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老婆不让”稳居闲鱼转让理由榜首,资深用户:买二手靠运气

2021-04-16 11:05:51


摄影发烧友李图图在闲鱼卖二手镜头,物流信息显示卖家已经签收了,但就是不在系统上确认收货,直到四天后又把镜头退了回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璇

“闲鱼丈夫”委屈依旧。

4月14日,闲置交易平台闲鱼公布十大转卖理由。其中,自2018年就位居第一的理由——“老婆不让”再次高居榜首。在此关键词下的商品,大多数是游戏机、模玩手办和钓鱼用具,被戏称为“老婆不让三大件”,而被迫忍痛转手心爱之物的卖家被委屈地称为“闲鱼丈夫”,且这个队伍在逐年壮大。

据统计,2019年“闲鱼丈夫”约为97万人,今年已经增长为163万人。在线捡漏接手这些商品的绝大多数买家仍为男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十大转卖理由”榜单中,“老公不让”和“基金亏了”最新上榜,挺进前十。不同于“闲鱼丈夫”的委屈,“老公不让”关键词下大多数都是“怀孕了,老公不让用化妆品”的关心。

近年来,国内消费者正在积极拥抱闲置经济。据闲鱼公开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该平台实现超预期增长,预计今年的交易额(GMV)将达5000亿元。多家研究机构统计,2020年中国闲置市场规模已达万亿。

“买二手货,多少要靠运气”

“东西还在吗?”95后男孩邹凯快速浏览完闲鱼后,熟练地点击“我想要”按钮,和卖家私聊询问。他第一次接触闲鱼是在毕业搬出宿舍时,很多家用电器正常使用,扔了可惜,在同学的推荐下,他也把东西挂在闲鱼上转手,很快获得了人生转卖闲置物品的“第一桶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资深“鱼友”。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闲鱼卖家人均“回血”突破7000元。不少网友得知这一数据后表示:我又拖了后腿。

邹凯说,自己在闲置转让平台上确实捡到过便宜,有好多电子商品甚至只用了市场新品价格的一半就买到了,而且成色9成新。

“当我成功淘到第一个便宜货时,就入坑了。现在已经是资深用户了,不光卖东西时看,没事也逛,平台还总给我推送,经常忍不住就下单了”。

经验丰富的邹凯有着自己的淘货之道:看描述专业度、对方资料完整性、芝麻信用评级等,都是衡量卖家是否靠谱的标准。

即使这样,买卖次数多了,也免不了踩坑。前几日,他在闲鱼上精心挑选、反复对比了2周,选中了一个汽车改装配件,当时卖家称是原厂配件,且保证和邹凯的车型适配,结果东西寄到才发现,配件既不是原厂,还安装不上。再联系卖家时,对方怎么都不回复,电话也不接。邹凯说:“买二手货,多少要靠运气”。

无独有偶。摄影发烧友李图图在闲鱼卖二手镜头,物流信息显示卖家已经签收了,但就是不在系统上确认收货,直到四天后又把镜头退了回来。李图图这才意识到,原来对方一分钱没花,镜头却被用了四天。“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李图图气愤地说。

想不到的事情还有更多。90后男孩李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闲鱼了4年多,一直是信用极好的用户,却因为“说谎”被闲鱼卖家威胁了。原因是他买的手办收到时坏了,发起退货后卖家不同意。随后他申请了平台客服,在系统仲裁庭里获得全票支持。但将东西寄回去后,卖家坚持认为是他弄坏的,在系统里疯狂留言,并打电话索要赔偿费,还威胁要黑了他的手机。无奈之下,李响再次投诉。

闲鱼上的车和房,你敢买吗?

除了买卖日常生活的小件,闲鱼上商品的种类可谓五花八门。有人甚至在闲鱼上卖车卖房。

春节走亲戚时,80后吴磊得知二叔有意把自家位于北京市郊区的一栋老屋出售,无奈于四周没有房屋中介公司,吴磊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房子挂在了闲鱼上。没想到经过几轮询问后,竟然成交了。“有人真问我时,我都不敢相信。要是几百块钱的东西就算了,房子怎么说还好几十万,交易的话肯定是要线下签合同走手续的”。

在吴磊看来,闲鱼就像贴吧一样,是个宣发广告的免费平台。但实际上,并不如此简单。

近日,北京市住建委对房源信息日渐增多的闲鱼平台进行执法检查,发现涉嫌存在发布转租保障房等违规租赁信息、允许未取得备案经纪机构和未取得从业人员信息卡的经纪人员发布房源信息等问题,目前已对该企业进行约谈,强调平台对房源信息发布主体的监管责任,要求其立即整改,切实履行信息审核义务。

近几天,85后天津姑娘李妮家中喜添一宝,想将自己一直开着的小车换成空间大点的车。一次在闲鱼上无心搜索后,系统开始给她频繁推荐,当看到标价才几百元甚至几块钱的SUV,她心里产生了疑惑。通过询问了解到,这都是卖车人为了获得更多曝光量的手法,如果感兴趣,需要相约线下看车议价。

“我问了好几个卖家,对比其他二手车网站,有的价格能便宜上万元。虽然价格确实心动,可我担心真正在线下看车时,就不是这个价格了,再遇到事故车什么的,我和老公都是外行也看不太出来,毕竟这里的猫腻还挺多。”李妮说,比起这个,父母更加担心看车时的安全问题,“和陌生人相约在外,万一出现危险得不偿失”。

最终,经过和家人的商议,李妮还是放弃了在闲鱼上买车的计划。她说:“虽然闲鱼很方便,但大额交易还是希望能有更完善的保障,如果不是专业人士,还是别轻易尝试了,毕竟‘漏’不是白捡的”。

(按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责编:姚坤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