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2021-04-16 07:50:01


去往上海之后,秦曼云与关向应两人都在长江局工作,秦曼云任长江局秘书处秘书,关向应则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常委、中央军事部副部长,以及中央政治局委员、长江局军委书记等职务。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陶斯亮

上世纪初的中国几经动荡,在民族危机存亡的时刻无数爱国青年选择了投身革命。在当时,不同信仰与理想相互碰撞,同样是革命,不同的人却走向了截然相反的革命道路。无论是国共两党都有许多忠于信仰的革命战士, 这样的人即便是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也是值得尊敬的。

但事情总有例外,革命队伍从来不缺乏投机专营者。当时许多人投身革命同样也并非是出于对于革命的热情,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胸中怀大义,巍然不惧死的。

原国务院副总理陶铸的女儿陶斯亮 ,在其文学作品《我与干爸爸王鹤寿》中,写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陶斯亮

海外来的故人

1981年,在陶斯亮的陪伴下,王鹤寿应组织的要求前往北京饭店探望一位外籍华人。适逢改革开放不久, 不少的爱国华人都愿意回国投资, 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

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少归国华侨都会受到一定的礼遇,有时候还会安排一些高规格的会面。但是,作为中纪委的干部,海外关系一直都是比较敏感的话题,即便是有也都要向组织进行汇报。一旁的陶斯亮不禁纳闷, 自己的干爸爸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海外亲友的呢?

而去到北京饭店之后,陶斯亮才明白。原来他们在北京饭店所遇见的这位身着时髦的老妇人是 王鹤寿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时期的同学,名叫秦曼云 。但是自己的干爸爸王鹤寿却似乎并不怎么待见这位老人。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秦曼云

简单地聊了几句,陶斯亮便从对话中看出了王鹤寿对于这位老妇人的挤兑。 直到后来陶斯亮才明白,王鹤寿对于这位老人的挤兑事出有因的, 也揭开了这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时间回到1908年。秦曼云出生于山东济南的一个书香门第。在时代变迁的洪流下,科举幕落, 读书人的地位相较于旧社会一落千丈。 但是在当时,很多出生世家的人依旧自持甚高。

就在这样的思想支配下,秦曼云与自己的哥哥先后走上革命的道路。但从出发点上来说,秦曼云与哥哥秦茂轩却截然不同, 哥哥秦茂轩是因为同情劳苦大众 ,而秦曼云不过是想要实现自我价值的时代投机者。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早年投身革命的秦曼云

秦曼云早年在山东省济南女子中学读书,也就是在这时候秦曼云最早接触了共产主义革命的思想。当时时代背景下,大多数知识青年都具有极强的社会参与感, 对于各种主义、信仰、团体的参与度极高。

因此,在接触到共产主义革命团体不久后,秦曼云便加入了“反帝国主义基督教大同盟”等革命团体,并在1925年的时候与王辩等人一同成立了“济南女子学术协进会”, 同时秦曼云还是山东省“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的成员。

如此多的社会身份,足见当时的秦曼云是有多么的热衷于社会活动了。很快,秦曼云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并担任山东省共青团的书记, 入党之后又担任山东省女中党支部书记等职务。

成为共产党员的秦曼云很快进入状态,对于革命斗争也都积极地响应。在五卅运动期间,秦曼云成为等地学生运动的领袖,在秦曼云的带领下,济南地区的反帝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在遭遇军阀张宗昌的镇压之后,秦曼云不但没有退缩,反而继续带领着女中的学生们转入地下继续抗争。

深得组织信任的秦曼云先后担任了济南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学委书记等重要职务。

在那段时间,秦曼云可以说是整个山东一带共产主义运动的骨干与中坚力量。 或许这时候的秦曼云,都始终坚信自己是一名意志坚定的革命者。

1925年,秦曼云经党组织推荐进入了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两年后在莫斯科,秦曼云遇到了他的第一任丈夫关向应。

原本秦曼云与关向应的结合在当时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两人之间所拥有的的革命信念。

可不同的是,关向应是从心里面笃定的革命者,而秦曼云本质是投机。虽然当时两人一拍即合,但不同的信仰出发点决定了两人注定分道扬镳的命运。

在莫斯科学习期间,秦曼云参与了当时党内的诸多会议, 就连当时在莫斯科所召开的中共六大秦曼云都有幸得以旁听。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秦曼云与关向应

原形毕露,秦曼云的变节!

1929年,随着国内革命形势的变化,秦曼云与丈夫关向应双双奉命回国。可当时的革命形势却与秦曼云所想的不一样。

在经历了“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之后,我党刚开始寻走武装斗争的革命路线, 原本在城市中各组织工作也都全部转为地下。

关向应当时任军委秘书处机要秘书一职,后因敌特破坏关向应党组织只能将其撤回上海。

去往上海之后,秦曼云与关向应两人都在长江局工作,秦曼云任长江局秘书处秘书,关向应则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常委、中央军事部副部长, 以及中央政治局委员、长江局军委书记等职务。

当时我党地下组织为了避免国民党反动派的搜捕,几乎都是在租界内进行活动。可偏不巧的是关向应在租界内泄露了行踪,被租界巡捕房拘捕。所幸关向应的身份没有暴露, 也可能是因为当时租界巡捕房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勒索一笔保释金。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关向应

因此在周恩来等人的营救下,关向应很快就被租界巡捕房以证据不足为由而释放。可惜的是被释放之后的关向应,按照组织程序不能继续在上海担任地下工作, 只能转战湘鄂西苏区从事武装革命斗争。

至此秦曼云与关向应二人维持了数年的婚姻,进入了名存实亡的阶段。

之后秦曼云一人留在白区继续从事地下斗争工作。没有了丈夫的陪伴,秦曼云的革命信念开始动摇。

秦曼云虽身上担负着共产国际代表联络处主任兼上海中央执行局总会计的职务, 但是却已经少了当年初入革命队伍时候的那种干劲。

1934年6月26日。中共上海中央局遭遇巨大的变故。书记李竹声在与共产国际的代表接头之后被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国民党特务逮捕, 同时被逮捕的还有秦曼云、仇爱贞、李德钊和交通员周惠年等人。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盛岳又名盛忠亮

李竹声作为当时中共上海中央局的书记,手上掌握的有我党的大量机密。可谁承想,李竹声在被捕之后还未等国民党的特务机关用刑,便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将其悉知的机密全都交代了。

就连我党在苏区的兵力部署与作战计划都如数家珍地告诉了敌人,这直接导致了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的围剿。

同时, 李竹声为了争取“表现”还接连出卖了我党的多名重要的地下领导人的行踪。

见李竹声变节之后,秦曼云也随即选择了“识时务为俊杰”的做法,也随即变节投敌。于是在两人所提供的情报的相互印证之下,上海地下党的组织遭到了彻底的破坏。 上海中央局与共产国际的联络电台和重要领导人盛忠亮也都全部被暴露。

盛忠亮在此以前本就和秦曼云之间存在着暧昧的关系。秦曼云被捕变节的事情一开始盛忠亮并不知道。

刚被捕那会儿盛忠亮在面对国民党特务的审讯时大义凛然, 或许这时候的盛忠亮也有想过,要为组织牺牲的想法。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顾顺章

但是参与审讯的人中有一位对于秦、盛两人的关系是知道的,那就是我党历史上最大的叛徒顾顺章。

见盛忠亮迟迟不开口, 于是顾顺章便建议让秦曼云来劝降盛忠亮。

当盛忠亮见到自己的相好秦曼云时无比诧异,而秦曼云则是对盛忠亮摆出了一副情深义重的模样。在秦曼云的诱导之下,盛忠亮心理的防线一点点地被击溃, 最终盛忠亮选择了变节。

两人投降国民党反动派之后不但供出了我党的诸多秘密,还对我党的其他地下党员进行了指认。一些本可以熬过敌人酷刑的党员, 在两人的指认下最终惨死于反动派之手。

好在当时国民党内部也有我党的潜伏人员,在多方营救与配合之下,一些被羁押的我党的被捕人员如黄文杰、朱镜我等人将党内出现叛徒的消息,及时的传递给了转入苏区进行斗争的党组织。 这才使得李竹声、秦曼云、盛忠亮等人变节的事实为中央所知, 并及时的做了相关人员的紧急撤离与部署。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反动派的功臣

盛忠亮与秦曼云两人本就是在时代的变革中通过政治运动捞取政治资本的那一类人。 所谓的理想信念在其人心中,也不过就是实现其人生理想与价值的工具罢了。

在投敌之后,两人积极的参与到国民党反动派对于我党地下人员的抓捕之中,成为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功臣”。 变节后的盛忠亮甚至进入了国民党中央党部社会科工作, 当了中统特务。

到了抗战时期,盛忠亮还在兰州驻扎负责与苏联方面联络。在中国远征军出战滇缅的时候还在郑洞国麾下担任政工干部。

盛忠亮与秦曼云被国民党反动派塑造成为了变节人员受到重用的“典范”, 在国民党军中混得风生水起。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只可惜的是,无论蒋介石政府如何经营,历史终将选择出真正能够为站在中国百姓一边的党派。

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在与解放军的战斗中,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失道寡助的蒋介石最终只能是败逃台湾, 盛忠亮与秦曼云的结局也只能是背井离乡远走海外。

1964年,盛忠亮在台湾辞去了国民党党内的职务,带着秦曼云一同迁居美国从商。

经过多年的经营,两人的生意越做越大。但回忆当初,两人始终良心难安。毕竟当年种种都是两人抹不掉的黑历史。古人说: “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当年的种种成为了晚年即将走到生命尽头时两人挥之不去的梦魇。

改革开放之后,很多爱国华侨选择归国参加建设。一些不能归国的爱国华侨也是竭尽全力为国家出力。对于一些存在历史问题、信仰问题的华侨我国秉承着求同存异既往不咎的原则。

见此情景, 晚年的秦曼云便想要归国求取救赎。 因此才有了1981年秦曼云与王鹤寿的这次会面。

1981年陶斯亮陪干爸探望华侨秦曼云,揭开了一段女叛徒的往事

王鹤寿

1984年,时任国家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也以莫斯科中山大学校友的身份邀请盛忠亮回国访问,为积极促进两岸关系的破冰做贡献。1986年, 秦曼云参观了关向应的故居。

或许这时候的秦曼云对于这位始终坚持理想与信念的前夫更多的是缅怀与愧疚,但既往种种真能够被原谅吗!新中国的成立,这其中浇筑了无数革命烈士的信仰与鲜血, 对于那些曾经因为秦、盛两人的变节而牺牲的烈士而言, 两人或许永远不能被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