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全球同加税?拜登的盘算能如意否

2021-04-16 09:38:12


此次美国一方面准备提高国内税率,财长耶伦的副手阿德瓦勒·阿德耶莫4月7日表示,将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从目前的21%上调至28%,将美国企业海外利润的最低税率从10.5%提高至21%;另一方面直接向参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关于数字税和


■本报记者 路 虹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难止,为稳定社会、经济和就业,美国多次出台刺激措施,金额总计已高达5万亿美元。就在3月31日,美国推出了2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而当前美国联邦政府债券余额已突破28万亿美元,对美国政府而言,如何缩减这天量债务真是个大问题。4月8日,美财政部公布了《美国制造税收计划》,为了削减因公共支出过度导致的财政赤字,拜登总统将目光瞄向了税收。

提高税收的想法很好,但实施难度很大。因为经济全球化,作为生产要素之一的资本是最容易在全世界流动而规避一国的高税收。由于避税天堂的出现,跨国公司和富人利用各国不同税率,把利润或财富留在低税收国家,一定程度上导致美国税收收入的下降。

此次美国一方面准备提高国内税率,财长耶伦的副手阿德瓦勒·阿德耶莫4月7日表示,将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从目前的21%上调至28%,将美国企业海外利润的最低税率从10.5%提高至21%;另一方面直接向参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关于数字税和全球最低税率会谈的近140个国家发送一项提案,提议为达成一项全球税收协议,应以企业在其境内的营收为基础对更多的公司进行利润征收。耶伦也曾于4月5日表示,她正在与20国集团合作制定一种最低公司税,这种最低税率将适用于跨国公司,不管其总部位于哪里,以防止各国通过降低税率的方式争抢公司生意。

由于有着如爱尔兰、开曼群岛这样的避税天堂的存在,如果美国税率提升,国际间税差扩大,那么美国公司便会大量出走,反而使得税基收窄。目前,美国几十家最大和最有名的公司都在以合法的方式免交任何联邦税,例如50多家上榜《财富》500强的企业过去三年里一分钱的税都没有交过。华盛顿进步派研究团体税收与经济政策研究所的调查显示,去年至少有55家最大的美国公司没有就总值超过400亿美元的利润缴纳任何联邦所得税。实际上,过去30年许多跨国企业利用经济全球化,把企业迁往税率相对较低的国家,间接促使各国政府为吸引外资而展开一场主动降低税率的竞争。

拜登总统设想在全球达成一个最低的税率,一方面希望留住税收,另一方面希望缩小收入和地区差距。但从过往经验看,其显然低估了资本趋利避害的本性。上届总统特朗普为吸引制造业回流,对美国企业在海外的利润一次性征收10%的税收,以寻求让这些现金回流,刺激国内投资。但四年过去了,美国制造业回流仍是个良好的愿望,由于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适合制造业生产的技术工人在过去几十年中大量消失,巨大的人力资源断层使得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计划落空,其本人也在四年总统任期满后黯然下台。

各国或地区税制不一、税率不一,如何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响应美国的最低税率措施,首先需梳理和协调各国税制、妥协各国利益。例如,欧盟各国的企业税率差别很大,匈牙利9%、爱尔兰12.5%、法国32%、葡萄牙31.5%。虽然欧盟已经成立50年了,但内部仍未达成一致税率。

还有就是各国利益如何达成妥协。同在发达国家阵营的爱尔兰,其财经高官即提出对美国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计划持保留意见。而且经合组织早就有一个全球税收的庞大计划。该计划针对全球科技巨头,如谷歌、脸书、亚马逊和苹果等公司,根据他们所在市场上的盈利而不是看他们总部所在地进行收税。比如这些公司在德国、法国有很大市场,那不管总部在哪里,德国、法国都要对其征税;但因这些科技巨头多是美国公司,所以美国对经合组织的这一计划持强烈反对态度。去年底,法国对这些科技巨头恢复征收数字税后,美国政府立即威胁要对法国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今年3月26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对奥地利、印度、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和英国6国的“数字服务税”发起的调查进入下一个阶段。接下来可能采取的措施包括对上述国家加收惩罚性关税。

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由于资本的避税天性,跨国公司和富人们利用不同国家不同税率进行趋低避高的合理逃税行为,造就过去40多年来跨国公司的迅速扩张和全球贫富差距的巨大分化。拜登提出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计划,如果各国为各自利益而无法妥协,那么美国征收跨国公司和富人税的计划容易变成一项漏洞百出的理想主义提议。可以说,如果没有全球各国税法协调和监督制衡的话,“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这句话放在当下仍不过时,因为历史证明,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

来源: 国际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