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2021-04-16 09:47:31


(粟裕)渡江战役总攻在即,擅长当“搅屎棍”的英国人又将它的“紫石英”号护卫舰开到了我解放军东段的渡江突击区域,面对此情形,粟裕将军稍显犹豫,然而得到汇报的毛主席回复了4A级急令,要求人民解放军对于任何阻拦之敌,均可开炮轰击。


1949年,解放战争进行到第四个年头的时候,三大战役已经全部结束,国共之间的形势已经完全逆转,蒋介石的主力部队几乎被消灭殆尽,国民党的败局也几乎注定。长江南岸的国民党反动政府惶惶不可终日,妄图凭借长江之险与共产党和谈,甚至想要将偌大的一个中国一分为二,企图划江而治。

然而,长江不是三八线,中国也不是朝鲜,等待国民党腐朽统治和残余势力的将是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秋风扫落叶般的怒火。渡江战役已经箭在弦上,人民解放军将给摇摇欲坠中的南京国民政府最后的沉重一击。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向傲慢自大的西方国家却无视我人民解放军的警告和公告,英国人悍然将军舰开往中国内河,游弋在长江沿线,狂妄嚣张,丝毫不将正在发生的新中国独立之战放在眼里,带着西方人特有的自大和无知,似乎笃定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不敢向其开炮。

但是,此时的中国已经不是百年前鸦片战争时期的中国,大部分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早就脱胎换骨,自立自强,充满了精、气、神。而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解放军更不是腐朽反动的国民党军队,除了欺压百姓就是谄媚洋人,人民解放军敢于和一切来犯之敌英勇战斗,并将其击败。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粟裕)

渡江战役总攻在即,擅长当“搅屎棍”的英国人又将它的“紫石英”号护卫舰开到了我解放军东段的渡江突击区域,面对此情形,粟裕将军稍显犹豫,然而得到汇报的毛主席回复了4A级急令,要求人民解放军对于任何阻拦之敌,均可开炮轰击。

炮击紫石英号

1949年4月20日,人民解放军的渡江战役即将打响,百万大军枕戈待旦,蓄势已发。在这个过程中,党中央及毛主席最担心和最关心的依然还是长年横行在我长江内河的西方舰队的动向,这些西方仗着船坚炮利已经在我中国领域横行霸道一百多年了。

这一天也是人民解放军公告外国军舰撤离长江的最后期限。但是,一向霸道的英国人还自视自己是日不落帝国,幻想着当年英国海军成为海上霸主的昔日荣光,对于我解放军的最后通牒十分轻视。并且他们甚至认为解放军和国民党没有任何两样,无论中国是谁当家做主,他们西方列强们都能依旧耀武扬威,无视我中国的主权。

“紫石英”号的舰长斯金勒少校甚至大言不惭,还对外放出狠话: “解放军最后通牒是4月20日撤离,我偏要在这一天上行,看中共能把我怎么样!” 拥有如此狂妄无知狂妄的舰长,无疑是“紫石英”号的悲哀,也注定了其将面临一段耻辱和悲剧的失败。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紫石英号)

斯金勒嚣张狂人,同时也是西方列强对我人民解放军和共产党人的一种试探,他们长年在蒋介石统治下享受着各种特权,高人一等,可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政权并不会认可这些种种不平等的条约和现象。

20日清晨,“紫石英”号开过江阴,进入到了东线即将渡江的江面,高挂着米字旗,以一种傲然的姿势在江中行走。而此时,长江上其他西方国家的军舰已经纷纷撤离,就连最为强势的美国和法国也是退避三舍,不去触碰解放军的霉头。

8点30分,长江北岸的第三野战军特种纵队炮1团1营开炮警告,勒令“紫石英”号退出作战区域。但是“紫石英”号毫不理睬,仍然是我行我素的继续前行,根本没有将我解放军的警告放在眼里。不仅如此,嚣张的“紫石英”号还将炮口的方向转向,瞄准了解放军的阵地,似乎是等着随时开炮还击,由此也可见斯金勒狂妄到什么程度。无知又无畏。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训练中的解放军)

由于对方是外国军舰,而且没有得到上级的明确指示,前沿阵地的解放军们并没有立刻采取强硬的措施,这也使得斯金勒更加的骄横,“紫石英”号没有理会警告,继续前行。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紫石英”号在通过炮3团阵地时,竟然下令炮击北岸的炮3团阵地,造成了我解放军的伤亡。这一下彻底的将解放军战士们激怒了,人民解放军开始开炮还击。

一时之间,解放军阵地上,早就憋着一肚子火气的炮兵们万炮齐发,一起向英国军舰猛烈的倾泻炮火。然而,斯金勒似乎没想到解放军还敢还手,也是怒气冲冲,开炮还击。

斯金勒根本没有将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放在眼中,他曾经十分轻蔑地说过: "中国人是不敢向外国军舰开炮的!" ,即使双方交火之后,他仍然毫不在意,下令军舰全速前进,并且猛烈的回击,想要找回被打脸的面子。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是啊,曾经几何时,不论是英国、法国还是日本、美国、甚至是俄国人的军舰都能够随意地出现在我国的长江口岸并且肆意地在长江内河里横行,甚至还会肆无忌惮的炮轰我无辜的军民:

1926年,英国的军舰开到了四川,炮轰了万县;

1927年,英美的联合军舰炮轰了南京,无数南京市民在炮击之下丧生;

1928年,日本军舰又在济南炮击了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但是蒋介石也只能含泪忍辱,而不敢回击。

解放军炮兵训练有素,作战英勇顽强,经过激烈的炮战,“紫石英”号很快就多处受伤,吃了很多炮弹。它的甲板、炮塔、指挥台、以及舰身等多处受伤,更要命的是它左舷的前部已经在吃水线处炸开了一个大洞。

而且,舰长斯金勒以及副舰长威士顿都重伤倒地,操舵兵则是当场被炸死。狂妄的斯金勒终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也认识到了人民解放军的神圣不可侵犯和不可战胜。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负伤的英军)

损失惨重的“紫石英”号挂起了白旗,连忙向南岸的国民党处逃离,却因为不熟悉长江水路而误入了浅水区,在离我前沿阵地西南方向七千米处搁浅了。

这是一百多年来,英国人在和中国的作战中第一次挂上白旗,饱受列强欺辱的中国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具有重要的历史性意义。

毛主席的霸气回电

这场炮击战,“紫石英”号损失惨重,直接阵亡的有17人,重伤的20人,而还有60人则游水上岸,逃到了上海。

对于战斗的具体过程,炮3团也做了战斗报告,十分的详细:

“英舰于驶近南岸时,因水浅被搁,行动失灵。我右翼 1 连炮阵地亦协同 7 连作战,前后计命中英舰 30 余弹。因缺少破甲弹及延期信管,未能将该舰击沉。有一弹射中该舰吃水线下,亦因搁浅未沉。该舰炮手大部于此时伤亡,乃悬白旗告饶;我们即令停火,少顷英舰又将白旗降下,复悬英国国旗。我团乃命令继续射击,迫使该舰再度悬白旗。英舰恐我不见,连挂三白旗,我即停止射击。”

可惜的是,由于当时条件艰苦,很多炮弹都还是从日本人和国民党处缴获的,我军缺少有效杀伤力的穿甲炮,未能给以敌人致命一击,这也给了“紫石英”号绝处逢生的机会。

但是,这一次的炮战并没有结束,中英双方作出的反应也截然不同。

4月21日,粟裕向中央军委发去了急电:

“我二十三军七圩港口外(泰兴南)本晨到兵舰二只,一大一小,上部一汉文“英”字旗号……因我已实行渡江,均已下令封锁江面。请示对该舰如何处理?是否给予轰击并建议新华社立即广播告外国船舰离开长江退回上海,停泊战区范围船舰损失由此自行负责。是否有当请即示复。”

毛主席接到电报之后感到十万火急,并且迅速就拟定了一份回电,并且加上了4A的标签符号,命令立即回复长江前线。

“凡擅自进入战区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轰击……如该外舰对我渡江在实际上无妨碍,则可置之不理,暂时不去打它。”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4A急电)

毛主席的态度十分坚决又顾全大局,对于任何干预妨碍和阻拦我军渡江的军舰,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均可无差别的炮击。但同时,毛主席也给了英国人一丝颜面,只要他们不招惹干扰我军正常任务,也可以暂时不予理会。

但是,令毛主席也没有想到的是在,粟裕的这封电报已经是先斩后奏,而且已经将来犯的英国军舰悉数击败,取得了胜利。

虽然如此,但是毛主席的坚定态度依然给前线的将士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让他们能够安心地打仗,不惧怕任何敌人的挑衅和宣战。

军民上下一心,毛主席的果断和霸气是人民解放军战无不胜的力量和源泉。时间拨回到20号,“紫石英”号军舰败逃之后,它又不甘心地向在南京的友舰求助。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痛击英舰援军

“紫石英”号遭到我人民解放军炮击导致重伤并搁浅的消息传到了英国“伴侣”号驱逐舰上,顿时,“伴侣号”的英军异常恼怒,失去了应有的理智,竟然火急火燎的赶往事发地想要对“紫石英”号施以援手并且妄想给它报仇。

疯狂的“伴侣号”和“紫石英”号一样都忽视了一个事实,他们是在中国境内,在中国的水域里游弋,这本身就是不合法的行为。而且人民解放军声势浩大,代表着全中国人民的利益,不会像无能地满清政府和腐朽不堪的蒋介石政权一样惯着他们,给他们特权。

4月20日下午1时,英舰“伴侣号”从南京顺江而下,快速的进入到了三江营附近的水面,英舰火势汹汹,企图利用高速度来快速的冲破我军的防区。三江营防区的炮兵部队立即对其进行开炮轰击,遗憾的是,由于破甲弹的缺乏,并没有给“伴侣号”重大创伤。

“伴侣号”见此情景,不免得意,又从长江下游掉头向靠近长江北岸的方向驶来,很快就到了“紫石英号”附近,想要给“紫石英号”援助。

但是,我炮兵部队进行了重新部署,直接用榴弹炮轰击“伴侣号”,命中了英舰“伴侣号”的指挥塔,多名英军士兵也因此丧命。见势不妙的“伴侣号”自知不是解放军的对手,如果继续待下去将会成为“紫石英”号的陪葬品,不得不在还能脱身的情况下紧急撤离,仓皇撤退,犹如丧家之犬一般。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重伤的伴侣号)

一连两次重创了来犯的英国军舰,解放军欢迎鼓舞,十分的兴奋,把一百年来积压在中华民族心中的愤懑和屈辱狠狠地洗刷了一遍。

然而,英国海军似乎从来没有在亚洲国家面前遭受如此重大的屈辱,心里一时难以接受如此残酷又实实在在发生的现实,气急败坏之下,英国远东舰队副司令海军中将梅登决定给人民解放军还以颜色,叫嚣着要复仇,并且亲自率领“伦敦号”和“黑天鹅号”连夜驶往我解放军渡江阵地。

“伦敦号”是英国远东舰队的旗舰,是万吨级的重型巡洋舰,梅登错误地以为凭此就能让我英勇的解放军将士屈服。当时,远东舰队已经得知了“紫石英号”搁浅的消息,而且英国外交部门正在与我中共交涉,协商关于“紫石英号”战舰的处理。可是梅登犯了和斯金勒一样的错误,狂妄自大,沉浸在昔日大英帝国海上霸主的虚幻荣光里,不将人民解放军放在眼中。

4月21日清晨,英国海军中将梅登率领的两艘战舰驶向江苏泰兴县的江面,这里是人民解放军三野10兵团23军的渡江区域。

23军的军长正是悍将陶勇,他接到了炮6团的报告,说又两艘英国军舰将炮口对向了我解放军阵地。陶勇军长闻讯大为恼怒,立即命令前沿炮兵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同时立即向粟裕将军报告。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陶勇军长)

粟裕接到报告,有些犹豫,一时不能拿定把握,随后就立即向中央军委报告。这也就有了前文里粟裕发出的是否给予攻击的请示电文。

但是,还没有等到上级指示,陶勇就已经和英舰交上火了。“伦敦号”和“黑天鹅号”仗着自己船坚炮利,率先向我炮6团阵地开火,并且还波及到了附近的村庄。是可忍孰不可忍,见此情形,陶勇军长果断下令立即回击。而炮6团的战士们早就磨刀霍霍严阵以待了,接到军长的命令后立即出击,炮弹呼啸而至,狠狠地砸在两艘英国军舰上。

一发榴弹炮命中了“伦敦号”的炮塔,舰长卡扎勒上校被炸成重伤,而嚣张的梅登中将更是被爆炸所引发的气浪掀翻在地上,极其狼狈。狂妄的英国人再次遭到了人民解放军的狠狠炮击,不得已,梅登也只能灰溜溜地撤走。

这一战斗过程也被粟裕将军随后电报给了中央军委,在写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上是这样说的:

“(该舰)经七圩港时,该舰即向我阵地发射猛烈排炮,我即予以还击,该舰旋即西去,驶至泰兴以西江面时,复遭我炮击,复东返。沿途不断向我炮击,我亦不断还击,下午该舰即向江阴方向逃窜。据观察,该舰中炮九发,有炮两门为我击毁……”

通过这份电报可以看出,的确是英舰挑战在先,而且不断地向我军阵地开炮,面对挑衅,解放军果断还击,毫不手软。

只是令人十分痛惜的是,202团的团长邓若波在炮战中不幸牺牲,该团的参谋长侯葵也负伤,陶勇军长为此十分愤怒,面对兵团司令叶飞的质问,仍然怒气冲冲。

叶飞直接打电话问陶勇军长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就交上火了。陶勇军长怒气冲冲,说是英舰先开炮的,而且将他最好的团长都打死了,那肯定要报仇,狠狠地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炮击英舰,粟裕犹豫,毛泽东回复4A级急令:妨碍渡江,均可轰击

(渡江侦察)

等到粟裕将军将战况上报之后,就有了毛主席的那封加急加4A的回电。毛主席明确指示对于一切阻拦渡江之敌,无论是国民党军舰伪装成的外国军舰还是真正的外国军舰,一律开炮打击。

事件后续

“紫石英号”事件发生后,解放军总部的发言人李涛就强烈的谴责了英舰干涉我渡江的恶劣行径,并且再次声明了立场,要求 “外国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项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空” 否则,再次发生了什么事端,则后果自负。

英国方面得知了发生在长江的事情之后,感觉自己的尊严遭到了冒犯,已经下台的丘吉尔竟然叫嚣着要将航母开进中国海域,进行报复。而时任首相艾德利则声称英舰舰队得到了蒋介石政府的许可,可以在长江自由航行。

可怜又自大的英国人浑然不知世界已然不同,华夏已经变天,解放军不是国民党军队,中国人民早就不是那个任人欺辱而不敢还击的懦弱民族。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还是有明白是非的人,有议员批评那些叫嚣报复和战争的人说道: “如果一艘亲纳粹国家的军舰在诺曼底登陆日驶入英吉利海峡,我们难道不应该把它打得粉碎吗?”

英国政府最终还是保持了理智,希望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

这是发生在渡江战役期间的一件小事,可同时也反映出了人民解放军和腐朽的国民党军队决然不同的气质。面对西方列强,我解放军敢于亮剑,能打胜仗,是人民的保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