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切不能辜负了这久违的大好春光

2021-04-16 10:28:12


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郊游,去会一会温柔美丽的春姑娘。


切不能辜负了这久违的大好春光


正月已过,春回大地;风和日丽,气温适宜。蛰伏了一个冬天,也该出去逛逛了,切不能辜负了这久违的大好春光。


初春去到郊外,踩着带露青草,欣赏桃红柳绿,感受春的气息。温柔的微风迎面吹来,穿过毛孔,沁人心肺。春暖花开了,桃树吐妍了,柳枝吐芽了,春心荡漾了,心花也随之怒放了。


郊外田野,河堤岸边,绿化带里,植物园中,放眼处处,葱葱绿绿,春景春色,美不胜收。


已经辜负了人生中的青春年华,不能再错过这生机勃勃的满园春色。2021年的春天,已如约而至。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郊游,去会一会温柔美丽的春姑娘。


切不能辜负了这久违的大好春光


春天去郊外踏青,简称为“郊游”或“春游”,文人墨客们喜欢称之为“踏春”或“探春”。相传古人在春天时去郊游,对于当时的人来说,春天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解禁的季节。


在封建礼教严苛的古代,唯有春游期间是要暂时废除礼教禁锢的,男女之间可以谈情说爱、自由交往,故而两情相悦、私定终生的爱情故事,在春游这个特殊的时间和地点,可谓是屡见不鲜、时有发生。


所以啊,咱生在一个开放的时代,有时候却还活得不如封建社会的古人,真是悲哀啊、悲哀。


切不能辜负了这久违的大好春光


一场郊外踏青微旅行,看了一路的桃花,却始终未邂逅到“桃花运”;遇到了很多晨练的奶奶阿姨,却没碰到一个能激起我荷尔蒙分泌的年轻女人。她们都去哪了?估计是“春宵云雨急”而导致她们都“春眠不觉晓”了吧。


心里不禁醋意大发,不是说“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吗?红杏呢?不是说“人面桃花相映红”吗?怎么会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么一种情况呢?


诗人笔下的”春姑娘”如约而至了,可“红杏”与“桃花”却爽约了,她俩去哪了?是压根没来、还是逃之夭夭了?


切不能辜负了这久违的大好春光


为了转转自己的灰色心情,此处我来插播一个知识点:”逃之夭夭”这个词其实是不存在的,原词为“桃之夭夭”,桃花的“桃”。“桃之夭夭”的意思是形容桃花茂盛艳丽,而“逃之夭夭”是现代人用来形容人逃跑了。



”桃之夭夭”一词源自于《诗经》里的一首诗歌,诗名叫做《桃夭》,现摘录如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正月已过,惊蛰已过,明天就“二月二、龙抬头”了。从此,无论是地上走的、地下生的、水里游的、还是在天空飞行的,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万物都将萌发,竞相蓬勃生长。


作为“万物之灵”的人,亦当如此。


切不能辜负了这久违的大好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