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2021-04-16 10:26:02


图|女英雄王泉媛讲述自己的经历这一刻王首道得知了曾经的妻子这些年不幸的遭遇,内心感到十分愧疚和遗憾,这些年他从未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


甘肃省临泽县梨园口战役纪念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几个女兵的搀扶下站立在一座庄严的纪念碑前。她抬头凝视着碑上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烈士永垂不朽”几个大字,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

重回河西走廊,老人回忆起红军史上那场惨烈的战斗——梨园口战役。

1937年3月,静谧的河西走廊,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的战士们正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前进。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随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部分战士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与马步芳率领的马家军血战了四十多天了,人数从最初的两万多人削减到了只剩五千余人,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令人痛心。

牺牲人员达到四分之三,剩下的士兵们也很多有伤在身,再继续战斗下去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了。

徐向前和陈昌浩两位重要领导人经过商量, 决定进行一次突围,哪怕为西路军留下火种也是好的。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徐向前将军

可是由哪支部队来掩护大部队撤离呢? 当时几乎没什么弹药,也没有粮食,在这种情况下,执行掩护的战士无疑就是去送死,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大部队争取突围时间。

正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王泉媛带着政委吴富莲和特派员曾广澜来找徐向前将军请缨。

王泉媛说: “徐总,让我们妇女团掩护剩下的战友突围吧!”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忠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陈昌浩

徐向前将军一听,坚决不同意她们的提议,哪有让女人冲在前面保护男人的道理呢?王泉媛紧接着说: “徐总,我们是女人。到时候万一被打散了,化妆起来也容易混过去。”

徐向前看着她们的坚决的态度,再加上情势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刻,只好点头同意了。

妇女先锋团的女战士们剪掉了长头发,抹黑了自己白净的脸,换上了男人的军装, 每人带着一把枪,五发子弹,两颗手榴弹,义无反顾地进入了危险的马家军阵地。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女战士王泉媛晚年留影

团长王泉媛率领着不足一千名妇女团成员在山口挖了三条壕沟,阻击国民党的马家军。 由于每个人只有五发子弹,所以每一枪都至关重要,都要发挥出作用。

王泉媛指挥妇女战士们等敌人到了五百米处,再一起放枪。

可是双方人数差距过大,而且战斗力悬殊,可想而知这场仗打得极其惨烈, 英勇的女战士们打光了子弹,扔完了手榴弹,最后只能拿起石头向敌人砸去,跟敌人面对面的搏击。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红军战士

最后妇女团的成员们被打散了。趁着夜色,王泉媛带着十几名女战士隐蔽到一个避风的山洞里。

山洞里阴冷且潮湿,而且她们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一粒米,喝过一口水了。一时间饥饿和疲惫使她们放松了警惕,昏昏沉沉地睡去。没想到此时敌人悄悄靠近,她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团团围住了。

女战士们不幸被马家军俘虏之后, 敌人无所不用其极地羞辱她们,对她们进行严刑拷打后,把她们像没有生命的物品一样随意分配给官兵或是送去做苦工。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女战士们在读书学习

这些年轻的女孩被肆意打骂、侮辱,敌人手法极其残暴。有的姑娘不堪受辱直接选择了自尽,有的被转卖掉。 只有极少数的成功逃脱或是被营救。

虽然是一群年轻的姑娘们,但是她们宁可血洒疆场,也绝不做敌军俘虏。这群女战士有一句口号: 怕死不革命,革命不怕死。

有五百多名女战士在这场悲壮的战役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鲜血染红了大地。 最后多亏了她们的掩护,为主力部队争取了时间,最后从祁连山口成功突围!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八路军女战士在进行刺刀训练

徐向前得知妇女团的遭遇,他无比后悔自己的决定,直到去世前他都难以原谅自己。

王泉媛被俘后,就被人供出了身份。 作为妇女先锋团的团长,她自然成为了敌人重点拷问的对象。

可是敌人没有想到王泉媛如此坚强,愣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吐露,王泉媛还秘密策划带着其他战俘出逃。

没想到计划暴露了,马家军师长马步青气急败坏,想出了一个可耻的主意来惩罚王泉媛。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女战士在练习投掷手榴弹

他将王泉媛许给了手底下的一个工兵团长马进昌做小老婆。

面对可恶的马进昌,她性格刚毅,态度坚决,抵死不从,因而吃尽了苦头,遭受了很多毒打和虐待。

据王泉媛晚年回忆,那是一段痛苦不堪的生活。 马进昌脾气残暴,他经常把像手腕一样粗细的棍子挥向王泉媛,打得她身上没有一块好肉。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女战士

可王泉媛都不曾掉一滴眼泪,她说自己宁死也要争一口气。 她在枕头底下藏着刀子,如果马进昌硬来的话,她就跟他拼刀子!

忍辱负重两年后,恰逢马进昌的部队换防,王泉媛终于找到机会了。她求助于家里做饭的阿姨: “阿姨,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救我一下”。阿姨说:“我能救就救你了,但是我没有什么办法呀。”

王泉媛紧接着说 :“办法我告诉您。” 在她的请求下,阿姨帮她偷了一件长衫、一副眼镜、一顶礼帽以及最关键的通行证。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任国民党新编第九师师长的马步芳

当天夜里,王泉媛女扮男装,翻过院墙,成功逃出马进昌的院子。

她一路上风餐露宿,历经坎坷,终于在1939年3月中旬的一天来到了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门口。 办事处的人员接待了她并听她讲了这两年在马家军的遭遇。

他们也十分同情她。可当王泉媛提出自己要归队的请求时,他们却拒绝了。 理由是她脱离组织已经超过两年,而且还是在马家军当过小妾,已经无法再被信任了。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马家军骑兵

那时,对西路军失联和溃散的人员有这样一个政策: 第一年回来就收,第二年回来就审查,第三年回来的不收。

王泉媛回来的时间刚刚好是第三年了。刚从虎口逃生的王泉媛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在艰难行军中,她没有哭;在枪林弹雨中,她没有哭;在严刑拷打下,她没有哭。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念念回来了却是这样的结果,这对她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埋伏在草丛中的八路军

此时,丈夫王首道也不知去向,她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孤零零的人,犹如浮萍一般。 王泉媛所有的委屈一齐涌上心头,她再也忍不住地掉下了眼泪。

这件事也成为了她一辈子的心结。王泉媛失魂落魄地从八路军办事处的大门中走出来,兜里揣着党组织给她的遣散费五块纸币。 她不由得回忆起这些年的从军路。

她17岁参加革命,2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入中央党校学习,还考了一个全班第一名。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三个八路军女战士正在劳动,当时的条件非常的艰苦

王泉媛对党的感情至深, 是党把她从封建家庭中解救出来,是党教会了她读书认字,是党教给了她保家卫国的军事技能,也是党帮助她找了一个合心意的丈夫。

1935年,年仅22岁的王泉媛已经是贵州遵义地区的妇女骨干了。 她积极地参加根据地的革命工作,到群众中间去讲红军的故事,宣传党的政策。

众人眼中的她年轻、漂亮、热情、有能力,明媚得像一个小太阳。当时爱慕她的年轻军官不少,不过都被她委婉地拒绝了。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红军战士王泉媛

因为在她的心中一直有一个难以言说的秘密。 她16岁时曾被卖给一户姓王的人家做童养媳,吃苦受累,任劳任怨,哪知道嫁了没几年,丈夫就因病去世了。

这段经历让她十分自卑,不敢再接受任何人的示好。一天夜晚,她敬爱的两位大姐蔡畅和金维映神神秘秘地把她拉到一间房子里。

两位大姐也快人快语,直接就说要给她介绍一个正直靠谱的人。 这个人就是当时遵义地区地方工作团的负责人王首道。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八路军为百姓挑水干活

王泉媛是见过王首道的,他们是干部休养连的战友,在工作中两人也多有接触。 王首道出生于1906年,比她年长了几岁,自然也对她有所照顾。

虽然她对这个人印象还不错,可完全没有想过这一点呀。王泉媛顿时脸红得像熟透的虾米。

在部队即将离开遵义的前一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一个命令,让自己到上级王首道的住处开会。 王泉媛没有多想,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赶去参加会议。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等待伏击敌人的八路军战士

她一进门就看到蔡畅等三位大姐,还有王首道首长正坐着等她。起初王泉媛还感到十分疑惑。

直到听见蔡畅大姐对王首道说: “我们把王泉媛同志给你带来了。我们完成任务了,你可得好好待她。”

说罢,三位大姐站起来就走了,把门一带,留下两个人坐在屋子里不知如何是好。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行军中的八路军指战员们

沉默了一会儿后,王首道先开口: “我久久有意对你,但是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你说一句话,没关系。”

说完之后,王首道起身走到书桌前,拉开了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把在战场上缴获的精致小手枪和八颗子弹放到王泉媛的面前说: “我听说你枪打得不错,这是送给你的聘礼,可以用来防身。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男人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不自然。王泉媛微微抬头,看了看那把小手枪,又低下头,羞涩地说:

首长,那我纳一双千层底的布鞋作为嫁妆送给您。在我的家乡,这意味着男人无论走出远,都会回到妻子的身边。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战前动员

王首道听了很高兴,说: “太好了,我正好没有鞋穿。那拿来吧。” 可是当时正处艰苦的时期,哪里找得到材料呢?于是王泉媛答应以后有机会再为他做一双补上。

两人当晚就约定了终身,微妙的情愫在二人之间展开着。成亲的第二天,部队就从遵义开拔了,他们依依不舍地告别,回到了各自的部队。

这也是作为军人必须要做到的,只要有命令下达,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先执行任务。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野外休息中的八路军战士

没有媒人上门,没有三书六礼,没有任何结婚仪式,甚至没有见过双方父母。 他们的婚礼简单而又朴实,仅仅是两个人坐在一起约定。

战争时期的战士们没有时间谈情说爱,更没有花前月下,常常是经相熟的人介绍,互相觉得合适了就在一起,但也是聚少离多。

不过像他们俩这样特批结婚的,在红军长征历史上还是头一次。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八路军民兵在实验自制土炮

1935年6月26日,王泉媛跟随中央红军卫生部,翻越夹金山,到达了两河口地区。 王首道正好也在这里,他得知妻子到达,于是派通信员送去了一封信。

信的大意是: “我听闻你来了,得知你们现在在到处筹集粮食,对你们的工作十分敬佩。希望你好好努力工作,待我们将来见面时,我准备一只鸡接待你。”

当天夜晚,在两河口岸边的一个小木屋,他们得到了结婚后第二次单独相处的机会。两人都开心不已,彼此都有很多心里话要讲,新婚夫妻之间的感情总是热烈而甜蜜的。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八路军炮兵装备

可是部队通知又要转移驻地,因此两人拥有的甜蜜时光仅此一晚而已。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王首道送王泉媛回卫生部驻地。 两人依依不舍地告别时,王泉媛害羞地拿出自己亲手打的草鞋塞给丈夫,并叮嘱他要好好保护脚。

然后他们就回到了各自的部队。王首道跟中央红军北上,王泉媛随红四方面军西进。 两人都没有想到此一别,再相见已经是半个世纪以后的事情了。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八路军首长们珍贵的合影

1936年8月,王泉媛奉命担任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在梨园口战役中遭遇了惨烈的一仗,几乎全军覆没。 王泉媛被俘,好不容易从敌窝中逃出来,辗转找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又被拒。

从办事处出来以后,王泉媛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于是一直留在兰州等待与组织再次沟通。

1939年的夏天,她又去了一趟八路军办事处,却被告知八办已经撤走。这下子,她算是彻底与组织失去联系了。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小机枪手

王泉媛无处可去,只能沿着来时的路,边走边乞讨返回老家江西。 一个孤身在外的女人,靠着双脚要跨越几百公里的路程,身上又没有多少钱。

她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跟一个路上遇见的,叫万铃的失散红军结为夫妻。为了生存,两人互相扶持着流浪着。 后来万铃丢下她,独自回了贵州,又娶了别的女人,从此杳无音信。

我们无法想象她吃了多少苦,遇到了多少危险。可这位女红军团长依靠着长征时那股韧劲儿,咬着牙挺了过来。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八路军军号手

终于,在1942年7月,王泉媛回到了家乡江西吉安。乡里人一见她都吓了一跳,此时的她骨瘦如柴,衣衫褴褛,整个人苍老了许多。

回到家乡的王泉媛自立自强,先是开了一个小饭店,同时试图与党组织联系,但最终失败了。此时的她能怎么办呢?

一个女人在外漂泊了十几年才回家,而且还没有个家庭,在那个年代不免遭受乡亲邻里们的指指点点。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红军战士王泉媛接受采访

1948年,王泉媛迫于舆论压力,只能选择嫁人。不过要嫁,她也想要嫁给革命烈士的后代。 后来,她与同村的刘高华结婚了。

从此再不提自己曾经的辉煌,过着农民的生活,踏踏实实地下地干活,养猪养牛,洗衣做饭。 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人竟是当年叱咤风云、驰骋疆场的红军女团长。

王泉媛就这样与自己波澜壮阔的前半生告别,开启了人生后半程。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八路军战士站在一片废墟之中观察

1949年,全国大解放,王泉媛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她去找当地的党组织申诉,请求恢复身份。 可因为自己所谓的“历史问题”而屡屡被拒。她无奈只能继续做一个农民。

命运对这个坚强的女英雄实在太不公平,甚至可以说残酷了。 50年代的时候,王泉媛的丈夫刘高华被人诬告为反革命,接着入狱五年。

刘高华刚平反不久就不幸去世了,她又成了寡妇。晚年的她曾叹着气说:“ 太残忍了。我这一辈子跟丈夫没有结缘。”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战士们经过村庄

60年代的时候,她又遭受屈辱。但是她告诉自己要顽强地活下去,她相信总有一天事情的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1962年,朱德司令的夫人康克清大姐在吉安找到王泉媛, 看到当年一起过雪山、草地的小妹妹的遭遇后痛心不已。

康大姐郑重地对当地工作人员说: “王泉媛同志我了解,这么好的同志该让她出来工作。” 经过康大姐的证明,最后她才得以平反。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村民给战士佩带光荣花

平反后,心系国家的她又担任了禾市乡敬老院院长,负责照顾孤寡老人。 1981年,她作为妇女代表参加了全国第五次妇女代表大会。 之后,还陆续担任了四届的江西省政协委员。

1982年,王泉媛来到北京有关部门上访,请求恢复自己的党员身份。

当她准备离开时,在妇联的一间办公室里,她再次见到了阔别已久的丈夫王首道。 接近半个世纪的分离,昔日的亲爱的丈夫和战友已经是中顾委的委员和国家政协的副主席了。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1983年全国政协副主席、中顾委常委王首道视察南山

两人皆已是满头银发,互相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口中不停地念叨着: “总算是见到了,总算是见到了 。”

当年王首道找不到王泉媛的下落,在延安苦等三年无果,以为她在那场惨烈的战役中牺牲了,悲痛不已。

后来部队上的人都劝他不要再等了,于是王首道只好在组织的介绍下与另一位 红军女兵易纪均 结婚生子了。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女英雄王泉媛讲述自己的经历

这一刻王首道得知了曾经的妻子这些年不幸的遭遇,内心感到十分愧疚和遗憾,这些年他从未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

如果他当年多坚持一下,多向几个人打听王泉媛的下落,也许就能找到她,然后好好保护她。

1985年,王泉媛迎来了她期盼已久的时刻,那就是她得到了党组织的认可和接纳。 72岁这年,王泉媛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

76岁的时候,王泉媛的问题得到了党组织的高度重视, 她的英勇事迹被宣传出去并被确认并享受老红军的待遇。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王泉媛到部队参观

1994年,王首道副主席病重。已经八十一岁的王泉媛得知后,心中万分难过。 她不顾路途奔波,千里迢迢地从江西吉安赶到北京去看望他。

她心里知道她还欠了他一样东西,一样早在四十五年前就该亲手交给他的东西。

王泉媛看着缠绵于病榻的王首道,流着眼泪,颤颤巍巍地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取出了亲手做的黑色千层底布鞋。 王首道接过那双沉甸甸的鞋子,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王首道和妻子易纪均合影

一旁的人为他们俩拍下来有生以来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 1996年,中国政协副主席王首道在北京的一家医院去世,终年90岁。

2009年4月5日王泉媛于江西泰和病逝,享年96岁。 这位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的这一生坎坷不断,经历过长征,爬雪山、过草地、驰骋沙场、冲锋陷阵,她的心却始终跟着党走。

她是真正的巾帼英雄,是战争年代的花木兰、穆桂英。她的坚韧和顽强不输任何一个男子。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女红军王泉媛

更为可贵的是,她有一颗坚毅的心,虽吃尽人世间的苦难,遭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但仍不改共产党人的本色。

她在长征过程中,身体受损,失去了生育能力。 即便一生不曾生育过自己的孩子,她却先后辛苦地将六个孤儿抚养长大。

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唯一的心愿就是修正自己的入党时间,将1949年改为1934年5月。她认为曾经的那些长征经历和在西路军的征战岁月不能被抹去。

她说自己生是党的人,一生都要追随着党。所幸,她最后的愿望得到了实现。

长征时一女红军与丈夫失散,45年后两人重逢,丈夫已是副主席

图|女英雄王泉媛的奖状

一对英雄儿女,年少情深,秉着白头到老的愿望,却抵不过命运无情捉弄。再相见时,却已物是人非,两人终究是有缘无分,覆水难收。

如果不是因为残酷的战争,也许他们会有可爱的孩子,会在战争结束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数不清的人们颠沛流离,与亲人、爱人分离,能侥幸活着已是不易。所以我们更加应当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珍惜革命先辈们牺牲自己换来的和平世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