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桑椹红了,想起爷爷家那棵老桑树(作者 李敬章)

2021-04-16 11:12:11


孩子们渴了就爬到老树上摘桑葚,饿了便去商店里买山东饼干。


桑椹红了,想起爷爷家那棵老桑树(作者 李敬章)

灯火阑珊处,城市无月光。静卧床榻,追思过往,重温乡村小路,犹记少年时光。

忆起小时候,三月摘桑葚。爷爷家的院墙外,有一棵老桑树。初夏,正是桑葚熟透的季节,布谷鸟欢快的歌声,传遍了附近每个村庄。

大人们在农田里忙着给庄稼施肥,没有闲空照看家中的小屁孩。全村的儿童聚在桑树下玩游戏,倒是让大人们少操心。孩子们渴了就爬到老树上摘桑葚,饿了便去商店里买山东饼干。饼干不贵还好吃,一块钱买两条,细嚼起来有股子奶香。老桑树挂满紫的红的桑葚,一嘟噜一嘟噜的,引来了一大群家雀。此时,顽童手里的弹弓派上用场了,小孩子视力特好,闭一只眼睁一只眼,用弹弓瞄准树上的家雀,这些鸟纷纷落地,成为孩子们手里的玩物。

上世纪九十年代,村庄里树多鸟也多,孩童们的乐趣也多。除了爬树摘桑葚,顽童们还有许多穷开心的把戏。有人跳到水塘里捉青蛙,有人钻进芦荡里掏苇鸟,有人把鸡蛋放在石灰坑中烧熟,有人拴住了乌龟的脑袋牵着走,有人戳了树上的马蜂窝,有人拔了公鸡尾巴的羽毛,熊孩子除了“上房揭瓦”、“摸老虎屁股”,几乎没有不敢干的事。顽童们在嬉闹中渐渐长高,大人们在繁忙的夏季迎来麦收。

村口炊烟袅袅,旭日冉冉升起。仲夏的早晨,草长莺飞,绿树成荫,蜂飞蝶舞,蛙鸣蝉噪。池塘里波光粼粼,野鸭凫水,小荷初露,蜻蜓早立。一群顽童闯入芦苇荡,跳进浅塘里摸鱼掏虾。塘边植了许多桑树,桑果熟得透红发黑。顽童们闹腾够了,就爬到桑树上休憩。一手捋桑叶,一手摘桑葚,一个个咧着小嘴巴,吃得津津有味。

如今,又是桑葚采摘季。厂院里那棵桑树,弯成了一亭绿荫,其间缀满了紫红色的桑果,远远看着十分诱人。这株桑树大约有两米来高,不用爬树,伸手可摘。一边摘一边吃,桑果甜津津的,咂出水份带几分清香,不知为何,总吃不出儿时的味道。管它三七二十一,摘了足足半塑料袋,带回家与孩子共享。

目前,市面上桑葚价格不低,十几块钱一斤,几乎接近肉价了。但凡孩提时廉价的乡村野味,如今都成了集市上昂贵的“稀品”。荠菜、马齿苋、蒲公英、金针花等野菜,过去是用来填饱肚子的,如今已成为饭桌上的养生菜肴,尽可能地满足人们的胃口。