站队,使其成为了波斯统治小亚细亚的合作者,因此未受到太多打击,而其它一些伊奥尼亚城邦却受到了波斯人的报复。米利都能在波斯统治时期发行自己的货币也说明其经济并未受到抑制,它的货币发行行为应该也是获得了波斯统治者许可的。银币的正面图案大多为咆哮的狮子头,背面为芒星印戳(如图5),这一图案应该是在模仿吕底亚银币的图案,米利都向吕底亚学习了造币技术。吕底亚和米利都银币上的纹饰正是古希腊与东方文化交流融合的证据,这种交流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现象。泰勒斯就曾到埃及学习天文学,并到亚洲各地游学,他也曾和雅典的梭伦等人有交流。据信雅典的梭伦也曾来到吕底亚与克洛伊索斯进行关于谁是最幸福的人的哲学讨论,克洛伊索斯还向梭伦展示了他丰富的财宝,这可能为后来雅典的造币起到了促进作为。由于吕底亚和米利都当时经济发达,雅典与这一地区的交流密切,从这里所诞生的哲学和科学思想一定对雅典人产生来深刻的影响,为后来雅典成为古希腊文化的明星打下了基础。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图5 米利都发行的狮子头银币

米利都本来就是伊奥尼亚城邦中经济最发达的,货币的发行更是促进了经济的发展,这时的米利都应该也出现了零售业。经济的发达给予了米利都人思考自然的充裕时间和外出游学的经济基础,古希腊最早的哲学家和科学家开始在米利都出现。这里面最为著名的就是古希腊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他是最早被记录了名字的哲学家和科学家,他的鼎盛年是公元前585年,这一年泰勒斯预言了这一年发生的日食,并因此阻止了吕底亚和米底人之间的一场战争。泰勒斯、阿那克西曼、阿那克西米尼形成了古希腊的第一个学派米利都学派,他们以研究自然界的本质为特点[ (古罗马)第欧根尼:《古希腊哲学的故事》,北京:时事出版社,2019,第3页]。古希腊最早的哲学学派米利都学派的出现略晚于货币的出现时间,最早发行货币的小亚细亚和伊奥尼亚地区也是最早出现哲学和科学的地方,这应该不是偶然的。

迈锡尼文明在被多利安人入侵后进入了古希腊文化的黑暗时期,米利都和其周围的伊奥尼亚地区在黑暗时期保留了古希腊文明的火种,而且它作为东西方经济和文化交流的桥头堡,又进一步将东方文化代入到希腊文化中。货币的发行更是促进了这一区域的发展,米利都学派的形成使的米利都成为了科学与哲学的发源地,对世界本质的好奇和研究的科学精神也在这里注入到了古希腊人的思想深处。

四、埃伊纳的“龟币”

古希腊最早打制货币的虽然是吕底亚,但吕底亚从地理位置上位于亚洲的小亚细亚,并不属于欧洲。吕底亚在克洛伊索斯统治下进入极盛之时期间希腊本土的海上霸主并不是雅典而是埃伊纳岛(Aegina),埃伊纳岛希腊本土和欧洲最早铸币的地方,埃伊纳所发行的货币采用了它们城邦的乌龟标志,因此被称为“龟币”。相传埃伊纳岛的银币是由古希腊第一位僭主阿尔戈斯的斐东(公元前7世纪)所打制的,斐东同时还建立了古希腊第一个币制“埃伊纳币制”,当时的阿尔戈斯是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霸主,因此这种币制在伯罗奔尼撒得到广泛使用。

埃伊纳岛是位于萨罗尼科斯湾的一个小岛,距离雅典比雷埃夫斯(Piraeus)西南26公里。据古典作家奥维德(Ovid)(公元前43年-公元前17年)的传说,埃伊纳是一位仙女的名字,埃伊纳岛原来叫Oenone,宙斯将仙女埃伊纳拐到埃伊纳岛并生了儿子,因此埃伊纳的儿子以他母亲的名字来重新命名这个岛。

希腊本土货币发行的中心最早是在埃伊纳岛后来转移到了雅典,比起雅典发行了声名显赫的猫头鹰银币来说埃伊纳显得有点默默无闻,希腊本土货币发行的中心从埃伊纳转到雅典的过程就是埃伊纳和雅典之间海上霸权的争夺过程。事实在古希腊雅典还没有崛起之前埃伊纳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城邦,希罗多德评价埃伊纳为当时希腊“最为繁荣昌盛之邦”。

由于它四面环海因此其海军力量十分强大,埃伊纳能自己建造舰船并拥有一支庞大的舰队,埃伊纳在迎战雅典时能轻易派出70艘舰船,而雅典却要向科林斯人借20艘才能凑够70艘舰船,可以说在雅典海军崛起之前埃伊纳就是当时古希腊的海上霸主。

除了军事力量的强大外埃伊纳由于地理位置优越,海上贸易也极其发达,其贸易活动向东至少到达了小亚细亚。与小亚细亚的贸易活动也使埃伊纳人了解到了货币在贸易中的重要性,并可能在吕底亚学会了钱币的铸造技术,这使得埃伊纳成为了希腊本土最早开始打制货币的城邦。埃伊纳所打制的银币当时通行希腊,特别是伯罗奔尼撒,包括雅典当时可能都采用这种银币进行贸易结算,龟币的广泛使用直到雅典的猫头鹰银币出现才被取代。

埃伊纳岛的银币打制技术应该是从吕底亚学习过来的,其形制都为正面图案背面戳记的方式,但没有再采用卵石形的银币,而是采用了圆形。埃伊纳岛早期的银币通常较为厚重,仿佛是用银块直接打制的。埃伊纳岛所打制的银币极具特色,其形制经历了一个演化过程:早期是一只高浮雕的光背海龟,背面为米字戳印(incuse),后来光海龟背上装饰了一些小点,背面变为了扇形戳记,再后来扇形戳记成为了五格戳印,公元前456年左右埃伊纳岛被雅典征服后银币上的海龟成为了背壳上有裂纹的陆龟[ 这一改变可能与雅典对埃伊纳岛的征服有关,雅典和埃伊纳岛是两个具有世仇的城邦]。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图6 埃伊纳岛发行的乌龟银币(525-480BC)(海龟,扇形戳印)

埃伊纳岛是希腊本土最早开始发行货币,并实现了广泛的流通,同时埃伊纳当时军事力量强大、经济发达、贸易繁荣,但埃伊纳并未像后来雅典一样实现了科学和文化的繁荣,究其原因可能是其民族性格特性所造成的。埃伊纳在希罗多德的《历史》中一直是被描述为一个掠夺成性不讲信义的城邦。埃伊纳由于有了自己的舰船就不再把自己的母邦爱皮道鲁斯(Epidaurus)放在眼里,开始在爱皮道鲁斯境内进行劫掠,甚至抢走了爱皮道鲁斯人的用雅典橄榄木做的神像并蛮横的拒绝再向雅典支付贡金,当雅典排舰船到埃伊纳讨要时又联合阿尔戈斯使雅典人全军覆没,从而和雅典结下了世仇。埃伊纳还悍然侵略自己的盟邦阿尔戈斯并态度傲慢的拒绝道歉,它还对雅典进行突然袭击不宣而战,进攻雅典阿提卡,并劫掠了法勒伦,骚扰掠夺雅典的沿岸地区。后来在雅典庆典时埃伊纳人采用卑劣的伏击手段截获雅典的一艘载有使团和社会名流的舰船,这在当时都是受人唾弃的行为。希罗多德对埃伊纳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希罗多德埃伊纳的历史进行介绍时是带有明显批评语气的。公元前456年雅典人攻占埃伊纳,使埃伊纳成为了雅典主导的提洛同盟的成员,并每年向雅典缴纳盟金。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后埃伊纳人被雅典人逐出埃伊纳岛,埃伊纳人从此流落希腊各地。

正是埃伊纳这种性格特征使埃伊纳在军事、经济都是当时希腊的翘楚时未能实现文化上的突破,这与斯巴达实现严格的军事管理而未能在文化上实现突破的原因相同。埃伊纳由于自己的原因将一手好牌打烂了,在历史上除了留下了著名的“龟币”和“埃伊纳币制”外,几乎未做出其它像样的成绩,但雅典可能从埃伊纳人那里进一步了解到了货币的重要性,雅典最早采用的币制就是“埃伊纳币制”,古希腊文化突破的重任落到了雅典人的身上。

五、从米利都到雅典

雅典成为古希腊哲学和科学中心比先进行货币发行的伊奥尼亚晚了近百年。但在米利都所点燃的最初的哲学和科学的火种随后以燎原之势点亮了以雅典为中心的整个地中海区域,并即将照耀人类二千多年哲学和科学发展的道路。

前546年,波斯帝国征服了吕底亚,伊奥尼亚的米利都又处于波斯的统治下,米利都一开始站队波斯,因此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在公元前500年爆发反对波斯的伊奥尼亚起义后,米利都在公元前494年被波斯人摧毁并占领,米利都人都被杀死或沦为奴隶,一些幸存的米利都人向希腊本土流亡[ 莱斯莉.阿德金斯:《古代希腊社会生活》,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第7-8页],米利都这一哲学和科学的发源地陨落了。米利都陷落时雅典人表现出了极度的同情和伤感,诗人弗里尼库斯甚至将《米利都的陷落》作为戏剧在舞台上演出,观看的雅典人无不动容[ 弗里尼库斯后来还因让雅典人回忆起这痛苦的事被罚款1000德拉克马]。这一细节说明雅典人和米利都人一直都存在紧密的联系和交流,他们之间具有很深的感情,米利都这一文化和经济中心衰败后由雅典来接棒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

随着由雅典和斯巴达人所领导的希波战争的胜利,当时希腊的经济文化中心由小亚细亚向雅典转移,从米利都点燃的哲学和科学之光在雅典重新燃起。与米利都相似,雅典也有非常良好可以用作国际贸易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海港,因此雅典的商业和国际贸易开始空前的发展起来。得益于上天的眷顾,雅典在劳利翁附近发现了储量极为丰富的银矿并开始打制闻名于世的猫头鹰银币(如图7),由于制作精良、重量精准、成色足,猫头鹰银币成为了当时通行地中海地区的国际货币,雅典由此取得了货币发行权和控制权。这使得雅典逐步取代米利都成为了希腊的哲学和科学的中心。这一时期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著名的哲学家先后都在雅典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西方的哲学和科学的源流框架也在这时逐步建立了起来。

对照米利都和雅典,重要的海港位置、国际贸易发达、发现金银矿、打制货币成为了其文化繁盛的基本发展脉络。货币的出现使雅典经济快速发展,经济的发展又进一步激发了社会的活力,更激发了天生具有童心和好奇心的古希腊人对自然的思考。埃伊纳岛银币上正在奋力游动的可爱的海归、雅典银币上呆萌猫头鹰都反映了古希腊人内心世界的单纯。随后各个城邦都极尽所能地通过货币来展现自己城邦的特色和文化,小国寡民的城邦制度给思想以多样化的选择,最终成就了古希腊灿烂辉煌的文明。其中货币的发行成为了文化发展的强关联因素,这为我们研究古希腊哲学与科学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也可以称为“文化货币学”。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从货币的视角看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诞生

图7 雅典发行的4德拉克马猫头鹰银币

六、古希腊学者的游学与货币

希腊在公元前8-6世纪的大殖民时期其殖民城邦遍及地中海地区并远达黑海附近,埃及与两河文明成为了希腊科学诞生的导师。古希腊城邦通常都沿海岸而建,像米利都、雅典都是重要的海上贸易中心,古希腊并没有专门的客船,想要出行的客人要到港口去咨询是否有到达目的地的商船,希腊的商船通常沿海岸航行,如果是有钱的客人可能有机会住到船舱,因此希腊人可以通过商船方便的进行海上旅行,但可能需要向船主支付费用[莱斯莉.阿德金斯,罗伊. 阿德金斯, 《古代希腊社会生活》,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247-253]。货币特别是像猫头鹰银币这样的在地中海区域广泛流通的货币,使海上旅行非常方便,不同城邦和国家的人都愿意接受这样的货币,因此货币的出现促进了古希腊学者的游学风气,古希腊的哲学家们不少都有四处游学的经历,使希腊人能有机会学习到埃及、巴比伦等东方文化,有力的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古希腊的米利都最早诞生的哲学是自然哲学,这与米利都和吕底亚地区最早出现货币并靠近埃及、巴比伦等东方文化圈有关,古希腊人游学到埃及和巴比伦向他们学习天文学和几何学等自然科学,这对早期希腊自然哲学的诞生是有直接关系的。

古希腊第一位哲学家和科学家泰勒斯就曾游学埃及,在那里学会了几何学并证明通过圆的直径所作的三角形是直角三角形。雅典的梭伦也曾到吕底亚与克洛伊索斯探讨关于幸福的哲学命题,希罗多德认为他是因为“求知欲和好奇心”而去吕底亚的。古希腊游学的费用也是可能是非常巨大的,吃、住、行、用,如果去波斯、埃及可能还需要请翻译,带上几名奴隶照顾和运行李,这都少不了花费金钱。因此不少哲学家都出身贵族,能实现广泛流通货币的出现为这些学者的游历生活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据古罗马的第欧根尼记载[第欧根尼,《古希腊哲学的故事》,北京:时事出版社,2019,356-362],古希腊原子论的提出的者德谟克里特(公元前460年-公元前357年)就曾到雅典、波斯、埃及、印度等国游历,并花光了自己所分得的100塔兰特[1塔兰特(Talent) = 60明那(Mnas);1明那(Mna) = 100德拉克马(Drachmas);1德拉克马(Drachma )= 6奥波尔(Obols);1德拉克马=4.37克。]的家产,100塔兰特在当时是一笔几乎富可敌国的财富。第欧根尼还特意指出德谟克里特分得的是他们家产中的较少的一部分,但这部分刚好是现金,因为他的旅行中使用现金更为方便。这一细节说明在古希腊游学也是非常昂贵的,需要强大的资金特别是货币形式现金支持。由于德谟克里特生活的时期正是雅典在伯利克利领导的最强盛的时期,猫头鹰银币已成为整个希腊广泛流通的货币,德谟克里特分得的现金可能就是猫头鹰银币。通过广泛的游历德谟克里特著作颇丰,涉及领域广泛,成为了一位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德谟克里特因为游学花光了自己获得的遗产,按当时城邦的法律是要受到惩罚的,德谟克里特在为自己辩护时对游学的意义做下如下的解释:“在我同辈的人当中,我漫游了地球的绝大部分,我探索了最遥远的东西;在我同辈的人当中,我看见了最多的土地和国家,我听见了最多的有学问的人的讲演;在我同辈的人当中,勾画几何图形并加以证明,没有人能超得过我,就是为埃及所丈量土地得人也未必能超得过我。”德谟克里特对游学看法得到了城邦的支持,最后由于德谟克里特的博学,城邦不但没有惩罚他,而且还再给了他500塔兰特作为奖励。

古希腊学者这种大范围的游学在物物交换时代是很难实现的,货币的出现大大的促进了古希腊学者的游学活动,因此货币是哲学和科学在古希腊诞生的一个重要的催化剂。古希腊的哲学和科学研究纯粹的,通常不面向应用领域的经济需求,这是科学精神的本质,但哲学和科学的诞生却离不开经济的发展,特别是货币经济的发展,货币是科学和哲学诞生的孵化器。

七、结论

货币是研究文化变迁的一个重要视角,从吕底亚银币、米利都银币到雅典猫头鹰银币上我们看到了东方文化对古希腊文化的影响及其逐步褪去的过程。西方货币、哲学和科学的婴儿期都在爱琴海沿岸孕育,从小亚细亚到雅典它们也经历了同样的迁移过程,东方文化和古希腊文化在小亚细亚融合,又在雅典获得新生,并成为了整个西方世界的文化根基,这些历史的印记都被小小的银币所记录下来,并跨域几千年呈现在我们眼前。我们要庆幸吕底亚首都萨迪斯旁河里的琥珀金矿和雅典劳力翁银矿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商业极度发达的合适的地方,满足了高度发达的商业对货币的强烈需求,促成了人类历史上最早货币的诞生。货币发行所带来的经济繁荣为古希腊哲学家们提供了仰望星空、思考自然和分析人性所需要的闲暇,也为他们的游历、辩论和广泛民主提供了物质保障。这才使我们现在有机会听到泰勒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些来自古希腊智者睿智的声音。

古希腊货币承载了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和变迁信息,推动和孕育了哲学与科学的发展,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塑造了古希腊富有时空穿透力的文明,使古希腊成为货币、哲学和科学同时诞生的地方,并深刻的影响着当今世界的文明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