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古蜀国文化的发现,是全世界最为惊人的发现

2021-04-16 08:16:21


可是大家还是被一种传统观点束缚住了,就是认为这三星堆发现的地方就是当地文化的中心。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李学勤


四川古代蜀国文化的发现,是近年来最为惊人的发现之一。这个发现比尼尼微古城、比特洛伊古城的发现有什么逊色啊?不过我想讲的还不是大家马上想到的“三星堆”,而是比三星堆更新的成都的金沙发现。我还是把这个考古的故事给大家回顾一下。

四川成都盆地,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浅的盆地结构,那里不大刮风,因为周围有山水环绕,风不太容易形成。在这个地方,按古书记载有一个古国——“蜀”。

蜀国有许多自己的古史故事,传说有“三皇”,就是“天皇”、“地皇”、“人皇”,在人皇时期就有了蜀国。这个蜀国在夏、商、周时候是诸侯国,那时候就有联系。现代的历史学家,对于这些古书上的记载,一开始是全盘否定的,甚至有的学者提出来,如果想真正研究四川的古代史,最好的办法就是完全不听那些传说,因为那些传说是无法证实的。但是现在我们考古发现证明,那些传说都是有根据的,跟过去的看法完全相反。

古蜀国文化的发现,是全世界最为惊人的发现

图(1)民间收藏古蜀文化金器


在1931年的时候,成都北边有个县叫广汉,古代叫汉州,广汉下面有个叫月亮湾的地方,那里有个农民叫燕道城。他有一天在家门口挖一条水沟,就做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这个水沟是原来就有的,这一天燕道城跟他的儿子们想把沟挖深点。他们拿锄头刨土的时候,忽然下面出了一个玉器。这是一个玉璞,圆形的,中间有一个孔。这个燕道城,我认为他是聪明过人的。他看见这个玉璞之后,没有声张,悄悄地收兵了。到了夜里,他带着家里人发掘。他这一挖,出来大量的玉石器,一整坑各式各样的文物,从最小的到最大的像宝塔一样倒在里面。其中最大的璧比一个脸盆还大,现在收藏在广汉市博物馆,不过这是个石头的璧。这是1931年的事,这件事当然也藏不住,后来还是暴露出来了,因为他不能老存着这些东西,他要卖的。据说,除了他腰里拴着那个最小的没卖,别的都卖了。

这些出土文物当时惊动了很多人。在1934年,当时成都的华西大学,那是个教会学校,由英国考古学者葛维汉和中国学者林名均两个人带领一支考古队,到那个地方进行了一个真正的考古发掘。他们挖到一些陶片什么的,可是真正好的玉器没了,只有一些碎块。这次试掘证明确实是个遗址,但是当时的人思想被传统观念束缚住了,认为四川自古是蛮荒之地,这地方哪有什么古史啊,这些东西估计是汉代的。我想说,科学从来是反对陈见的,任何科学发现都是要打破过去的陈见。可惜他们被这陈见束缚住了。这个消息后来传到了当时在日本的郭沫若那里,他眼光比较好,他向华西大学要了些照片,看了。他认为这些东西,第一和中原文化有关系,第二可能不是汉代的,可能是周代的。这已经是革命性的突破了,他没有被陈见束缚住。是周代已经很了不得了,是吧?这个情况后来一直继续下去,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四川大学、华西大学在这些地方作了很多的调查研究,逐渐认识到这些地方有很古老的文化,有比周代更早的,但是对于这些文化的性质和年代还都没有充分的认识。


古蜀国文化的发现,是全世界最为惊人的发现

图(2)民间收藏古蜀文化玉边璋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这个地方有了新的发现。刚才不是说那个地方叫“月亮湾”吗?当地对广汉的中心地带有一个说法,说这个地方是“三星伴月”。在座的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三星伴月”是我们30年代一个流行歌曲的名称,很有名的。为什么叫“三星伴月”呢?因为北边有月亮湾,南边有三个土堆,叫“三星堆”。当地人对自己也有一种艺术的欣赏。三星堆这个地方,现在我们知道,是当地古城的南城墙的外边,正好是举行当时的祭祀典礼的地方。在这个堆上面,当时就有所发现,发掘出了两个很大的埋藏器物的坑,实际上这里头都是燃烧过的,估计当时举行过祭祀典礼。这两个器物坑里有大量的象牙、大量的青铜器、大量的炭灰,还有很多的石器、玉器等等。这是80年代的事,当时英国的报纸对此登了很大的消息。

三星堆里发现的铜人,有2米多高,很大的人头,眼睛鼓着,耳朵伸出。还有由青铜制造的神树,是中国最大的青铜器,现在是残缺不全的,高度已经达到4米。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发现,大大改变了我们对于当地的古代文明的认识。因为这些器物,包括玉器、陶器、青铜器,尽管它有鲜明的地方特点,可是也显示了中原文化对它的强烈影响。

从这些材料上,我们就可以看到,成都平原这个以三星堆为代表的文化,是一种独立的文化,但也是一种在中原文化强烈影响之下的地方文化,而且它从中原的夏代一直到商代、周代都受到了影响。这两个器物坑的时代,经过碳-14放射性元素的测定,明确证明相当于殷墟的时期,也就是商代后期。可是大家还是被一种传统观点束缚住了,就是认为这三星堆发现的地方就是当地文化的中心。这种陈见还是因为没有充分研究文献上的记载。

文献上明确记载,古代蜀国的中心并不在这里,而是在成都,今天的成都就是古书里记载的古代蜀国的都城。可是对于这一点,大家没有相信。其实成都这地方发现的商周遗址很多,比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发现过战国遗址,50年代也曾经发现过一些,前些年在成都十二桥遗址还发现过商代的房子,等等。可是这些都没有引起大家充分的认识,觉得不过是一些零星的遗址、零星的墓葬,没有把它看成是一个整体的东西。这种情况一直到2001年的年初才有了根本改变。

古蜀国文化的发现,是全世界最为惊人的发现

图(3)民间收藏古蜀文化玉器


2001年的年初,成都西部的金沙村修盖居民小区,挖沟的时候挖出了大量的古物,青铜器、玉器、金器、象牙器都有。考古工作者到那儿一看,发现这里有很多东西和三星堆的非常类似,有些还超过三星堆的。我在那个发现之后不到十天的时间,专门从北京飞到成都,去看了。我到那地方站着一看,那工地的沟确实挖得很深,工业机械化操作嘛!所有的泥沙都在那里过筛子,过筛的时候发现出土的东西摆了一屋子之多,各式各样的。可惜有些东西损坏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在那儿看,忽然觉得脚底下有什么东西,脚蹭一蹭就知道有象牙。马上就拿塑料布把它封起来,因为象牙在空气里暴露的话,很快就会炸裂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考古发现了大量的遗物,不但有商代的,还有些更早的遗物混在里面。金沙村发现的这些遗物,特别配合在2000年下半年成都省委大院下发现的大型船棺葬遗址。

这个大型的船棺葬遗址就在成都的四川省省委对面。四川省省委想修食堂,在那里挖,结果挖出了船棺葬。船棺葬就是把人的棺材做成独木船的样子,中间掏空,把人埋在里面,上面还盖上。这个船棺葬的遗址是战国中期的,不是一个两个船棺,而是一整个的舰队。原来整个船棺葬上面还有建筑物,4具大型船棺、13具小船棺组成舰队的形式,都是用贵重的金丝楠木整木刳凿而成,极为可观。船棺上还有巴蜀的文字,最长的船棺有18米,分成几截的样子。这跟金沙村的发现是一类的,都可以证明成都在商周时期确实是古代蜀国的中心。


古蜀国文化的发现,是全世界最为惊人的发现

图(4)民间收藏古蜀文化玉器

我们中国历史太悠久了,疆域太广大了,对于这些发现真有些见奇不奇、见怪不怪了。实际上,这样的发现在全世界的科学史上都是极其重要的。可以回想一下,在世界的考古学历史上,比如在现在的两河流域、伊拉克一带,英国考古学家莱亚德按照《圣经·约拿书》的描述,发现了古代亚述帝国的首都尼尼微古城。又比如,德国考古学家驱H 谢里曼相信《荷马史诗》的描绘,他发掘小亚细亚半岛东岸的希萨立克丘,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遗址,并把挖掘出来的一些东西从希腊偷运到了德国。这两大发现震动了全世界,在科学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到今天为止,不知出了多少画册,不知出了多少报告,不知造就了多少学者。我们的发现比这两大发现毫不逊色,我们发现了一个在历史上几乎没有多少遗迹的这么一个古国,这个古国和中原的夏、商、周王朝有着密切的关系。当时的巴蜀文化是那么发达、那么了不起,它可以造4米多高的神树,还有那么多特色。这个发现比尼尼微古城、比特洛伊古城的发现有什么逊色啊?而且我们还可以看到,商代的影响从中原向南,从河南一直进入湖北、湖南,然后通过三峡,一直影响到成都平原,这些都是有考古材料可循的。现在我们正在三峡一带发掘,那里也提供了很多有关的材料。可惜的是,我们整个社会对于考古学这门科学的意义和重大价值还没有充分认识。


摘自《人文通识讲演录·历史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