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抗美援朝,美军屡屡“误炸”苏联,斯大林派12个空军师秘密参战

2021-04-16 10:24:31


在请示了主席后,刘亚楼于当天16时许,给身在沈阳的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打电话,授权他代表主席主持欢送宴会,并给该师授奖。


作者:忘情

抗美援朝战争中,因为苏联尚处在战后恢复期,综合实力较美帝明显处于下风,因此斯大林对美国空军以“误炸”为名,屡屡轰炸扫射苏联领土的行为一直都很隐忍,对内严格保密,对外一声不吭。

不过,虽然斯大林力避和美国直接对抗,并在出动空军掩护问题上曾出尔反尔,但当志愿军毅然跨过鸭绿江后,仍然先后调集12个空军师到中朝边境中国一侧,一边对年轻的志愿军空军“传、帮、带”,一面拦击美国空军对中朝边境的窜犯。

抗美援朝,美军屡屡“误炸”苏联,斯大林派12个空军师秘密参战

实事求是地说,闻名遐迩的“米格走廊”是中苏两国空军共同打出来的。其中,苏联空军参战部队在装备水平、战斗经验值更高一些。但是,为了不让美国抓到苏联空军参战的把柄,斯大林对赴中朝边境轮战的苏联空军部队作了诸多严格限制: 平时穿志愿军空军服装,空中对话要讲中文,严格禁止战机越过清川江等等,不一而足。

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国内对苏联空军支援抗美援朝战争的情况也是秘而不宣,迟至上世纪90年代才予以公开。但对外保密归保密,对内的一些迎来送往、尊重和照顾,我军却从来不缺礼数。关于这一点,事情解密后苏联空军当年参战人员的回忆录里,都予以了充分肯定。

抗美援朝,美军屡屡“误炸”苏联,斯大林派12个空军师秘密参战

苏军在朝战中的头号王牌尼古拉·苏加金上尉,战绩22架。这是他身穿志愿军空军军服的照片

1952年12月8日,由二战苏联空军头号空战王牌,同时也是盟军首席空战王牌的阔日杜布任师长的近卫第324歼击航空兵师准备奉调回国。该师在近2年时间里,以损失27架米格15,折损9名飞行员的代价,取得了击落击伤包括12架B29轰炸机在内的239架敌机的胜利,涌现出一大批王牌飞行员。

抗美援朝,美军屡屡“误炸”苏联,斯大林派12个空军师秘密参战

如此功勋部队归国,时任空军司令员的刘亚楼本打算亲自飞赴安东,代表主席宴请该师全体飞行员,并为他们授奖。但当时北京正在下大雪,飞机无法起飞。在请示了主席后,刘亚楼于当天16时许,给身在沈阳的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打电话,授权他代表主席主持欢送宴会,并给该师授奖。

欢送宴会计划20时开始,短短4个小时时间,以当年的交通状况,无论是坐火车,还是坐汽车都无法按时赶到。而当时沈阳也在下大雪,以我空军运输机飞行员当时的技术水平,是无法保证安全飞行的。但刘震深知这个任务关系重大,因此决定先通知安东浪头机场将导航台打开,让运输机起飞后对准导航台直飞浪头机场。对于这一决策,机组人员认为,只要着陆场天气好,是可以保证安全着陆的。于是,刘震的座机就这么起飞了。

抗美援朝,美军屡屡“误炸”苏联,斯大林派12个空军师秘密参战

不料,飞机刚升到300米高度,便发现空中能见度极差,年轻的机长向刘震坦承:我没有把握。刘震闻言没有惊慌,而是让飞机飞往辽阳上空,从云隙里查找地标。但当天天气实在不好,飞机直飞了一个半小时,仍然找不到合适的地标,无法确定飞机所处位置。

突然,刘震从云隙里看到了图们江大铁桥,由此确定飞机飞偏了,飞过了。在确定刚从航校毕业的领航员无力复航,机长也不知道该如何复航后,也曾系统学过飞行知识的刘震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亲自协助机组复航。他认为此时不能再往南飞了,应该右转飞到朝方西海岸上空。但机长面有难色,说耳机里英语、俄语、汉语嘈杂一片,显然正在展开空战,担心运输机贸然飞入交战区域会有危险。刘震说:“不要管它,你右转向西海岸飞,但不要飞出云层。”

抗美援朝,美军屡屡“误炸”苏联,斯大林派12个空军师秘密参战

机长遵命而行,果然在云缝里看到了西海岸。于是刘震令他再次右转弯向北飞向鸭绿江。这道命令本没错,但实际上此时飞机正对准鸭绿江上最为敏感的拉古哨水电站飞去。

拉古哨水电站位于丹东宽甸县长甸镇拉古哨村与鸭绿江对岸的朝方的永丰洞之间,是鸭绿江流域最早建成的水电站,是供应朝国北部和中国东北的重要电源,同时也是美国空军必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因此拉古哨水电站被划为禁区,为防误伤,中苏朝三方经协商后曾作出决定:己方飞机亦不得进入拉古哨上空,驻守当地的防空部队无需识别敌我,可径直朝闯入禁区的任何飞机开火。

刘震当时并不清楚,自己的座机闯入了禁区。我地面防空部队见是南面飞来的大飞机,立即做好战斗准备。万幸的是,当天的值班指挥员用电话向志愿军空军司令部报告了这一情况。司令部值班参谋立即回复:“那是刘震司令员的座机,从沈阳起飞迷航了,你们千万不能开火。”

抗美援朝,美军屡屡“误炸”苏联,斯大林派12个空军师秘密参战

逃过一劫的刘震对此并不知情。当他的座机终于找到浪头机场时,天已经快黑了。按常规,飞机降落时要下滑绕场一周,作完“四转弯”后才能着陆。但当时已经没这个条件了,刘震决策让机长打破常规,直接着陆。 因为过于紧张,飞机在下滑到跑道上空百余米时,机长还没来得及放下起落架。 这一险情被塔台指挥人员发现后,立即打出红色信号弹,让飞机复飞。最终经过妥善处置,刘震的座机终于安全着陆,没有耽误晚上的送别宴会按时召开。

飞机落地后,苏联空军第64航空集团军司令洛博夫中将,以及近卫第324歼击航空兵师师长阔日杜布上将迎上前来,和刘震热烈拥抱,祝贺他化险为夷。洛博夫中将说:“你们运输机飞行员技术还不够熟练,这次太冒险了!”刘震立即将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这也不能怪飞行员,是我决定冒险飞行的。因为我奉命代表主席来欢送你们回国,并给你们授奖。这次冒险飞行是值得的!”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