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彭德怀释放27名俘虏,麦克阿瑟不知是计,一战葬送2.4万美军

2021-04-16 10:28:12


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彭德怀的军事指挥充分体现了“兵者,诡道也”, 能打,装做不能打;要打,装做不要打,通过不断示弱,达到了诱敌深入的目的,最后给予敌人沉重的一击。


11月5日,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仍在进行之中,位于大榆洞的志愿军司令部内,彭德怀站在作战地图前一动也不动,陷入了沉思。突然间,彭德怀回头对着邓华、洪学智、韩先楚等人,说道:“下令,各部队停止追击!”当时,大家不由得一怔,不过还是很快将彭德怀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志愿军各部队随即对溃败中的“联合国军”停止了追击。

彭德怀释放27名俘虏,麦克阿瑟不知是计,一战葬送2.4万美军

很快,彭德怀向大家解释了“停止追击”的原因。从目前敌我态势来看,志愿军在运动作战中对敌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打击,将战线从鸭绿江南推到清川江,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场局势。不过,志愿军此前设想的“歼敌于清川江以北”的目标,由于敌人凭借机械化手段,很快溃退到清川江以南,所以目前已经无法现实了。

然而,战场态势对志愿军来说,还是非常有利的。因为,这次运动战是志愿军和敌人第一次作战,具有遭遇战的性质,志愿军有多少人参战?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这些都没有过早暴露。敌人遭遇这次打击,肯定会莫名其妙,甚至一时间还弄不明白,将他们击溃的到底是进入朝鲜的中国军队,还是在向北撤退途中发起反击的朝鲜人民军。

这样一来,敌人肯定不会因为这次莫名其妙的溃败,而放弃占领全朝鲜的计划,还会向北发起攻势。而志愿军再次组织发起战役的突然性仍然存在,还可以打敌人一个出其不意。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突然对敌人发起进攻,那么志愿军作战的胜率将会大大提高,并且将会给予敌人更加沉重的打击。因此,彭德怀果断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决定采取“示弱诱敌”的战法,引诱敌人向北进攻,待其到达预定战场之后,对其实施歼灭。

彭德怀作出这个决定,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如果志愿军继续向敌人进攻,那么溃退到清川江以南的敌人,必然会依靠精良的装备和坚固的工事来防守。从运动战(也是遭遇战)到攻坚战,这不仅发挥不了志愿军的优势和长处,而且势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二是经过第一次战役,志愿军的弹药消耗比较大,而且后勤补给存在困难,已经无法支持对敌人发起持续的进攻,还不如主动停止追击,诱敌深入,以逸待劳,在预定战场与敌人再战。

可以说,当时彭德怀果断下令停止追击,是非常正确的,也是符合战争规律和战场条件的。接下来,彭德怀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实施诱敌深入了,只要将敌人引诱到预定战场,那么彭德怀的计划就完全实现,势必会对敌人造成更大的打击,再次取得胜利。彭德怀诱敌深入,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条件,就是敌人的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因为在敌人没有真正被打痛打怕之前,他们是不会轻易承认失败的。

彭德怀释放27名俘虏,麦克阿瑟不知是计,一战葬送2.4万美军

在第一次战役结束之后,虽然前方各种报告都说受到中国军队的攻击,但是麦克阿瑟一点头绪也理不出来。狂妄自大的麦克阿瑟始终信誓旦旦地表示,中国军队出现在朝鲜的可能性为零。麦克阿瑟手下的情报处长威洛比,更是夸夸其谈:“我们遇到的只是中国方面派出的义勇军,而且只有一个师的兵力,实际战斗力相当于一个营。”当美军参谋长希克将军,提问美军第8骑兵团为什么会在云山惨败的时候,威洛比的回答:“是他们自己缺乏警惕,导致遭遇到突然袭击!”

麦克阿瑟本身就狂妄自大,再加上有威洛比这样极度乐观的情报处长,可想而知,麦克阿瑟不仅不会吸取教训,变得谨慎起来,而且还会盲目自信,很快恢复“联合国军”的攻势,于短时间内结束朝鲜战争。11月6日,在度过充满恐惧的黑夜之后,受到一系列打击的南朝鲜军和“联合国军”,突然发现攻击自己的部队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当他们按照麦克阿瑟的指令,试探性地向北发起进攻之时,竟然极其地顺利,没有遇到任何的反击。前几天刚刚发生的激战,好像梦境一般,根本没有发生。

美国历史学家贝文·亚历山大在《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这样写道:“11月6日这一天,战争史上最为奇特的事情发生了。有大获全胜之势的中国军队,突然与联合国军脱离接触,并且看不出有什么明显原因,全部从战斗中撤离。坚守在清川江北面阵地上的澳大利亚士兵看到,中国军队于拂晓前进攻了英军第27旅的桥头阵地后,立刻向北边退去……”

彭德怀的诱敌方针是:遇见小股敌人,就立即歼灭;遇见大股敌人,就立即后撤,给敌人造成一种“我军兵力不足”的假象。在志愿军节节引诱下,“联合国军”果然开始放胆向北推进。西线战场:南朝鲜军第7师、第8师一马当先,随后是美军第24师、美军骑兵第1师、英军第27旅,向博川、宁边一线发起进攻。东线战场:美军陆战第1师继续向黄草岭进攻,美军第7师向丰山北犯,南朝鲜军首都师进占明川。

11月8日,根据敌人新的进攻态势,彭德怀正式提出了“为粉碎敌人再犯企图,于东西两线均采诱敌深入,先歼其侧翼一路,尔后猛烈扩大战果之方针”。11月9日,毛主席回电,完全同意彭德怀的部署,并且指出:“争取在本月内至12月初的一个月内,东、西两线各打一两个仗,共歼敌七八个团,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间铁路线区域,我军就在根本上胜利了。”

从11月10日开始,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美军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按照麦克阿瑟的命令,兵分两路继续向北推进。不过,由于在第一次战役中被打怕了,敌人的进军速度比彭德怀预期的要慢得多。此时,彭德怀有点担忧,敌人慢慢腾腾地推进,难道是对志愿军的意图有所察觉?诱敌深入的关键在于“诱”,如果不在“诱”上做足功夫,那么就不可能达到“敌人深入”的目的。

彭德怀释放27名俘虏,麦克阿瑟不知是计,一战葬送2.4万美军

到了11月17日,彭德怀致电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提出了释放俘虏的建议。彭德怀在电文中说道:“拟下一战役前,释放一百名美军和南朝鲜军俘虏,以扩大我军优俘政策,打破敌军怕杀心理,并准备19日夜由前沿阵地送出。”11月18日,毛主席在回电中指出:

第一,你们释放一批俘虏的建议很对,应赶快放走,尔后应随时分批放走,不要请示。

第二,敌方对我实力还认为是六万至七万人,“并不是一个不可侮的势力”,这点对我有利。

第三,美、英、法对我毫无办法,悲观情绪笼罩各国。只要我军多打几个胜仗,歼灭几万敌军,整个国际局势就会改观。

彭德怀计划于第二次战役发起之前,释放一批俘虏,目的有两个:第一,向敌人表明志愿军的人道主义立场,占据政治上的主动性,彰显我军正义,进而动摇敌人的军心。第二,通过释放俘虏,向敌人暗示志愿军的兵力不足,真实意图仅限于保卫边境上的工厂和发电站,进而达到迷惑敌人的目的,诱使敌人加快进军速度。可以说,释放俘虏是彭德怀“诱敌深入”计划中的一步棋,这和战国时期著名的马陵之战,有异曲同工之处。

在马陵之战中,齐国孙膑示弱诱敌,以“减灶”之法,故意制造己方军心涣散、军士四散而逃的假象,诱骗魏国庞涓轻敌冒进,最终大破魏国军队,将魏国从霸主的座位上推了下去。此时,彭德怀下令释放俘虏,目的也是示弱诱敌,诱骗东、西两线“联合国军”进入志愿军制造的预定战场。不过,要想成功示弱诱敌,直接释放俘虏是不行的,必须要做一些铺垫,要让被释放的俘虏充当传话人,回去之后明明白白告诉敌人,“志愿军有多么弱”。

11月19日,彭德怀按照计划开始释放俘虏。这一次共计释放俘虏103名,其中美军俘虏27名、南朝鲜军俘虏76名。在释放俘虏之前,志愿军相关人员为俘虏们理了头发,让他们洗了澡,给他们发了路费。在教育俘虏的过程中,志愿军相关人员对俘虏们说了很多“假情报”:

一、“我们只是自愿来朝鲜的义勇军,你们的武器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你们……”

二、“我们把你们放了,你们就不要再用凝固汽油弹炸我们了……”

三、“我们没有多少人,只想保护鸭绿江上的几个水电站,没有电力,我们在东北的工厂就开不了工了……”

四、“我们不是什么主力部队,我们粮食不足,我们向后转移了,不打仗了,我们没有弹药和药品,准备回国了。”

在交代完“假情报”之后,经过前沿部队和敌人的交涉,志愿军把这些俘虏送到了公路边上,然后迅速离开。不久,敌人方面便会派出部队,将这些俘虏接走。这些俘虏回到己方阵营之后,一方面诉说了他们被俘虏之后受到的人道主义待遇,另一方面还将亲耳听到的“假情报”一五一十地作了汇报。

说到这里,大家对于这一幕,是不是感到很熟悉?对了,就是《三国演义》中的“蒋干盗书”。赤壁大战之前,曹操派蒋干去游说周瑜早点投降,周瑜将计就计,把蒋干带进自己的卧室,并假装喝醉酒,倒头就睡。然后,蒋干偷偷翻看周瑜的军情文书,发现了水军将领蔡瑁、张允写给周瑜的降书。这封降书自然是周瑜伪造的,不过在蒋干看来,他获取了重大情况。后来,蒋干将事情告诉了曹操,曹操果真上了当,斩了水军将领蔡瑁、张允。

彭德怀释放俘虏,就是要让俘虏当一次“蒋干”,把“假情报”传回去。志愿军释放俘虏,很快在敌人阵营乃至整个国际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一方面打破了敌人编造的“俘虏会被杀光”的谣言,后来志愿军在进攻敌人的时候,有很多敌人不再顽抗到底,而是主动放下了武器,自愿当起了俘虏。另一方面,敌人在得到“假情报”之后,更加狂妄自大起来,特别是麦克阿瑟,他不断下令东、西两线“联合国军”要加快进军速度,要在圣诞节之前结束朝鲜战争。

为了配合彭德怀的诱敌行动,不断迷惑敌人,毛主席还指示宣传部门,故意缩小志愿军在第一次战役中的战果,故意将20多万的志愿军部队,说成是配合朝鲜人民军作战的少数中国军队。这更让麦克阿瑟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中国军队根本不可能大规模介入朝鲜战争。回到战场上,东、西两线“联合国军”向北推进十分顺利,根本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这不仅让麦克阿瑟得意洋洋,而且也让小心谨慎的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产生了自我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太过胆小了?

彭德怀释放27名俘虏,麦克阿瑟不知是计,一战葬送2.4万美军

到了11月21日,东、西两线“联合国军”均被志愿军引诱至预定战场,其中西线“联合国军”进至嘉山、龙山洞至德川、宁远一线,东线“联合国军”进至长津湖地区。上述地方,也是麦克阿瑟计划中东、西两线“联合国军”向北发起“总攻势”的起始线。11月24日,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麦克阿瑟正式下达作战命令:东、西两线“联合国军”齐头并进,以钳形向北进攻,计划在圣诞节之前于鸭绿江边的江界会师,进而结束朝鲜战争。

11月25日晚,彭德怀鉴于西线战场条件已经成熟,遂下达全线反击命令:第38军、第42军分别向德川、宁远地区的,南朝鲜军第2军团第7师、第8师发起进攻;第40军向球场以北的新兴洞、苏民洞地区美军第2师进攻;第50军、第66军、第39军则分别在定州、泰川、云山地区进攻美军第24师、美军第25师和英军第27旅,以及南朝鲜军第1师部队。

11月27日晚,彭德怀下令位于东线的志愿军第9兵团,向美军第10军发起全线反击。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东、西两个战场随即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战至12月24日,志愿军在东、西两个战场均取得了重大胜利,彻底粉碎了麦克阿瑟和“联合国军”占领全朝鲜的企图,并将战线南推至三八线,迫使“联合国军”从进攻态势转入防御态势,一举扭转了朝鲜战局。在作战中,志愿军共计毙伤俘敌3.6万余人,其中美军2.4万余人,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也在溃逃途中毙命。第二次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战略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胜利,大大超过了毛主席在志愿军入朝作战之时,以及第二次战役爆发之前的预想,可谓战果辉煌。

彭德怀释放27名俘虏,麦克阿瑟不知是计,一战葬送2.4万美军

《孙子兵法》有云:“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用兵是一种诡诈的行为。所以,能打,装做不能打;要打,装做不要打。要向近处,装做要向远处;要向远处,装做要向近处。给敌人以小利,去引诱它;迫使敌人混乱,然后攻取它。敌人力量充足,就要防备它;敌人兵力强大,就要避免决战。用挑逗的方法去激怒敌人,使其失去理智;用谦卑的言辞表示自己的弱小,使敌人骄傲。敌人休整得好,要搅得不得安生,使其疲劳;敌人内部和睦,要设法离间。攻击敌人无备的地方,出乎敌人意外的行动,这是军事家指挥的微妙,是不能事先刻板规定的。

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彭德怀的军事指挥充分体现了“兵者,诡道也”, 能打,装做不能打;要打,装做不要打,通过不断示弱,达到了诱敌深入的目的,最后给予敌人沉重的一击。彭德怀释放27名美军俘虏,向敌人传递了“假情报”,诱骗敌人大胆向北进攻,进入志愿军早已埋伏好的预定战场。狂妄自大的麦克阿瑟不知道是计,果然下令快速进军,结果一战葬送了2.4万美军,可谓损失惨重。

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中取得重大胜利,无不体现了彭德怀高超的军事指挥能力。试想一下,如果在第一次战役行将结束之际,志愿军仍旧持续追击敌人,那么一方面会过早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和意图,另一方面还会陷入与敌人之间的攻坚战,从当时各方面的条件来看,主动与敌人打攻坚战,根本发挥不出志愿军的优势,甚至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得不偿失。因此,彭德怀果断下令停止追击,主动后撤,不断示弱,诱敌深入,然后将敌人歼灭,这一系列的决策和部署是完全正确的。

彭德怀释放27名俘虏,麦克阿瑟不知是计,一战葬送2.4万美军

个人分析认为,带兵打仗和烹饪佳肴是一个道理,都讲究一个火候。在烹饪佳肴的时候,如果掌握不了火候,火候小了,那么做出来的佳肴,一定是夹生饭;火候大了,那么做出来的佳肴,一定是糊锅饭。同样的道理,在带兵打仗的时候,如果掌握不了火候,火候小了,那么一定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和目的;火候大了,一定过早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和目的,这二者都会为下一步作战造成不利的影响。俗话说,好饭不怕晚。志愿军在关键的时间、关键的地点,给予敌人关键一击,取得了第二次战役的胜利,打出了国威和军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