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春食④|地软儿,舌尖上的美味,童年里的记忆

2021-04-16 11:10:21


在青海这片高原上,虽已是三月时节,但除了早早盛开的几树碧桃花外,其他的植物还在悠悠地生长着。


春食④|地软儿,舌尖上的美味,童年里的记忆

编者按:

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春光明媚,杏桃开花,处处清新明朗、欣欣向荣。每个季节的味道都是大自然的恩赐,生活中也难有比吃“春食”更令人憧憬的事,一切新鲜的都是春天赋予人间的舌尖盛宴。尤其在清明雨后,山中花开,田间长野菜,正是吃春食的好季节。

青海地处高原地区,虽不比江南野菜丰富,但也有很多野菜带给人们味蕾上的满足,更让人们在记忆中留下了春日乐趣和难忘的故事。茶配花食,再吃一口鲜香的野菜,享受春天的味道,不让春天留遗憾。从即日起,青海在线网和青海读书会联合推出春日踏青寻找青海“春食”系列文章,邀笔友写尽春天的故事,挖掘春食文化,寻找自然的味道。

春食④|地软儿,舌尖上的美味,童年里的记忆

青海在线网 (实习生 马成君)总有一种味道让你魂牵梦绕;总有一种味道让你心心念念;总有一种味道让你永生难忘……这种味道便是故乡的味道,舌尖上的记忆。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新泥。”春天到了,春意盎然,一片欣欣向荣之景。在青海这片高原上,虽已是三月时节,但除了早早盛开的几树碧桃花外,其他的植物还在悠悠地生长着。但到了四月后,枝丫儿上隐约显露出一抹绿色,迎面吹来的风不再寒气逼人,仿佛母亲轻轻抚摸着孩子一样,此时踏青莫不是最佳时节?转转悠悠,一股泥土的清香味儿扑鼻而来,我静静地吮吸着,沉浸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放眼望去,地刚刚翻过,湿润润的一片,种子还未抽出嫩芽儿,野草还未探出脑袋。

古代文人对山的描写极有特色,有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雄心气魄之志;有苏轼“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齐”的烟雨朦胧之美;有岑参“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的依依不舍之思……然而青海的山连绵不绝,四周环绕,稍许平缓。于是我决定上山走走。大地接受了春雨的洗礼之后,变得充满生机与活力,可谓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呀。我慢慢地走着,突然被地上一块块黑乎乎的软糯糯的东西吸引了,蹲下身去一看原来是“地软儿”。

“地软儿”有很多种叫法,比如地皮菜、地踏菜、地衣、地耳,情人的眼泪等等。顾名思义,它生长在地表之上,像是给大地披上了一件春装一样,故有了地皮菜、地衣、地踏菜之称;它的形状和耳朵纹路有些相似,因而有了地耳之称;它总是在雨后生长得很快,所以被人们称之为天使的眼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啊。然而“地软儿”是青海人民对它独有的亲切叫法。

小时候,时常会跟着奶奶去山上捡地软儿。奶奶总会拿一个竹篮子,篮子底下铺一张纸,垮在胳膊肘上,奶奶缓缓地移着步子,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地面,生怕漏掉地软儿。看到地面上的地软儿,奶奶俯下身子,一手扶着竹篮,一手捡着一片片地软儿,有的地软大,连在一起长达10厘米左右。虽厚却有层理,并在横隔处收缢,有的小小的一片,薄薄的,嫩嫩的,润而不滞,滑而不腻。奶奶娴熟地捡着地软儿,我也跟着捡拾,当捡到一块较大的地软儿时大喊:“奶奶,地软儿,好大的地软儿”。我轻轻地捧在手里,又小心翼翼地跑过去放到奶奶的竹篮里。

回到家之后,奶奶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清洗,直到水中没有杂质才开始准备其他的食材。清洗工作完了后,就往洗好的地软儿里放佐料,和好的馅儿装进发好的面皮里转着一撮就成了包子,放进蒸屉里开始蒸。火炉里的煤换上了红色的新装,吹风机在一旁呼呼地吹着,丝毫不敢停歇,火苗在炉子里欢快地跳着舞蹈,烟筒里的一缕缕清烟飘向了远方。

春食④|地软儿,舌尖上的美味,童年里的记忆

在等待中,我们几个孩子追问着奶奶问:“奶奶,包子什么时候好啊?我要吃两个,我要吃三个,我要吃四个……”等待中早已垂涎欲滴。话音刚落,随着一声“包子要出笼喽”,我们几个孩子立马围住大人凑近锅台处,生怕吃不到刚出笼的包子。只见大人揭开笼盖的一瞬间,白汽笼罩,像是人间仙境一样。扑面而来的是小麦的面香,拿起一个包子,软软的很烫手却不似被烫那般炙热,掰开包子,膨胀了的地软儿软软糯糯,香气萦绕鼻前,咬一口下去别提有多幸福了。吃了一个、两个、三个……若不是肚皮太小,真想再多吃几个呢。

春天正是捡地软儿的好时节。以前听奶奶讲,在她的那个年代(60年代)生活艰苦,物质匮乏,粮食不足,经常吃不饱肚子,只能在挣工分之余去田间地头挖野菜吃,而地软儿也是其中之一。现在生活条件好了,物质丰富了,家家户户拿地软儿做特色包子吃。而我们90后出生在物质丰盈的时代,很难想象野菜充饥的情形,不由得多问了几句,“奶奶,您怎么知道它能吃呢?”“您怎么知道它叫地软儿呢?”……奶奶被我问得不知该怎么回答,更是说不清道不明,我也只好不再难为奶奶。信息时代,这点问题还能找不到答案吗?于是我搜集信息,查阅资料,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清代王磐编纂的《野菜谱》中,收录了滑浩的一首歌谣——《地踏菜》。他提到:“地踏菜,生雨中,晴日一照郊原空。庄前阿婆呼阿翁,相携儿女去匆匆。须臾采得青满笼,还家饱食忘岁凶。"这首歌谣记述了地耳生长、充饥救荒的情景。可见,地耳自古以来,就是饥年重要渡荒的天然野蔬,拯救了历代劳苦大众,是大自然的恩赐之宝。如此代代相传,自然也就知道地软儿是一种可食用的野菜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饮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地软儿的做法也越来越多,口味也越来越多。

古代多本医书对它有所记载,《陕西中草》中说道:“清热收敛,益气明目。治烫火伤,夜盲症。"《食物考》中提到:“清神解热,痰火能疗”、“久服延年,盖亦能清脏热者。”《全国中草药汇编》中写道“主治脱肛。人们在追求生活质量的当下,对地软儿的喜爱有增无减。了解它的功效后,似乎它又成了人们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佳肴。

寻味,找寻的不仅仅是舌尖上的记忆,更是童年的记忆……四月微风,阳光和煦,踏青出行,寻觅美味,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