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侠骨义胆做红娘

2021-04-16 09:55:11


只是不知道郎君有什么神术进到这院中来的?”崔生把磨勒出的办法告诉家妓。


唐朝大历年间,有个姓崔的书生,他的父亲做了很大的官,同当朝的功臣,一个官居一品的高官很熟悉。

崔生当时做千牛官(皇帝禁卫官名),他的父亲派他去探视一品官的病情。一品官把崔生叫到堂上。崔生年少,脸色如玉,很讨人喜欢。崔生向一品官转达了父亲的问候,一品官非常喜欢他,让他坐下说话。有三名家妓站在堂前,个个都是绝代佳人,手托盛有樱桃的金瓯,浇上甘甜的乳酪侍奉一品官。一品官让一个穿红绢的家妓,捧着瓯让崔生吃樱桃。崔生羞得不敢吃,一品官就让穿红绢的家妓用匙喂崔生。没有办法,崔生只好吃了,家妓对他微微一笑,站到一旁。一品官说:“公子有时间一定要到老夫这里来,不要疏远了老夫。”

一品官让穿红娟的家妓送崔生出院。崔生回头看她时,她竖起三个手指,又连着翻三次手掌,然后指指胸前的小镜子说:“要记住!”之后,什么也没说。

崔生回去后,向父亲转达了一品官的心意,就回到学馆。从此,崔生神魂颠倒,少言寡语,无精打采,整天恍恍惚惚,没有食欲,只能听到他常吟一首诗:

误到蓬莱顶上游,明珰玉女动星眸;

朱扉半掩深宫月,应照瑀芝雪艳愁。

崔生的侍从中,没有人能知道崔生的心思。

崔生家里有个昆仑奴(唐称异族人为奴)叫磨勒,反复看了看崔生,说:“您心里有事,为什么不告诉老奴我呢?”崔生说:“你们这些人有什么本事,凭什么来问我的心中事!”磨勒说:“您尽管说出来,我帮您想办法。”崔生很吃惊,就把事情告诉给他。磨勒说:“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何必自寻烦恼呢!”崔生又说出了那个家妓使用的隐语。磨勒说:“这有什么难理解的。竖起三个手指,是说一品官家中有十院歌妓,她是第三院的。三次翻手掌,加在一起是十五指,与数字十五正好相合。比划胸前小镜,就是说在十五的晚上,月圆如镜的时候,让您来相会。”

崔生又惊又喜,问磨勒:“你有什么办法让我到她哪儿去吗?”磨勒笑着说:“后天晚上就是十五的晚上,请您给我两匹深黑色的绢,替你缝一身紧身的衣服。一品官家里有凶猛的恶狗把守着歌妓的门,平常人根本进不去,进去一定会被咬死。狗像神人一样机警,像老虎一样凶猛,是曹州(在今山东曹县)孟海出的猛犬。除了我没有人能杀掉这条狗。今天夜里我就去替您杀掉它。”于是,磨勒就带着铁链、铁锥出去了。一顿饭的工夫,磨勒就回来了,对崔生说:“恶狗已经让我杀死,没什么妨碍了。”

十五的晚上,三更时分,磨勒让崔生换上黑色衣服,背上崔生跳过十道高墙,找到十名歌妓的院子。在第三个屋门前停下,只见房门没插,油灯发出微弱的亮光,只见那个家妓坐在灯前叹息,好像在等人,又听见她在吟诗:

深洞莺啼恨阮郎,偷来花下解珠珰。

君云飘断音书绝,空倚玉萧愁凤凰。

侍卫们都睡了,周围没有一点声响,崔生慢慢掀起门帘进屋。家妓看了半天,认出是崔生,急忙跃下床,拉住崔生的手说:“我知道郎君聪明,一定能暗中理会,所以用手语。只是不知道郎君有什么神术进到这院中来的?”崔生把磨勒出的办法告诉家妓。家妓问:“磨勒现在在什么地方?” 崔生说:“在屋外。”于是,家妓把磨勒请进屋,用金瓯倒酒给他喝。

家妓对崔生说:“我家本来很有钱,住在北方,现在的主人兵权在握,逼我做歌妓,不能自杀,只能苛且偷生,虽然穿戴华美,实际上无异于披枷戴索。您的手下人既然有这样的神术,何不把我救出牢笼。我的愿望能够实现,虽死无憾。”崔生悲伤地不说话。磨勒说:“娘子既然有这样坚定的意志,这也不过是一桩小事。”家妓万分高兴。磨勒请求先为家妓背出钱财和化妆用品,这样来去三次,磨勒才说:“天恐怕要亮了。”于是,磨勒背着崔生和家妓跳过十多道高墙,出了一品官家。一品官家的守卫,没有发觉的。崔生等人回到学馆,把家妓藏了起来。

天亮的时候,一品官家才发觉,又见看门狗也死了,一品官非常惊骇,说:“家妓一定是让侠客带走了,不要再声张,免得惹来麻烦。”

家妓在崔生家隐藏两年。春天来时,家妓随崔生驾小车游览曲江,被一品官的家人认出,报告一品官。一品官很奇怪,把崔生叫去寻问这件事。崔生不敢隐瞒,说出了磨勒。一品官说:“别的事都不追究,我必须为天下人除掉祸害。”

一品官命令五十个士兵,手持兵器,围住崔生家的院子要抓住磨勒。磨勒手拿一把匕首,飞出高墙。只见他轻得像根羽毛,快得像隼鹰。尽管箭如雨点,却没有一支射中他。眨眼工夫,便不知去向。后来一品官又后悔,又害怕,每天晚上都让家里的仆人手拿剑戟,保护自已,这样过了一年,才算安定下来。

十多年后,崔生家有人看见磨勒在洛阳的市场上卖药,长的样子一点也没变。这件事出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