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正一读春秋(廿四):祖庙被扒了

2021-04-16 09:05:51


按照一般的历史逻辑,我们可能会想,这哥俩再怎么闹,毕竟他们老子郑庄公死前也是春秋小霸王,老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呢,郑国应该还是比较强势的吧?


看春秋故事,就在“正一读春秋”。

大家好,我是“正一天授”。

上期我们说到,郑国的“糊涂兄弟”大哥太子忽和二弟公子突为了争夺权力,造成了郑国内乱。按照一般的历史逻辑,我们可能会想,这哥俩再怎么闹,毕竟他们老子郑庄公死前也是春秋小霸王,老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呢,郑国应该还是比较强势的吧?

而现实却完全不是这样。

在《曾经有一份真挚的婚约摆在面前》那一期咱们讲过,郑国公子突因为是宋国的外甥,所以被宋国扶持,在公元前701年九月经过郑国权臣祭仲发动政变,赶跑了大哥郑昭公太子忽,登上了国君的宝座,但是代价是什么呢,就是要向宋国上供,而且上供的财物,数额相当大。

大到什么程度呢?仅仅过了一年,郑国就扛不住了。公元前699年二月,《左传》记载, 宋多责赂于郑,郑不堪命,故以纪、鲁及齐与宋、卫、燕战。

正一读春秋(廿四):祖庙被扒了

我们也都知道一个概念,就是战争往往都是经济问题的终极反映。宋国多次向郑国索取财货,郑国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于是,开战!联合纪、鲁两国的军队攻打宋国,宋国仓促之间,组织了齐、卫、燕四国的军队应敌,由于是被动应战,所以宋国联军大败。

郑国赢了,是不是从此就可以迎来一段太平日子了呢?

怎么可能!宋国一看,哟,这自己本来打算养一条狗,结果这狗变了老虎,反过来把自己咬了一口,这还了得。

于是在第二年的冬天,宋国组织了宋、齐、蔡、卫、陈五国联军,气势汹汹,杀向郑国,以报上年惨败之仇。

这一仗,郑国输惨了。

《左传》记载: 焚渠门,入,及大逵。伐东郊,取牛首。以大宫之椽归,为卢门之椽。

正一读春秋(廿四):祖庙被扒了

宋国率领诸侯联军势如破竹,攻破了郑国都城新郑的渠门,把大门都给烧了,一直攻进了新郑的内城,军队都进到了内城大街上,又分兵攻打城东郊,占取了牛首这个地方。攻进内城的宋国军队把郑国太庙给扒了,把从太庙拆下来的的大椽子拿回去,做了宋国都城城郊一个城门叫卢门的椽子。

郑国祖宗太庙房顶的主干木材,拿过去修一个郊区的偏门。

奇耻大辱,莫过于此。

而此时,距离郑庄公死去才刚刚三年。郑庄公的子孙们就把祖宗家业弄成了这个破落户的样子。郑庄公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会气得诈尸。

正一读春秋(廿四):祖庙被扒了

而这场惨败,并没有使郑国君臣清醒起来,团结一致、发愤图强、一雪前耻,而是仍然君臣之间互相猜忌、争权夺利甚至于互相杀伐。接下来,就发生了我们《人尽可夫》那一期里所说的厉公刺杀祭仲失败逃亡,昭公复辟,郑国一国二主的事。

而郑国的动荡,却并未结束,昭公复辟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695年,郑国大夫高渠弥因为和昭公有私人的恩怨,趁着和昭公一起狩猎的时候,刺杀了昭公,又不敢迎接厉公复位,所以就和祭仲一起,拥立了昭公的弟弟公子亹(wei)做了国君。

而郑子亹刚上位头一年(鲁桓公十八年,公元前694年),屁股还没坐热呢,齐国国君齐襄公就不怀好意的找上门来了,带着大兵到了首止,也就是现在河南省睢县东南地域,当时属于卫国,离郑国很近,然后在这个地方召集诸侯,要主持盟会。

郑子亹小的时候啊,曾和齐襄公打过架,结下了怨,这个仇恨一直没有化解,所以本来不想去开这个会,但是郑国刚吃了大败仗,又怕齐候用这个当借口攻打郑国,所以还是带着大臣高渠弥一起去了,结果去了之后呢,齐襄公要求他当着诸侯的面谢罪。

这毕竟牵涉到国家的体面,所以郑子亹坚决不向齐襄公谢罪,齐襄公发怒,竟然暗中埋伏带甲武士杀死了郑子亹,并将跟随郑子亹参加盟会的郑国大夫高渠弥五马分尸了。

正一读春秋(廿四):祖庙被扒了

郑庄公总共有四个儿子,现在死了两个,跑了一个,只剩最后一个没当过国君的儿子公子婴在陈国作人质,郑子亹死后,执政大臣祭仲到陈国迎接公子婴回国继位,史称郑子婴。

咱们现在总结一下啊,春秋第一个小霸主郑庄公死后,从公元前701年到公元前694年,7年间,郑国国君流水账一样换了5任,郑庄公的四个儿子轮流当了一遍国君,其中一个还当了两遍,然后死了两个,跑了一个。

个个都是因私废公,没有一个为国家考虑的,这还能好得了吗?郑庄公留下的基业,再怎么强,也挡不住这么折腾啊,所以,郑国一蹶不振,从此成了夹在大国之间的受气包,沦为了列强征伐的战场,直到最后被韩国所灭。

正一读春秋(廿四):祖庙被扒了

而我们要回顾春秋第一个小霸主郑国沉沦的曲线的时候,都要将目光向过去回望,望向郑国被一堆国家胖揍一顿,祖庙都被扒了的那一年······

感谢大家收看本期视频,下期我们接着讲春秋故事。欢迎关注我的账号“正一天授”。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