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2021-04-16 10:02:31


咱不妨回头假设一番:倘若当年“主流观点”获得胜利,毛主席“打了仗再建设”的主张未能落实,研发原子弹一事真的被推迟了,没有核武器的我们将沦为砧板上的鱼肉,在美苏核对峙的夹缝中生存,局面之尴尬、处境之危险将是无法挽回的。


毛主席在著作《关于国际形势》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每天怕战争,战争来了你有什么办法呢?” 它在阐明我们国家尊严与底线、对抗侵略的坚定决心的同时,也表达了中国人民对和平的期盼与热爱。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话似乎也有点无奈。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要说其中原因,受限于国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当时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都作势要以战争结束对峙,彼此都玩上了头,还顺带着把其他一些国家也拉进了坑。被视为“红色阵营”二哥的中国就是其中的“重灾区”之一。在讲这点之前,咱不妨先看看当时美苏是怎么玩命的。

为啥人们总要以“疯狂”来描述冷战呢?不光是因为两个超级大国整天琢磨着怎么彻底摧毁对方,他们的每一步计划其实都多少超出了现实。二战结束那会儿,苏联的综合国力明显不如美国,后者是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光气势上就压对手一头。因此在最初一段时间里,斯大林对西方世界展现出了较为友好、甚至在某些方面偏向于妥协的态度。不过,这样的让步并没有令情况改善,美国反而更进一步,疯狂扩充核武库,试图扩大他们的领先优势。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美国核弹头数量逐渐逼近2万大关,依托于厚实的家底,1956年6月,美国空军战略指挥部奉命制定了一套全球核打击方案。值得一提的是,该方案正是出自空军上将柯蒂斯·李梅之手。这老哥平时就拉着个脸,话也不多,搞破坏却是一等一的行家。二战末期,李梅依靠两轮凝固汽油弹轰炸就消灭了近10万日本人,把1/4东京市区直接烧成平地。美军请李梅担任此重任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给苏联一点颜色看看。

我们不妨来看看李梅的初代全球核打击方案是怎样的。

首先,美国人把全球的天空划分成若干区域,根据区域内敌人目标的分布制定了多条航线。当时世界上还没有洲际导弹,为了保持足够的震慑,美军每天都要烧大把钞票,派遣大量载有核弹头的B-52轰炸机全天候巡航。一旦接到来自基地的命令,轰炸机便会立马对目标展开袭击。那会儿苏军实力矮美国一头,国力也不太很厚实,只能先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这一阶段,美国花钱买痛快,在气势上稳压对手。但令人细思极恐的是,他们犯了不少危险的错误,不但不止一次地误射核弹,甚至还莫名其妙弄丢过若干枚核弹头。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1957年8月,随着苏联P-7型弹道导弹的成功发射,用飞机维持核震慑的时代迅速成为了历史。在这一阶段,美国仍然处于领先地位,尤其是进入60年代以后,美军对李梅方案做了进一步升级,他们制定了一套“快速核反击战略”,即一旦美国本土遭受“强度足够大的袭击”(不限于核打击),美军战略指挥中心便会立即将一条加密讯息发送给全美各处军事基地。一开始,这个过程是由人工控制的,随着科技发展,这些都交给了自动化系统。另外,为确保自己“不吃亏”,在挨揍后加倍偿还,美国策划了“超饱和打击”——所有能够发射的核弹头将倾巢出动。

这种思路便是现代核战争战略的雏形,进入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军对这套战略进行了进一步细化。众所周知,70年代的苏联在国力上抵达巅峰,鼎盛时期的苏联不但在核弹头数量上逐渐超越美国,依托于数以万计的装甲单位、日臻成熟的“大纵深”作战体系以及无与伦比的动员能力,苏军被认为有实力在短时间内结束对整个西欧大陆的作战。面对空前强悍的对手,美军做出了针对性的调整。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一旦战争爆发,美国的第一轮核打击目标便是苏联国家政府机构、重要的指挥枢纽、战略及交通枢纽,极大削弱苏军的动员能力;第二轮核打击旨在摧毁敌人的工厂、电厂、能源等设施,尽可能造成其工业体系的瘫痪,削弱苏军的作战能力;第三轮核打击旨在摧毁苏联的机场、军营和其他各种军事设施,不惜代价地瓦解苏军,减少美军反击时可能遭遇的阻力。美军的这套打击计划细致得令人发指:他们详尽地标注了对手国内所有需要打击的目标并做出了优先级划分。仅苏联首都莫斯科,就有190个打击对象;“第二首都”列宁格勒则有158个;在美军计划中,仅需打击的苏联空军基地就多达1100余个。

尽管美军的方案看上去仍旧气势磅礴,但苏联人在这方面反而呈现出后来居上的态势。相比于对手,苏联核打击方案更加追求火力充足、覆盖面广,除此之外,苏联人更注重“先手”,即追求在敌人的核弹头落地之前便发起反攻。对此,我们不妨来讲个小插曲。

1983年9月26日,一束太阳光在卫星反射后被苏军侦测系统捕捉,后者将这束阳光误判为美军发射的核弹。彼时,苏联人刚搞完“西方-81”军演没几年,在西方国家的关注下直播了如何“平推欧洲”。两大阵营的关系一度降至冰点,苏联人认为,美国是有理由突然挑起战争的。当时苏军高层中掌握话语权的又不乏鹰派将领,冷战热化绝非杞人忧天。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不少值班军官都建议立刻发动反击。好在性格稳重的斯坦尼斯拉夫·彼得洛夫中校再三下令不准轻举妄动,这才避免了灾难。不过,这起事故也让苏联人精心设计的“圆周”系统浮出水面,该系统便是苏联全球核打击计划的结晶——系统代替人来进行全天候监测,对威胁作出判断;只需要指挥中心一个授权,全苏联的核武器便会倾巢而出。设计者还别出心裁地留了“后手”:假设在作出反应前,苏联指挥系统遭到摧毁,倘若“圆周”系统在若干时间内没有接到命令,那么反击将由系统代替发起。

苏联解体后,这段历史被解密,有人立马指出了其中可怕的漏洞:苏联人太过信赖系统,做出了不少不负责任的举动。他们经常只留一两个人值班,倘若系统出故障,值班者又睡着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美苏玩命的那段历史听来惊险又刺激,话说了这么多,这与咱们又有啥关系呢?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成功试爆。随着巨大的蘑菇云的绽放,世界格局由此大大改写。然而,这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的,相反,它曾遭遇了巨大阻力。

鲜为人知的是,当初在决定是否研制原子弹时,不少领导认为当时中国家底子薄,应以提升综合国力为第一优先级;玩核武器是个烧钱的游戏,造出来还得花钱养,眼下直接开搞并不合适。况且当时咱们刚刚送走了苏联专家,技术方面更是亮眼一摸黑,正所谓由一变二易,由零生一难,还不如先把这事儿放一放,日后手头富裕了再说。表面上看,这种说法很符合实际,呼声极高。好在不少老将帅心怀世界,一早就看清了世界未来的模样,不惜拍桌子驳斥。在这些远见卓识的军事家、战略家的坚持下,原子弹研发工作还是及时地展开了。

原子弹对于共和国的命运究竟有多关键?当时,美苏手握的核弹头数以万计,力量的溢出使得彼此都追求更大的破坏力。具体而言,美国全球核打击方案最初只针对苏联,但进入60年代后,苏联的盟友也被纳入其中。一开始是例如波兰、民主德国这样的具有一定实力的华约成员国,接着,所有的华约成员国几乎都成了被打击对象。不久,连主张“不结盟”、始终追求和平的中国也被莫名其妙地拉入其中,根据资料看来,当时的北京市区内有23个美军核打击的“中心点”。

幸好我们手握核武器:假若当年冷战热化,中国将第一时间躺着中枪

更令人发指的是,为避免“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局面出现,美军还把西欧诸强也列入了打击范围内。美国方面担心自己在同苏联死斗后两败俱伤,英法趁机重新崛起。“未雨绸缪”到这份儿上,美国人用心之险恶可见一斑。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我们的原子弹成功试爆3年多后,1968年7月1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便宣告诞生,全世界59个国家签了字。后来事实也证明,正因手握核武器,我们在处理重大问题时多次化险为夷。咱不妨回头假设一番:倘若当年“主流观点”获得胜利,毛主席“打了仗再建设”的主张未能落实,研发原子弹一事真的被推迟了,没有核武器的我们将沦为砧板上的鱼肉,在美苏核对峙的夹缝中生存,局面之尴尬、处境之危险将是无法挽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