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心里有念想,眼里才有光

2021-04-16 08:32:12


还不大记事的时候,我们一家人生活在老房子里,不漂亮,是平房,也不大,有三间屋子,院子里养着鸡,鸭,猪还有爷爷最爱的驴,屋子后面有一颗很大的柿子树,院子里还有一棵我都不记得的枣树,那时的生活既简单宁静,又很温馨惬意,没有一地的鸡毛蒜皮。


还不大记事的时候,我们一家人生活在老房子里,不漂亮,是平房,也不大,有三间屋子,院子里养着鸡,鸭,猪还有爷爷最爱的驴,屋子后面有一颗很大的柿子树,院子里还有一棵我都不记得的枣树,那时的生活既简单宁静,又很温馨惬意,没有一地的鸡毛蒜皮。我在这间房子里吃饭,睡觉,和姐姐吵架,晚上大狼狗汪汪汪的催我睡觉,一大早又被公鸡咯咯咯地叫醒,一年一年,我在老房子里度过了七年的光景,那应该是我至今最幸福的七年。

心里有念想,眼里才有光


提起老房子,它留给我的记忆并不多,零零碎碎的就那么几个连接不起来的片段。依稀记得每次午觉醒来妈妈都不在身边,找不到妈妈的小孩子总是忍不住大哭,直到在院子里干活的妈妈闻声跑进来抱住我才慢慢安静下来,这种时候多了,我偶尔也会不哭不闹的到院子里去找妈妈。记得我总是让爸爸给我剥好多瓜子仁然后抓一大把放进嘴里,吃起来又香又过瘾,还会磨着爸爸给我掏耳朵,我闭着眼享受,痒痒的舒服极了。记得屋子后面有一棵长得很茂盛的柿子树,每到夏天上面都爬满了长着毛的绿色虫子,要是不小心碰到它,那块皮肤就又痛又痒,又红又肿的,它是我童年的噩梦,所以我不怎么喜欢那棵柿子树,但它笔直地站在那里,叶子油绿油绿的,树枝努力向上伸展,像一把大大的遮阳伞,这让屋子后面的那一小块地方显得别有一番韵味。也记得爷爷最爱的那头驴,每次爷爷下地干活都要给她套上车,上面拉着东西,我那时一度很担心她会被累死在路上,她只会埋头苦干,吃东西还嚼的嘎吱嘎吱的香得很,有时会吼上几声再打几个滚,弄得浑身是土再站起来抖几下,长长的耳朵忽闪忽闪的,还挺可爱的。在这间房子里我跟姐姐吵架,就因为我把方便面揉碎了泡在水里她就跟妈妈去告状,还因为各种各样的小事我俩吵得不可开交,妈妈也拿我俩没办法,直到奶奶过来把我俩拉开,带着我回她屋里。在这间房子里,每天晚上我都伴着隔壁家那条大狼狗的犬吠声睡去,早上又被不知谁家的大公鸡给叫醒,村里农户家总是爱养些鸡啊,鸭啊,鹅啊,猪啊,我家也养,都是妈妈在照顾它们,所以我对它们也没什么印象,只知道我那时候吃的鸡蛋可能都是它们下的。

心里有念想,眼里才有光


后来,爸妈要重新翻盖房子,那段时间爸爸就经常找大师看风水,又是往地下埋什么东西,还要定好时间找准方位,又是烧香拜着什么的,我也记不清了,看来看去房子盖好后日子也没顺风顺水,我们能指望着谁保佑我们一生平安无事呢,该来的还是会来,要你承受的躲也躲不掉。七岁那年,老房子变成了一堆砖头孤零零地躺在那,里面的哭声、笑声、吵闹声也从那间老房子住进了我心里。老房子不在了,曾经住在里面的人后来也一个一个地走了,这让我格外想念以前的日子,想要把老房子里热腾腾的烟火气印在我心里。也许你已走出我的视线,却从未走出我的思念,但愿美好的回忆不要从时间的长河里匆匆流走,就让它永驻我的心中,人心里总要有点念想才好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